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67章 偶遇旧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67章

    偶遇旧识

    姚泽看了她一会,点点头,“无妨,你先安心调息,我可以先拖住他们,等你恢复以后,自然不用惧怕他们。”

    那齐仙子有些着急,“可是……”

    姚泽摆了摆手,“他们到了,你先调息吧。”

    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一声厉喝声传来,“贱人!这次看你还能跑哪里去?只有服侍我们少主高兴了,你那些族人才能有活路。”

    齐仙子靠在树,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岭西虽大,自己又能逃到哪里?

    她根本无心调息,只恨自己反而连累了姚泽的性命,只希望他能够利用这里的地形逃过一劫吧。

    外面那声厉喝声又响起,“小子,你是谁?不准走!把储物戒指留下来!”

    齐仙子心大急,挣扎着想站起来,只有自己出面引开对方的注意,姚泽才有可能脱身,不料她还没有站起来,身子一滑,又倒在地。

    外面那声厉喝声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次似乎充满了惊疑,“住手!你是……啊,前辈!在下认错人了,啊……”

    齐仙子只觉得四周灵气一阵波动,心疑惑,外面到底什么情况?她刚想放出神识观察一番,却见那道蓝色身影从榕树后转过来,高大的身形,温和的笑容,不是姚泽又是谁?

    “你没事?他们人呢?哪位前辈出手相救的?”

    虽然她有些气喘,不过还是一口气道出了心的疑惑,姚泽却愣了一下。

    “前辈?哪个前辈?”

    “当然是出手救我们的那个前辈,快扶我起来,我要当面拜谢这位前辈。”

    姚泽终于明白过来,摸了摸鼻子,“哦,那个,前辈啊……可能太忙了,他已经走了。”

    “走了?我还没有当面谢过呢,怎么走了?”

    看着她一脸的遗憾,姚泽使劲揉了揉鼻子,“算了,你还是别见他了,那个人很好女色的,万一见到你麻烦了。”

    那齐仙子脸色一红,“你瞎说,不过那位前辈真的好厉害,不到十息的时间,一切结束了。”

    姚泽更加无语了,“那个,齐仙子,你还是赶紧恢复吧,这黑河森林里面实在很不安全。”

    那位齐仙子又在那里激动了一会,终于闭目调息了。

    姚泽摸了摸额头的汗,应付这位齐仙子,刚才那两位结丹期修士要费力多了。

    他刚想长舒一口气,没想到那位齐仙子又睁开美目,冲他说了句:“我叫齐嫣茹,以后你喊我小茹好了。”

    说完,也不待他回答,这才真正的调息起来。

    姚泽愣愣地坐了一会,对这位齐仙子有些摸不清头脑,本来她要是硬拉自己对敌,自己看在曾经相识的份,也会出手把人赶走的,事后自己直接抽身离开是了。

    不料这位齐仙子危急关头还首先关心自己的安危,不由他不感动。

    在这世,对自己好的人,姚泽都不会让他们失望。

    不过他还是心一疼,师傅是他最大的遗憾,这次既然回到这岭西,一定要替师傅讨回公道。

    他坐在旁边胡思乱想了一会,看那齐仙子已经进入深度修炼,这才右手一翻,手出现一个储物戒指和一个储物袋。

    这些灵石虽然不能再引起他的惊讶,看着成堆的灵石心还是非常开心的。把里面的东西归置一下,手出现了一个玉简,任何时候他都对玉简特别感兴趣。

    不过等他把玉简里面的信息看完以后,眉头却皱了起来,没想到这事竟然牵扯到青月阁,似乎青月阁索要齐云福地七成的地盘,间肯定有些交易,却不是他现在能够了解的。

    这两位金丹强者来自岭西大陆的一个大家族,飞天山门,和齐仙子所在的齐云福地并称“齐云飞天”,都是岭西大陆传承数千年的大家族,这些姚泽没有离开岭西大陆时有所了解,没想到这交好万年的家族竟然反目成仇。

    随手收起了玉简,自己只是寻找晋风子一个人的麻烦,对青月阁自然不会有什么仇视,那里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师门所在。

    至于这些家族纠葛,他当然不会参与其,修真界本来讲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大家都默认的准则,他肯定不会以为自己真的是位天罚者,所到之处,四海升平。

    当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面,那些光怪陆离的影子在不停地晃动,齐仙子终于睁开了那对美眸。

    当她目光落在姚泽脸的时候,他很快感应到了,睁开眼对她微微一笑,“恢复好了?怎么离开这里,我们还要谋划一番。”

    那位齐仙子似乎对离开并不着急,而是双眼凝视着他,“你这些年到哪里去了?我们从那罗天冰原分开后,再也没有见到你。”

    姚泽摸了摸鼻子,说心里话,面对这些美女的时候,他都是头疼无,有时候他宁愿面对一位元婴大能,也没有面对这些女人麻烦。

    “我当年因为有些事,去了界北大陆一趟。”

    那位齐仙子当然对这些极不满意,连续追问之下,姚泽也把去界北的一些事,捡些有意思的说给她听,那位齐仙子这才放过了他。

    姚泽想了想,还是把那个玉简交给了她。

    齐仙子接过玉简时还很疑惑,当她看完里面的信息时,面色潮红,忍不住杏眼圆瞪,细牙紧咬。

    “原来都是青月阁在后面捣鬼,亏我们还一直对他感激不尽!”

    姚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所以地望着她。

    那齐仙子突然面色一白,“姚泽,你是青月阁的弟子,你不会……”

    他摆了摆手,“我都离开青月阁近百年了,到现在一次也没有回去过。”

    齐仙子明显松了口气,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诉说了一遍。

    本来飞天山门和齐云福地一直交好,相互扶持,几千年来都相安无事,没想到这次齐云福地发生变故,门内老祖竟然意外陨落了。

    这下子齐云福地等于是塌天了,老祖是一位元婴期的大能,本来至少还有五六百年的寿元,现在族内修为最高的是齐仙子的父亲,修为刚刚突破结丹期大圆满,要想再进一步,没有个二三百年是不可能的。

    现在家族实力等于是从等门派,降落到小门派,原本指望素来交好的飞天山门能够出手扶持一番,没想到那飞天山门趁机提出两家联姻。

    本来两家交好千年,联姻是很平常的事,可这位飞天山门的少主虽然修为稀松平常,靠药物堆出了结丹期初期修为,从不闭关修炼,偏偏喜欢采补之事。

    齐仙子本来不喜欢他,当时直接拒绝了。

    那飞天山门对千年的情义毫不在乎,开始处处紧逼,全面打压齐家,逼的齐家只好向青月阁求助。

    齐云福地和青月阁素有交往,那青月阁收到齐家求助,表现得非常热心,那位王掌门来过数次,对两家进行调解,齐家一直对这位王掌门心存感激。

    这次家族内也有人颇有怨言,认为是她拒绝了联姻才引来了祸端,齐仙子因为心情烦闷,来到这黑河森林里历练一番,没想到那飞天山门人一直盯着自己,刚进入黑河森林被他们伏击了,她自爆了家族秘宝,这才能够脱身,结果慌不择路,跑到这黑河森林深处,这才遇到了姚泽。

    讲真,姚泽本来对这些家族纷争一点兴趣都没有,只不过牵扯到青月阁,他也礼貌性地听了起来,不过等他听到竟然提到了那位王掌门,一下子来了兴致,双目闪动,显示其内心绝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这齐仙子现在是脸色通红,气愤难耐,“看来这件事根本是那位王掌门在后面操纵,密谋和飞天山门一起瓜分我们齐家。”

    姚泽一直沉默不语,最后才说道:“齐仙子,我们还是先考虑下怎么走出黑河森林吧。”

    齐仙子闻言,右手一翻,一盏小巧玲珑的彩灯出现在手,“出来时父亲让我带了家族宝物七彩灯,不但可以屏蔽神识,也可以遮住气息,用它我们应该可以直接飞出去。”

    姚泽一听,心大喜,再看这宝物,还没有巴掌大,却做的精致异常,那些骨架肯定是种妖兽的骨骼所制,连同那八面灯布也应该是种兽皮,都散发着莫名的气息,面绘制着无数的花纹,再配七种颜色,显得雍容华贵,气势不凡。

    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家族,竟有如此的宝物,本来他是打算潜入黑河游出去的,虽然相对安全些,不过这路程至少有万里,没有一二个月根本不可能走完的,而且还要消耗许多沙拐香。现在有了这宝物,只要运气不是太差,直接从一位化神大能头飞过,应该没有谁能够发现。

    两人没有再犹豫,姚泽右手一挥,一辆白玉般的小车浮现在半空,那位齐仙子似乎很是惊讶,她当然看出来这是件品法宝,这种飞行类法宝在修真界可是十分难得的。

    当两人并肩坐定,齐仙子对着手掌的彩灯轻轻一点,那彩灯蓦地光彩四射,直接把两人连同辚风车一起包裹住,辚风车瞬间消失在原地。

    黑河森林里面山势都较为低矮,有的山还没有森林里的树木高大,而出了黑河森林,那些高山峻岭非常的多了,本来岭西大陆是个多山多丘陵的地方。

    青月阁在黑河森林的北方一万余里,而齐云福地却在黑河森林的南方三万里左右,两人乘坐辚风车仅仅花了七天的时间,飞出了黑河森林,顺着山势一路向南。

    齐仙子对这个飞行法宝一直“啧啧”称,老祖在世的时候曾经带自己飞过一次,这飞车的速度和老祖似乎没有差别。

    终于出了那黑河森林,姚泽也是暗自长舒了一口气,那里面的强大气息太多了,如果没有齐仙子的那盏七彩灯,自己要安全地出来难度相当大。

    本来他是要准备去青月坊市的,看看能不能先联系到袁丘,那齐仙子却竭力邀请他前往齐云福地,还可怜兮兮地推算那飞天山门肯定不会放过她,让姚泽送佛送到西。

    姚泽想了想,决定跟她一起去也好,这时候不知道青月阁什么情况,如果冒然联系了袁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毕竟那晋风子可是掌门,经营了这么多年,势力早分布到各个角落。

    再说这齐云福地既然和那晋风子有瓜葛,自己是不是可以设计一番,把那个晋风子给引出青月阁。

    辚风车在空疾驶着,齐仙子显得很开心,巧笑倩兮,和姚泽聊着当年一起去那罗天冰原一起采摘冰晶通灵草,当时碰到那头五级妖兽笑面妖狐,两人狼狈地逃了出来。

    想起那些往事,姚泽也是一阵恍惚,那齐仙子还调皮地问他是不是打算回去再找那头笑面妖狐的麻烦,他不禁哑然失笑,刚想说话,眉头一动,似乎有所察觉。

    齐仙子在旁边一直留意着,见他面色有所变化,心一紧,“怎么啦?他们追来了?”

    姚泽摆了摆手,略一沉吟,“没事,遇到个熟人,我们去看看吧。”

    齐仙子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辚风车方向一转,朝右方激射而去。

    几息之后,一团白光停在了一处山坳处,原本正在对峙的两方人马都警觉地看了过来。

    一个头戴黑色斗篷的蓝衫修士和一位身着粉衣的绝色美女从那白光显露出身形,直接向众人走了过来。

    两方人显然都不认识,都以为是对方来了援手,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姚泽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来到一位身材偏瘦的年修士面前,那修士相貌棱角分明,也有着结丹期初期的修为。

    他见姚泽直接走过来,目露出一丝疑惑,这位道友如此打扮,倒有几分眼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不过他走南闯北,和无数人都打过交道,自然熟略之极,忙双手抱拳,“见过道友。”

    姚泽点点头,并没有倨傲,也抱拳回礼,“请问是长风商行的王东家吗?”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