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262章 狐族老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三东漠历险

    第262章狐族老祖

    很快众修士发现了异常,一个个惊呼起来,“魔气!这里都是魔气!”

    “狐仙子!这是怎么回事?”

    “狐仙子不见了!”

    “有地狼人!”

    两位结丹期大圆满的地狼人直接和众修士交上了手,此时的狐仙子早就和姚泽深入到魔气深处了。

    听到远处隐隐传来的爆炸声,姚泽心中有气,忍不住嘴皮微动,“在下要不是和仙子合作,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只是个诱饵?”

    那位狐仙子默不作声,直接向里走,许久,一声幽幽的叹息在他心底响起,“当时妾身经历长洲岛惨剧,亲眼看到母亲与祖母都被打成碎末,姐妹们被那些地狼人*,那些无助的嘶喊惨叫,五十年来,只要闭上眼睛,全是这些撕心裂肺的记忆。为了报仇,别说是这些修士,就是妾身自己粉身碎骨,也是毫不犹豫。”

    姚泽不再说话,这狐仙子的心情他完全可以理解,当年大燕惨剧发生时,他恨不得毁掉整个世界,也许站在不同的角度,所看到的问题是不一样的。

    他转头看了下那位婀娜前行的狐不忘,也许她的名字就是想不忘仇恨,整个狐族的希望都落在她这个削瘦的肩上。

    这位狐仙子身上散发出一道光幕,显然正用法力抗拒这魔气的侵蚀,他伸手一点,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珠直接飞到头顶,洒下丝丝黑线,很快就把两人同时笼罩住。

    狐不忘感觉到异常,抬头看了眼那圆珠,又转头看了看姚泽,试着把那光罩撤掉,果然那些魔气都在黑线外盘旋,似乎无法冲过这些黑线。

    她这时候才心中大定,这位姚道友果然有些手段,如果在这魔气纵横之处保持着法力充沛,自然性命又多了分保障。

    两人都不再说话,姚泽向口中塞了颗丹药,这里虽然受到压制,神识也能看清周围几丈远的情况,至于洞口三位地狼人正忙着布置法阵,他也通过小紫皇蜂看的一清二楚。

    在这个神识不能外放的大陆,这些小紫皇蜂肯定能给自己带来想不到的惊喜。

    这个小山深处空间并不太大,很快二人就走到了尽头,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姚泽有些疑惑,嘴皮微动,“会不会贵族老祖已经脱身?”

    “不可能!如果老祖出来,肯定会联系我们。”

    当然还有种情况,他不好提出来,也可能这位老祖已经身死道消了,这些狐不忘也是明白,只是没有亲眼见到,她是不会死心的,毕竟老祖才是整个狐族的希望啊。

    两人在这附近搜索了一会,没有一点头绪,狐不忘心中大急,如果希望落空,她实在不知道狐族下一步该如何走。

    姚泽看她焦躁不安的样子,心中一动,“仙子稍微等待一下,在下还有个办法要试一试。”

    狐不忘一听,精神为之一振,就见他手中出现一个黑钵,很快从里面探头探脑地飘出来一个三眼鬼怪,眉心的那只竖眼,开阖间精光四射,正是那古魔。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古魔吸收魔气完全恢复后,竟然安静了许多,不再时刻地龇牙咧嘴地吼叫了。

    这古魔一见到这里全是魔气,一副十分兴奋的模样,大口地吞噬起来。

    那位狐仙子见到这样一个鬼怪,忍不住轻“啊”了一声,她实在想不出这是头什么鬼怪,还能吞噬魔气的样子。

    就见姚泽右手朝那鬼怪一指,那鬼怪中间的竖眼一阵闪烁,直接朝右侧飘去。

    两人跟着那古魔一路前行,很快那古魔就停在了一处石壁处,那石壁毫不起眼,狐仙子回头看了眼姚泽,心中有些疑惑。

    姚泽没有说话,挥手让那古魔闪到一边,右手轻轻地贴在那石壁之上,一阵蒙蒙的红光闪起,在这漆黑的空间里格外明显。

    “法阵!”

    狐仙子差一点惊呼出声,连忙捂住了嘴巴,心中一片苦涩,自己打听到了那笼罩小山的法阵,四处奔波,只是为了破解那处法阵,谁能想到这里面还有一个法阵?难道老祖就被困在这法阵里?难道自己真的要功亏一篑?

    正当她暗自着急之时,眼睛突然睁的老大,只见姚道友双手按在那法阵之上,那法阵越来越亮,然后他伸出食指对着那法阵中间轻轻一点,整片红光似流水一般退去,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法阵破了!?”

    狐仙子发现自己现在特别容易惊讶,这位姚道友给自己带来的惊奇太多了,不过她心中担忧老祖,闪身就钻了进去。

    姚泽抬头对着那魔幻珠一点,那魔幻珠直接散发出黑线,把整个洞口全部笼罩住,他听到狐仙子一声惊呼,连忙弯腰钻了进去。

    一个一丈方圆的小洞府,一件银白色的三角小旗漂在半空,上面绣着一个活灵活现的妖狐,身后却有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别的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这是……”

    狐仙子声音发颤,“这是本族重宝银狐旗,老祖肯定就在这里。”

    姚泽放出神识,什么也没有发现,还没来及说话,只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一道白色的烟雾从那银狐旗内冒了出来,那烟雾在空中一个盘旋,慢慢地凝结成一道模糊的身影,这身影有些透明,五官都无法分辨,不过有三条虚幻的尾巴在后面晃来晃去,前面小手还抱着一个储物戒指。

    他心中一紧,这身影虽然模糊,可是传来的威压丝毫不减,肯定是位大能无疑了。

    “老祖!”

    旁边的狐不忘惊喜地叫了起来,“老祖,您这是怎么啦?”

    “咯咯,小惜,你要是再晚来两年,估计老祖我就要兵解轮回了。这个小朋友是你道侣?不错不错,老祖我看出他的实力不弱。”

    姚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位老祖是不是多年来没人陪她说话,有点急不可待了。

    狐不忘瞟了姚泽一眼,跺了下脚,“老祖,别乱说,这位姚道友是我请来解救老祖的。”

    姚泽忙上前施礼,“小子姚泽,见过前辈。”

    狐不忘连忙问道:“老祖,您这是怎么啦?您的肉身呢?”

    那老祖的身影一阵晃动,似乎随时都会消散,“老祖我这样已经好久了,上次受伤之后,老祖见实在逃脱不了,只好躲到这阎戈岭的魔气之中,那些贼子不敢进来,老祖我也无法出去,谁知我的肉身在四十年前实在无法坚持,只好放弃了,还好这银狐旗里面自成空间,不过这也是苟延残喘罢了,这毕竟不是盛放魂体的宝物,再过两年就该消散一空了。”

    狐不忘大惊失色,忙紧张地问道:“老祖,这该怎么办?”

    那老祖似乎挺能看的开,“生死轮回本是正常之事,如果能出去找到肉身,自然可以重新修来,如果出不去,就进入轮回就是了。”

    那狐不忘似乎还想说什么,那老祖直接说道:“老祖我自然也担心狐族的安危,不过狐族能够在这世上生存,自然有它的道理,你能力不够,多想这些也无益,我走之后,你好好修炼,只要晋级三尾,自然可以重振狐族。”

    那狐不忘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充满了悲伤,老祖要不在了,自己想去冲击三尾谈何容易?狐族连生存的空间都没有,自己哪有心力去晋级?

    姚泽在旁边渐渐有些明白,心中一动,右手一翻,一个尺许高的玉瓶就出现在手心,上面刻满了莫名的图案。

    他还没来及说话,那老祖就“咦”的一声,“魂中天!好小子,你在哪里得到这件下品法宝?”

    狐不忘回头看去,见姚泽手中捧着个玉瓶,“姚道友,这是……”

    姚泽不慌不忙地说道:“原来这玉瓶叫魂中天,前辈既然认得,就应该知道这瓶子的作用,就送给前辈吧。”

    那狐不忘哪里还不明白,忙激动地对那老祖说道:“老祖,这魂中天对您有帮助吗?”

    “帮助可大了,看来老祖我一时半会也不会轮回了,小子,你拿出这宝物,是不是看上了我家小惜?老祖我可以做主把她许配给你,只是你以后要对我家小惜一心一意。”

    姚泽真的很无语,他使劲地揉了揉鼻子,这位老祖都这样了,还不忘女人的本色。

    那狐不忘黑纱遮面,看不到脸色变化,不过白皙的脖颈都变得通红,右脚猛跺,“老祖,你看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开玩笑。”

    “这有什么,老祖我没事,这小子这么热心,我们肯定要有所表示才行。”

    那狐不忘犹豫了一下,“老祖,有个事还没来及向您请示,那个青丘紫玉小惜做主送了一块给这位姚道友了。”

    “什么?哎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败家?那可是我们狐族传承万年的宝物,那些贼子就是打这青丘紫玉的主意,你怎么说送就送了呢?你把自己送给他多好!这样我们宝物也不会流失。”

    姚泽实在听不下去了,刚想转身离去,那位老祖口中发出“嘿嘿”的笑声,“小子,咱们打个商量,我家这小惜长的那是国色天香,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怎么样?考虑一下,老祖我做主把她许配给你了,现在就可以拜堂。”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