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22章 魔祭飞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东漠历险

    第322章魔祭飞车

    看着她直接消失在房间内,姚泽摇摇头,几粒丹药就这么兴奋,那以后自己晋级元婴后,可要天天吃这些东西,他想不出有什么激动的。

    门口探头探脑地露出了雀儿的小脑袋,姚泽招了招手,那雀儿捏着鼻子进了房间。

    “大哥哥,雀儿发现个秘密,那位漂亮的姐姐喜欢你。”

    姚泽明显愣了一下,不禁气乐了,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小不点,你知道什么是喜欢?”

    “当然知道,那位姐姐这几个时辰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你,如果她不喜欢你,谁会盯着你一直看?”

    姚泽一阵头疼,“停,这样的话以后不准说,特别是在那位姐姐面前,还有,你一个小丫头,更不能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别人要知道了,会为你感到害羞的。”

    雀儿扑扇着两只大眼睛,显然不明白害羞是什么意思,姚泽也不再管她,往嘴里扔粒丹药,直接开始调息起来。

    这次炼制魔元丹,虽然不是高级丹药,这第一次炼制,他是全力以赴,当然消耗也是巨大的。

    很快狐惜惜就回来了,面色兴奋,见姚泽在闭目调息,也不敢打扰,就在旁边静静地等待。

    雀儿在旁边小声地问道:“姐姐,什么是害羞?”

    “啊?”

    狐惜惜吓了一跳,以为雀儿在嘲讽她,忍不住俏脸微红,不过看她一副认真的模样,心中稍安,“雀儿太小了,等雀儿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雀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狐惜惜一阵心虚,右手一翻,两个玉瓶就出现在手中,“雀儿,这些甜果给你吧,还有,这些灵石你拿着,以后大哥哥要是太忙了,雀儿可以自己去买些甜果。”

    “姐姐真好!”

    雀儿大眼睛眨啊眨的,又小声说道:“以后姐姐的秘密我不会告诉大哥哥了。”

    “我的秘密?”

    狐惜惜明显一愣,“我有什么秘密?”

    雀儿也有些搞不懂了,“姐姐不是喜欢大哥哥吗?”

    “啊!”

    狐惜惜脸色苍白,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回头看了一眼姚泽,见他正专心调息着,这才松开了雀儿,俏脸又变得像块红布。

    “雀儿,这样的话以后不能再说了,知道吗?这就是害羞。”

    雀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过看到手里的灵石和玉瓶,很快心里就开心起来,大哥哥虽然给她许多甜果,灵石可没有给过她的。

    狐惜惜见雀儿终于不再说话,心中也松了口气,这小不点问的她心惊肉跳的,幸好姚泽没听见,不然她都无法待在这里了。

    两个时辰后,姚泽终于睁开了双眼,眼底闪过一道令人惊心动魄的蓝光,不过那蓝光只是一闪而没。

    狐惜惜直接递过来一个玉瓶,“姚泽,那魔元丹老祖极为满意,她留下了两粒,剩下的要我带给你,也许你以后能用的着。”

    姚泽也没有推脱,伸手接了过来。

    “惜惜,这里地火不错,我想在这里炼制些东西,你看……”

    “没事,我在这陪你。”

    姚泽回头看了眼雀儿,见她低头坐在地上,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心中有些奇怪,他哪里知道狐惜惜给了她许多丹药,吃了以后就想睡觉。

    他想了想,拿出自己的几件衣服,铺在地上,右手轻轻一挥,那雀儿就平躺在那些衣服上,很快鼾声微起,那太玄也靠在她身上,四脚朝天地迷糊过去。

    狐惜惜在旁边看着他如此心细,不由得目露异彩,“姚泽,这雀儿是怎么回事?她家人呢?”

    姚泽闻言一愣,心中踌躇了一会,决定暂时不能告诉她,这种事知道了对她是种负担,等自己能力足够了,自然不用再掩饰了。

    “她的事比较复杂,等以后我再告诉你。”

    狐惜惜也不再追问,只是有些疑惑地点点头。

    姚泽盘膝坐在那里,对雀儿的事也颇感头疼,那圣祖一眼就认出雀儿的身份,他并不担心,修士在渡劫之后可以与天地同寿,不用担心寿元的问题,他们所担心的是那一次次的天劫,自然对雀儿不会有觊觎之心。

    可那些渡劫之前,特别是元婴和化神那些大能都是要担心寿元的问题,如果在寿元来临之前不能晋级或飞升,结局只能是陨落一途,这雀儿在他们眼里就是生命,为了生命他们都愿意放弃一切的。

    他长舒了一口气,现在也没有好办法,只能小心躲藏了,把这些心思放在一边,右手一翻,一个黑色的破旧玉简就出现在手中,他把玉简贴在眉心,仔细地看了起来。

    在这玉简中提到利用魔气提高魔宝的品级,他以前已经魔祭了紫金菩提,连同那魔幻珠、噬仙盾还有神风羽、神风靴以及那金冠都魔祭了一番,这些宝物都有了质的飞跃,当时因为魔典水不足,只能停了下来,现在自然不用再担心魔典水的问题。

    这次他主要想炼化那辆辚风车,这可是逃命所用的宝贝,自然速度越快越好,只是这辚风车个头比那魔幻珠大了许多,如果像魔祭魔幻珠一般,自己的神识即使再庞大,也无法支撑下来,只能借助毕方鼎才行了。

    过了半响,随着他右手一点,身前立刻悬浮着一辆白玉般的小车,四角有四个带有凹槽的轮子,车上还有个小的青色顶棚,上面密密麻麻刻着无数的图案。

    旁边一直看着他的狐惜惜愣了一下,她从来也没见过这么精致的小车,只见原本矗立在石台上面的毕方鼎一下子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肚子特别大的圆鼎,姚泽左手一点,那辚风车直接消失不见。

    那伏炎兽也很兴奋,不等姚泽催动,张口就是一团火焰直接包裹了那辚风车,姚泽并没有轻举妄动,这时候放出魔气,自然会对伏炎兽有所伤害。

    他在等待,等辚风车通体变得晶莹剔透时,心中微动,那辚风车直接飞出了毕方鼎,却变成了巴掌大小,静静地躺在他的左手上。

    没有任何犹豫,法力稍一运转,一团黑雾就把那辚风车团团包裹,右手屈指一弹,一滴漆黑的液珠直接飞进了那团黑雾之中。

    他用神识紧紧地包裹住那团液珠,开始在那辚风车上不停地刻画着不同的图案,此时魔气纵横,自然不必担心那血幽蛰会来。

    等那团液体消耗完毕,右手又是一弹,又一滴漆黑的液体冲进了黑雾之中。

    旁边的狐惜惜对这些自然熟悉无比,他每次魔祭的时候,她都在旁边看着,不过第一次魔祭那串紫金菩提时最为吃力,他还差点晕了过去。

    最后那串紫金菩提还送给了自己,狐惜惜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菩提,心中一阵温暖。

    现在他的神识自然不能和死亡沙海时相提,非常轻松地就把这辚风车所有的地方都用那些魔典水刻画了三遍,等他散去黑雾的时候,手掌上一道白色的光芒在这房间里猛地散发出来,整个房间亮如白昼,两息之后,那些光芒散去,露出那白玉一般的小车。

    此时从外观上看这小车和原来没什么变化,不过如果此时驾驭起来,速度比原来至少要快上三成。

    不要以为这才区区三成,要知道原本辚风车速度已经极快了,加上这三成,和那元婴大能的速度也相差无几了。

    看着这飞车也晋级上品法宝,他心中很是兴奋,继续盘膝调息,准备魔祭那毕方鼎,突然那久未有动静的苍老声音又在他心底响起。

    “小子你很不错,本圣祖在大魔灵时期,甚至魔将时期都不如你,没想到你还通晓在圣界都已经失传的圣祭之法,如果圣界那些老家伙知道你竟然会圣祭,估计会把这个下界翻转过来抓你回去的。”

    姚泽心中一紧,“前辈说笑了,小子只会魔祭普通法宝,连jípǐn法宝都无法魔祭,那些大人物怎么会看在眼里。”

    那苍老的声音里含着一丝嘲弄,“你知道什么,只要把魔典水更换了,自然可以圣祭那些圣灵宝甚至圣器,小子先说好,等本圣祖恢复之后,你要帮本圣祖圣祭一件宝物,如果这件宝物晋级jípǐn圣器,本圣祖自然不用东躲西藏了。”

    姚泽想了想,连忙问道:“前辈,这里的地火您觉得如何?如果差不多,我们可以再向下潜,离那火源更近一些。”

    “哧,小子,你以为这禁制是这下界布置的?在这种地方待上数万年也别想炼掉一个。”

    姚泽这才死心,这地火的温度基本都差不多,只有品质纯正的些许差别,看来那南疆之行势在必行了。

    他也不再说话,那圣祖肯定不会把那魔祭灵宝的材料说出来的,自己现在知道这些也无用处,干脆继续调息。

    本来他对魔祭这种大型法宝一直心存疑虑的,现在的神识比原来增长不少,连那“戮神”都初步掌握了,还有这辚风车的魔祭成功,也给他莫大的信心。

    两天以后,他转头看了下雀儿,见她依然在呼呼呼,也就不再管她,对身旁的狐惜惜笑了笑,“这次准备魔祭这个毕方鼎,可能时间有些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