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225章 五剑盟会(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二界北故地

      第225章五剑盟会(二)

      从刚才的介绍中,他知道眼前这位老学究一般的修士是九阳剑宗的老祖,也有着结丹期中期的修为,稍微沉吟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道友见过在下?”

      “啊?”那老学究似乎很吃惊,引得旁边两位金丹强者都一起看了过来。

      那老学究也顾不上太多,忙抱拳说道:“那道友就是在那海岛大战上大展神威的姚道友了?那时候道友似乎还是筑基期吧?”

      旁边的两位这才吃惊地看着姚泽,他们并不了解那次海岛大战,不过让他们吃惊的是姚泽十年前还是筑基期修士,现在却是金丹强者了。

      姚泽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难道晋级金丹就很吃惊了?

      “末学后进,让道友见笑了。”

      那老学究认出了姚泽,似乎有点兴奋,忙向旁边两位金丹强者介绍起那次海岛大战的经过,貌似他好像当时就在星药谷的广场上观战。

      姚泽有些无语,没想到这都是些金丹强者了,还这么喜欢说三道四的。

      那两位金丹强者也开始对姚泽客气起来,虽然这位只是刚刚晋级,可这么年轻的结丹期修士,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

      姚泽当然不会倨傲无礼,随口和众人闲聊起来,突然他眉头一扬,转头对束手站立一侧的阳掌门说道:“有贵客上门,阳掌门速去迎接。”

      那阳掌门正听着开心,原来自己所请的前辈真是大有来历的,闻言一愣,却不敢质疑什么,忙口中答应着,直接出了大殿。

      另外三位金丹强者一时有些疑惑,相互看了一眼,那老学究试探着问道:“道友,真的有人向这里来吗?只有金道友没有到,难道是他来了?”

      “这位道友也是位金丹强者,不过身着青袍,正向这边赶来。”

      “那定是金道友无疑了,他最喜青袍,只是……”

      三位金丹强者都不再说话,目光交错了一会,似乎将信将疑的模样。

      又过了一会,似乎感应到什么,三人却猛地站了起来,“真的是金道友到了!”不过看向姚泽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这位姚道友竟然提前几十息就发现了那位金道友,这需要多强大的神识!

      姚泽也站了起来,面色倒是未变,“哦,真是金道友吗?那我们也去迎接一下吧。”

      一阵爽朗的大笑传来,“多了一位新朋友吗?金某来迟了,见谅见谅。”

      说话间进来一位身着青袍的修士,姚泽倒是第一次面对这位金剑门的老祖,只见这位金丹强者两眼神光慑人,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韵。

      那老学究忙着介绍一番,对姚泽提前发现了其行踪也重点说了出来。

      那金道友面露怀疑,不过看了姚泽一眼,点头赞叹道:“后生可畏。”

      姚泽面色不变,其余三位金丹强者都感觉到这位金道友似乎一点都不相信,一副倚老卖老的口气,场面一时冷清了下来。

      一旁站立的阳掌门见情况有些不妙,忙上前一步施礼道:“众位前辈,我们是不是该谋划一番了?”

      那金道友威严的说道:“准备怎么谋划?”

      那阳掌门面色一窘,一时被吓住了,偷偷看了姚泽一眼,见这位姚前辈面无表情,似乎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的模样,心中暗暗叫苦。

      原计划可不是这样的,谁知道这位金剑门的老祖竟似吃了火丹一样,处处咄咄逼人。

      不过这次如果认怂,那资源可就没有鹿剑门的事了,他暗咬牙关,“回前辈,当然是按照以前那样了。”

      “开玩笑,如果结丹期初期也和后期的实力一样,那倒可以像从前那样。”

      那阳掌门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提出一点异议,那位姚前辈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可如何是好?

      姚泽的心中暗笑,这位金剑门的老祖在门派里吃了个这么大的亏,肯定要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捞回来,不过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刚开始可是和那阳掌门说的很清楚,自己只负责露个脸,根本不可能替他们出头争什么资源的。

      那金道友见众人都不说话,那位姚道友似乎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中不免有气,一个刚刚晋级的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还装模作样地说提前发现了自己的踪迹。

      这次金剑门一定要拿到最大的利益,否则现在门派已经没有那灵脉支撑,肯定会逐年衰败,今天就算这小子倒霉,就拿他立威吧。

      “姚道友,你看这个分配方案怎么样?”

      姚泽一愣,自己都摆明态度,不会过问此事的,这老小子怎么盯着自己不放?

      “怎么?金道友有好的建议?”

      那金道友大手一挥,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修真界自然以实力说话,如果姚道友在金某人手下支撑一柱香的时间,鹿剑门自然可以和我们一起平分资源。”

      旁边三位金丹强者都没有说话,似乎地上突然多出了好多蚂蚁,都在那里低头认真数了起来。

      姚泽摸了摸鼻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那金道友,“金道友真的想好了?如果在下侥幸撑过了一柱香的时间……”

      “有几位道友作证,难道道友连一柱香的时间都无法支撑?”

      姚泽站起身来,抻了抻衣袖,“道友请。”

      当先向外面走去,那金道友面露得意,扫了众人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大家都出去后,那阳掌门面色煞白,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结局,这位姚前辈才只是结丹期初期,似乎还是刚晋级没有多久,那位金剑门的老祖都成名了近两百年,这差距也太明显了,这次不仅要失去大量的资源,还有可能伤害到姚前辈,那就等于得罪了这位金丹强者。

      现在的鹿剑门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如果再得罪一位金丹强者,那鹿剑门离灭门也不远了,不过还是等比试结束后再想办法补偿这位姚前辈吧。

      当这位阳掌门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殿门外的广场上时,两位金丹前辈已经站立半空相望了。

      那位金道友对眼前这个小子没有惊慌有些纳闷,难道他有什么依仗不成?很快他就不屑地撇撇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诡计都是笑谈。

      “道友出手吧,我的金剑一出,估计你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姚泽这次是彻底的无语了,他见过许多会装的,但像金道友这把年龄了还这么能装,他实在想不出这位金剑门老祖是怎么能在修真界生存这么久的。

      他也懒得说话,不过对付一位结丹期后期的强者,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张口就吐出了紫电锤,那紫电锤在空中迅速地变大,它并没有向下砸去,而是围着那金道友急速地旋转起来。

      那金道友既然这么自负,自然有他的绝活,一把金光闪闪的巨大宽剑直接出现在半空,还没有向下刺去,周围的空间就散发出凌厉的剑气,那些金丹强者还好些,五位掌门连呼吸都感到十分困难,几位筑基期修士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才稍微透了口气。

      姚泽自然是首当其冲感受到那金剑的剑气,不过他的面色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左手在身前虚握,空中自己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手掌,一把就向那金剑抓来。

      那金道友面露讥色,右手微微一摆,金剑就把那巨掌给打散了,不料那些黑雾并没有消失,一下子就把金剑包裹起来。

      金道友本来轻松的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能感觉自己与法宝的联系正在削弱,这黑雾有古怪!

      他刚想催动金剑冲出黑雾,不料一直在身周旋转的大锤突然发出“嗡嗡”的声音,那声音扰得他有些心烦,那大锤也直接向他的脑袋冲了过来。

      “雕虫小技!”

      金道友左手在胸前虚划,一团黄雾直接在身前出现,很快就化作一把金黄巨剑,直接向大锤劈下。

      只是他嘴角的讥色还没散去,突然间面色大变,那金剑马上要失去联系,这怎么可能?这金剑可是自己温养数百年的法宝!怎么可能要失去控制?

      他面色慌张,再不敢托大,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喷出,那金剑突然发出刺目的金光,猛地摆脱黑雾的纠缠,瞬间就飞回到金道友的手中。

      那金道友心中稍安,法宝没事就好,可是他面色更加难看起来,那把灵气化成的巨剑竟然没有追上那柄大锤,大锤打着旋就向他的脑袋砸下。

      手忙脚乱的连续祭出两个玉简挡在身前,最后还是靠手中的金剑堪堪抵住那柄大锤,金道友的脸色一白,显然已经用了全力。

      姚泽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位金道友,伸手就召回了紫电锤,头上的那团黑雾早就消散一空。好多杀手锏他并没有使出,自己已经挖空了人家的灵石,气急败坏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如果这位金道友还不识趣的话,他不介意送给他一个难忘教训的。

      一旁的三位金丹强者和几位掌门都目瞪口呆起来,谁也没想到这位金剑门的老祖会被全面压制,最后还口吐精血才把飞剑招了回来,这位真的是刚刚结丹不久吗?感觉他才是那结丹期后期强者,而金道友才刚刚结丹一样,这实在无法想象啊!

      (谢谢牧狼道友的鲜花支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