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22章 意外连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22章意外连连

    三长老心中大喜,连忙迎了上去,“姚道友,江前辈呢?那兽潮……”

    “哦,那位江前辈有事先行离开了,至于这次兽潮,应该是告一段落,大家都辛苦了。”

    “啊?”

    三长老闻言一惊,那位江前辈何时离开的,自己一点不知,那兽潮竟告一段落!结束了吗?

    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惊呼一声,很快大家就欢呼起来。

    “真的结束了?”

    “肯定是真的,这位姚道友可是和一位大能一起下去的。”

    “我们胜利了!”

    ……

    三长老愣愣地看着姚泽,“姚道友,真的结束了?”

    “是啊,在下和那位江前辈一起下去后,已经与那蜃火兽的前辈达成共识,人类修士不再下去惊扰它们,那些蜃火兽自然就不再跑到草原上来。”

    三长老心中暗道:谁会下去惊扰那些妖物?不过他被那些蜃火兽不再出来这个消息吸引住了。

    “姚道友,这个消息确定吗?”

    姚泽眉头微皱,似笑非笑地看了过去,“三长老似乎不太相信,要不你下去看一看?”

    三长老打个寒颤,这才清醒过来,脸上露出狂喜,“姚道友,你为星河殿立下大功!整个草原都会感激你!”

    姚泽连忙摆手,“三长老千万别这样说,在下身为草原一份子,做这些是应该的。”

    不过心中却嘀咕道:这个高帽就不要了,还是那个毕罗融神涎来的实际些。

    三长老显得很高兴,指定了几位修士留下来做好后续工作,虽然那兽潮已经结束了,这些修士的安置,还要留人警戒,这些都需要去做,而他则和姚泽先离开了。

    这里离星河殿数十万里,两人自然不会飞着回去,直接通过最近的坊市,两人三天就回到了星河殿。

    一路上三长老旁敲侧击地打听姚泽的出身,姚泽只好把那套又搬了出来,等三长老打听那部落的名字时,姚泽随意糊弄一个,只推脱当时自己年纪太小,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具体方位,最后那位三长老反而弄的有些迷糊了。

    星河殿坊市姚泽已经来过一次了,不过这大殿却是第一次进来。

    和祖荒教大殿相似,星河殿也是巨大无比,那些金碧辉煌的殿堂鳞次栉比,无数的亭台楼阁玲珑剔透,葱郁的林木掩映其间。

    顺着那些上好的白玉铺就的地面,姚泽在那三长老的陪同下,很快在一处奢华的大殿里见到了那位星河殿最具权力的大长老。

    一身白袍笼罩住全身,挺直的鼻子,棕色的双瞳,两道浓眉直飞鬓间,显得极为威严。

    不过此时他的脸上虽然毫无变化,一双锐利的眼睛却闪着狐疑的光芒。

    “姚道友真是我星河殿族人?我执掌星河殿上百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道友。”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问起姚泽的出身了,也不由得他难以置信,这次兽潮如此猛烈,连二长老都陨落其中,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后期修士竟然独自解决了,至于那位前辈自然不是他能够打听的。

    姚泽微微一笑,“虞道友明见,在下一直在大山中潜修,前些年还因为自己身属星河殿的事,被那祖荒教几位修士给盯住了,迫不得已灭杀了他们中间的两个,这才碰巧遇到了丙道友。”

    那大长老目光一闪,“姚道友说的那两位祖荒教的修士,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姚泽略微思索一下,摇了摇头,“当时在大山之中,他们上来就是混战一团,在下也只能边战边退,后来灭杀了一位好像姓佟氏的。”

    “佟氏寿!”

    两位长老同时色变,忍不住惊呼起来。

    作为长期敌对的两个部落,对方的核心弟子自然一清二楚,况且前几年祖荒教有两位核心弟子陨落,在草原上还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

    此时两位长老看向姚泽的目光明显有些不同了,既然灭杀了敌对势力的核心弟子,肯定是友非敌了,同时二人对这位姚道友的实力重新估量了一番。

    虽然看起来这位姚道友修为比自己还要低一个小境界,实力肯定不是看起来这样。

    “那另外一个祖荒教修士是……”

    姚泽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怎么面对这星河殿,自己灭杀那祖荒教两位修士的事肯定瞒不住多久,特别是那位拓跋大能就是星河殿之人,与其被人揭穿,不如主动说出,更容易获得信任。

    再者草原上三个部落无数年来都是你死我活的争斗不休,自己灭杀那两位核心弟子,也算是进入星河殿的投名状,很容易就会获得他们的信任。

    听到大长老又问起赫连敕,他眉头紧皱,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另外一个叫什么郝连什么的……”

    “赫连敕!”

    两位长老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脸上的震惊之色再无法掩饰。

    姚泽恍然道:“可能是这个,不过当时还牵扯到一位拓跋前辈……”

    “什么!”

    “三祭司!”

    两位长老再次惊呼起来,不过已经无法坐立了,满脸的惊慌,满眼的惊骇,看向姚泽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了。

    三祭司身份高贵,修为早就晋级元婴中期,星河殿之人能够见上他一面的,都是福泽深厚之人,没想到这位姚道友竟然会认识他老人家。

    姚泽面色一愣,“两位道友,这位拓跋前辈是……”

    那位大长老右手一摆,目露兴奋之色,“姚道友,可以把事情经过说的详细一点吗?越详细越好。”

    旁边那位三长老也是兴奋莫名,目光紧紧地盯着姚泽,心中不无嫉妒,自己也算星河殿里面的重要人物,从来也没有见过三位祭司,没想到这位姚道友运气这么好。

    姚泽低头酝酿了一下,两位长老虽然很着急,不过都没有催促,终于姚泽抬起了头。

    “当时在下被祖荒教众人围住,不但有那位郝连什么的,还有两位元婴大能,在下也觉得肯定要陨落此地了,正在危难的时刻,那位拓跋前辈从天而降……”

    对于围攻火魃的事,姚泽也没有隐瞒,只是中间多了那位拓跋前辈一直对自己维护有加,想来这两位肯定不敢巴巴地跑到那位三祭司面前,询问他老人家对自己是不是特别看重。

    至于最后火魃的去向,则变成了自己师门江前辈前来寻自己时,顺手给灭杀了。

    两位长老听的是激情澎湃,对这位姚道友是十分的羡慕。三祭司不仅出面救了他,还对他似乎另眼相看,看来这位姚道友肯定被三祭司看好,至少是其师门应该和三祭司有些渊源。

    特别是那位三长老,亲眼见过那位江前辈的,心中泛活半天,说不定三祭司特别爱慕那位江前辈,所以对这位姚道友另眼相看。

    如果姚泽知道他心中所想,估计会被这脑洞呆住了,那位拓跋大能可是追杀江火数千里的,难道就是因为爱慕不成反成仇?

    等姚泽被人领着前去休息时,两位长老犹自惊叹不已,不过这位姚道友肯定是星河殿部族之人应该无疑了。

    姚泽盘膝坐在静室内,对刚才的那番说辞又推敲了一番,觉得没什么遗漏,这才取出一块火红玉简,仔细地参悟起来。

    至于见了那位拓跋前辈又如何解释,他也早就有了腹案,现在看着这块玉简,心中还在感慨,那位蜃火族的前辈不愧是修炼万年的大能,这种幻术的感悟竟可以和空间相结合,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些,以后对敌时自然迷惑性更强。

    这位大能后期潜心研究禁术,更是使幻术的威力倍增。

    本来幻术以困敌为主,而禁术却主杀伐,两者结合,自然产生不可思议的威能。

    如果完全参悟透彻,即使以他对法阵的造诣,至少也需要十几年时间。三天后,那两位长老再次联袂来见。

    两人面带微笑,比上次显得要亲近许多。姚泽也没有多问,自己只是想要个名额去那九黎族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两位长老相互对视了一眼,那位大长老才抱拳微笑道:“恭喜姚老弟了。”

    姚泽目光微闪,去九黎族一趟,又有什么可喜的?

    “大长老……”

    “经过我和丙老弟一起商议,然后汇报了大祭司,决定请姚老弟担任星河殿三长老一职!”

    “什么!?”

    姚泽“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虽然他想过星河殿可能会赠送些灵石之类的以示感激,从来没有想过做什么长老,再说他们不是有了三长老吗?

    似乎猜到了姚泽的反应,两位长老倒很淡定,一直面带微笑,“哦,还有件事,丙老弟已经荣升二长老了。”

    姚泽愣愣地看了好大一会,然后才慢慢地坐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就像在梦中一般。

    自己来到这南疆大陆,就是为了梵火深渊一行,然后到那毕罗神树看一看,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长待。

    那两位长老相视一笑,他们以为这位姚道友太兴奋了,如果此事换作他们,也是一样的表情。

    “姚老弟,这星河殿的长老一共就三位,老哥我呢,操的心多些,二长老主要负责族内的大小事宜,而三长老主要面对外事,特别是和其他两个部落之间的事,这些也是数千年来族内留下来的规定。”

    姚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摆了摆手,“谢谢两位道友的美意,在下一心向道,对其他琐事一概不通,再说在下一直闲散惯了,根本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待的久了,还请两位长老收回成命。”

    “哈哈,姚老弟,不要急着推辞,刚才大长老说了些大概,可能老弟还不明白那些外事是什么。”

    那位丙荃道友似乎很笃定,姚泽目光一闪,不再说话,看他有什么好提议。

    “姚老弟,对于你所提出的要求,我第一时间就和大长老商量过了,看来老弟非常需要那毕罗融神涎了,其中的门道在梵火深渊的时候,我已经和老弟说的很清楚了。那毕罗神树每年只能滴下一滴神涎,二十年时间那九黎族才能获得二十滴,本来那九黎族是不可能把这些宝物拿出来的,经过我们和祖荒教联手,谈判了数次,才最终确定每过二十年,三族比试一番,那九黎族拿出五滴神涎来作为彩头,如果比试输了,神涎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这丙荃一口气说这么多,那位大长老一直盯着姚泽,就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可惜姚泽除了目光闪动外,脸上竟没有任何变化。

    最后他只好接着说道:“老弟,说句交底的话,如果只是比拼法力,星河殿肯定不会惧怕任何人,可是那比试除了比试法力,还要比试炼丹,这样我们就没有任何把握了,只怕耽搁了老弟的大事。”

    姚泽摸了摸下巴,依然没有说话,这三个部落间比试,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自己不要被人当剑使了。

    三人竟开始都不再说话,房间内有一种诡异的宁静。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两位长老不知道相互对视了多少次了,终于那丙荃再也忍不住了,“姚老弟,这事……”

    姚泽似乎刚清醒过来,看着两位长老,“啊,那个事,在下还真的无法答应,如果争夺失利了,肯定会使星河殿颜面受损,这个在下可承担不起。再说这次为了那梵火深渊的事情,在下连爆了两件极品法宝,这时候去和别人比试,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呃,这个……”

    两位长老相互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鄙夷,这位不是担心什么星河殿颜面,重点是最后一句,为了梵火深渊的事,竟损失了两件极品法宝!难道想让星河殿给他找件极品法宝不成?

    :,,gegegengx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