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76章 天赋大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76章天赋大成

    费族长面露狞笑,这蒙珠是历任族长的传承的宝物,威力肯定不同凡响,等会可以欣赏这小子变成白痴的模样。

    那位晋风子面色威严如故,不过目光早兴奋异常,最好把这位来自神州大陆的长孙世家弟子给灭杀掉,这样齐费两家都要被自己控制住了。

    费家之人反倒是那位费少主目露担忧,如果这人被灭杀了,那宝物自己要想拿回来,肯定不容易。

    姚泽对众人的想法自然毫不知情,他右手一挥,一件巨大的黑钵出现在身前,那黑钵的洞口露出阵阵雾气,让那头蒙似乎一愣,那些雾气让它很是喜欢,可是那巨大的黑钵却让它感觉阵阵危机。

    它自然不知道那些雾气是溺魂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对魂兽有着致命的诱惑,可是那黑钵是专门吸收灵魂的法宝,对它肯定威胁较大。

    那费族长见蒙突然停滞不前,心有些疑惑,张口又是一团精血喷在那紫色圆珠面,蒙似乎被激起了凶性,双手一拍胸脯,张开巨大的嘴巴,露出寒光闪闪的利齿,直接对姚泽是一声巨吼。

    四周的灵气似乎被摔碎一般,那音波似肉眼可见的波纹瞬间把他包裹住,然后他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是一紧。

    如果此时他展开内视,肯定会惊讶地发现,海面似乎刮起了强烈的风暴,冲天的海浪似乎把那些山峰都要淹没,不过随着海面空的巨大光球微微转动,无数的光芒洒向空间内每一个角落,那海面迅速地平息下来,然后整个空间又恢复了宁静,海水里那个头盔依旧在随波逐流,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姚泽对这“蒙一吼”有些疑惑,难道这是那神兽的压箱本领?

    旁边的费族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头魂兽的音攻他可是一清二楚的,连一般的元婴大能也无法抵抗,可是这小子似乎没事人一般,难道他身有防御音攻的逆天宝物?

    那蒙发出吼叫之后,精神明显萎靡了不少,显然这等攻击对它也是消耗巨大。

    姚泽才不管这么多,右手一指,那黑钵的大口似乎产生一股吸力,蒙似乎有些惧怕,身形一转,要躲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三足圆鼎,那鼎面布满了花纹,整个鼎显得古朴大气。

    费族长一见,心大惊,口大喝一声:“小子敢尔!”

    双手急速结印,似乎想召回那蒙,蒙对那黑钵惧怕非常,转身躲,没曾想直接一头扎进了那巨大的圆鼎之内。

    姚泽右手一点,那只鼎盖“咣当”一声,把那鼎口盖个严丝合缝,众人这才发现那鼎盖面竟有只独脚仙鸟,栩栩如生。

    “小子,把它放出来!”

    那位费族长又惊又怒,这蒙珠是先人花大代价从神州大陆购得的宝贝,是历任族长的传承之物,没有了那魂兽,光剩这圆珠什么用也没有了。

    姚泽根本没有理会他,右手一招,那毕方鼎消失不见,不过那头伏炎兽一直没有露面,似乎对这头古时期凶名显赫的魂兽有些惧怕。

    对于这些姚泽自然明白怎么回事,现在不是对付那蒙的时候,这缕残魂想从毕方鼎内脱身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费族长目眦欲裂,口暴喝一声:“小子找死!”

    软鞭瞬间变得细长数倍,似出海蛟龙直接向姚泽缠了过来,姚泽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头顶的魔幻珠洒下的那些黑线直接把那软鞭缠个严严实实,再抬头看向那费族长,只见他对软鞭被缠住似乎毫不在意,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左手一翻,一盏破旧的油灯出现在手。

    旁边观战的齐族长和晋风子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拉旦魔灯!”

    姚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惊讶,似乎这灯有些古怪,仔细地朝那油灯看去,一只手指粗细的长颈,不到一尺高,顶端有个巴掌大小的圆盖,看不清这东西的材质是什么,外表灰乎乎的。

    那圆盖里面有一滴漆黑的液体,仔细看去,那液体竟闪耀着彩虹般的光泽。

    “咦,拉旦圣灯!”

    姚泽正疑惑的时候,心底突然响起了苍老的声音,不过那声音也是充满了疑惑。

    “不对,是圣灯的仿制品。”

    姚泽心一动,连忙问道:“前辈,拉旦圣灯很厉害吗?”

    “小子,这拉旦圣灯在圣界也算是件极品圣灵宝,你说厉害吗?不过这个应该是那圣灯的仿制品,威力不好判断了。”

    “前辈,这圣灯有什么厉害之处?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幻有实,真有虚,亦幻亦真,虚实难分。”

    姚泽一愣,这算哪门子指点?还想再问,那费族长狞笑着把右手的尾指伸进了那圆盖之。

    令人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那圆盖里面的那滴黑色液体似乎活过来一般,直接把那根尾指包裹住,然后那费族长移开右手时,尾指竟然消失不见,而那滴黑色液体竟一阵蠕动,一道七彩光芒直接射向了姚泽。

    姚泽一惊,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只是当他在一丈外露出身形时,那道七彩光芒直接把他笼罩住,似乎躲是躲不掉的。

    众人只见到那光芒一闪,然后姚泽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费族长“哈哈”大笑着,右手一招,魔幻珠没有人操纵,威力有所减少,那软鞭一阵挣扎,瞬间飞了回来,那费族长心一阵心疼,自己的这件法宝得来不易,手柄竟然被侵蚀得不成样子,要想恢复原样,至少也要十几年的时间。

    他挥手把软鞭收起,右手在身前一握,四周灵气一阵波动,一条青色巨龙在空一阵盘旋,张口朝姚泽咬了下来。

    旁边的齐族长面色大变,姚泽明显被那魔灯控制住了,这时候哪里还有还手之力。他连忙大喊一声:“住手!这场我们认输!”

    那费族长面带狞笑,目光厉色一闪,“哈哈,认输?让这小子亲口来说才行。”

    旁边那位道貌岸然的王掌门点了点头,身形一晃,站在了齐族长面前,面带威严,“不错,再说这位长孙道友根本没什么事,现在说输赢已定还为时过早。”

    看来这位王掌门想行那落井下石之事,齐家父女不禁大急,再看那巨龙一口向下咬去,姚泽四周的金色小旗一阵精光四射,那青龙竟然慢慢地消散开来。

    “极品法宝!”

    那费族长和晋风子忍不住目露贪婪,没想到这小子身宝物如此之多,不愧是世家弟子。不过那位费族长也清醒过来,此人还真不能直接灭杀,这晋风子一再鼓动自己去杀掉此人,明显是心怀叵测,自己绝不可冲动,不过擒住此人,下了禁制,再把所有的宝物收为已有。

    几人在外面各怀心思,短短几息之间,而姚泽却似乎过去了数年一般。

    当那七彩光芒笼罩着他的时候,他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再听自己指挥,而他又觉得自己身处一个茫茫的空间里,四周彩色的气体不停地在四周环绕,什么也没有。

    “这是哪里?”

    他茫然地站在里,觉得那些七彩气体很熟悉,刚想伸手去抓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是虚幻的,而那些彩色气体怎么也够不着。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不是在一个空间里一般。”

    他心一动,在异空间里那些经历很容易让他联想一些,再次伸出虚幻的手,果然四周一阵波动,似乎手都不知道伸到哪里去了。

    此时他没有任何法宝可以利用,唯一能够动的是那强大的神识。这些彩色的气体果然不是眼看到的那样,明明在伸手可及的地方,神识穿越了数个空间都没有触及到。

    这时候他似乎忘记了外面那位费族长正准备对自己不利,神识凝化成一道虚幻的身影,在这些空间内不停地穿梭。

    本来在异空间里,他的天赋本能“撕裂空间”掌握了一定的窍门,现在在这些无数的空间内纵横驰骋,那“撕裂空间”竟越来越熟练。

    他只感觉兴奋异常,这种锻炼的机会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的,无数的空间被他甩在身后,远在东漠大陆梵土魔冢深处的黑衣姚泽也停止了修炼,和他一起参悟起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似乎在这里摸索领悟了数年,又隐隐觉得才过了一瞬,现在他心一动,身形可以出现在想要去的任何地方,虽然只是神识形成的幻影,自己的天赋也终于完全掌握了。

    那位费族长见那金色小旗竟能自动护主,心贪心大起,身形晃动,直接来到姚泽身边,对着那六面小旗开始研究起来。

    他对自己手里的魔灯自然信心十足,没有自己的同意,这小子永远别想从那些幻境脱身出来。

    只是他刚来到姚泽身边,突然觉得左手有些异常,低头看了一眼,不禁惊的魂飞魄散,口一阵惊呼:“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被这位费族长给惊吓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原本在他手心里托着的魔灯竟然从间一分为二,原本面的那一滴漆黑液珠也无影无踪了。

    “这宝物怎么啦?”

    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起来,谁都看到是那滴液珠吞噬了费族长的那根尾指,然后魔灯才发出七彩光芒,现在液珠不见了,魔灯也分成两半,看来这宝物肯定是废了,那位长孙安……

    这时众人包括那位费族长开始想起了这场试,抬头望去,竟然惊讶地发现那位长孙道友竟然手摸着下巴,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你……啊……”

    那位费族长心一惊,身形急速后退,同时右手一挥,突然脑海一疼,如同被一根细针狠狠地在里面刺了进去。

    再也无暇去布置防御,他身形一个踉跄,双手抱头,口嘶吼了起来。

    众人被眼前这一切都惊呆了,原本那位长孙安似乎已经被拉旦魔灯给困住了,这才过了几息时间,这位费族长竟然狼狈至此。

    姚泽没有犹豫,左手一动,一道细长的黑影似索命的毒蛇,瞬间把那位费族长捆个结结实实。

    现场众人一片惊呼,同时传来几声喊叫。

    “住手!”

    “爱婿!”

    ……

    姚泽也没有回头,右手一招,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对手掌也漂浮在他面前。

    “啊……”

    众人这才发现那位费族长竟然双手齐腕而断,鲜血似喷泉一般四处飞溅,众人都被吓呆了,连那位齐族长也没有想到这位姚道友这么果敢。

    姚泽不紧不慢地衣袖一挥,所有的法宝都消失不见,那位费族长早已昏迷过去,身形直接往大巨山里掉落。

    这次自己因祸得福,竟然在那魔灯幻化的空间内彻底领悟了“撕裂空间”,不过等自己花了两年的时间把那里面所有的空间都穿梭了一遍,外面似乎才过了几息,而且那魔灯也因为空间被穿梭,而直接报废。

    那晋风子右手一挥,在半空托住了那位费族长,目厉色一闪,“你……”

    姚泽对着漂浮在身前的两只手掌一点,两个硕大的储物戒指消失不见,那两只手掌却直接朝晋风子飞去。

    “既然王掌门有意,那送给道友吧,不过这东西要是下酒的话,王掌门还需要料理一番才好。”

    晋风子眼看着这对手掌飞过来,只觉得接也不好,不接也不好,最后容不得他多想,只好接过来放在那费族长的身。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正是这位长孙安把一位结丹期大圆满修士给重残的,自己的宝物不一定能够赶这位费族长,是自己去,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这位试的裁判竟然面色变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姚泽可没有时间陪他发呆,直接提醒他道:“王掌门,这试怎么说?还继续进行不?”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