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94章 鬼谷禁地(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

    南疆风云

    第394章

    鬼谷禁地

    天空乌云一阵翻滚,一阵更加响亮的雷声由远而近,“轰隆隆……”

    整片大海都开始摇晃起来,姚泽只感觉到震耳欲聋的响声充斥着整个空间,那花月发出凄厉的惨叫,然后一片刺目的光芒亮起,姚泽都不得不闭了眼睛。

    乌云很快散去,整个空间又变得明亮起来,海面又恢复了宁静。

    姚泽放出神识,很快在那片陆地一处山坳里发现了异常。

    一道青色的烟雾正在用力地扭动着,似乎想要变幻成什么,可是一直无法成功。

    姚泽一时不敢相信,“前辈,是你吗?”

    那道青烟停止了扭动,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小子,原来是你搞的鬼,你等着,我会让老大老二好好招待你的。”

    这位化神大能不知道是不是雷劈的有些发蒙,竟然开始威胁起他来。

    姚泽心一沉,那两位可是真正的元婴大能,如果他们出手,自己三人肯定凶多吉少,看来和这位前辈到了鱼死破的时候了。

    他心微动,一片黑色的烟雾凭空出现,那烟雾在空一阵扭动,直接变幻成一个一尺见方的笼子,山坳里一直扭动的青烟一下子出现在笼子里。

    很快花月惊骇的声音从笼子里传出,“你想干什么?快放我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姚泽再没有说话,直接退出了内视,狐惜惜二女满脸担忧地围在他身边。

    二女虽然刚开始不能动弹,可是那花月飞进姚泽眉心,她们在旁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虽然那花月不会夺舍姚泽,可是翻看灵魂记忆,对本体会造成无法愈合的伤害,甚至变成白痴也毫不怪。

    可是这种识海内的交锋,外人根本无法插手,两女像热锅的蚂蚁,正不知所措,突然看见姚泽睁开双眼,对她们微微一笑。

    “姚泽……”

    二人惊呼一声,姚泽伸手摆了摆,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右手一翻,巨大的黑钵出现在手,在两女惊骇的目光,一个黑色的笼子从他眉心处飞出,一道微不可闻的凄惨叫声从那笼子里传出。

    狐惜惜心一紧,还没来及发问,那道叫声却戛然而止,再看笼子已经直接飞进了黑钵之。

    姚泽这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任那化神大能再厉害,只要灵魂体进入这黑钵之,自然可以慢慢地磨灭她。

    看着二女惊骇不解的目光,他嘴皮微动,竟使用了传音法术,毕竟外面可是有两位大能存在。

    “那前辈欲置我们于死地,惜惜你也看到了,现在我把它暂时困住了。”

    东方云面色一松,也长舒一口气,一位化神大能带来的恐惧太大了。

    只是狐惜惜面色变幻,显得十分纠结,她自然知道花月老祖想夺舍自己,如果从族群考虑,让老祖重生是最好的局面,她自己对夺舍这件事倒没有太多反感,只是老祖想对姚泽不利,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了。

    后来她亲耳听到老祖准备把姚泽变成奴仆,心对老祖已是极为愤慨了,只是老祖毕竟是狐族的希望,现在被姚泽禁锢起来,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

    她心神激荡之下,只觉得眼前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有了一丝松动。

    姚泽和东方云都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虽然知道她是狐族的族长,可是经历族内惨变后,心灵已变得极为脆弱,现在看她脸色变幻,两人都有些担心。

    “惜惜……”

    狐惜惜似乎清醒过来,面露惊慌,“姚泽,我要突破了,我已经感觉到天劫要来临了。”

    “什么!?”

    姚泽和东方云都傻了眼,这怎么说突破突破了?不是一直没有契机吗?

    不过二人很快清醒过来,姚泽大喜道:“惜惜,这是好事啊,这鬼谷禁地地势特,对抵抗那天劫肯定有所帮助。”

    狐惜惜都快要哭出声来,“可是我没有准备好啊。”

    东方云忙安慰道:“惜惜,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平息下心情,这天劫并不可怕,你都等待这么久了,肯定可以平安渡过的。”

    姚泽不再说话,右手一挥,一张硕大的玉床出现在洞府内,东方云吓了一跳,这时候铺床干什么?

    又是一道银光闪过,那玉床出现一个银丝蒲团,“惜惜,你坐在这蒲团面。”

    狐惜惜这时候有些举止无措,依言飘落在蒲团之,很快觉得心神一片宁静,然后手腕的紫金菩提也发出蒙蒙的金光,她只觉得神清气爽,思维一下子清晰起来。

    姚泽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双手扬起,三十六道黑影直接没入玉床四周,他竟摆起了三十六周天聚灵法阵,四周的灵气开始拼命地朝狐惜惜身边涌了过来。

    这些还没有完,姚泽右手一挥,“惜惜,接着!”

    一块三指见方的紫玉飘到狐惜惜面前,狐惜惜眼神一动,右手在身前一点,一块同样大小的紫玉也漂浮在身前,正是狐族重宝青丘紫玉。

    这种天地间的宝物,对天劫有着特殊的抵抗力,东方云在旁边见了,玉手也是一扬,一道闪烁着金光的屏风出现在狐惜惜头顶。

    那屏风有三尺见方,面刻画着无数的花鸟图案,阵阵异的螺旋气团在屏风不停地跳跃,显得神之极。

    姚泽目光微凝,这屏风不知是什么兽皮所制,不过是一件品法宝无疑了。

    东方云见他疑惑,随口解释一句,“这是花鸟劫,可以挡住一成的天劫。”

    姚泽点点头,现在能够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看狐惜惜自己的了。

    此时狐惜惜完全镇定下来,右手一翻,一个方形的玉盒出现在手,随着盒盖掀开,一颗闪着红色丹晕的丹药静静地躺在那里。

    姚泽眉头一动,心念微转,暗呼一声:“渡厄丹!”

    说起来这种丹药是他见识的最早的一种极品丹药,在青月坊市拍卖会第一次见到,然后从那王霸天手得到过,最后转交给元霜。

    这渡厄丹是修士在渡劫化婴的时候,可以减少甚至免除心魔的产生,看来惜惜也是早有准备,只是那大千涅槃丹没有见她拿出来,看来她虽然有碧罗魔藤这等宝物,其余的材料也没有凑齐。

    姚泽二人远远地看着,虽然那两位僰人王被花月吩咐不得进来,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全力戒备。

    整个鬼谷禁地已经没有修士再进来探险了,那些没有出去的应该都已经陨落了,门前聚集着数以百计的修士,其有赫连敕和佟氏寿两位大圆满修士。

    不过此时两人面色并不好看,他们没有像其他修士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而是盯着那禁地入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两人的面色一动,似乎察觉到什么,不禁相互看了一眼,似乎从对方眼里都看出了一丝疑惑。

    “师兄,这入口的灵气怎么有些波动?”

    “师弟也看到了?是有些怪,似乎有人在里面斗法,所以才有这些灵气波动。”

    “斗法?”

    两位大圆满修士再次相互看了一眼,这次从对方的眼底竟看到一丝窃喜,不过两人的面色都没有任何变化,目光紧紧地盯着那禁地入口。

    灵气的波动越来越明显,很快所有的修士都发现了异常,他们都聚在那禁地入口,看着那些灵气如同被什么吸引一般,直接往入口灌去。

    “难道有宝物出世?”

    “极有可能!没听说这禁地里还有还阳草吗?那可是真正的天才地宝啊。”

    “可惜现在进不去……”

    旁边的两位大圆满修士嘴角都微微抽动,天才地宝?天才陨落还差不多,不过两人都紧紧地盯着入口,没有谁去说话。

    不过很快两人的目光竟有些疑惑了,只见禁地入口处的灵气竟开始有些暴虐了,还有点点的火红光点闪烁其,两人都是修炼百年的成精修士,自然一眼看出来那些光点是火灵气极为浓郁的表现,打斗怎么会吸引如此浓郁的火灵气?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看出了疑惑,难道不是打斗?四周的那些修士已经惊叫起来:“真的是宝物,看,都有天地异象了!”

    “真的!我们去和那守卫道友商量一下吧,这天地所出的宝物都是有缘者得,说不定那有缘人在我们间。”

    “对对,我们去试一试。”

    ……

    两位大圆满修士并没有跟着起哄,而是面色有些难看地盯着那入口,再没有心思看对方,原来那灵气波动不是打斗所致,却有可能是宝物出世,而据他们所知,鬼谷禁地里面还在滞留的修士只有那三位了。

    如果自己能够坚持一下,或许……

    两人看着四周的灵气越来越狂暴,如同他们的心情一般,越发的起伏不定,突然那些暴虐的灵气竟开始静止起来,连四周那些修士都似乎定格在原地,整个空间都变得静寂无声。

    在两人惊骇的目光,遥远的地方隐隐有雷声传来,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下,那雷声由远而近,迅捷之极,“轰隆隆……”

    一道红色的闪电“唰”的一声抢先亮起,百位修士同时惊呼起来:“赤火雷劫!”

    “有人在渡劫!”

    ……

    鬼谷禁地里面所有的僰人鬼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本来这些阴气产生的灵物最惧雷电,它们在这些雷电下惊恐异常,特别对那些六级僰人鬼来说,在它们漫长的寿元里,只经过三次这种天地异象的出现,难道又一位王诞生了?

    禁地六层最深处,那洞口外面的两位僰人王自然早感受到这些灵气波动,等这些雷劫降临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全是骇然,自己的主人果然深不可测,才脱困几天,这三位人类修士有人开始晋级了,肯定是主人出手帮助所致。

    姚泽和东方云都是面色严峻,反倒是灵气漩涡的狐惜惜面色坦然,肌肤显得晶莹如玉,隐有宝光闪烁。

    “轰隆隆”的雷声眨眼间来到六层洞府,姚泽心微动,右手一挥,一柄紫黑的大锤变得如磨盘一般,直接笼罩在狐惜惜的头顶,同时两道虚影从紫电锤内飞出,直接停在了他的身后,正是三眼古魔和那位释道法师。

    这紫电锤去遭雷劈的,这两个灵魂体如果被沾到一点,肯定是烟消云散的结局。

    “唰!”

    一道刺目的火红闪电穿过紫电锤,同一时间那面屏风突然间精光四射,无数的鸟和花朵都似乎活过来一般,直接向那闪电扑去。

    姚泽心一紧,“丙丁赤火雷劫!”

    在修真界,雷劫分为五行雷劫,当然没有一种可以轻松渡过,次江海渡的是壬癸黑*劫,再有四周的海水配合,端的恐怖异常。

    那些闪电穿过屏风,又被那青丘紫玉所阻,眨眼间,狐惜惜被那些闪电包裹住。

    “轰隆隆……”

    那些雷声似乎没有止尽,姚泽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只是他不敢轻举妄动,这种雷劫,如果有人牵扯其,那雷劫的威力有增无减。

    旁边的东方云早捂住了嘴巴,小脸煞白,显然心十分担忧。

    九道雷声终于过去,闪电散去,屏风和青丘紫玉都悠闲地转着,狐惜惜的身形完全显露出来。金色的秀发散乱,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抬起头向二人笑了笑,只是还没来及说话,无尽的空间又有隐约的雷声传来,瞬间红色的闪电又把她团团包裹。

    姚泽双手紧握,手指关节已经完全变白,两人认识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从她邀请自己去东漠大陆,然后联手对付地狼人,在地狼人老祖的追杀下,两人逃进死亡沙海。那段时光很令人难忘,相信她也是这个感觉。

    在长洲岛里陪自己查阅典籍,魔祭法宝,等自己从梵土魔冢出来后,被罗尘宗老祖追杀,狐惜惜和东方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一点也没有因为面对元婴大能而丝毫退却。

    之后三人离开东漠大陆,自己传送失败,音讯全无,估计二女都要担心发狂,好不容易在这鬼谷禁地相遇,却遇到花月欲行夺舍之事。

    现在经历这化婴天劫,肯定凶险异常,虽说修士经历这天劫洗礼,苦尽甘来,晋级大道,可是最终能够晋级元婴的,也是万无一。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