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80章 战果累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

    南疆风云

    第380章

    战果累累

    姚泽想了一会,还是把它收了起来,双手再次捧出那罗烟炉,那道虚幻的灵魂体正浸泡在那些溺魂水,也许用不了多久,师傅可以和他沟通了。

    师傅的灵魂还在,虽然已经是极为虚弱了,在山河图内还遭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头,不过已经是不幸的万幸,看来以后要为师傅找具肉身了。

    他想到竟然有一天自己还能够和师傅相聚,不由得又高兴起来,从自己刚入门的那些点滴再次浮现在眼前,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般,他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青月阁。

    一处偏僻的房间内,一排排桌架依然安放着一块块紫色的玉牌,一个身穿青衣的低级弟子正在房间内擦拭着那些桌架。

    “砰!”

    突然一声脆响,那青衣弟子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不小心弄碎了一块玉牌,那可是死罪!等他看了看左右,心才放了下来,只是那响声……

    他连忙往那一排排的桌架望去,终于有所发现,他愣了一下,连忙凑过去,在面最高处一块玉牌已变得粉碎。

    “这……这是掌门的!”

    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掌门的命牌竟然碎了,那说明什么?

    “啊……”

    一声凄厉的长嚎划破了门派的宁静,很快这间不大的房间挤满了十几位红袍修士,姚泽如果在这里,肯定会发现这些红袍修士大都是面熟之人。

    四峰的峰主大都晋级结丹期后期了,还有几位结丹期初期修士,都是姚泽离开之后晋升的,其赫然有那位依然风骚的郑公子,面色冷峻的吴忠,还有一位年轻女修,眉目间早没有了那些青涩,竟是和姚泽同一天入门的那位木灵根少女,如今已经是结丹期期修为了。

    所有的金丹强者围在那桌架旁边,都愣愣地看着那块破碎的玉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那位青衣低级修士趴伏在一旁,瑟瑟发抖。

    过了许久,火道子终于开口,打破了平静。

    “这事我看还是汇报太长老再做定夺吧。”

    大家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四位峰主躬身站在后山的一处洞府外,面色恭敬,身形一动也不动,只是让他们心暗自惊疑的是,太大长老已经要去了晋风子的一些衣物将近三个时辰了,间除了一声惊呼,什么也没有发生了。

    不过大家都修行了二三百年,早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让他们在这洞府外站个十年八年的,也没有任何怨言的。

    等太阳的余晖终于消散一空时,洞府内终于传出了一声巨响,“砰!”

    伴随着一声怒吼,“畜生!”

    众人心一惊,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拍的粉碎,不过大家的神态更加恭敬了。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山洞外早伸手不见五指了,一道疲惫至极的声音传出:“全力寻找山河图,谁得到此宝,谁是本门的掌门。这期间门派的事,你们四个商量一下行。”

    四人面面相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一起躬身答道:“是!”

    等山洞内再无声音传出,众人又等了半个时辰,这才转身离去。

    只是等四人回到门派大殿,那些红袍修士早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火道子把太长老的话又传达了一遍,所有的红袍修士都在面面相觑,不过谁都没有说话。没有谁敢质疑太长老的话,只是掌门晋风子呢?为什么不去寻找凶手?青月阁在岭西大陆也算一个大门派了,掌门莫名其妙地被杀了,难道这样算了?

    姚泽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从“乾坤伏魔圈”里退出来以后,看到眼前这片风景幽静之地,干脆在这里闭关几天吧。

    右手一挥,八个黑点很快消失在这大山之,同时两把飞剑下翻腾,很快在半山开辟了一间两丈大小的山洞,随手设置了一个简易的警戒法阵,右手一挥,那银丝蒲团出现在地,他直接坐在了蒲团之。

    自己马要离开岭西了,连元霜他们都无暇去见一面,还是要准备一番才好。

    右手伸开,掌心静静地躺着五枚储物戒指,正是这次姚泽参加试的战利品,这里面可是有一位掌门的,还有一位传承数千年家族族长所有,里面的灵石宝物肯定不可想象。

    虽然有所准备,可是当他看到眼前堆满了洞府的灵石,还是目瞪口呆了。

    五万块品灵石,一千万品灵石,这些族长掌门的,随身带这么多灵石,他们得多么富有!

    他两眼发光,心跳不受控制地急速加快了,围着这堆灵石转了几圈,一般的门派都没有自己富有吧,是不是自己也可以想那些万年药材了?或者那些极品法宝,甚至灵宝?

    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连忙拿出两个戒指,专门盛放这些灵石,然后左手一翻,一把紫色的迷你型小斧头出现在掌心。

    这是圣祖所说的“刑天之斧”了,听他的口气,这宝贝对一位圣祖都有着威胁,那至少是件灵宝了,可惜灵宝自己是无法催动的。

    自己可是曾经得到过一件圣灵宝,连那气息都无法承受,这件“刑天之斧”又似乎有些不同,没有那么凌厉的气息。

    他尝试着输入一些法力,这把小斧头没有任何动静,好像那晋风子用精血催动的,后来还搞什么灵魂献祭。

    这些他肯定不会做的,刚想转手收了起来,心一动,百圣伏魔诀稍一运转,一股黑雾直接冲入那把小斧头之内。

    毫无征兆的,那把小斧头突然发出刺目的紫光,一股无法抵抗的气息直接充斥着整个洞府。

    姚泽大吃一惊,身形“砰”的一声撞到洞壁之,那些紫光连同那些气息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刚才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

    “哧,小子,你还真敢想,区区大魔灵修为妄想控制一件古圣器,真是无知者无畏。”

    姚泽爬了起来,对那苍老声音的嘲讽浑然没有在意,而是兴奋地说道:“这是圣器?!前辈,你能确定?”

    那圣祖似乎有些无语,“啧啧,小子,你有什么可激动的?你是达到圣真人的境界也不见得可以操控它。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不会还要本圣祖教你吧?那些人如若知道你有这件宝物,你是藏身九幽黄泉也会把你揪出来。现在你还激动吗?”

    姚泽只觉得心底一凉,圣真人?那岂不是真仙一般的存在?那这宝物真是件鸡肋的存在了。

    他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前辈,那人怎么可以操控的?他修为可只是和在下一样的。”

    “那也叫操控?刑天之斧那点威力?那人用的是灵魂献祭之法,连宝物的半成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你却用圣气直接激发,不是自找死路吗?”

    姚泽这才泄气了,如果这宝物还要用灵魂献祭,自己虽然不懂,肯定也是有伤天和的残忍之事,还是算了吧。

    只是要到真仙以后才能够操控,看来自己今生很难有机会了,那要这东西有什么用?要不小心被人知道了,那些大能,甚至仙人不把自己给解剖了才怪。

    他盘算着是不是把这烫手的东西扔到这湖里以求心净,那圣祖的一番话又让他心为之一振。

    “不过如果能够把这等宝物收进识海内,用神识温养个千年,倒是可以勉强操控,只是你没有圣真人的修为,识海根本无法存纳东西,看来你暂时是拿它没办法了。”

    听了这位圣祖所言,姚泽面色变幻不定,不过他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取出一个玉盒,把那把小斧头放进玉盒之,然后在面一口气打下了无数的禁制。

    随后他右手一挥,一个狭长的玉匣漂浮在身前,那玉匣长五尺左右,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花纹,散发着阵阵古朴之气,正是自己从那古魔手得到的那件圣灵宝。

    他面色复杂地看着两个玉盒,心充满了遗憾,再好的宝物无法使用,还要小心珍藏,真是鸡肋无了。

    等收起了玉盒,身前漂浮着那件幽黑的盾牌,他的心情也大好了起来。

    自己的金冠损坏掉以后,一直缺少防御性法宝,眼前这个盾牌竟是件品法宝,威力肯定不同凡响。

    不过他没有立刻去炼化这盾牌,不论是晋风子,还是那位费族长,都是身家丰厚之人,他把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都归置了一遍,又得到了两把极品法宝飞剑,感觉极为满意。

    只是当他拿起那件软鞭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飞天山门族长所用肯定是极品法宝无疑了,手柄被魔气侵蚀的不成样子,没有手柄的鞭子看起来倒像一条链子,连品级也降落到品法宝了。

    他看了一会,随手收了起来,这等宝物操控起来很不顺手,也不再管它。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在那费族长的储物戒指里,竟然有一件金色的鸟形符咒,这东西他非常熟悉,右手一翻,一件和这符咒一模一样的金色小鸟出现在手。

    “万里传送符咒!”

    自己曾经从那坤少手里得到这万里传送符咒,因为自己逃跑的速度足够的快,一直没有想起来使用过。

    这万里传送符咒可以轻松逃脱元婴大能的追踪,是化神大能的神识也最多扫过数千里,有了这东西,才是真正保全了性命,这可是真正的宝物,什么法宝都要好啊。

    他小心地把这两个符咒收了起来,这才继续整理着那些散乱的东西。

    几个储物戒指里都有不少的防御玉简,不过真正的玉简只有那位费族长的戒指里有一枚。姚泽也没有太在意,把那些玉盒药瓶之类的都收了起来,才把那枚白色的玉简贴在眉心。

    “大千涅槃丹!”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脸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修士或者妖兽在渡劫化婴失败后,结局是身死道消,而这“大千涅槃丹”可以维系着一丝生机。

    当初自己随狐惜惜去那东漠大陆,是为了这丹药的一味主药碧罗魔藤,至于这丹药的丹方一直没有找到,没想到在这位费族长手里。

    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面临着三倍的天劫,稍微大意一些是魂飞魄散的下场,有了这大千涅槃丹,自己的小命应该能够保全了,即使境界滑落,也可以从头再来。

    他兴奋地在洞府里走来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把刚才收起来的玉瓶和玉盒重新拿了出来,一个个地看了起来。

    这大千涅槃丹需要三味主药,除了碧罗魔藤外,还需要地心火莲子以及千年菩提心,那些辅助药材倒不是太稀,三百年份的血精参、剑舌草以及梵神枣,他要找的是那两味主药地心火莲子和千年菩提心。

    这两株药材在修真界里非常少见,他也只是在一些典籍见到过,这地心火莲子肯定是生存在火灵气较浓郁的地心附近,这种苛刻条件决定了它极为罕见,而千年菩提心却更为珍稀了,这菩提树历经万年才会结出菩提果,那些菩提果他曾经魔祭成品法宝,送给了狐惜惜。

    这些菩提果如果不采摘还要经过万年以后才会开花,那花的一粒籽才是菩提心,这味主药需要一份千年菩提心,却是十分罕见了。

    这三位大圆满修士都是身家丰厚之人,那些玉盒玉瓶聚在一起真的不少,姚泽竟然发现一件意想不到的东西,烈焰杏核。

    这烈焰杏可是炼制那蕴婴丹的一味主药,也是生长在火灵气极其浓郁之地,而且千年以后才能成核,生长环境如同地心火莲子一般苛刻,没想到在这里会得到一枚。

    姚泽看着玉盒内躺着的这枚指甲大一些的坚果,面时刻升腾着火焰,看着十分神,心激动不已。

    有了这枚烈焰杏核,他对剩下的玉盒更加期待了。

    等他把所有的玉盒玉瓶都翻腾一遍,心有激动,也有遗憾。那位费族长肯定已经着手收集这大千涅槃丹的材料了,除了极难寻觅的碧罗魔藤和地心火莲子,其余的药材他都收集了,连那极为罕见的千年菩提心他也搞到一份。

    姚泽稍感遗憾的是那味地心火莲子还没有踪迹,还需要自己去寻找一番,不过能有如此收获,已经让他大感意外了。

    他稍微平静下心情,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右手一挥,那尊毕方鼎出现在身前,那伏炎兽不知道躲在哪里了,这次并没有跑出来和他亲热一番。

    姚泽微微一笑,神识探出,那头巨猿蒙似乎不知道疲倦般,正围着毕方鼎不停地奔跑着。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