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28章 一路狂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28章

    一路狂奔

    姚泽面色苍白,在那爆炸声响起时,收起了宝物,掉头跑,心却一片苦涩。

    自己花费了如此的心思都没能灭杀此人,仅仅是伤了对方一条手臂,那人作为元婴大能,手臂很快可以复原,可以说自己布置了一番,无功而返。

    还有这魂魈,空有六级顶峰的实力,来回那几道风刃,如果不是挨打能力强劲,自己都嫌它是个累赘。

    那位元婴大能肯定不会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了,如果再面对决斗,那人肯定会施展雷霆手段灭杀自己,而自己的天魔解体法术最多还能支撑一个时辰,这次有些麻烦了。

    两人的速度都是电光石火一般,幽海空只能看到两道流星从天边滑过,那皂衣老者是越追越心惊,没想到自己已经使出全力的情况下,两者的距离还在不断的拉大。

    不过他可以肯定这小子应该使用了某种秘术,任何秘术都有时间限制的,自己只要跟着他行,心已经开始盘算着,抓住这小子以后,怎么炮制才能让自己心头通达,免得以后晋级时会有隐患。

    不得不说这修炼千年的怪物都有一套,很快姚泽有些着急了,虽然自己和那人的距离已经拉大到三百多丈了,可自己的天魔解体法术时间也快要到了。

    心急转,右手一挥,身前立刻悬浮着一辆白玉般的小车,正是自己已经魔祭好的品法宝辚风车,身形一动,直接出现在那小车至少,随着右手挥动,四块青色灵石直接飞入那四角的凹槽之内。

    一道白光亮起,那辚风车似道闪电一般,直接向前激射而出。

    经过这一耽搁,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百丈左右,不过这品法宝果真没有让姚泽失望,只凭借四块品灵石,那人再也无法拉近两者的距离。

    姚泽这才松了一口气,再次一拍青魔囊,那位面无表情的魂魈又出现在身旁,姚泽递给它一个储物袋,然后盘膝而坐,静等那虚弱期的到来。

    那皂衣老者早认出了那件辚风车,心又是一阵兴奋,还夹杂着愤怒,兴奋是因为这些宝物等会都是自己的了,愤怒却因为这小子肯定抢了那玄天府的那位坤少的宝物,到现在还逍遥自在。

    当年那坤少被灭杀,在界北大陆闹起了不小的风波,那位郭三绝似是一条疯狗一般,折腾了几年,一般的门派都知道这位元婴大能后人被灭杀,最后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现在这皂衣老者才发现那坤少和自己爱孙一样,都是折在这小子的手里,现在这辚风车出现,估计要不了多久,那位郭三绝会知道,自己要抢在他前面把这小子灭杀掉,所有的宝物都抢过来。

    不过他对这辚风车的大名可是早有所耳闻的,看来要追这小子还要费一番手脚才行。他直接踏飞剑,这样法力损耗会大幅度减少,然后全身法力运转,左手臂折断处一阵灵气萦绕,很快一个崭新的手臂再次出现。

    他甩了甩手臂,伸手向口扔了一颗丹药,身形似闪电一般向前激射而去。

    这是姚泽第三次施展天魔解体法术,很快那种虚弱感觉还是如约而至,那种经脉撕裂的疼痛瞬间充斥了全身,而境界修为也从金丹大圆满开始直降金丹后期、期、初期、筑基大圆满……直到筑基期才停下来。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尽管额头已经布满了密密的汗水,他还是端坐在辚风车之,脸色苍白,目光淡然。

    这虚弱期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在这两个月内可以说是最危险的时候。

    逃跑的路线他心已经有了计较,这位罗尘宗老祖既然能够知道自己经过这片海域,很有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从长洲岛离开的,自己要是直飞长洲岛有可能了埋伏,再说他肯定不会到别人那里寻求庇护。

    辚风车方向一转,直接朝幽海深处激射而去,那皂衣老者似乎早有所料,也跟着方向一转,两人的距离依旧是百丈左右。

    半个月后,两人已经离开大陆四万里路了,而姚泽依然头也不回地朝幽海更深处急进,后面的皂衣老者肯定也听说过这幽海的传说,自然心大急,不过目前的速度已经是他的极限,再快一些已经无法做到。

    如果那小子跑出幽黑五万里,自己到底追还是不追?此放手肯定是不可能,可如果追下去,自己有陨落此地的可能,不能因为那些宝物而枉送了性命。

    “小子,如果你愿意被老夫下了禁制,老夫可以发下心魔誓言,绝不会伤你性命。”

    姚泽正盘膝坐着,思索那颠倒乾坤锤法第二层,“六甲迷魂阵”,这第一层的“四幻阵”对付金丹强者还可以轻轻松松地应付了,对这位元婴大能明显时间太短,如果掌握了那六甲迷魂阵,那老家伙肯定不会轻松的出来,自己的兽皮雷击肯定无法躲避。

    突然心底传来这元婴大能的诱惑之音,他不禁洒然一笑,自己被下了禁制,还不如死了痛快。

    那皂衣老者见姚泽头也不回,忍不住又出言劝诫,“小子,要是不想被下禁制也可以,把你身的宝物留下来,老夫依然可以发下心魔誓言,绝不伤害你的性命。”

    姚泽干脆闭了六识,专心思索那颠倒乾坤锤法。

    又过了许久,那皂衣老者不耐起来,“小子,如果你不停下来,老夫发誓,直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生擒,拘出你的灵魂炙烤百年,让你尝尽世间酷刑还无法死去!”

    姚泽根本不知道这老者说的什么,只管低头赶路,终于那位罗尘宗老祖目露凶光,赤红的脸堂竟发出紫光,“好!小子,你到哪里,老夫追到哪里!”

    四天后,两人终于接近那五万里禁地,皂衣老者目光微缩,看着那辚风车直接向那禁地冲去,心不由得一紧,“这小子真的想自寻死路不成?”

    那所谓的五万里禁地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幽海之依旧是蒙蒙一片,那辚风车在那禁地前面直接一个转弯,继续向南激射而去,那皂衣老者心暗舒了一口气,毕竟那些未知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他心“腾”的又升起一团怒火,这小子看来早有算计,这不是明显地戏耍自己吗?

    姚泽自然没有心情管他生不生气,这幽海之妖兽逐渐多了起来,不过那些开启了心智的妖兽人类还要聪明许多,见到这一前一后两道遁光,根本不是它们可以招惹的,一个个连忙潜入深海之,好久都不敢露头。

    当然在这个禁地边缘,那些修士是一个都看不到的,两人在这安静的环境下赛跑,竟然没有受到一点干扰。

    魂魈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地站立在辚风车,除了按时更换灵石,什么也不做,有时候姚泽也有些纳闷,这货难道从来都不修炼吗?

    不过有它在身边,安全应该没有问题,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那种熟悉的法力再次回归到身,他压抑住心的兴奋,转头向那位罗尘宗老祖看去。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位元婴大能的速度没有任何的减缓,这近百丈的距离,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色已变成了紫红,看来这大能也不是传说那么可怕。

    他忍不住豪情大发,站起身形,挥手间收起了魂魈,连那辚风车也消失不见。

    皂衣老者见那小子突然间收起了辚风车,不禁心兴奋起来,看来这小子知道跑不掉了,似乎准备投降了,自己怎么折磨他呢?这还要思索一番。

    突然他嘴巴张大,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只见那小子身后突然飘起一道蓝影,然后那身形刚才还要快一线的速度激射而出。

    “这不可能……这小子真是结丹期修士吗?怎么速度这么恐怖?”

    如果刚开始那小子施展秘术逃跑,然后再利用辚风车和自己速度不相下,这些都可以接受,可是现在他明显没有施展秘术,还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这位罗尘宗老祖肯定是铁了心的想灭杀自己,这么干跑着也太浪费时间了,姚泽干脆一边逃跑,一边试验着那“鲲鹏九变”第五变,连同那本体第二次觉醒的“撕裂空间”都一起揣摩起来。

    那位皂衣老者很快发现了不同,那小子一会速度极快,瞬间拉开了十几丈的距离,他心大急,这样下去,自己只能越追越远了。

    可是几息之后,那小子速度又慢了下来,那十几丈的距离很快抹去了,他心又大喜起来,看来这小子已经是强弓之末了,自己马要追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位罗尘宗老祖慢慢地发现了端倪,似乎这小子在拿自己做实验,速度一会快,一会慢的,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少于百丈。

    这皂衣老者脸色更红,心充满了憋屈,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把这口气撒出来,此生别想再有寸进,修为永远只能停留在元婴初期了。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