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268章 沙海休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东漠历险

    第268章沙海休养

    姚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五丈开外有堆黄色的石头样的东西孤零零地矗立在那沙海里,那东西毫不起眼,外表看倒是像一块蘑菇。

    那狐惜惜非常兴奋,她自然知道这地炎菇对自己的种族意味着什么,扭动腰肢就要上前去采摘,突然姚泽高喊一声:“等一下!”

    狐惜惜一愣,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东西人族要了用处并不大。

    姚泽向她摆摆手,示意她后退一些,只是等她依言后退时,她的小口再也无法合拢。

    那地炎菇方圆一丈范围,出现一个小的漩涡,那漩涡无声无息,连同那株地炎菇,整片沙粒全部悄无声息地旋转着向下沉去,四周的沙粒很快移动过去,那里又变得平整如初,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狐惜惜吓得呼吸都停顿下来,刚才姚泽要不喊住她,估计她现在已经沉入那漩涡里,就算是一位元婴大能也无法挣脱那漩涡的吸力。

    姚泽冲她微微一笑,“走吧,那地炎菇肯定能帮你采摘到。”

    狐惜惜将信将疑,不过刚才的事已经说明了他的神奇,要知道,还没有修士能够在这死亡沙海里提前看出这漩涡产生。

    当第十天时,狐惜惜手捧着两株地炎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别人在这死亡沙海闯荡一年也不见得能找到一株,毕竟这里神识离体不过丈许,那些死亡漩涡随时可见,没想到自己运气爆棚,三天之内连得两株。

    有了这两株地炎菇,至少可以有两百族人提前开启心智,这对目前处于风雨飘摇的狐族有多么重要。

    两人又在沙海里走了五天,终于在一处低矮的沙丘上停了下来。

    “这里……”

    狐惜惜有些疑惑,她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不同。

    姚泽直接赏了太玄两颗饲灵丹,随手就收了起来。

    “我们就在这里闭关休整吧,估计那地狼人也找不到这里。”

    到了这里,狐惜惜自然不再担心那地狼人,只是这里安全吗?要知道那漩涡可是不在某个固定的地方才出现。

    她正暗自嘀咕的时候,姚泽已经放出两把飞剑,同时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很快就在这沙丘之上开辟了一个三丈方圆的洞府。

    等狐惜惜也进入这洞府,他随手一弹,一个紫色的身影直接趴伏在沙丘之上,一动也不动。然后双手不停,十几道黑影直接没入地面,随着法决的打出,那洞口竟然发出蒙蒙的黄光,很快消失不见。

    那狐惜惜早就见怪不怪,不过看到他拿出了一张玉床,她还是吃了一惊。

    “这人是什么意思?怎么用到床了?难道……”

    她站在那里,心如撞鹿,浑然忘了自己可是位金丹强者,眼前这位只有区区筑基期中期修为。

    姚泽早取出银丝蒲团坐在地上,心中暗自盘算,这虚弱期至少要一个月,自己这一个月做什么呢?

    很快他就觉得身后有些异样,回头看时,那位狐仙子依然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不禁有些疑惑,“怎么啦?你不需要休息?”

    那狐仙子这才回过神来,见他已经坐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热,不过看到他这么贴心,特意让自己坐在床上,又不禁有些感动。

    也许女人总容易被一些小事打动,她虽然闷头苦修了一百年,对于感情全是一片空白,她愣愣地盘膝坐在玉床之上,脑子里想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姚泽自然不去管她,右手一翻,就拿出了狐惜惜上次交给他的储物袋,神识略微一扫,就取出了几样东西。

    一根尺许长的绿色藤根,上面还有一些黑雾缭绕,这应该就是那碧罗魔藤了,只是这根藤够自己炼制至少三粒大千涅槃丹,看来这位狐仙子对自己还是很大方的,不过那传说中的丹方也不知道哪里能够得到。

    随即取出一个玉盒,小心地把这截碧罗魔藤放进玉盒,再打出几道法决,这才收了起来。

    然后从那储物袋里又取出一块三指见方的紫玉,他心中一片火热,这就是那狐族重宝青丘紫玉了。

    这玉虽然不大,里面似乎有种东西在里面流淌,紫玉上面布满了一些莫名的花纹,这可是天地所产的宝物,自己以后度过劫难可全靠它了。

    这宝贝虽然比那凤梧木要小上许多,效果却要好上数倍,自己这次东漠之行,就这一件宝物,就足够自己为之拼命了。

    储物袋里还有两块玉简,他拿出一块贴在眉心,这是那狐族传送法阵标注点,虽然那地方四周没什么参照物,对于修士来说,只要在地图上标注清楚,自然很容易找到,至于进入笼罩那座小岛的法阵,这里面也介绍的清清楚楚。

    这法阵自己也许只要利用一次就可以了,只要那陨魂壤顺利得到,这东漠大陆还是少来为妙,在这里神识不能随便外放,就使他感觉束手束脚的,做什么都不方便。

    另一个玉简就是这东漠大陆的地图了,上次她已经给过自己一块了,自己当时也没来及细看,不过这块玉简上面比那块又多标注了各大种族的势力范围。

    东漠大陆作为一个地下大陆,上方全部被沙漠覆盖,整个大陆的出口在四方八位一共有八个出口,每个出口都被先能用法阵遮挡住,每个东漠大陆出生妖修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外来的异族人都要凭借玉佩玉简之类的破开法阵才能通行。

    刚看到这些,他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却想不出是什么。闭目沉思了一会,才继续看这东漠大陆上势力分布。

    在这东漠大陆上,沙鼠人、蚁族人以及蜥蜴人是最多的,不过势力最大的却是巨驼人和蛇人,因为这两个种族都有着化神大能,看来在哪里,都是由最顶端的战力决定着势力地位。

    大陆的四周全部是无边无际的幽海,按方位称呼为南幽海、北幽海等,那些幽海里面也有妖兽,只是这些大陆上的人对那幽海讳莫如深,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二句。

    至于那狐惜惜所说的梵土魔冢倒是没有标注,看来这地方有可能不在东漠大陆。

    收起了玉简,他又小心地拿出了一块兽皮,银色的毛发里夹杂着丝丝金色,正是他和狼君无拼斗的时候,两块兽皮合二为一,成了现在的模样。

    兽皮上散发着古老的气息,那阵阵的威压比原来更加凌厉,他稍微放出一丝先天古兽的气息包裹着一缕神识,慢慢地向那兽皮探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上次那种画面竟没有出现。

    他低头看了一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玉床上的狐惜惜正呆呆地望着他。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现在修为虽然降至筑基期中期,神识也相应地减少一部分,不过催动一次兽皮应该还能够的。

    随着他心中一动,右手对身前沙地一指,兽皮突然一阵电火花在跳跃,接着从遥远的九天之际传来滚滚雷声,那雷声转眼间就来到身前,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之后,地面出现一个方圆丈许的大坑。

    身后传来一声尖叫,他连忙转头看去,那狐惜惜不知什么时候面纱已经不见了,翻起的黄沙差一点把玉床给埋了起来,难怪她失声惊叫。

    看着眼前深达数丈的大坑,姚泽也吓了一跳,他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兽皮威力这么大。

    只是当他回头看时,却被眼前的玉人惊呆了。

    一双水遮雾绕的大眼睛,流盼生光,小巧的嘴角微微上翘,颊边一对迷人的酒窝,若隐若现,脸上未施任何粉黛,却娇艳似花,再配上婀娜的身材,一头迷人的金色长发,全身都似烟霞轻笼,仙界的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那狐惜惜被他看的莫名其妙,下意识地摸了下脸,这才发现那块黑纱被刚才的爆炸冲击不知道哪里去了,忍不住又发出一声尖叫。

    尖叫声唤醒了姚泽,他难得地老脸一红,连忙站起来,右手一挥,那沙坑就恢复如初,再一个除尘术,把那玉床上的沙粒清除地干干净净,老实地坐在银丝蒲团之上,再不敢回头多看一眼了。

    那狐惜惜坐在那玉床之上,心中早乱成了一团。她从被确认为族内圣女开始,就按照族规由上任族长亲手给她戴上了面纱,后来狐族遭劫,她临危受命,担任族长一职,脸上的黑纱更不能随意拿掉,除了她的道侣才可以帮她摘下。

    这传统在狐族已经传承了万年,没想到这次竟然被眼前的小子给用雷炸掉了,更气人的是这小子像没事人一样,又开始摆弄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可是又能怎么办?狐惜惜这边心乱如麻,那边姚泽正满怀喜悦地看着这块兽皮,刚才随便激发一次,威力远超出预料,最让他欣喜的是这次激发消耗的神识还不足一成,这意味着他以后恢复后,可以激发个四五次也能承受了。

    不过每次消耗一成的神识,也算是十分巨大了,能不用还是尽量少用吧,再说那远古麟兽神秘异常,操控多了也容易出现异常。

    又满心欢喜地看了一会,才慎重地收了起来。然后双手又捣鼓了一会,最后手里捧着两个储物袋和四五个储物戒指,开始喜滋滋地一个个查看了起来。

    狐惜惜一直在旁边看着他,老祖自从在遭遇那位地狼人老祖时传音给她,指出那人只是元婴大能的身外化身,然后就一直沉睡不起,看来灵魂消耗已经非常严重,自己应该尽快地帮老祖找到肉身。

    狐族众人大都被地狼人奴役,自己怎么去找族人呢?现在又被眼前的小子摘掉了面纱,自己该怎么办呢\uf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