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24章 风波又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

    南疆风云

    第424章

    风波又起

    此时他拿出来这件宝物自然不是妄想炼化它,在他刚得到那件刑天之斧的时候,那位圣祖很明白地告诉了自己,那斧头是件古圣器,如果被那些大人物知道,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至于炼化,是圣真人也无法做到。

    不过最后那圣祖还说了一句话,让他很是心动,如果能够把这等宝物收进识海内,用神识温养个千年,倒是可以操控。

    虽然自己还没有圣真人的修为,可没有人会想到,自己的识海已经可以存纳东西了,第一件东西是那件头盔,虽然自己拿它没有办法,至少自己知道了自己的识海可以存放些宝物了。

    后来在梵火深渊,炼化那道意志的时候,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结果真的成功了。

    现在他准备把这两件无法炼化的宝物收进识海空间内,即使自己活不到千年,还有把东西藏在自己识海里更安全的地方吗?

    打定了主意,他没有再作丝毫犹豫,右手一挥,那件火神静静地漂浮在他面前,神识如丝一般缓缓地把它团团包裹。

    既然灵宝有器灵,这火神肯定也不例外,当然他此时并不是打算炼化征服它,而是和它在进行沟通,至于那器灵是不是理会自己,他无从知道了。

    也许没有感受到征服的威胁,那火神静静地漂浮着,任凭那神识把它包裹,只是那些威严根本无法遮挡,姚泽只感到十分的压抑。

    从炼化黑白剪的时候,他有了些经验,对于这些威严,如果越抗拒,那些威严会越大,宝物有灵一点不假。

    现在他放开心扉,对那些威压不再有丝毫抵抗,很快那些威压似穿过渔的流水一般,不再那么使人窒息压抑了。

    时间这样慢慢地流逝着,虽然这样不会损失法力,可神识的消耗却是无法想象的,换做一位元婴大能也不敢像他这般。

    一个月后,他的脸色慢慢地变得煞白,第二个月过后,额头又开始慢慢地布满了汗珠,等第三个月的时间过后,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过他的目光依旧平静,似乎还有一些喜色,时间在这个静室似乎已经凝固下来。

    等到百天的时间刚到,那件一直漂浮着的火神竟开始散发出蒙蒙的金光,然后开始慢慢地旋转起来。

    姚泽目露兴奋,注视着这火神越转越快,最后竟变成一团金光。

    双手虽然在不停地颤抖,可握起来显得依旧那么有力,随着一声低喝,那团金光竟越来越小,直接没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姚泽大口地喘着粗气,阵阵的晕眩传来,他真想躺下来大睡一场,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张平凡的脸,正默默地注视着他。

    双手强行挣扎着摆好,直接运行起混元培神诀,此时神识的消耗已经近四成,次消耗较严重的时候,还是他不了解那远古麟兽的兽皮,随意施展,结果差点晕了过去。

    他的神识本来一般修士多出一倍,如果普通修士损失这么多神识,肯定已经变成白痴了,他也是仗着自己本钱雄厚,这才冒险一试。

    三天以后,那双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苍白的脸露出一丝苦笑,原打算不闭关的,看来这次必须要闭关修炼一番,神识的消耗远超出预料,即使自己有混元培神诀,也要二三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不过当他展开内视的时候,还是掩饰不住那丝兴奋之色。

    一望无垠的海面,一件幽黑的头盔在静静地漂浮着,一把紫黑的大锤和那把如玉的大弓分列在头盔两侧,似乎两个忠心的护卫。

    姚泽见了“啧啧”称,看来这个无法摆脱的头盔这么快确立了自己的王者地位,也许等自己修为去了,倒是可以操纵一番了。

    紫电锤里面的那道虚影似乎依然非常安静,原本在里面横冲直闯的,现在一动不动地趴伏在那里。

    现在也无法知道那意志是不是已经和紫电锤融为一体了,不过只要没有异常算一种进步吧。

    不过等他再次修炼的时候,竟发觉有些异常,那混元培神诀运转的速度竟然快了一丝!

    这可是一件令他惊喜的事,自从那“天之境界”圆满以后,混元培神诀已经好久没有任何变化了,没想到这些消耗巨大之后,竟然刺激的法决运行速度要快了一些。

    不要小看这一丝变化,原本这培神诀“道之境界”只有名称,而没有口诀,而现在这丝变化已经给他指明了以后修炼的方向,是把神识彻底地消耗殆尽,然后再加以修炼。

    只是这种消耗也要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否则会和那位帕楚山道友一般了。

    压制住心的兴奋,很快他进入了修炼状态,无尽的虚空,那传说的七颗紫色大星依旧发出紫色的光芒,那些光芒似乎穿过数不清的界面,姚泽识海内的黑白光球也受到了呼应,洒向大海和陆地的光芒更加的柔和,无数的青色尖尖竟开始探出了头。

    这一切连姚泽自己也不曾知晓,他只知道一遍遍地运行着混元培神诀,早进入了神与天会、无知无觉的境界。

    南疆大陆幅员辽阔,三大部落都是由无数小的部族组成,这些小部族受到庇护,自然也要付出代价,除了那些资质好的婴儿刚出生会被带走,那些凡人也要轮流挖掘矿石,交牛羊。

    部落之间自然有着严格的制度,绝对不允许发生内部争斗现象,当然,无论在哪里,制度总是为了约束弱者而制定的。

    埃西部落在九黎族属于弱小族群,此时一座大帐之内,一位年轻修士正怒斥着什么,只见这位年轻人五官也算分明,一对细长的桃花眼满含着怒火。

    “你们埃西部落算什么?信不信本少一个喷嚏,可以把整个部族全部抹去?你这个族长是不是早该换人了?”

    被他呵斥的族长倒显得不卑不亢,一身雪白的袍服,头发亮如银丝,一双眼睛却透着无尽的沧桑。

    他坐在那里,背脊挺直,对那位满是怒火的年轻人的恐吓,依旧是一副斯儒雅的模样,却有着结丹期后期的修为。

    “曾道友,埃西部落存在了千年,全族下数千族人一直都是草原土生土长的,哪里会有什么奸细?”

    “哈哈,土生土长?你敢拿数千族人的脑袋担保?来历不明的修士肯定有奸细的嫌疑!”

    这年轻人言语极尽尖刻,那位族长却神色淡然,“曾道友何苦咄咄逼人?小女刚来的时候,在下已经向弘道友说明了情况,当时弘道友已经发了身份牒,难道大长老也不能作证吗?”

    所谓的曾道友抻一抻衣衫,毫不掩饰眼的那丝傲慢,“大长老也不能无视规矩,任何来历不明的人都可以视为奸细,梵族长不会不知道族内对待奸细的手段吧?”

    最后一句话明显有些森然,那位风轻云淡的梵族长也身形一震,族内对待奸细,牵连的所有族人都会屠戮殆尽,血流成河。

    他沉默半响,那年轻修士也不催促,只是在那里冷笑不已。

    终于那位梵族长轻叹一声,“曾道友,小女真的不在这里,水小姐前段时间约她出去了,在下真的没有敷衍曾道友的意思。”

    那年轻修士听到“水小姐”,脸色一滞,眼很快充满了戾色,“不要妄想拿水师妹做挡箭牌!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月后,本少还会再来,如果梵族长还推三推四的,本少也不再徇私,报请长老会讨论奸细的事!哈哈……”

    冷笑声,那道傲慢的身形也消失不见。

    梵族长晃动下银发,长出了一口气,满眼的疲惫,“还是让雪儿及早回岭西大陆吧。”

    第三天,大帐内来了两位貌美女子,当先进来一位少女,身着蓝色的烟衫,容貌秀丽,身材婀娜,眉宇间隐如美玉莹光,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睛黑溜溜的,透着一股子伶俐。

    旁边却是位绝色丽人,穿一身嫩黄的衫子,楚楚动人,一张瓜子脸,肤光胜雪,眉目如画,如果姚泽在此,肯定要惊呼起来。

    这女子竟是岭西大陆百花宗宗主的女儿,樱雪!当年还和姚泽一起参加了冰岩墓地的历练,没想到她竟来到了南疆。

    “什么?那曾师兄又来找樱雪姐姐?这该死的,姐姐,我们不用理他!”

    那位梵族长面带慈祥,“雪儿,你也看过我了,要不你回去吧,回到你母亲身边……”

    樱雪面色没有一丝异常,似乎说的是他人之事,只是摇摇头,“我刚来怎么会马走?那人再来纠缠,直接言明是了。”

    银发的梵族长面带微笑,眼却露出担忧,一个月的时间刚过,那位傲慢的身形果然再次来到。

    “雪儿妹妹,这次为兄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为兄来回空跑了多少趟?”

    那位曾道友一见到樱雪,那些傲慢早抛到脑后,满脸的谄笑,樱雪似乎看向一块石头一般,目光没有任何变化。

    “这位曾道友,你好像认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雪儿妹妹。”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