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54章 空间壁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54章

    空间壁垒

    为了验证心所想,他又用手感应了一下,果然依旧是那堵“墙”。

    在刚才飞行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在长洲岛藏典洞里看到的那些传说,当时只是看了算了,以为那仅仅是个传说罢了,没想到居然一语成谶,传说竟变成了事实。

    在那些传说,这东漠大陆四周有一层空间壁垒,这壁垒怎么形成的,已经无从知道了,只是这些壁垒神识和肉眼无法看到,用手却能够触摸到。

    如果这真是那传说的空间壁垒,别说是他,是一位化神大能来了也只能干瞪眼。

    他面露苦笑,一些疑惑也很容易解开了,被这空间壁垒包裹着,这些魔气肯定无法外泄了,至于传说深入幽海五万里危机丛生,要么根本进不了,要么这空间壁垒属于单向壁垒,能进不能出的,而且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想想那些元婴大能进入这魔气纵横的地方却再也出不去,那肯定只剩下陨落一途。

    也许正南方向会有出路也说不定,他振作下精神,转头往来路疾驶,虽然心依旧非常忧虑,他还是强自压制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神贯注地参悟起“撕裂空间”,说不定自己的这个天赋本能能够撕开那个壁垒。

    两个多月的时间再次过去,他回到了魂魈渡劫的地方,海面依旧静悄悄的,连那些魔气也没有一丝波动,那些鬼王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许他以为自己的宠兽渡劫失败,对自己这样一个结丹期修士自然毫不在意了。

    他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继续向南飞行,这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同样的一幕发生了,当他再次被狠狠地撞开的时候,心的郁闷无以复加。

    又前后试验了几次,他不得不放弃了,这里肯定不是太玄所说的那线生机。

    让他怪的是,这片魔气之地有三十万里左右宽,一方距离东漠大陆五万余里,另外一方是什么地方?

    不过来回奔波了这么久,他也感觉有些疲惫了,转身又飞行了半个多月,感觉这里的魔气最为浓郁,他右手一挥,一艘狼形飞行舟直接漂在海面。

    他盘膝坐在飞行舟面,开始了这大半年来的第一次调息。

    两天以后,他睁开了双眼,随着那抹蓝色的精光闪过,他感觉自己的法力又精纯了许多,是不是自己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

    稍微感应下那座罗烟炉,里面的火苗依旧在闪烁,不过已经明亮了许多,也许在溺魂水的滋润下,这魂魈说不定还会有番造化,现在自己毫无头绪,干脆在这里等它恢复以后再做打算。

    打定了注意以后,他直接开始在这飞行舟闭目修炼起来。

    随着法力的运转,海面空的魔气开始有些骚动起来,很快这种波动慢慢地向外延伸,最后波及到了百里开外。

    整个海面方圆百里的魔气都在旋转着向间汇聚,而间那飞行舟所在的地方如同一个漏斗的底部,任那些无穷无尽的魔气涌过来,依旧无法填满这个漏斗。一时间整个海面空都变得暴躁无,所有的魔气都在呼啸着飞驰。

    星河殿是南疆大陆三大部落之一,据说他们的大祭司五百年前已经是位元婴大能了,早不问世事多年,虽然部落所有的事情都是长老们处理,可如果遇到重大难以决断之事,还要向大祭司汇报的。

    一位用白袍连头都裹住的身形在大殿内急速地走着,两边的侍女见了连忙过来施礼。

    “见过大长老。”

    这位大长老连头都没有抬,只是急匆匆地向里面走去。

    穿过数道厅廊,墙壁刻画着各种图案,有山川河流,也有飞禽异兽,最多的还是各族生灵,他们都对着方一个人头蛇身的妖物顶礼膜拜。

    来到后花园的一个角门处,他停了下来,双手翻动,竟一手各托着一块玉佩,把玉佩轻轻地在角门两侧一放,那角门本是普通的木头所制,竟突然发出蒙蒙地紫光。

    等紫光闪过,那道普通的木门轻轻一推向里打开了,那位大长老抬脚轻轻地走了进去。

    周围的空间一变,烟雾缭绕,远处的山峰若隐若现,竟然是一处独立的空间,从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可以看出这片空间绝对不小。

    这大长老抬起头,露出威严的面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些烟雾飞进了他的口鼻,然后那威严的脸露出享受的神色。

    这些烟雾竟然全是浓郁的灵气所聚,如果在这个洞天福地里修炼一年,自己也可以尝试冲击元婴了吧。

    当然这些想法也只能放在心里,这片洞天福地只有三位祭司和几位族内供奉才有资格进入,这是星河殿传延数万年的规矩了,如果不是因为有重大的事情禀报,他即使贵为大长老,也不敢踏入一步。

    收拾起情怀,大长老开始急速地向那座山峰飞去,两个时辰以后,他停在山峰的最高处,这里的烟雾已经可以滴成水了。

    “虞子山求见大祭司。”

    这位大长老对着一块大石头拜了下去,神色恭敬,如同面见一位君王。

    烟雾缭绕的山峰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这位大长老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把头伏在山石,这样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半个时辰以后,一道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何事?”

    那位大长老身体一紧,连忙恭敬地回道:“回大祭司,梵火深渊的妖潮又开始了,还请大祭司定夺。”

    又过了好大一会,那道疲惫的声音再次响起,“又过了百年,时间好快啊。”

    声音竟透着些许惆怅,大长老也不敢答话,只把头埋的更深了。

    “到时候三祭司会出手的,你安排人手的时候要注意,多召集一些部落外人手,毕竟二十年的鏖战,我们星河殿损失不能太多。”

    “是!”

    又等了半个时辰,那声音不再响起,大长老才拜礼起身离去。

    星河殿外,依旧是无数个白色帐篷林立着,不计其数的人群在这些帐篷里穿梭着,让人怪的是,这些人大多是修士,竟然还有部分凡人,这些凡人似乎对那些飞来飞去的修真者一点都不惊,显然早已习以为常了。

    一座巨大的帐篷内,那东方云已经恢复了女装,肌肤晶莹,更显得娇媚无限,对面坐着面带黑纱,婀娜多姿的狐惜惜。

    从当初的震惊与焦急,两女终于镇定下来,在这百草厅的一处密地里一边修炼,一边耐心等待。姚泽如果有机会,肯定会通过百草厅和她们联系的,不过二人心有事,修炼效果也是差强人意,最后还是东方云提出了建议。

    “姐姐,百草厅准备在这南疆大陆筹办一次拍卖会,我们去那边散散心吧。”

    “拍卖会?准备在哪里举办?我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啊。”

    “哎呀,姐姐,那姚泽现在肯定有事缠着了,我们不要再这样干等了,姐姐不是准备冲击元婴期吗?也许拍卖会会有些可以帮助姐姐的宝物,我们去吧。”

    狐惜惜一听也有些动心,“那拍卖会在哪里举行?”

    “祖荒教。”

    “啊?那里不是和星河殿敌对关系吗?我们去那里合适吗?”

    “姐姐,我们百草厅是做生意的,越有战争,我们的生意才会越好,有什么不合适的?”

    “也对,那我们还是给颜道友说好,一旦有姚泽的消息,尽快地通知我们。”

    “嘻嘻,姐姐,你这么想念姚泽,那小子知道吗?”

    虽然黑纱遮住了脸部,可是粉颈与额头已经潮红一片,狐惜惜似乎大羞,“哪有?我只是担心他的安全,还说我,你呢?说是闭关,那天不念叨几十遍,害的我想打坐也无法静心。”

    东方云脸色大红,似乎有些急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非常的普通,朋友间的关心不是很正常吗?”

    那狐惜惜有些捉狭地拉长了语调,“普通的朋友?还非常地普通……”

    东方云脸皮太嫩,自然挂不住,起身去抓她的衣服,“还说……”

    两女闹作一团,心情竟好了许多,决定一同前去拍卖会观摩一番。

    修炼无岁月,空间壁垒里面的幽海之,那些暴虐的魔气在三年后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紧闭了三年的眼睛也慢慢地睁开了,一道蓝色的电芒闪过漆黑的幽海,很快消失不见。

    他感受下体内澎湃的法力,心很是满意,这里的魔气浓郁度虽然和梵土魔冢无法相,不过也是极为浓郁了,连续修炼了三年接近了结丹期后期的顶峰,如果不是因为有事,他都想继续在这里修炼下去。

    神识扫过,方圆百里以外早围满了那些低级魂魈,那些朵朵火苗如同黑夜里面的星星,密密麻麻的,一年前他感应到了,不过似乎被他吸收魔气的气势所镇住,那些魂魈只敢留在百里以外观望。

    他也不去理会它们,心微动,那圆形的罗烟炉出现在身前,随着他右手一挥,那罗烟炉面的封印直接消除,一股庞大的气息慢慢地开始弥漫在幽海之,那些百里外的魂魈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