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05章 盘点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

    南疆风云

    第405章

    盘点收获

    姚泽没有好气地说:“干脆我喊你主人得了。”

    那女子“嘻嘻”地笑道:“这可是你逼迫我的,要不我重新再想几条?”

    “停停!这几条都没有问题,只是那精魄我不知道哪里有,坊市也没有出售的,至于那些成熟体更是不知道在哪里。”

    “我知道啊,只要距离那些精魄十里之内,我自然可以感应到,只是到时候你不要阻止我。”

    “行了,我知道了,我感觉没有收到仆人,却招了一个祖师爷回来了。”

    虽然说起来很轻松,可是在识海里被打下一个神识烙印,那女子精神一下子萎靡起来,本来伤势太重,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姚泽心一动,把她移出了法阵,任她在山洞里打坐恢复,自己伸手取出那截培魂木。

    右手一挥,那培魂木面的鬼妲草粉末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放出神识,仔细地扫视数遍,确认这培魂木再没有任何毛病,这才双手捧出那罗烟炉。

    师傅的灵魂体已经极为虚弱,如果他不是亲手放进这罗烟炉里面的,根本无法察觉那道虚幻的身影。

    神识看着那在溺魂水一动不动的透明灵魂体,他的目又一次湿润了,自己离开岭西近百年,师傅被那晋风子折磨了近百年,如果师傅不去恳求那晋风子放过自己,在丹峰里师傅应该能够保全她自己。

    现在师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消散,不知道这截圣木有没有传说的那种逆天功能。

    他拿起培魂木,小心地放进罗烟炉,那截不起眼的培魂木竟然闪动了一下,发出微弱的黄色光环。

    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原本静静地躺在溺魂水的透明灵魂体,直接向培魂木飘去,虽然看不清那魂体的五官,可是姚泽能够感受到师傅的喜悦之情。

    那截培魂木又变得朴实无华起来,姚泽在旁边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头绪,只好小心的再次把罗烟炉封印起来。

    火魃要想恢复,至少也要几个月的时间,姚泽坐在法阵里,想了想,双手微动,身前漂浮着四枚储物戒指,正是祖荒教那两位天之骄子所有。

    对于灭杀这两个忘恩负义之徒,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既然都有个元婴大能的师傅,身家应该不菲才对。

    事实,两位天之骄子并没有让姚泽失望,堆成小山的灵石,虽然没有一千万品灵石那么夸张,购买培魂木的花销也算回来一部分了,除了两把飞剑以外,在那赫连敕的戒指里,竟然有个黑色的三角小旗。

    姚泽大感兴趣,拿在手,仔细地看了起来。

    旗面幽黑发亮,应该是块兽皮所制,旗杆却如白玉一般,面的气息和旗面一般无二,看来这些材料同属一种妖兽,应该还是头古妖兽。

    自己的六方旗是件极品魔宝,这小旗却是件品法宝,不过明显的时代更加久远,他拿着看了一会,却在那旗杆顶端发现两个妖小字:“灵旗”。

    他心一动,在远古时期,招魂幡也称为灵旗,近万年才有招魂幡这种宝物出现,难道这是件古时期的招魂幡?

    神识在旗子扫视几遍,也没有什么发现,直接收了起来,这种招魂幡和他的黑钵功能相似,他也没有太在意。

    两把飞剑都是品法宝,还有几十个瓶瓶罐罐的,姚泽挨个的看了一遍,都是些恢复法力的丹药,那种蕴婴丹之类的丹药倒没有发现。

    不过那位赫连道友的储物戒指里还有个指头大小的精致玉瓶引起了他的兴趣,这小瓶连一口水都难盛下,会放置什么东西呢?

    带着疑问,他右手一抹解去了面的封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很快弥漫着整个空间。

    “万年石乳!”

    姚泽心大喜,这种熟悉的味道好久都没有闻到了,自己在黑河森林里,从那石垚处得到过一杯,这些年救过自己数次性命,如果没有万年石乳,自己早被晋风子给灭掉了。

    自己目前还剩下十几滴,再也不敢轻易使用了,准备留着保命时派用场,没想到这位赫连道友会给自己送一些。

    这里面也十几滴,不过对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小心地把小瓶密封好,心对这位赫连道友也有了些感激,自己也许应该把他送给自己的东西仔细地多看几遍。

    于是他把赫连敕的储物戒指又翻腾了一遍,竟然在最拐角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石匣,这石匣颜色灰暗,要不注意,还真看不到,只是这石匣太眼熟了,自己不久前还刚刚亲眼见到过。

    他心一时间有些激动,伸手把那石匣拿在手,依旧是古朴无华,隐晦的花纹,正是在拍卖会冉玉儿手里出现过的那个石匣。

    难道……

    无法抑制的激动瞬间充斥了全身,他拿着石匣的双手已经有些颤抖,虽然他都拥有一件圣器,可是谁会嫌弃灵宝多呢?

    随着他右手一挥,一只尺余长的笔出现在他面前,面的古老气息让他很是压抑,当时远远地看了一会,依然能够感受到这笔面的凶悍之气,现在近距离拿在手里,那种让人心悸的恐惧感根本无法抹去。

    看着笔管的正间那道三寸长的裂痕,他心微动,“前辈,前辈。”

    过了良久,那道苍老的声音终于响起,“怎么啦?小子,这杆荒人笔虽然残破了,也有着极品法宝的威力,不正适合你用吗?”

    姚泽没有犹豫,直接问出了心疑问,“前辈,您看这宝物还能修复吗?”

    “修复?你小子心还真大,即使能够修复,像那刑天之斧,你能使用吗?不知道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吗?”

    “呵呵,前辈教训的是,只是小子很想知道这等宝物到底还能不能修复?”

    那圣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掂量着什么,过了一会才接着说道:“其实那方法你已经掌握了,是圣祭,当然现在估计知道这种方法的应该没有几个,不过肯定不能用魔典水来圣祭了。”

    姚泽趁机问道:“前辈,那到底需要换成什么来代替魔典水呢?”

    苍老的声音再次停顿了许久,似乎沉浸在回忆之,最后终于缓缓地说道:“一元混沌!”

    姚泽眉头一皱,这名字好怪,他压根没有听说过,“前辈,这一元混沌不是这界之物吧?”

    “呵呵,这等宝物自然不会在此下界出现,一元才产生一滴,每次出现都会引起所有界面的一片混乱,所有的天地强者都会出*夺,如果在这等下界,估计连块石子都不会保存完整,那情形,不参与其是无法想象的。”

    姚泽沉默了一会,按照典籍介绍,一元是四千六百一十七年,这么久的时间才产生一滴,想来都是珍贵无。

    “这等宝物不会只能用来圣祭吧?”

    “圣祭?此法早在圣界失传了,本圣祖当年也是一念之差……算了,万物都是福祸相依,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现在想这些,徒增烦恼罢了,你这小辈,更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姚泽听了半天,也不得要领,最后还是把那杆荒人笔仔细地看了一遍,果然在笔尖端发现了一些鬼妲草粉末,看来那位六号贵宾也惨遭毒手了。

    对于这种强盗行径,他倒没有多少排斥,修行其实是拼的资源,没有资源肯定是停滞不前,为了资源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他有着自己做人的底线,肯定不会为了所谓的资源,而做那些丧心病狂,甚至有违伦常之事,否则他过不了自己心底那一关。

    把那些鬼妲草粉末清理干净了,他才把这件残破灵宝收了起来,尽管现在它只相当于极品法宝的威力,可炼化一件灵宝也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做到的。

    等他把四个戒指里面的东西都收拾了一番,这才闪身出了法阵,却见那位红衣女子正盘膝调息,从她那惨白的脸色看,如果完全恢复,至少也要一年时间。

    此时姚泽哪里有时间在这里耽搁,略微思索一下,挥手在那女子身边抛下三十六道黑影,竟直接摆下了三十六周天聚灵法阵。

    很快那女子如同坐在一座灵脉面一样,四周灵气浓郁的可以滴水了。那女子先是烟眉微蹙,然后眉宇间露出喜色,开始全力吸收起来。

    作为一头火魃,修炼从来都是躲躲藏藏的,自从开启灵智以来,她也没有这么畅快淋漓地吸收过。

    姚泽也准备在这里调息一番,不过半天的时间他觉得有些异常,睁眼一看,才发现那些灵石竟然全部变成粉末。

    “这……”

    看来他还是低估一头七级妖物的吸收速度,不过既然开头做了,只好坚持下去了,右手一挥,又是三十六道黑影飞出。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根本没有心思修炼,每天都要消耗六七十块品灵石,每一次更换灵石,他都觉得心在滴血,有时候他甚至在想是不是直接把这个奴仆灭掉算了,不但有那么多的条件,连疗伤都要花费如此巨大。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