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28章 三族比试(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28章三族比试

    姚泽又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位仙子的性子倒一点没变,难怪那位族长的样子有几分熟悉,原来是和樱雪有些关系,难道那位寻找双修伴侣的就是樱雪不成?

    他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心中早就开始激荡起来,以樱雪的性子怎么做这种事?她不是岭西大陆百花宗宗主的女儿吗?怎么跑到南疆又成了埃西部落的族长之女了?

    那位梵隶巾面露苦笑,似乎知道女儿的心意,转身对那位九黎族的大长老一拱手,“大长老,比试的名额能否加上小女?”

    那位大长老明显一愣,只是他还没来及说话,后面的那位倨傲男子却直接过来,右手连摆,“不行!这比试牵扯到神涎的归属,肯定惨烈无比,万一雪妹有点闪失,谁能承担这个责任?”

    大长老明显对这位大酋长的徒弟有些忌惮,听他如此说,眉头微皱,刚想开口,后面那位蓝衫少女却走上前来,毫不客气地对那倨傲男子说道:“我姐姐的事,哪里轮到你指手画脚?”

    那倨傲男子似乎有些惧怕,竟讪讪的不敢还口。

    那蓝衫少女转头看着大长老,面无表情,“大长老,这里你才是主事之人,应该有自己的主见才对,这比试不仅事关九黎族的声誉,更是我姐姐的终身大事,还希望你能够秉公处理。”

    被这少女大义凛然的一顿训斥,这位九黎族的大长老竟哑口无言,谁让人家说的事事在理,偏偏还是大酋长的女儿呢?

    现场的气氛尴尬无比,不过那些来宾一个个口观鼻鼻观心的,似乎都已经入定了。

    那位大长老也是久居高位,心思活络之人,很快就咳嗽两声,转身对梵隶巾略一拱手,“梵族长,此事虽然和令嫒的有关,可事关九黎族的声誉,令嫒还是不要上场了。”

    旁边那位少女大眼睛圆瞪,似乎刚要说话,那大长老接着说道:“不过既然是令嫒的终身大事,等最后的胜者产生之后,神涎的归属已经有了定论,然后令嫒上场和胜者继续比试,以决定其终身大事,如何?”

    真不愧为老奸巨猾的大长老,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出来这个办法,现场所有人都没有反对,包括那位倨傲的男子和蓝衫少女都觉得很是满意。

    樱雪一直面无表情地站着,似乎所说之事和自己无关。

    姚泽的心中一直在急速思索着,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如果是不相干之人,他自然不会多想,自己哪能管了这么多闲事,可是樱雪是元霜的朋友,而且和自己在冰岩墓地里也曾经共患难过,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比试之人很快分配好,姚泽也很快被光罩内的打斗吸引过去。

    这两位都是结丹期后期修为,一上场就是生死相搏,里面有位还是跟着自己一起过来的,他自然十分关注。

    对手是来自祖荒教的一位才俊,控制的法宝竟是面鼓,那鼓也不知是什么兽皮所制,每次震动对手都是浑身一颤,要不是手中的飞剑青光大盛,估计早就被敌所乘了。

    只是刚看了一柱香的时间,他的眉头就紧皱起来,右手一举,“大长老,这局星河殿认输!”

    那位大长老听了一愣,这认输都是比试之前就可以决定的,等开始之后,除了死伤倒地,哪里会有人认输?

    虽然没有什么规定,可这无数年来的比试一向如此,哪能说停就停?

    “姚道友,这事……”

    姚泽眉头一挑,转头看向那祖荒教的三长老,“客布长老,你看呢?”

    那客布面色严峻,点了点头,不知道他是赞成那位大长老呢,还是同意姚泽的提议。

    微微摇了摇头,姚泽直接站起身形,右手伸进光罩中,一道黑雾在光罩内一阵盘旋,化为两道黑索,直接就朝真正打斗中的二人缠去。

    一旁的大长老和客布都是大惊,没想到这位姚道友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一起站起来大喊:“住手!”

    “姚道友!”

    正在拼命中的二人见一道黑索突然出现,都吓了一跳,各自手里的法宝也不攻敌了,直接朝那黑索击去,同时各自身上光罩开始亮起,似乎准备保护自己。

    可那黑索似乎无视这些,在空中一个盘旋,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就把二人给裹得像粽子一般。

    四周一时间寂静无声,这一切说起来挺长,可从姚泽站起身,到两个打斗中的修士被包住,也就短短的二息时间。

    那位大长老和客布喊过之后,还没有什么动作,就愣在了哪里,这时候众人看向姚泽的目光都充满了惊疑。

    这位看起来有些玉树临风的年轻修士真的只是位结丹期后期修士?为什么打斗中的二位金丹强者在他面前就如同炼气期弟子一般?要知道他们也都是后期修为啊!

    一旁一直盛气凌人的那位倨傲男子目中厉光一闪,脸上的傲慢早不见了踪影,远处的樱雪面色不变,可目中异彩连连,而那位圆脸的蓝衫少女早张大了小嘴,再无法合拢。

    姚泽也没有看向众人,伸进光罩的右手只是微微一招,那个来自星河殿的修士就身不由己地飘了过来,等他出了光罩,身上的黑索早消失不见,可目中的骇然愈发的浓郁。

    “你打不过的,认输。”

    只是淡淡的留下了一句,姚泽转身就坐在椅子上,还冲大长老和客布点了点头,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时候那位来自星河殿的修士才清醒过来,连忙对着光罩内那位拱手行礼,“在下认输!”

    此时光罩内那位来自祖荒教的修士根本还没弄清什么情况,身上的黑索也消失不见,就这样在里面愣了一会,才慢慢地走了出来,不过对那位坐着的星河殿三长老多看一眼也不敢。

    大长老和客布两位大圆满修士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凝重,这位姚道友不仅轻松地制住了两位结丹期后期修士,还视这个笼罩广场的光罩为无物,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些的。

    现场一时间静的有些诡异,许久之后,那位九黎族的大长老才“哈哈”笑了两声,宣布祖荒教胜了第一场。

    众人这才缓过气来,按照惯例,下一个出场的就是落败的星河殿一方对阵上轮轮空的九黎族。

    这次代表星河殿出战的是那位外形粗犷的威猛修士,他一上来就控制着法宝连续出手,姚泽在旁边暗自点头,这位外表看起来粗犷,心思却很缜密,这种攻击似乎声势很大,消耗的法力却是有限,这样消耗到最后应该结局不错。

    对于修士来说,如果修为境界差不多的情况下,再没有特别的宝物辅助,拼到最后的就是策略的运用。

    姚泽正看的入神,突然心中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你和樱雪姐姐很熟吗?”

    他转头看去,正好看见那位蓝衫少女正眨着一双圆圆眼睛,瞪着自己。

    “是啊,请问你是……”

    “我是樱雪姐姐的妹妹。”

    姚泽心说这不是废话吗?只是那少女下一句话让他身形晃动了一下,脸上竟露出尴尬之色。

    “你也是来抢着做姐姐的双修伴侣的?”

    他彻底无语,这位看起来像个少女模样,可也是位金丹强者,至少也修炼了上百年,怎么看起来竟似没有出过门一般。

    他不知道自己竟猜的差不多,这位看起来没什么心机的少女,还真没有出过几次门,自然不懂得那些人间凶险。

    “喂,怎么不说话?我告诉你,如果想赢得我姐姐的芳心,你要先打败我师兄,就是那个曾时拓,要不是他在捣鬼,哪里会有什么双修伴侣?”

    姚泽摸了摸鼻子,也没有心思看场上的比试了,连忙问道:“难道还有人逼迫不成?”

    “当然了,你既然认识我姐姐,就应该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她怎么会看上这些庸俗之辈?”

    姚泽再次无语地摸了摸鼻子,自己不小心也成了这其中一员,不过在那少女叽叽喳喳的介绍下,他很快就弄明白是怎么一会事。

    原来樱雪前些年来看望这少女,被这位曾时拓撞见,一时惊为天人,仗着身份修为一直死缠烂打。

    埃西部落在九黎族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部族,那位族长也只是结丹期后期修为,自然对这一切都是敢怒不敢言。

    樱雪自然对其毫不理睬,那位曾时拓竟然捏造埃西部落利用靠近大山的地利,和祖荒教勾结,出卖九黎族的情报。

    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根本就无从说起,可埃西部落根本无力反抗,整个部族都面临灭族的危险。

    然后那位大长老就找到樱雪的父亲梵隶巾,提出撮合樱雪和曾时拓结成双修伴侣,至于那些指控就烟消云散了。

    樱雪哪里肯依,可整个埃西部族至少也有近万族人,真有可能被当做奸细给灭杀掉。

    万般无奈之下,梵隶巾就提出利用三族比试,寻找双修伴侣,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变数,那曾时拓平素眼高于顶,自认能够横扫大能以下的修士,对这种方法也没有反对,反而极力促成,自然是希望在比试中大显身手,赢得美人芳心。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