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318章 长洲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东漠历险

    不过这位掌柜面色可不敢有什么疑惑,忙躬身答应了。.org雅文吧

    他哪里知道,现在这位特别客卿负担可真的不轻,自己服用丹药像流水一般,紫皇蜂后也需要妖丹凝聚能量筑巢产卵,伏炎兽自然是喜欢魂丹,还有两个吃货在旁边等着,姚泽现在终于体会到师傅所说的养殖宠兽的艰辛了。

    还好三眼古魔和上法师连同魂魈不需要自己费神,不然自己就要崩溃了。

    长洲岛在逻迴谷的东面,离陆地有两万多里,从空中远远望去,只见一条黑线横陈在幽海之中,等离得近了,看到那岛上有一座高耸的石山,山上郁郁苍苍,生满树木,这在东漠大陆的地下世界倒非常罕见。

    三人停在那石山脚下,只见那海岛中间被一条蜿蜒的小溪分割开来,溪水缓缓流淌,清澈见底。果然如同狐惜惜所言,环境优美。

    那狐惜惜早就得到消息,直接出现在三人面前,依旧是一身藕色纱衫,头戴黑色面纱,一头金色的长发被一根银色发带束着,身后两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随着身形摆动,显得婀娜多姿。

    “姚泽……”

    声音平静,不过从那轻轻抖动的衣袖中,可以看出她的紧张心情。

    姚泽微微一笑,“惜惜,我们又见面了,来,我介绍下,这位是虺道友,雀儿。”

    那丹奴上前一步施礼道:“在下是主人的奴仆,见过狐族长。”

    “奴仆?”

    狐惜惜好看的烟眉微蹙,似乎很是惊讶,这可是位蛇人族的结丹期大圆满修士,怎么变成他的奴仆了?

    不过没容她细想,旁边的雀儿上前拉着她的手,“姐姐,你真漂亮。”

    姚泽在后面摸了摸鼻子,心中很是无语,这丫头学这些缛节也太快了,人家脸蒙着,愣说漂亮,这不是明显的言不由衷吗?

    不过狐惜惜显得十分高兴,“小妹妹,你也很漂亮,你的名字也好听。”

    几人正聊着,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小子,速速上来,老祖我正要找你算账!”

    姚泽愣了一下,右手直接摸着脑门,只觉得一阵头疼,对这位狐族老祖实在是无奈之极。

    旁边的狐惜惜烟眉动了一下,似乎有些笑意,不过黑纱遮面,倒看不真切,连忙领着众人向山顶飞去。

    长洲岛上狐族人数已经有数百位之多,不过身后有两尾的才只有三人,看来经过这次劫难,狐族实力已经和小势力一般了。

    狐族每位女子都是貌美如花,倒没有见到男子,联想到狐惜惜所说的,狐族男子不能修炼,看来那些男子有专门安置的地方。

    几人很快来到山顶大殿,门口有个巨大的白玉雕像,一只全身雪白如玉的貌美女子如同仙女下凡一般,正凝神远眺,身后却有九条巨大的尾巴。

    “九尾天狐!”

    姚泽只感觉嗓子发干,虽然明知道这是一具雕像,也被其巨大的气场震慑,不禁上前一步,恭敬地施礼。

    狐族大殿不是特别宽大,上面端坐着一位面容娇好,身姿妖娆动人的貌美女子,身后却有三条尾巴,正是夺舍重生的狐族老祖。

    只是他还没来及说话,那老祖一拍椅子扶手,美目圆瞪,“小子,这几年你躲哪里去了?本老祖正当用人之际,你倒好,直接消失不见,你对得起我家惜惜吗?”

    姚泽一阵无语,不过还是和丹奴一起上前施礼,那老祖依旧不依不饶,似乎对他怨念颇深,后面的雀儿也上前施礼,口中却清脆地叫道:“见过姐姐。”

    那老祖本来面色难看,突然听到有人喊她姐姐,猛然一愣,这都多少年了,上次有人这样喊她至少有六七百年前了。

    满脸的乌云瞬间消散,露出一副自认为可亲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温和了许多,“哎,这是谁家的小妹妹,这么懂事,来,到姐姐这里来,姐姐有好吃的。”

    姚泽身上的汗毛根根直立起来,转头看了狐惜惜一眼,虽然面容大部分被遮住,也能看出她在苦笑不已。

    那狐族老祖和雀儿两人在叽叽喳喳谈论不休,姚泽也不好直接离去,只好捏着鼻子在那里口观鼻、鼻观心的硬撑着。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两人似乎谈话告一段落,那老祖才想起姚泽来,面色又开始难看起来。

    “你小子,这些年干什么去了?我家惜惜为了你,这些年修为难以寸进,你小子倒是在外面风流快活……”

    “老祖!”

    旁边的狐惜惜一见老祖越说越远,忍不住叫出声来,露在外面的额头似乎连青筋都鼓了起来。

    那老祖一见,右手在空中一挥,“好好,老祖我不说,看你以后咋办。”

    狐惜惜右脚一跺,眼神扫过姚泽,见他只是摸着鼻子苦笑,心中忍不住一阵气苦,这人把自己面巾扯掉,竟然像没事人一般,真是气死人了。

    姚泽真的怕这位老祖胡搅蛮缠,本来他来这里就是有事相询的,见她终于停顿下来,连忙嘴皮微动,直接施展传音法术。

    那老祖也是一愣,难得地正色起来,嘴皮也是微微动了起来。

    “你小子打听那消化神识的宝物何用?难道有什么困难之事?”

    姚泽心中微凛,这位果然是修炼千年的妖精,自己刚开口,就能猜出个大概来。

    “老祖过滤了,小子只是受人之托,打听一二。”

    那老祖眉毛微皱,右手无意识地敲击着椅子扶手,沉思了一会,“好像有种宝物叫毕罗融神涎,老祖很久前在那些典籍中见过一次,当时只是好奇,这样,你跟惜惜一起去藏典洞翻一翻,也许会有所收获。”

    姚泽心中大喜,忙施礼后带着丹奴和惜惜一起出来了,那雀儿却留了下来,似乎两人谈的很投机。

    “姚泽,我先把虺道友安排下,然后我们再去那藏典洞吧。”

    姚泽自然没有意见,很快就有人把那丹奴领走,两人直接向山后走去。

    一路上狐惜惜不停地追问他这些年到哪里去了,姚泽就捡一些有趣的事给她讲述了一遍。

    说真的,他的讲故事水平真不咋地,不过狐惜惜听的也津津有味,特别是和丹奴打赌的时候,她也很紧张的样子,等到姚泽提及那上古遗迹的时候,狐惜惜竟然惊骇地叫了起来。

    “你怎么能去那里?那上古遗迹已经发现了上千年了,没有听说谁在里面得到宝物,倒是陨落的居多。”

    姚泽心中一阵苦笑,自己是得到点宝物,可也惹上了一件大麻烦。

    这狐族的藏典洞规模远超出他的想象,两个方圆数丈的山洞,竟然都是各种玉简,似乎这些玉简堆放的还较为混乱。

    狐惜惜有些不好意思,“这里本来没有这么多玉简,后来这长洲岛被那玉狐族占去了,他们把自己的玉简也搬到这里,等我们灭掉那玉狐族后,这些玉简都留了下来,族内人手较少,就一直没来及整理。”

    姚泽点点头,对玉简他一直有着特别的喜好,从里面他可以得到许多有用的东西。

    “我这次就顺便帮你们整理一下吧。”

    两人说干就干,狐惜惜先把大致区域划分好,两人抓起玉简,直接放在眉心,几息之后,随着手势一抖,那些玉简就像长了眼睛一般,直接朝自己应该呆的地方飞去。

    两人一边分类,又一边聊着,那狐惜惜把和玉狐族交战的事介绍了一遍。

    那百草厅果然是藏龙卧虎,决斗那天,直接来了五位元婴大能,二十位金丹强者,狐惜惜根本就没有插手,战斗已经结束了。

    玉狐族老祖被六位元婴大能围住,连瞬移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身死道消了。至于那位玉狐族族长,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特别好,决斗前一个月,那人竟然离开东漠,去神州大陆游历了。

    玉狐族族人全部被屠戮干净,只有那一位族长漏网,想来也翻不了浪花。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两人终于忙完了几千块玉简的分类,不禁相视一笑。

    那狐惜惜的面纱不知道何时已然拿掉,姚泽看到那一双流盼生光的大眼睛,娇艳似花的容颜,禁不住目光一阵恍惚,觉得自己所遇到的人儿,只有江源那个小尼姑可以和她相媲美了。

    狐惜惜眼波流转,腮边飞红,不过装作无事的样子,抬手挽了下发丝,白玉一般的皓腕上,那串紫金菩提栩栩光辉,随后又拍了拍小手,“好了,你想要什么样的东西,自己看吧,我可要休息一会了。”

    姚泽这才回过神来,也不觉得老脸发热,转头看向那些玉简,狐惜惜已经标注的很清楚,“丹药”、“符咒”、“功法”、“心得”、“传说”以及“炼器”等,只是炼器下面连一块玉简也没有。

    这里的玉简属“心得”最多,其次就是“传说”了,足有几百块,这次姚泽的目标就是那些“传说”。

    他盘膝坐在那些玉简前面,右手一招,一块玉简就飞到手中,然后直接贴在眉心,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些传说都是狐族和玉狐族的先贤之士在外面游历时的一些经历或者听到的一些传说,那老祖既然说这里面有那毕罗融神涎,自然要寻到才行。

    这位圣祖控制自己的就是通过这件催命索,如果把他附在这催命索上面的神识除掉,自己再离他远远的,自然小命就算保住了。

    他早就想好了以后的路,先帮他找到那火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把这头颅放下来,无论那圣祖把神识是不是收走,他都要把这催命索清理一遍,万一这位圣祖留一手,以自己的实力肯定无法察觉的,他可不想一直有人盯着自己。

    这些传说五花八门的都有,他看起来也是觉得非常有意思,旁边的狐惜惜坐在旁边也没有休息,只是手托着香腮,愣愣地望着他,脑子里也不知想些什么。

    姚泽在那里看了一天玉简,她就一直愣愣地看了一天,等姚泽伸了下腰肢,两人目光相对,那狐惜惜才醒悟过来,连忙转过头去,心如撞鹿。

    这些姚泽根本就不知道,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又把脑袋埋在那些玉简里,过了好大一会,那狐惜惜才偷偷地转过头来,见姚泽早就开始查看起来,真想拿起那些玉简,把他的脑袋砸几个包。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流逝,藏典洞里静悄悄的,两人也各自看各自的,等到了第三天,姚泽才“啊”的一声,似乎十分惊喜,一直看着他的狐惜惜却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紧张的小脸煞白。

    姚泽终于发现自己的失态,忙对着她摆摆手,“没什么,刚才看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狐惜惜连忙松了一口气,对他一惊一乍的相当无语。

    她当然不知道姚泽此时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个毕罗融神涎没有找到,却发现了一处火灵气特别浓郁之处,这地方对他来说却不是那么陌生。

    南疆!梵火深渊!

    在他第一次遇到修真妖兽双头蛟时,被其逼着进入那地下洞府,遇到了蜃火兽,那蜃火兽就自称来自这南疆梵火深渊。

    这份玉简也不知道是哪位先贤在南疆大陆游历时留下的,里面介绍说这梵火深渊里面有种梵天紫火,存于这深渊深处,呈现紫色火焰,威力无穷,相传有梵天煮海之能。

    传说自然无法分辨真假,不过自己曾经答应过那位蜃火兽去它老家看一看它的后人,这梵火深渊肯定是要去的,这次竟知晓那里存有梵天紫火,同时为了自己的小命,更要去南疆一趟了。

    他又把这玉简看了一遍,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不过对那毕罗融神涎也是非常急切,接着看余下的那些玉简。

    狐惜惜见他又开始埋头研究起来,这才稍作安心,坐在旁边,也继续专心“看”了起来。

    时间又开始缓缓流逝,关于传说的玉简越来越少,姚泽一直没有什么动作。

    这些传说还是关于九尾天狐的居多,无论是狐族或者玉狐族,对这位传说中的九尾天狐都是极力渲染之能事,这可是相当于仙尊、仙帝般的存在,在仙界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