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40章 梵土魔冢(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40章梵土魔冢

    袁丘几人的心思,姚泽自然是无从察觉的,四年以后,当他心微动,再次睁开双眼,发现黑衣的修为已然迈入了金丹强者的行列,他知道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不过当他看到双角大王第一眼时,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只见他原本的修为已经恢复到大魔灵期了,现在却又掉到了魔灵期。

    “大王,你这是怎么啦?走火入魔了吗?”

    那位双角大王眼泪差点下来了,当然如果他有眼泪的话,几乎用全身力气吼叫着:“你才走火入魔!你全家都走火入魔!”

    姚泽吓得后退了一步,这位大王看来已经迷失了心智,不过他心有感应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些魔气都在翻滚着向间涌去,心有了丝明悟。

    黑衣一个人修炼动静都这么大,自己这肯定还要厉害,两人如果同时修炼,那这片空间……

    “大王,不要这样,我们不是朋友吗?”

    那大王有些气急败坏,“不行,本王受够了,你要抓紧时间给本王找到一个肉身,本王要早点离开你!不然再过几年本王修为会变成魔人!”

    姚泽有些无语,看来这位大王这些年快要崩溃了,和他相处这么多年,他也发现这些魔族人也和修真界一样,讲究弱肉强食,不过他们并不都是嗜杀成性的,如这位双角大王,除了喜欢自我吹嘘,倒没什么出格的事。

    “肉身?不知道大王需要什么样的才适合?”

    那双角大王一本正经地说道:“本王是什么身份?至少也得魔将以的才行。”

    姚泽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下打量了他一番,这货真的走火入魔烧坏了脑子?

    “大王,你真的这么认为?在下到哪里给你弄个元婴大能的肉身?那些大能摆摆手我也要有多远逃多远了。”

    那位双角大王也像被抽光了气一般,垂头丧气地不再言语。

    姚泽见状,嘴角微翘,“当然了,如果代价足够,在下也会冒一些险的,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那大王一下子来了精神,“当真?你说什么条件?本王只要有的,肯定会考虑一番的。”

    姚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大王又有什么宝贝呢?”

    “本王……”

    这双角大王一下子傻了眼,貌似他什么也没有。

    “大王还是有些宝物的,如那陨魂壤……”

    “成交!”那双角大王似乎怕他反悔,连忙一口答应了,不过也可以看出这位大王是如何迫切地想离开他了。

    姚泽心暗笑,这具体什么时候获取肉身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自然要等自己元婴以后,能够灭杀那些大能才行。

    “那大王先修炼一番,恢复实力再说吧,在下还要炼制些东西才行。”

    这次那双角大王修炼吸收的时候,没有再出现那圣气都绕开他的现象,不过从他那“咕咕”乱转的眼珠可以看出他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完全放心。

    姚泽不再理会他,径直来到空间的另一侧,直接盘膝坐下。

    出去之前,有几件事必须要先做好,如那乾坤伏魔圈,再如那黑白剪,还有两年前他感应到紫皇蜂后已经孵化完毕,千只三级二级的紫皇蜂都在青魔囊内盘旋着,自己也要给紫皇蜂后炼制那木莲浆了。

    打定主意后,他心一动,那魔幻珠漂浮在头顶,洒下的黑线把他四周一丈方圆都笼罩了,那些魔气自然无法进入丝毫。

    右手在身前一指,一个圆形小鼎“滴溜溜”旋转而出,很快变成三尺来高,矗立在身前,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响彻整个空间,一头浑身火焰缭绕的麒麟兽冲了出来,围着他飞快地转着。

    姚泽也是非常高兴,次对付那怪物时,自己和伏炎兽都是尽了最大的力量,才勉强把那妖物给炼化掉,最后伏炎兽也是消耗严重,直接陷入了沉睡,不久前才刚刚醒来。

    不过这样的战斗对伏炎兽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不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根本无法更进一步。

    等伏炎兽回到毕方鼎内,姚泽右手一挥,数个玉盒出现在他面前,同时一个三尺见方的花纹玉盆出现在地,里面堆满了金黄色的土壤,正是那来自仙界之物陨魂壤。

    他伸手抓了一些,感受到里面含有着磅礴的灵气,心很是激动。这宝物肯定异常宝贵,那冥王想要,连同修为双角大王还要高的魔界修士狂魔圣真人也看重这东西,现在自己也要用一些炼制那乾坤伏魔圈了。

    随手取出一个玉盒,把陨魂壤放置一些在玉盒之内,又打几道法印,这才收了起来。这玉盒是准备出去时交给那位冥王的,如果一点不给的话,那冥王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

    至于这玉盆肯定不行,看那面的古朴花纹,知道这东西也是件宝物,是不知道来自仙界还是魔界罢了。

    接着右手一翻,一块破旧玉简直接贴在眉心,用心看了起来。

    这玉简正是他在那困魔山诸葛雷手里得到的,“乾坤伏魔圈”,这是可以困住元婴大能的法阵,过去了这么多年,法阵的材料也终于凑齐了,现在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厉害,自然有了这法阵,自己保命的机会也大一些。

    把这玉简再三参悟,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他衣袖一挥,那些玉盒同时被打开了,看着玉盒内那些材料,他心一阵感慨。

    这法阵主要材料玄玉胎、陨魂壤以及地火幽魄根本是修真界即将绝迹之物,自己得到每一种都是历经了生死波折,还有那些辅助材料,自己也是得来不易,记得那两块晶核还是伏炎兽结丹时引来的火瑛兽所有。

    按照习惯,他还是把这些材料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这才左手一点,那块巴掌大小的灰褐色石块飞进毕方鼎内,从那面散发的阵阵威压可以感受到此物的非凡,正是得自佛音谷的玄玉胎。

    伏炎兽大口一张,一团火焰喷了出来,直接把那玄玉胎团团包裹住。他并没有向那毕方鼎注入法力,而是放出神识,随着那玄玉胎的形状变化而不停地用神识在面勾画着图案。

    按照玉简介绍,这个乾坤伏魔圈是以玄玉胎为“乾坤”,以陨魂壤为“媒介”,以地火幽魄为“魂”,再配以各种材料炼制到玄玉胎之,对敌时以依靠灵石维持运转。

    此法阵威力强大,不过对自己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所有的材料都需要用神识刻画图案,然后再融入那玄玉胎。

    不过三个时辰以后,当他把那块玄玉胎再次从毕方鼎内取出时,那种威压早散失不见,也不是灰褐色的石块了,而是一个六角形黑色轮盘,六个顶端各有一个凹槽。

    现在这法阵的雏形已经炼制完毕,下面该是把所有的材料按次序融入这轮盘,不过他神识虽然强大,还是运转混元培神诀开始恢复起来。

    整整一个月以后,那块轮盘漂浮在半空,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目光露出兴奋之色。

    这块黑色六角轮盘外观看没有任何变化,可他知道,这法阵的威力绝对非同小可,里面的每一寸地方都被他刻画了密密麻麻的图案,至于效果如何,只有等试验过才知道了。

    随着他心微动,那黑色轮盘在空忽大忽小,一时精光四射,一时又黯淡无光。

    两天以后,他双手捧着一把巨大的黑白两色的巨剪,心难以抑制的兴奋,这件极品法宝自己在结丹期期的时候竟然无法炼化,现在自己已经是结丹后期了,离那顶峰也不算太远,不知道能不能驾驭它。

    那对黑白双煞身散发出来的阵阵澎湃气息,让人感到有些窒息,这次他并没有立刻放到那毕方鼎内,而是放出神识,仔细地和它沟通着。

    次自己在狐族藏典洞,研究了许多兽皮符咒方面的玉简,是准备炼化那块远古麟兽的兽皮,结果圣祖在旁边轻飘飘地提醒一句,让他如醍醐灌顶般的清醒过来。

    对待这种异兽,特别是它们身的每一块材料面都是充满了高傲,如果想驱动它们,除非有绝对碾压的实力,否则还是用心沟通的好。

    这两条黑白双蛇身散发出来的阵阵威压,显示出它们有着高贵的血脉,而且被炼制成法宝时,至少也有七级以的实力,甚至八级都有可能,如果强行炼化,结局和次应该没什么区别。

    姚泽双手捧着这黑白剪,似乎入定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随着心情的变化而露出不同的神态,或兴奋,或悲伤,或喜悦,或同情,那些情绪也随着神识,把这黑白剪紧紧地包裹着。

    三天以后,他明显地感觉到手的黑白剪和原来有所不同,双手捧着的似乎不再是一件冷冰冰的法宝,而是一头有着自己灵智的妖兽。

    接下来的炼化倒显得简单之极,那些原本难以抵抗的威压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出现,等他把那黑白剪刻满了神识,然后再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的时候,那对黑白双蛇的四只小眼竟同时射出道道光芒,双剪随意扭动,似乎要活过来一般。

    姚泽的心极为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炼化极品法宝,和那些品法宝有着很大的差别,似乎极品法宝里面都含有强烈的意志,这些意志不能随意使之屈服,而是应该和它共鸣。

    有了这个经验,对于炼化那把圣邪剑他又多了几分把握,不过这把剑他是准备留给黑衣的,还是由他自己想办法吧。

    把这黑白剪收进体内温养起来,他又开始调息起来,那紫皇蜂后已经孵化完毕,急需那木莲浆修炼,不过这里魔气纵横,也无法放出那些遮云蔽日的紫皇蜂出来。

    又过了两天以后,他右手一翻,一个储物袋出现在身前,里面盛放的正是那冥王交给自己的木蝶粉。

    ……

    几天以后,他收起了魔幻珠,径直来到空间央,那黑衣姚泽眼睛也没有睁开,不过两人心意相通,不看也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他扔过去两个储物戒指,里面装着黑色衣物、灵石、圣邪剑、噬仙盾、两把飞剑法宝以及一些常用的法阵材料,还有那些魔焰草的种子,等以后黑衣姚泽修炼闲暇时,可以培育一番了。

    至于那噬仙盾,虽然这宝物他也非常需要,不过黑衣必须有件防御法宝才行,思索许久,他还是收回了噬仙盾面的神识,把它留给了黑衣。

    只是这黑衣到底什么时候离开,还是等他到了后期以后再说吧,这里的魔气虽然被自己吸收了不少,不过这里有着几万年的积累,其它地方的魔气要浓郁许多。

    在这里安全更没有问题,不但法阵难以破开,外面还有位大能在无偿“看守”,自然是闭关的绝佳之地。

    没有再犹豫,他转身来到那位双角大王身边。

    这段时间这位双角大王才算真正修炼吸收,听到姚泽提出要离开,他第一反应是摇头,绝不同意。

    “小子,本王心情很不好,这十年来本王修炼了这几天,你说现在……”

    “哎,小子,你想干什么?”

    “不……”

    姚泽根本不是来征求他的意见的,手一招把他收进了紫电锤,转身来到空间的边缘。

    那魂魈依然站在那里,这些年似乎一步都没有移动,不过那把月牙铲却背在了后面,也不知道这货有没有把它炼化。

    随即带着魂魈自己出了法阵,只是当他出现在那大厅之内时,那位冥王从座位慢慢站了起来,似乎是不敢置信的模样。

    “姚道友……”

    这十年来,他不止一次地深入那墙壁法阵前,试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还是无奈地放弃了,这位姚道友似乎凭空蒸发了一般,只是没想到今天他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姚泽微微一笑,右手一翻,捧出一个玉盒,“前辈,在下在那法阵里面遇到了一些麻烦,被困到现在才刚刚脱身,这是前辈所要的东西。”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