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78章 阵中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78章

    阵激战

    晋风子快要气疯了,他大吼着:“狂妄!无知!小子,你以为我堂堂一位门派掌门,会被你三言二语给吓倒?你这破法阵还想困住我?”

    “聒噪!”姚泽冷哼一声,“今天是想自爆,我都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晋风子彻底地被激怒了,右手一挥,一个画轴在头顶一个盘旋,然后徐徐打开,三尺宽的画卷无数个生魂在里面扭动着,他们都在无声地呐喊着,似乎遭受着极端的痛苦。

    “小子,这山河图里面都是我手下的亡魂,很快你会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说完,右手一指,那山河图黄光四射,一下子把整个空间都照的明亮起来。

    “山河图!还是个空间类的极品法宝,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无辜之人,我今天让它化为虚无!”

    姚泽心一动,空间内所有的黄沙立刻躁动起来,很快在空形成一杆数丈长的巨剑,直接朝晋风子斩了下来。

    “哈哈,这等攻击也拿出来现眼!给我收!”

    山河图黄光一闪,那巨剑消失的无影无踪。

    姚泽面色不变,这里的黄沙都是他法力所幻,只要法力不竭,自然是源源不绝的。他自然知道这山河图的厉害,连王霸天那等仿制品都可以没收法器,这件极品法宝自然可以没收法宝。

    即使不用法宝,他身的攻击手段也是很多的。

    左手一翻,一块兽皮出现在手,面布满了银色绸缎一样的毛发,隐隐些许金丝夹杂其,整块兽皮散发出古老的气息,阵阵威压直接充斥了整个空间。

    “远古麟兽!你是南疆九黎族的?!”

    那晋风子似乎见了鬼一般,忍不住惊叫一声,脸色跟着大变起来。

    姚泽心一动,不过口却淡淡地说道:“王掌门想多了,凭什么断定我是九黎族的?”

    晋风子面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是她派你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放下,还把族内重宝让你带出来了,难道为了置我于死地?”

    姚泽眉头微皱,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似乎那南疆九黎族也有块兽皮,貌似这位王掌门和他们还有些恩怨。

    不过他可不在乎那什么恩怨,对那块兽皮却是非常感兴趣的。

    “王掌门知道这块兽皮好,能说说这兽皮的来历吗?”

    “来历?你都拿在手里了,会不知道来历?”

    晋风子一下子醒悟过来,“小子,你不是九黎族的,你去死吧!”

    右手对着那山河图一指,一阵黄光闪过,空间内的黄沙一阵激荡,姚泽的人影却消失在原地。

    晋风子放出神识,却没有找到他踪影,忍不住讥讽起来。

    “小子,看来你是只缩头乌龟,让你躲,法阵的时效结束了,我看你还能够躲哪里。”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乾坤伏魔圈”靠灵石催动的,只要更换了灵石,法阵自然会一直运行下去。

    晋风子正搜寻的时候,空间内开始传来隐约的雷声,转眼间那雷声来到近前,晋风子面色大变,他自然知道这兽皮的厉害之处,大喝一声,左手一点,一个幽黑的盾牌出现在身前。

    他没有丝毫犹豫,张口吐出一口精血,那盾牌直接发出刺目的光芒,“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之后,那晋风子身形一个踉跄,再看手的盾牌,竟然安然无事,他忍不住狂笑起来。

    “哈哈……,小子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等我拿住你,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沙海一片死寂,姚泽眉头紧皱,没想到这晋风子竟有件防御法宝,看那盾牌的威力,至少也是件品法宝,难道还要唤出紫皇蜂进行攻击?可是紫皇蜂后已经陷入沉睡,没有它出面控制,自己根本无法驱动太多的紫皇蜂。

    看来要动用自己刚领悟没有多久的“撕裂空间”了,打定主意后,他不再犹豫,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

    晋风子见姚泽久久没有动静,猜测他可能惧怕自己的宝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件山河图虽然只是件极品法宝,可作为一件空间类法宝却是极为罕见的,这可是青月阁掌门的身份象征,只能由掌门才能掌控这件宝物。

    他身前的坎离盾是他在神州大陆游历的时候,在一处古遗迹得到的,当时去的四位修士,只有他一人逃了出来,不过得到这件品法宝,也算是福缘深厚了。

    “姚泽,我不问你来自哪里,等我拿住你搜魂后,自然清清楚楚,不过我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死掉的,不让你哀嚎十年,都无法消除我的心头之恨!”

    他想起师傅告诫自己的话,如果心执念不解除,晋升无望。原本他都绝望了,没想到这小子又送门来,等自己拿住他,折磨几年后,心头自然通达,大道可期!

    越想越兴奋,指挥着山河图不停地对着沙海一阵狂轰滥炸,很快这片空间变得砂石乱飞,乌烟瘴气。

    他心一阵畅快,“哈哈……啊?”

    异变突生!

    他身前似乎多出一道门,那道蓝色的身影正从门内走出。

    晋风子吓了一跳,右手一指,那山河图光芒一闪,那道黄光直接笼罩了那道门,不过那道蓝色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他心有些惊疑,转头一看,后面正站着那个可恶的小子,正对他微笑呢。

    “瞬移!”

    晋风子惊骇无,“不对,肯定是幻影!”

    他右手一指,那盾牌直接发出刺目的黑光,狠狠地向那道幻影砸去。

    “小子,让你装神弄鬼!”

    那盾牌旋转着直接向那道身影削去,突然沙海里所有的黄沙似乎活过来一般,直接凝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巨大的沙球,狠狠地砸在那盾牌之,那盾牌受到重击,斜着飞了出去。

    “不好!”

    晋风子大吃一惊,连忙催动心法,同时右手一指那山河图,直接把自己团团包裹起来。

    盾牌飞出去三丈左右,直接掉头要飞回来,半空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大手,那大手张开,有一丈大小,一下子把那盾牌抓在了手里。

    “想拿我的宝物?找死!”

    晋风子急速地催动心法,同时神识控制着盾牌拼命地回转,让他惊骇欲绝的事发生了,那盾牌竟然和他的联系快速地削弱着。

    “住手!啊……”

    他的脸色一片煞白,短短几息的时间,竟然再也感应不到那坎离盾的存在了。

    看着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沙海,晋风子似乎发疯一般,山河图不停地放出黄光,整个空间被轰砸的暗无天日。

    “给我出来!给我去死!”

    这种战斗太让人憋屈了,找不到人怎么个打法?他发誓要拿住这小子,绝对让他痛苦嘶吼二十年。

    不过先把这小子逼出来再说,他脸闪过厉色,左手一翻,一把紫色的迷你型小斧头出现在掌心。

    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这把斧头,脸色一阵恍惚。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为了这件古宝,他亲手祭炼了一起出生入死的龚师兄,当然也是为了掌门之位,事情虽然过去了一二百年,他依然无法忘记龚师兄被自己祭炼时的惨呼,这斧头他也是第一次拿出来使用。

    “龚师兄,你再帮师弟一次吧。”

    他左手一挥,那紫色的斧头在空一个盘旋,很快变成一把五丈长的巨斧,斧面两个扭曲的字符闪着幽光,整个空间的沙粒似乎都被这巨斧传来的气息给压制得一动不动。

    姚泽自然看的清清楚楚,那一丈有余的斧面两个古蝌蚪字清清楚楚,“刑天”。

    “这是什么宝物?”

    他心有些疑惑,不过对这巨斧面传来的威压也感到极不舒服。

    “不能让他施展开来!”

    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离那晋风子不足两丈,只是还没等他站稳,那晋风子一脸的狞笑,右手对下一挥,那巨斧面突然出现一道虚幻的灵魂。

    那灵魂已经看不清面目,不过似乎极端痛苦的样子,从间一分为二,其一半灵魂体在空一阵扭动,又变成一个灵魂体,不过已经非常虚幻了。

    另一半却被那斧面两个字符直接吸了进去,巨斧突然发出刺目的紫光,直接朝姚泽劈了下去。

    姚泽心大惊,身形急转,再次消失在原地,在一丈远的地方显出身形。

    让他面色大变的是那巨斧依旧对着他劈来,似乎知道他从会这片空间内出现一般。

    他展开身法,不停地在这空间内穿梭,结果他惊骇地发现,那巨斧似乎锁定了自己,只要自己出来,会迎那恐怖的巨斧。

    “刑天之斧!没想到这件宝物藏在了这里,难怪……”

    姚泽正疲于奔命,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听到心底那苍老的声音响起,对他来说,不亚于之音。

    “前辈,这斧头有些邪门,在下躲都躲不掉。”

    “呵呵,刑天之斧要真的劈下来,别说是你,是本圣祖也要躲的远远的。”

    “前辈,能不能指点下小子,在下还不能祭出法宝去抵挡,旁边还有件空间类法宝在虎视眈眈的。”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