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58章 空间裂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东漠历险

    第358章空间裂缝

    海水后面全是岩石,被这些海水无数年的冲刷,早就变的光滑如镜。

    他的神识在这些光滑的岩石上仔细地搜索着,距离坑底水面也越来越远,终于在他身形所在的上方三百丈的地方有了些发现。

    随着右手一挥,一丈方圆的一块岩石脱落下来,露出那些令他激动的东西,像无色的藤蔓缠绕其上,又似不存在的烟雾一般,在那岩石峭壁上婉转盘旋,如果不是刻意搜寻,根本无法发现这些东西的存在。

    姚泽站在那光滑的岩壁前,头顶上的海水全被身体外面的光罩挡着,看着眼前那些烟雾一般的东西,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

    天道果然神奇,万物都是千变万化,却有着相生相克的联系,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如果真的一家独大,整个世界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与那些典籍上记载的完全一样,这些附着在岩壁上烟雾一般的东西就是沙拐香,没人知道这种东西是如何形成的,也没有人用这种东西炼制什么,除了玉石,任何东西触摸到它都会让它消散于无形。

    在东漠大陆一般都是用玉盒包裹住,如果透过它放出神识,那些血幽蛰会退避三舍,可这些沙拐香比那冰块遇到阳光消散的还要快。

    他取出玉盒,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烟雾一般的东西刮到玉盒里,岩壁上果然露出琥珀色的大片玉石。

    这些玉石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肯定也是宝贵异常,姚泽并没有动其分毫,而是转身来到另外一面的岩壁前。

    剥开表面的那层玉石,又露出大片的烟雾般的存在,他连续装满了三个玉盒,这才停了下来,如果继续搜寻,肯定还能找到许多沙拐香,他可不想做涸泽而渔的事,连那些玉石都没有动就直接离开了。

    有这些沙拐香的存在,那些黾鱼自然不会跳出天坑,谁也不知道这些可怕的生灵如果被魔化后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站在坑地水面上方,手中托着一个玉盒,四周的六方旗依旧急速的盘旋着,身形开始徐徐地向下潜去。

    水面的灵气浓郁无比,即使混元培神诀运转不停,也无法阻止那些震耳欲聋的响声传入耳中,他只觉得气血阵阵沸腾,一阵阵无法抑制的头晕目眩,捧着玉盒的右手都开始摇摇欲坠。

    他猛地一咬舌尖,一阵巨疼传遍全身,头脑也清醒了一些,没有再做任何犹豫,身形直接落入水中。

    没有激起任何水花,整个身形都潜入了水中,那些巨响似乎被施展了魔法一般,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四周静悄悄的一片死寂,那些可怖的黾鱼果然如想象中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水不见任何流动,那些从天而降的海水似乎在这坑地直接消散一空,他没有在水里停留,直接向下潜去。

    四周幽黑的水没有任何流动的迹象,也看不到任何的生灵存在,除了那些浓郁的灵气,这水和幽海没有什么区别。

    金色的光罩包裹着全身,他不急不缓地向下潜着,如果自己不是修炼的五行大魔神通,这天坑底部倒是一处洞天福地,修行起来肯定一日千里。

    现在当然只能想想而已,如果自己冒然在这里吸收,肯定会五行不再平衡,爆体而亡。

    海水幽黑一片,他的神识并没有离体太远,谁知道会不会遇到血幽蛰那样的可怕存在,六方旗环绕在四周,倒把四周照耀的朦胧起来。

    时间在这种下潜中已经失去了概念,当他法力感觉有些枯竭时,连忙服下了一粒丹药,自己仅仅催动六方旗,法力就消耗的七七八八,那至少也要一二个月的时间,而四周的海水除了灵气稀薄了许多,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慢慢地他已经感觉不出自己是在下潜中,或者向前飞行着,甚至有时候他都以为自己在上升中。

    他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认准一个方向,不停地前进着。

    那些黾鱼一直没有现身,看到玉盒内还剩下不到一半的沙拐香,他有些心疼地收了起来,这种东西在外面很难见到,自己还是节省些吧。

    再后来他干脆把六方旗也收了起来,谁知道会在这水里待多久,本来丹药所剩不多,如果法力在这里消耗殆尽,那自己只能坐以待毙了。

    手中捧着一块发光石,身形不停地移动着,四周一片死寂,连自己移动的声音也没有一丝。

    他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放出神识看一下,现在四周的通道连二十丈都不到了,那些灵气已经感觉不到了,只是四周仍然没有任何生灵存在,依旧是幽黑一片。

    确切的时间已经无法计算,不过他可以肯定,自己入水至少已经有一年了,虽然消耗的法力无几,心中早就烦躁异常,自己不会一直这样漂到修真界的尽头吧?

    他自己都被这想法给吓住了,连忙运转混元培神诀,很快就镇定下来,虽然海水没什么变化,可是灵气没有一丝,连通道也从百丈变成二十丈不到,肯定是有些变化的。

    此时回头也不可能了,再回到那海境中自己也是无计可施,他振作起精神,再次放出神识,突然他面色一变,有狂喜,也有惊疑,前方一百里的地方竟然有一丝亮光,难道真的到了尽头?

    他没有被狂喜冲昏头脑,而是收敛起全身的气息,朝那光亮处潜去。

    一百里的距离很快就到了,离那光亮处愈近,他心中越发惊疑。

    光亮是从一个巨大的洞口发出的,那洞口有十丈大小,所有的海水都涌进了那洞中,依然是没有任何声音,处处都透着诡秘。

    他站在洞口不远的地方,看着那些海水不停地涌进去,脸色也有些阴沉不定起来。

    未知的地方总是让人望而生畏,他思索了一会,还是没有冒然行事,而是右手一拍青魔囊,那只小乌龟又出现在手心,自上次在天坑入口它就陷入沉睡,前不久才刚刚醒来。

    太玄转动着小眼睛,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很好奇。

    “太玄,我们还没有出去,你看前面有个洞口,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去?”

    “主人,你进入了那个可怕的地方?怎么脱身的?我推演出那地方至少有三处都是必死之局。”

    姚泽有些无语,看来不论个头大小,好奇是每个生灵的天性。

    “那个地方是很危险,不仅声音攻击灵魂,还有种可怕的鱼类,当时我也是蒙过来的……”

    还没有说完,他心中一动,太玄说有三处死局,现在已经算是过了两个,那第三个在哪里?

    太玄的小眼睛早就盯着那处光亮,“主人,这洞口应该是有惊无险,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危机还是很大。”

    姚泽没有再说话,而是看着那洞口,目光渐渐地坚定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回头的路,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他并没有收起太玄,反而放出六方旗围着自己急速旋转着,身形晃动,直接向那洞口潜去。

    似乎是穿过了一层薄薄的光幕,他只觉得眼前一晃,等他定下神来,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地方?”

    一片蒙蒙的空间,无数的巨石在空中漂浮着,那些海水竟形成一条巨大的河流,一直向前延伸着,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他感受下四周,没有任何灵气,也没有一丝魔气,那些巨石只是静静地漂浮着,那河流也看不出流动的痕迹,似乎一切都是死寂静止的。

    “这里难道是一处单独的空间?”

    他信步站在一块巨石之上,那巨石就像镶嵌在空中一样,纹丝不动。

    太玄此时也没有开口,不停转动的小眼睛显示出它的心中也是紧张异常。

    也许那河流就是指引自己的方向,虽然感觉不到它的流动,待在河里似乎也安全一些,自己毕竟和它一起来到这里的。

    他身形一动,就朝那河流中落去,让他奇怪的是,明明看到那河流距离自己不到十丈远,自己已经下落了十几息时间,竟然还没有落到河里。

    全身法力运转,下落的速度更快了,又是十几息的时间过去了,身形竟然还没有落进河水里。

    到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事透着古怪,等他停下身形,才发现距离那河流依旧是不到十丈的距离。

    他略微思索了一会,右手一挥,一道青虹直接朝河水激射而去,让他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那飞剑急速的向下飞行着,瞬间就离开自己百丈以上了,可是和那河流的距离始终是十丈的距离。

    “空间错位?”

    他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自己是顺着海水一起进入这洞口的,竟然来到了两个不同的空间,可偏偏还能看得见!

    这事实在透着诡异,他站在巨石之上,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躲开!”

    太玄一声尖锐的呼叫在他心底响起,他没有任何思索,直接向右闪开,与此同时,原本他站立的巨石却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了,似乎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巨石曾经出现过。

    “空间裂缝!”

    他浑身的汗毛都直立起来,如果不是对太玄极为信任,自己移动稍微慢上一息,结局就和那块巨石一模一样了。

    看来这里的空间极不稳定,站在这里也是等死,他没有犹豫,顺着河流的方向急速飞行起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和他刚脱离传送法阵时一样,在太玄不停地提醒下,姚泽转换着飞行方向,不过一直都是沿着那条看得见摸不着的河流前行。

    不知道是不是空间裂缝见的太多了,现在他对这些可怖存在已经不太害怕了,反而兴趣大增,结合着自己第二次觉醒的天赋“撕裂空间”,他竟然慢慢有些感悟。

    时间就这样在飞行、躲避、感悟中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间里飞行了近三年,虽然似乎还看不到尽头,对这空间的感悟却是一日千里。

    如果有人在旁边观察,肯定会惊讶万分,他最后根本就不需要太玄的提醒,自己瞬间就判断出哪里会出现空间裂缝,而且连元婴大能才能掌握的“瞬移”,也领悟的七七八八。

    以前对敌时利用自己的速度极快,对方看起来只留下一道残影,和那“瞬移”也有几分相似,不过终究不是瞬移,现在有了这份感悟,看来以后对敌时又多了几分把握。

    姚泽在这异空间挣扎的时候,界北大陆玄天府,那位罗尘宗老祖终于等来了一位气势不凡的老者,只见那人约有五旬开外,一身淡灰色的葛布长衫,修眉细目,五绺长须飘拂胸前,神态显得清奇高雅。

    “郭兄,你终于来了。”

    那位气势不凡的老者显然没有认出眼前这位面色憔悴的元婴修士是谁,听他喊“郭兄”,一时间有些疑惑,“道友是……”

    “郭兄,我是小王啊,罗尘宗的小王,您不记得了?”

    那位郭兄似乎恍然大悟一般,不过心中确实想不起来这罗尘宗的小王究竟是何人,“啊,小王道友,你这是……”

    “郭兄,有些话小弟想私下来和您说说。”

    这位郭兄眉头微皱,右手衣袖一挥,顿时四周空间一变,两人出现在一座密闭的静室内,“王道友,有什么事还请明言。”

    罗尘宗老祖面色不变,嘴皮微动,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他依然使用了传音法术。

    “郭兄,谋害坤少的凶手有线索了吗?”

    “什么!?道友知道?”

    这位神态清奇的太上长老终于不再高雅,脸色巨变,一把抓住了那位罗尘宗老祖。

    “郭兄,小弟既然来了,自然有话要说。”

    郭三绝终于沉静下来,自己追寻凶手至少几十年了,能够晋级元婴中期也和这份执着也有关联,他更不可能轻易放手了。

    “王道友,还请不吝赐教。”

    那罗尘宗老祖抻了抻衣衫,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前些年我在东漠大陆历练时,不巧看到了一辆飞车,当时就觉得面熟……”

    “辚风车!”

    郭三绝面色一变,忍不住叫了出来,那位罗尘宗老祖淡淡地接着道:“不错,当时小弟也存着这想法,不过上面坐着的一位修士却是小弟不愿意看到的……”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在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