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79章 手刃仇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

    南疆风云

    第379章

    手刃仇敌

    那圣祖似乎有些无语,“愚蠢!刑天之斧乃天下最刚烈的攻击,本圣祖也不敢轻攫其锋。不过这人竟能想出借用灵魂献祭,来驱动刑天之斧,看来也是聪明之辈,不过这威力连半成也没有发挥出来。你目前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继续逃跑,那灵魂献祭只会越来越弱,最后自然无法驱动;还有个办法,用神识抢夺这刑天之斧的控制权,这等宝物那人肯定无法炼化,只能把神识附着其,勉强操控而已。”

    姚泽一听大喜,不愧为圣祖前辈,一下子竟能想出两个办法,他催动法力,自从完全领悟了“撕裂空间”后,他还没来及试验一番,这次为了躲避那把巨斧,他把“撕裂空间”施展的淋漓尽致,最后那把刑天之斧竟然越来越慢,完全无法跟自己。

    一直在旁边看的开心的晋风子着急起来,这姚泽能够躲开自己的巨斧,肯定也是强弓之末,绝对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

    “龚师兄,等灭杀了这小子,师弟一定给你立下长生牌位的!”

    他心一动,巨斧那道虚幻的身影一个盘旋,直接飞进了那两个诡异的字符内,巨斧再次发出刺目的紫光,速度也再次快了起来。

    姚泽心暗惊,这什么刑天也太邪门了,都跑了这么久,怎么又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自己要改变策略了。

    他一边不停地穿梭,一边放出神识,直接向那巨斧包裹而去。

    这巨斧似乎对神识靠近毫不在意,只管追杀着姚泽。

    那晋风子很快发觉异常,自己压根无法炼化这巨斧,只能在面刻画了一个法阵,然后神识附着在法阵之,这才勉强控制这巨斧,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自量力,准备用神识来抢夺控制权,自己可是大圆满修士,神识肯定要他强大不少。

    他面露狞笑,神识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去。

    神识的交锋,其实凶险异常,稍不留意都有可能变成白痴。

    晋风子目露出凶残之色,神识恶狠狠地撞了去,整个空间似乎都静止了一下,然后沙海空似乎刮起了飓风,一道沙浪冲天而起。

    “啊……”

    晋风子只觉得自己似乎撞到了一颗流星面,那流星呼啸而过,根本没有一丝停留,自己的神识和那流星起来如同一粒石子,完全被碾压的粉碎。

    神识受创,肉体要疼痛百倍,他抱着脑袋,面色苍白,不停地嚎叫,目光无法掩饰的惊骇。

    “这还是人类修士吗?是元婴大能也无法和他较,难道他还有神识的修炼之法?这不可能,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神识也可以修炼!”

    姚泽没有理会他,刚才神识的碰撞对他来说没什么感觉,直接把那巨斧完全包裹住,很快在面找到一个简单的法阵,神识微动,那法阵一冲而开,自己的神识直接接管了法阵。

    “啊……”

    空间内再次传来一声惨叫,晋风子惊骇的发现,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巨斧宝物竟然和他失去了联系,心神受到创击,再也无法忍住,“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再没有一丝血色。

    姚泽没有理会他,右手一招,那巨斧乖乖地飞到他面前,眨眼间又变成迷你型的小斧头,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他心大喜,现在不是研究它的时候,右手一翻,那斧头消失不见,转头向那晋风子瞧去。

    此时的晋风子披散着头发,原本威严的神色荡然无存,苍白的脸露出疯狂,眼射出一丝阴毒,“小子,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他右手一挥,那山河图漂浮在身前,口念念有词,黄光一闪,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他右手之。

    “姚泽,你看看这是谁!”

    姚泽闻言一愣,凝目向他手望去,口“啊”的一声,脸色大变,“师傅?!”

    那道透明的灵魂体显得十分虚弱,不过依稀还能看出那平凡的五官,正是他的师傅吴燕!

    “晋风子!你竟敢把我师傅的魂魄拘出来,我要杀了你!”

    姚泽双手发抖,心胆俱裂,忍不住前一步,似乎想把师傅解救出来。

    “哈哈……”

    晋风子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看不出你们师徒真的情深,给你个机会,小子,跪下来,给我跪下来,否则我马捏爆她!”

    姚泽面色苍白,忍不住又前一步,晋风子厉喝一声:“给我跪下!”

    “师傅!”

    姚泽目眦欲裂,一道血丝从眼角流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

    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那道虚幻的身影动了一下,一双无神的眼睛费力地睁开了,脸突然迸发出喜色,嘴角无声地动了动。

    “师傅!”

    姚泽趴伏在地,泪水混合着血水,使他苍白的脸看起来十分可怖。

    “哈哈,小子,把储物戒指都褪下来,还有,你的大锤,把大锤也吐出来,快点!”

    姚泽没有犹豫,把两枚储物戒指都抛在了地,连同紫电锤也从口吐出,扔在了一旁。

    “这些都给你,把我师傅放了!”

    “哈哈……”

    晋风子从来没有觉得像今天这么爽快过,是登掌门之位那天,也没有像今天这么舒坦,他觉得给他十年的时间,肯定能够晋级元婴,什么掌门的都是浮云。

    “放开你的师傅,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把手脚都砍下来,我马放开你师傅!”

    姚泽面色一变,“晋风子,此话当真?”

    那道虚幻的身影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停地扭动着身形,嘴巴无声地张合着,似乎十分着急。

    那晋风子捋了捋凌乱的头发,面色一正,“笑话,我是堂堂一派掌门,怎么会出尔反尔?还有,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姚泽没有犹豫,伸出左手,“唰唰唰”,连续三下,双脚和右手都是齐根而断,鲜血似喷泉一般涌出。

    他脸色苍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嘴角因疼痛不停地抽搐,“晋风子,快放了我师傅!”

    那道虚幻的身影剧烈的摇晃着,似乎已经无法直立,身形越发的透明起来。

    晋风子看到姚泽这么果断,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不过马大喜起来。

    自己在追赶姚泽的时候,被一位大能削去了耳朵,最后求助师傅才重新恢复,这姚泽四肢齐根断了三肢,自己算放过他,他今生也是无法站起来了。

    再说自己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晋风子只觉得志得意满,念头通达,浑身有种飘飘然的舒畅。

    他信步走到姚泽面前,看着因没有了手脚只能躺着的姚泽,用脚踢了踢他的脸。

    “快放了我师傅!”

    晋风子突然觉得十分好笑,觉得自己刚听到这世最好笑的笑话,他用脚踩着姚泽的脑袋,昂起头,“哈哈……”

    他实在太满意了,“放你师傅?你不觉得很可笑吗?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给我谈条件?不但你师傅,还有你,你们俩的灵魂我会一直折磨到成元婴的那一天,只有这样,我才会念头通达!哈哈……”

    姚泽的脸色由苍白瞬间变得通红,原本幽蓝眼睛竟一片猩红,整个身体都被一种赤红的气息所笼罩,那气息充满了暴虐、危险,一声怒吼响彻整个空间,“给我去死!”

    残存的左手一扬,一道黑影似索命的无常瞬间缠在了晋风子的右手之。

    晋风子正开心地笑着,突然觉得右臂一疼,低头才发现整个右臂都不见了,忍不住“啊”的一声,面色大变,这时才感到巨疼传来。

    只是他还没来及惨呼,脑海里突然一阵刺疼,似乎有一根铁针无情地刺穿了他的识海。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这位已经修炼了数百年的老妖怪,心智肯定不是一般修士可,他左手忍不住抱住了脑袋,口发出凄厉的嘶叫,同时右脚发力,准备踩扁脚下的脑袋。

    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右脚如同踩在了一块精铁之,头疼让他摇摇晃晃,连站立都很难了。

    两人的距离太近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姚泽嘴巴一张,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像毒蛇一般朝他激射而至,直接把他拦腰截断,六面金色的小旗也从口飞出,围着他的脑袋一阵旋转。

    晋风子最后只是喃喃地说了一句,“这不可能……”

    山河图失去了控制,摇摇晃晃地落在了沙地里,整个空间一下子静了下来,只留下一地的残肢断体,怵目惊心。

    姚泽躺在地,全是都笼罩在一片黑雾,一柱香的时间很快过去,那些黑雾消散,直接露出了他的身体,四肢已经完好如初。

    他没有来及做别的,赶紧爬过去,轻轻地捧起一道虚幻的身影,此时他全身的赤红气息早消失不见,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师傅……”

    那身影已经接近透明了,是作为灵魂也已经随时会消散了,不过姚泽能够看出来,那模糊的五官似乎带着开心的微笑。

    姚泽的声音已经呜咽,似乎那张平凡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既然你叫我师傅,我把自己炼药的一些心得一并传你。”

    “不行认输,不要逞强硬撑。”

    “以后出门要多留点心眼,不要看见宝物想要,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

    ……

    他的泪眼早已模糊,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擦干泪水。

    “师傅,你要坚持住!”

    他右手一招,那两枚储物戒指飞到他身前,神识一扫,一尊没有盖子的小鼎出现在他面前,正是那罗烟炉。

    这件品魔宝既然能够使那古魔魂体从古时期保存到现在,对魂体自然有无法描述的妙用,更难得的是里面还有许多溺魂水,对师傅保全灵魂体非常重要。

    他小心地把师傅的灵魂体放进罗烟炉,然后在面连续在面打下无数的禁制,这才把罗烟炉收了起来,转头看见那六方旗围住的那半截身体,目厉色一闪,右手一招,那截身体漂浮在他身前。

    他没有任何犹豫,伸出右手,直接放在那截身体的头顶,开始搜起魂来。

    一个时辰以后,他面无表情地松开了那截身体,直接捋下了两枚储物戒指,接着把那神风靴从原来的脚扒下来,再重新穿,更换了一套衣衫,把那些肢体都处理了,目光落在了那件极品法宝山河图。

    虽然晋风子他修为要高出一级,通过搜魂也得到了不少信息。师傅是找他理论的时候,被晋风子直接灭杀了,那时候自己在玄风峡谷里已经有所感应。

    在晋风子灵魂里最念念不忘的,除了对自己恨之入骨外,是曾经亲手把一位龚师兄给祭炼了,而常年惴惴不安。

    他最怕门派两位太长老,都是元婴大能,其一个还是他和龚师兄的师傅,不过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位大能竟然是元霜的祖父。

    元霜的祖父既然是青月阁大能,她留在青月阁岂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去魔王谷?

    他想了一会,感到有些头疼,还是见到她再问吧。

    那晋风子最看重的是这件极品法宝山河图了,这法宝是青月阁掌门的信物,见到这山河图,如同见到掌门亲至。

    当然他不会白痴般拿着这山河图,回到青月阁去做掌门。

    他右手一招,那山河图飞到他面前,随着他缓慢地展开,里面有无数的灵魂在无声地嚎叫,从那些痛苦地挣扎,可以想象这些灵魂正忍受着痛苦。

    山河图这样漂浮着,他的脸色变幻着,这些人他并不认识一个,如果是自己的仇人,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些灵魂收进黑钵,等那些意识完全消磨掉,如同三眼古魔一般,为他所用。

    不过他无法对一个和自己毫无恩怨的人下手,双手抓住山河图,随手一抖,无数的虚幻身体扭动着,漂浮在他面前。

    脱离了山河图的控制,这些灵魂很快都清醒过来,一个个对着姚泽施礼膜拜,然后化作一阵青烟,直接进入轮回。

    这件极品法宝如何处理倒让他有些为难,如果炼化为己所用,被青月阁发现是和整个青月阁为敌了,那里面可是有两位元婴大能的;如果这么放弃了,还真有些可惜,这可是件空间类的极品法宝。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