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73章 迷雾重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73章

    迷雾重重

    眼见这狼王似乎要拼命,长孙安心一紧,不过他一眼看出这狼王的一对前爪似乎行动不便,显然刚才的撞击已经对它造成伤害。

    他精神大振,右手一翻,一道金色符咒直接贴在身,身形晃动,竟然直接消失在原地,这符咒竟然使他可以瞬移!

    那狼王见目标消失,三对巨目都是一阵疑惑,转头看到身后不远处,那道白色影子再次出现,身形刚想转动,半空那颗圆珠突然撒下无数道光芒,直接把狼王紧紧束缚住。

    长孙安一看大喜,两把飞剑交错着激射而去,谁知那狼王身形一顿,身的毛发似利箭一般根根发出寒光,三张巨口同时嘶吼一声,束缚它的那些光线竟消融不见,两把飞剑也东倒西歪地似乎难以控制。

    这狼王明显有些发怒了,身形似闪电一般,而长孙安仗着那符咒,竟然可以时不常地来个瞬移,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

    不过长孙安心暗自着急,这瞬移符咒最多只能使用个五六次,如果南宫媛那边不能尽快解决战斗,自己要不得不和这狼王硬碰硬了。

    那暴力猿的外号不是白叫的,刚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听到一声娇笑,然后几道“砰砰”的声音传来,长孙安忙顺声望去,只见四头六级魔狼都被砸碎了脑袋,躺倒在地,身体竟诡异地竟慢慢消失了。

    长孙安心大喜,却没有注意到南宫媛面色古怪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她似乎才清醒过来,扛着狼牙棒径直冲了过来,口还不停地娇喝道:“闪开!”

    “暴力猿要发飙!”

    他心一惊,连忙闪到一边,狼王见一道红光扑来,毫不畏惧,三张巨口同时呜咽一声,也直接冲了去。

    “轰!”

    一声巨响,四周的黑雾一阵剧烈翻滚,空间似乎静止下来,长孙安连忙朝间看去,只见那两根粗大的狼牙棒把两颗巨大的脑袋都拍碎了,而最右边的那颗却紧紧地咬住了南宫媛的左肩之。

    “啊……”

    长孙安大吃一惊,连忙飞过来,见那狼头只是咬住了肩膀,这才松了口气,如果偏那么两指,真不敢想象。

    不过这暴力猿真不是盖的,一下子解决了战斗,她随手拽下了那狼头,狼王的整个身体也开始慢慢地消散了。

    长孙安看了看,觉得有些怪,再看南宫媛,似乎脸透着古怪,不禁有些担心,“媛姐,你没事吧?”

    那南宫媛突然面色通红,“我……我要晋级!”

    “晋级!?”

    长孙安大吃一惊,这个时候晋级?那不是结丹期后期了?怎么超过自己了?

    南宫媛不再说话,直接盘膝做好,同时往口塞了一粒丹药,径直调息起来。

    长孙安看了看四周,这地方透着古怪,那些魔狼竟似失踪了一般,这第一关算过了?他四处转了一圈,全是黑雾缭绕,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好在旁边等候起来。

    南宫媛双目紧闭,心却汹涌澎湃,原来这圣殿是这么回事,在她灭杀了四头六级魔狼时,有所感应,最后灭掉那头狼王时,一股更加庞大的能量直接灌注全身,自己也一举突破至金丹后期!

    那些四级魔狼应该也有能量才对,可惜太过弱小,两人都忙着思索脱身,却没有察觉,看来这圣殿的机缘在于杀戮啊。

    一个时辰以后,她直接站起身形,一把抓起那根狼牙棒,左手一挥,“走!”当先而行。

    两人前进了百十里左右,发现前面有丝亮光传来,不过和魔狼的眼睛已经完全不同,两人大喜,忙加快了速度,一座三尺宽的小桥出现在二人面前,桥前漂浮着一盏油灯,桥下是幽深的水。

    这桥是普通的木材搭建,延伸到黑暗,而水竟没有一丝波纹,一切都透着诡秘。

    南宫媛伸出手,似乎想抓住那盏油灯,可油灯似乎有生命一般,直接朝桥飘去。她刚想踏木桥,一旁的长孙安却拦住了她,随即祭出一把长矛,直接朝木桥刺了一下,那木桥没有任何反应,看来确实是座木桥。

    他又把长矛探入水,面色突然一变,忙招回长矛,却发现长矛已经短了半截!

    两人都是一惊,看来这水波澜不惊的,却极为危险,人要掉下去,估计连渣都不会剩下。

    这一灯一桥委实诡异,两人对视一眼,分别朝两侧急驶而去,一个时辰以后,两人有回到桥前,脸色都不太好看。

    看着那油灯停在桥不动,南宫媛缓缓地说道:“看来这里是通道了,那盏油灯是指引的方向。”

    长孙安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本是果断之人,既然事情已经明了,没有再犹豫,当先踏了木桥,南宫媛也跟着走了去。

    果然,随着两人前行,那盏油灯一直在前方飘着,似乎在引路一般。

    两人越走越快,刚走了一柱香的时间,空似乎有“呼呼”的声音,两人有些惊疑,抬头望去,那南宫媛突然大喝一声:“快跑!是魔鸦!”

    长孙安脸色大变,果然看见后方海面飞来无数只乌鸦一般的魔物,个个看起来也是四级左右,要是在平地,也许可以周旋一二,可这木桥三尺来宽,稍不留意,会掉到水里,那样小命交代在这里了。

    他连忙朝前急速奔跑,南宫媛也是花容失色,虽然她恨不得自己大战一番,可这点空间,连走路都要小心,如何打斗?

    两人拼命地朝前奔跑,那些魔鸦口发出“呱呱”的叫声,速度二人要快出许多,很快追了南宫媛。

    她只好回身舞动狼牙棒,两只魔鸦消散不见,可更多的魔鸦围了来。

    长孙安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脸色大变,那些魔鸦已经完全把南宫媛包围起来,他连忙回过头来,试图帮助抵御,可这木桥这么窄,那暴力猿耍开狼牙棒,方圆两丈的地方都无法站人。

    “小安子,你先走!我自己可以应付!”

    那长孙安如何肯依,圆珠直接发出道道精光,直接缠绕住三头魔鸦,很快那些魔鸦消散不见。

    “你走!也许那盏油灯可以帮助我们!”

    南宫媛细细感悟一番,打死这些四级魔鸦,果然有些许能量入体,只是和狼王相太少而已,如果这样一直厮杀下去,自己早晚也要累死,必须想些办法才行。

    长孙安闻言,觉得有理,这里空间太小,根本无法施展,也许抓住那盏油灯可以解决问题。他转头向前急驶,那些魔鸦都没有追赶,只是不停地围攻南宫媛。

    当他停下来时,那盏油灯也停了下来,当他继续前进的时候,那油灯也跟着继续向前,一人一灯一口气跑了一个时辰,眼看着前面似乎有座高大的宫殿,在这黑雾,那宫殿似一头怪兽盘踞在那里。

    “圣殿?!”

    长孙安惊呼一声,面色大喜,师傅说过,机缘在圣殿之,他急速冲了过去。

    那盏油灯似乎一个闪烁,直接冲进了宫殿之,消失不见。

    长孙安大急,那暴力猿虽然一直欺负自己,可两人从小到大一直打打闹闹,感情早形同姐弟,如果想解救她,那盏油灯是关键,他毫不犹豫地一头闯了进去。

    大殿里依旧黑乎乎一片,他定了定神,神识依旧无法放开,那盏油灯却在前面若隐若现的,他毫不迟疑地直接追了去,心却暗暗震惊。

    宫殿里面影影绰绰的,竟然是座座坟墓!

    这些坟墓有大有小,在这黑雾缭绕下,看人使人毛骨悚然。

    此时长孙安已经顾不细看,眼见那盏油灯越飘越远,他连忙跟着冲了过去,只是四周的坟墓至少也有成千万座,如果这真是圣殿的话,这些坟墓在这里怎么回事?

    还没容他细想,那盏油灯直接朝最大的一座坟墓飘去,眨眼间竟消失不见!

    长孙安大急,连续几个大步,直接扑向了那座坟墓,眼前似乎一晃,自己似乎进入一个单独的空间,一个丈许大石室,那盏油灯静静地飘在石室的央。

    这石室除了那盏油灯,空无一物,长孙安也顾不太多,前一步要抓住油灯突然一道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来了!”

    这石室有人!

    长孙安大吃一惊,这声音竟然是圣族语言!在他刚成为魔皇宗核心弟子第一天开始,首先接触的是圣族语言,每一位魔皇宗核心弟子都是如此,所以他对此无熟悉。

    难道这次进来的不止两人?或者次历练幸存下来的同门前辈?

    他试探着喊道:“前辈?”

    用的却是神州语言,那声音却用圣语接着说道:“你不会圣族语言?”

    长孙安心纳闷,神州之人自然用神州语言交流更为方便,“弟子当然会圣语,可是前辈是谁?”

    “呵呵,本王是指引使,来指引你们如何回归圣界的使者。”

    “什么?”

    长孙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敢问前辈来自哪里?”

    “你们长辈没有告诉你?本王来自圣界。”

    长孙安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梦,明明自己是来圣殿历练的,怎么会遇到圣界的人?还口口声声自称本王?不过他来这里可是为了救南宫媛的,对这什么王他觉得应该离远点为妙。

    “前辈,弟子有些事,需要这盏油灯一用。”

    “呵呵,这盏油灯是本王的一丝魂火,特意为你引路的,你要这何用?”

    “啊,不好!”

    长孙安这次真的大吃一惊,这油灯没什么用处,那暴力猿岂不是……

    “前辈,在下告辞,在下还有位朋友有些麻烦……”

    那道声音却很淡定,“哦,你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女子,她自有她的机缘,现在已经没事了。”

    长孙安将信将疑地看着那盏油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看到这王到底长什么样子,哪里会信他所言?

    似乎知道他心所想,那声音接着说道:“如果不信,你可以端着油灯回去看看,她有她的机缘,你也有你的遇。”

    长孙安略一思索,觉得还是看看才可以安心,伸手端起那盏油灯,异变陡然!

    那盏油灯突然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个灯花晃了一下,长孙安眼睛一眯,只觉得身猛地感觉脸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扑在脸。

    他大吃一惊,再看手里的油灯已经熄灭,整个空间都陷入黑暗之,而一道狂笑在他识海里响起,“哈哈,这个肉身本王较满意,放心,本王会带你飞升圣界的。”

    “夺舍!”

    长孙安第一时间想到的,这种修真界最可怕的事,没想到被自己给遇了,他来不及细想,左手一翻,一块黑色玉佩出现在手,法力一涌,那玉佩猛地发出刺目的黑光,一道少年身形凭空出现。

    只见那少年身着青衫,面色淡然,单手附后,“圣使请了,在下玉无崖,可否放过小徒?”

    “神念投影!”

    那道声音似乎有些吃惊,语气明显凝重许多,“这是你徒弟?那给本王准备的肉身呢?”

    “呵呵,圣使有什么吩咐,魔皇宗自然无不遵从,肉身之事早准备妥当,还请圣使出来再说。”

    “出来?你以为本王刚刚出道?本王要是魂体出来,捏扁揉圆不都是你们说了算?”

    那少年似乎笑了笑,“圣界欲和魔皇宗合作,难道没有一点诚意?”

    “诚意自然有,但那是在平等的基础,本王以为还是待在这里稳妥一些。”

    少年面色没有变化,口却淡淡地说道:“既然圣使喜欢,那待在那里吧,只是在下要提醒圣使,只要在下愿意,随时都可以请圣使出来。”

    说完,那少年附在后面的衣袖一摆,整个身形慢慢地消散不见。

    长孙安似乎刚刚清醒过来,“前辈,还请你出来,刚才我师傅已经讲了,已经给你准备好肉身。”

    那声音沉寂了一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长孙安心急如焚,自己识海里跑进来一个人算什么事?即便是来自圣界的什么王也不行啊。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