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27章 元婴大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

    东漠历险

    第327章

    元婴大能

    回到长洲岛后,要准备和狐惜惜一起离开了,本来他想单独去那南疆的,狐惜惜需要出去历练一番,寻求突破,如果和一位结丹期大圆满修士同行,肯定能给自己许多帮助。

    身下经过一个小型的海岛,这在幽海之再普通不过了,他没有停留,从海岛一闪而过。

    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无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似乎一头洪荒巨兽从那海岛之站了起来。

    姚泽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那位鼪族老祖追来了?但气息不对,他想继续飞走,可是这距离也太近了。

    他回转身形,朝那海岛望去,一道皂色身形瞬间停留在他的身前。

    一个面色赤红的皂衣老者施施然站在那里,长髯飘洒,双手后背,目光凛然,丝毫不掩饰那庞大的气息。

    “元婴大能!”

    姚泽面色一紧,那气息如山岳般压迫过来,让他呼吸微微一滞。

    他长吸一口气,心很快镇定下来,心思急转,此人专门在这里等候自己,肯定是善者不来,只是不知道此人倒是为何而来,如何安然离开倒是要费一番周折。

    那皂衣老者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位传说的后起之秀,见他一表人才,在一位大能面前还能安然站立,特别是那双敏锐的目光,由疑惑而明亮,由明亮而疑惑,瞬息之间,似乎心已经转变了许多想法。

    姚泽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盯着这位前辈大能。

    “好好,我那爱孙死的不冤,他和你相,差距还是太明显了。”

    那老者似乎有些感慨,姚泽却有些莫名其妙,什么爱孙,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他了?

    见姚泽有些疑惑,那皂衣老者微微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怎么?忘记了罗尘宗?”

    “是你!?”

    姚泽目光微缩,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位元婴大能是谁了。

    自己在血魂坊市灭杀了一位什么少主,当时还跑掉了一位金丹强者,后来引出了那罗尘宗发布那什么悬赏令,不过自己对那悬赏令从来也没放在心。

    可能是碍于自己身后有位化神大能的师祖,那罗尘宗一直没有对自己直接出手,自己早忘记了此事,没想到这位元婴大能跑到东漠大陆追杀自己。

    看来那罗尘宗一直没有放过此事,对自己的行踪一直关注着,这位罗尘宗老祖亲身来此,看来是不会放过自己了。

    “前辈拦住在下,有没有想到后果?要知道当初之事在下也是无奈之举。”

    “哈哈,好一个无奈之举,难道我那爱孙活该死了?你知道老夫失去亲人是什么感受?还有那星药谷怎么啦?我既然准备出手,自然把那些后续之事想的一清二楚,是化神大能也无法知晓。”

    说真,姚泽并没有打算试图讲什么谁对谁错,更没有想过搬出来星药谷壮势,此人既然在这里等候自己,肯定早已计划周全了。

    只是自己需要时间去思考,怎么才能摆脱这位元婴大能的追杀,当然击败对手,甚至击杀,他压根不会做这样的梦。

    “在下遇到前辈,也算认命了,临死前能够让在下明白一些吗?不知道前辈是如何寻到在下的?”

    那皂衣老者见他如此,感觉十分受用,灭杀一个人远没有看他绝望而死舒爽,口忍不住“哈哈”笑道:“小子,这个你只有做个糊涂鬼了,不过可以提醒你一点,只要舍得花费灵石,自然有无数的人为我所用。”

    姚泽心渐渐地有了些方案,不过实施起来,还需要对方配合才行。

    “前辈,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如果在下死在这里,还请前辈把自己葬在陆地,在下可不想被这幽海里面的妖兽吞食果腹。”

    “哈哈……”

    皂衣老者显得十分高兴,“小子,这个愿望老夫可以满足你,不过你可不准自裁,那样太没有意思了。”

    既然已经想好了对策,他也懒得跟他再废话,右手一拍青魔囊,一道黑色身形直接矗立在他身前,骷髅脑袋一对小火花明灭不定。

    那皂衣老者目光微缩,明显吃了一惊,“魂魈!”

    姚泽也不搭话,头金光一闪,一顶金光闪闪的高冠出现在头顶,法力直接逆转,全身法力竟如潮水一般疯长起来,结丹期后期、大圆满,竟然无限接近元婴期修为,这才停了下来,不过那位皂衣老者却无法看出来。

    他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那魂魈,又看着姚泽戴了金冠,然后再祭出一把大锤,那大锤挂着风声,竟然在四周急速旋转起来。

    皂衣老者嘲弄地看着这一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是浮云,他只是身形微动,直接出现在姚泽面前,伸出右手,轻轻地穿过那道身形,赤红的脸刚闪过一丝微笑,突然面色一僵,那道身形竟慢慢地消散了。

    “残影!”

    他心一惊,背后传来一道强烈的空气波动,却是那魂魈直接出手了,两道风刃急速飞来。

    不远处姚泽的身形慢慢地显现出来,他双手一扬,数道黑影朝那老者激射而去,当然每道黑影都缠绕着若有若无的丝丝黑雾,这些飞剑法宝都需要神识控制,在这东漠大陆随意放出神识,无异于找死。

    那皂衣老者见姚泽不知死活地祭出如此多的法宝,不禁摇头叹息,还以为这小子是个人物,也不过是介莽夫罢了。

    他右手在身前一划,一道蒙蒙的青光直接出现在身前,那些飞剑和魂魈所发的风刃都被挡在了光幕外面,对付这些攻击,那元婴大能似乎是轻描淡写,没有费任何精力。

    姚泽当然没有认为这些飞剑可以伤害一位元婴大能,他也不是一味地去防御,自己施展这天魔解体法术时间可以维持两个时辰,自己可以在这点时间内寻找机会,给这位千里迢迢追杀自己的大能一个难忘的记忆。

    飞剑不停地在四周盘旋,那魂魈也悍不畏死地一次次冲去,这鬼物虽然攻击手段单一,如果不加理会,那些风刃打到身,也会割断手脚。

    皂衣老者心郁闷,这东漠大陆无法放出神识,很让他束手束脚,他可不敢跟这小子一般,明显这小子是破釜沉舟,拼死挣扎了,自己堂堂元婴大能,千金之躯,怎么会和他一般。

    即使不能祭出法宝,对付一位结丹期修士也不会有太多困难,他左手微微一动,幽海空一阵灵气波动,天空直接出现一个青色大手,那大手没有停留,直接向姚泽狠狠地抓去。

    姚泽刚想躲开身形,四周的空气似乎突然凝固一般,身形竟然无法移动分毫,原来这老者仗着法力高深,竟然控制了四周的灵气。

    眼看那大手要抓住了姚泽,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蓦地出现在他头顶,无数黑线飘然洒下,把那青色大手团团缠绕。

    那皂衣老者面露讥笑,想用法宝挡住一位元婴大能的灵气攻击,真是异想天开,只是他面笑容还没有散去,突然僵在了那里。

    只见遇到黑线的青色大手像雪遇到阳光一样慢慢地缩小了,最后竟有消散的趋势,皂衣老者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姚泽面色不变,心却暗自兴奋,这魔幻珠自从晋级到极品魔宝后,威力果然不同凡响,轻易地化解了一位元婴大能的攻击。

    不过他没有高兴太多,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可以用鸿沟来形容,克制了一次并不能说明自己可以无忧了。

    果然那皂衣老者脸色一变,目精光闪烁,右手在身前连续点动几下,那魔幻珠竟然晃动起来,似乎受到了攻击。

    姚泽还没来及反应,那青色大手在空一个盘旋,直接化为一杆长枪,瞬间来到他的面前。

    再躲闪依然来不及,头金光大盛,他右手握拳,直接向那枪头砸去。

    “轰……”

    一声巨响,整个幽海似乎刮过了一场飓风,数丈的海浪冲天而起,很快又俯冲下去,四周的灵气一阵暴动,连空间都似乎扭曲了一下,可见刚才的碰撞多么剧烈。

    姚泽脸色一白,很快恢复了正常,那位皂衣老者见到那灵气所化的长枪直接消散不见,忍不住愣了一下,实在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

    “小子,你……”

    这小子手肯定肯定戴了防御法宝,不过这小子身法宝真的不少,自己这位元婴大能还要多一些。

    他眼露出一丝火热,自己出手要小心一点,还有那个金冠,明显也是件防御宝物,那个圆珠更是了不得,竟然能使自己的灵气受损,这些等一会是自己的了。

    在他心想的正开心的时候,原本在四周来回旋转的大锤竟然直朝自己冲了过来,他只觉得眼前景物一换,似乎来到一处山林之。

    “锤阵!?”

    他大吃一惊,剑阵之类的听的多了,可还没有见过有使用锤阵的,不过他没有慌张,双手在身前结印,刚想出打出法决,异变突生,四周突然冒出滚滚黑雾,那些黑雾直接把自己的法力向下压制,同时黑雾里传出阵阵梵唱,似乎有一位得道的魔僧正张开森然的獠牙看着自己。

    “不好!”

    这皂衣老者只觉得脑袋阵阵晕眩,知道肯定是那小子在捣鬼,原来他一直在迷惑自己,现在终于开始亮出獠牙。他不禁暗自心惊,再也顾不其它,心念微动,一把利剑闪着寒光,直接向前刺去。

    这个机会是姚泽处心积虑地布置了许久,哪能让他轻易翻身,身形晃动,直接出现在那皂衣老者身后,心念微动,已经完全掌握的“戮神”毫无保留地刺了出去,同时一道蓝色的细针也瞬间发射出去。

    只听到那皂衣老者大叫一声,“啊……”身形一个踉跄,不禁魂飞魄散,没想到这小子手段如此之多,身形勉强侧翻,那利剑后发先至,直接刺在了疾驶而来的紫电锤。

    “哐”的一声,一道刺目的火花闪过,那紫电锤终于偏离了方向,在那皂衣老者身下一扫而过。

    “啊……”

    幽海空传来一阵刺耳的惨叫,那皂衣老者踉跄着身形,终于脱离了那片山林,也从那锤阵挣脱出来,一条左臂却齐肘而没,那柄飞剑围着他急速地转着。

    他使劲地甩了甩脑袋,很快清醒过来,用仅余的右手指着姚泽,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小子,你等着……啊,这是什么?”

    他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只看见姚泽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块兽皮,银色的毛发里夹杂着丝丝金色,散发出古老的气息,他只感觉阵阵凉气从后背往升腾。

    “不好!”

    皂衣老者再顾不放狠话,右手在身前连续点动,少了一只手明显慢了许多,只在身前布下一道防御光罩,同时两个玉简直接在身前浮起,发出刺目的光芒,最后一块椭圆形的古朴小镜直接放大,立在身前。

    他刚勉强做完这些,眼前只见那兽皮突然一阵电火花在急速跳跃,接着从遥远的九天之际传来滚滚雷声,那雷声瞬间来到身前。

    “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之后,幽海之刮起一阵巨大的风暴,四周的灵气似爆炸一般,呼啸着从海面掠过,直接激起百丈的巨浪,那些巨浪险些把那皂衣老者给盖住。

    那光罩没有任何声息地直接破开,玉简和小镜同时发出的巨响,也淹没在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借助那些爆炸之力,他狂吼一声,身形急速后退,右手不停地在身前画着圆圈。

    等巨浪退去,他才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那块古宝小镜竟然碎成无数碎片,正随着那巨浪向前涌去。

    “小子……”

    皂衣老者一声怒吼,脸色白了再红,再看那小子已经在百丈开外了。

    “想跑!?把你的灵魂留下来!”

    他这次真的暴怒了,没想到这小子一直没打算束手擒,自己不仅损失了一件宝贝,还差点陨落在此。

    身形晃动,瞬间消失在原地,这次他要活剐了这小子才能解除心头之恨。

    /html/book/42/42389/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