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215章 天鸠欲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二界北故地

      第215章天鸠欲魔

      他回头看了眼江源,江源面色古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她伸手在前面一划,姚泽忙前看去,那巨大的祭坛像块豆腐一样,直接被分成两半。

      姚泽吓了一跳,这暴力女身手太恐怖了,这祭坛虽然不知道什么材料所制,坚硬无比是肯定的,就这样被她随手就划开了。

      那些向外喷发的魔气并没有减少多少,姚泽走到那分开的祭坛前面,仔细地观察起来。

      江源突然嘴皮微动,姚泽心头立刻响起她那珠落玉盘的声音,“你有没有奇怪的感觉?我怎么感觉心惊肉跳的?”

      姚泽愣了一下,他倒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有着百圣伏魔法决,只要保持头脑清醒,他感觉不到什么心惊肉跳的。

      他耸耸肩,双手一摊,看着江源那奇怪的模样,又转身看着那巨大的祭坛。

      过了一会,他右手对那祭坛一指,那把黑光闪烁的魔剑似一道黑色闪电,直接劈在那祭坛之上,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那魔剑竟被那祭坛直接弹了起来。

      刚才江源随手劈开那祭坛的时候,他只是惊讶了一下,现在自己控制着这魔剑,竟然一点都没有反应,这暴力女得多大的力气,自己可是刚刚强化了肉体的,要不是曾经砸碎了那赤凰晶,他都要怀疑自己修炼的天罗魔决是不是假的。

      他随手收起了那魔剑,张口就吐出了那紫电锤,那紫电锤很快就变成磨盘大小,他双手握住那锤柄,口中一声暴喝,紫电锤直接就砸在那祭坛之上,那祭坛像块豆腐一样,四分五裂。

      姚泽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回头看了江源一眼,却发现这暴力女像看傻瓜一样看着他,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自己怎么会想起来和她比力气,这不是找抽的节奏吗?刚想说些什么,那碎在地上的祭坛突然传来一阵笑声,那笑声尖锐而凄厉,震人心弦,有点近乎恐怖的感觉。

      姚泽吓了一跳,赶紧退到江源面前,把她挡在了身后。

      他并没有发现那暴力女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那打碎的祭坛魔气散发的更加浓郁,很快在地上形成了一道身影,那身影慢慢地变得实质,等姚泽看清那身影时,禁不住目瞪口呆起来。

      一个他无法想象的怪物站在他们面前,那怪物生得浑身漆黑,两只眼睛有拳头大小,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头上生着一只尺许长的独角,那嘴就像一只巨大的铲子,上嘴短,下嘴长。身高近丈,遍体魔气缭绕,偏偏有一件细长的物事缠绕在腰间。

      姚泽有些狐疑,这魔头虽然看起来吓人,不过却没有那种恐怖的气息,连上次和元霜他们见到三眼古魔的时候,那危险的气息都比这强烈,难道这厮收敛了气息?

      他回头看了眼江源,从她的目光里也看出了疑惑,似乎她也感觉到眼前的魔头比想象中要弱了不少,难道是上次那元婴修士临死前已经重创了它?

      那魔头一对巨眼似有异光闪过,盯着二人,应该说盯着江源,嘴里流着涎液,口中发出“桀桀”的笑声。

      江源心中有股莫名的恐惧,往姚泽身后躲了躲,这种感觉她从来也未曾有过,这魔头明明实力不强,自己为什么会有些惧怕?

      姚泽有些不耐,右手一指,那紫电锤瞬间就砸向了那魔头,令他无法置信的是那魔头竟然像烟雾一样消散了,然后在不远处又凝聚起来,口中依旧“桀桀”地笑着,似乎它本身就是一种烟雾形成的。

      旁边的江源很快就发现了原委,“这魔头只是一道神念所化,只要多灭它几次,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姚泽心中一动,神念所化,怎么能伤到一位元婴大能的?不过他们二人都没有发觉,那魔头的一双巨眼也是疑惑丛生的样子,这两位人类修士进入这洞府这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点事?上次那位人类修士实力很强大,也只是在这里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

      它当然不知道,这江源经年埋头苦修,再加上法力高深,对它所散布的魔气自是毫无体味,那姚泽更是怪胎,灵魂强大无比,混元培神诀一直运转不停,对他魔气的侵蚀自然抵抗力非常。

      姚泽听了那江源提醒,右手一指那紫电锤,直接向那魔头砸去,那魔头果然又在不远处重新凝结身体,口中的笑声依旧尖锐。

      江源也不知道怎么了,对这魔头从内心深处恐惧,她站在姚泽身后,紧紧地抓住他的长衫,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她的情况姚泽自然很清楚,他只是有些奇怪,这魔头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是因为丑的吓人?不过被连续几次砸灭之后,那魔头开始躲闪起来。

      姚泽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左手一拍储物袋,一杆三角魂幡就漂浮在身前,里面传来阵阵兴奋的吼叫声,那龇牙咧嘴的三眼古魔直接飘了出来。

      那魔头似乎非常吃惊,大嘴开阖间,唧唧喳喳叫了起来,似乎呵斥着什么。姚泽通过那三眼古魔了解了一些,似乎那魔头叫什么天鸠欲魔,在魔界应该比三眼古魔地位高高出许多。

      姚泽哪里管它什么欲魔,左手一指,那魂幡连同着古魔就扑了上去。

      那魔头一边乱叫,一边躲闪,又被姚泽抽冷子用紫电锤给灭掉两次,那古魔的身体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他精神为之一振,这法子果然有效,回头想对江源说些什么,却发现江源满面通红,身形已经摇摇欲坠,连站着似乎都不太稳了。

      他大吃一惊,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这江源比自己厉害的多了,怎么会支撑不住了呢?

      他哪里知道这天鸠欲魔的厉害,这天鸠欲魔在魔界可是鼎鼎有名的一位圣祖存在,它散发的魔气,不是去伤害修士,而是去勾起生灵的原始欲望,特别是修士境界越高深,那些欲望埋藏的就越深,但是一旦被引爆,那些欲望如同潮水一般,挡是无法挡住的。

      在仙魔大战时,那些仙人稍不注意也要被诱惑,试想下哪个生灵会没有欲望?只要有一丝欲望被勾起,最后只能被其操控。

      江源自仗着法力高深,却不知这天鸠欲魔擅长的不是攻击,而是引诱,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

      当然那些欲望如果不加以引导,结果自然是沉迷幻觉,走火入魔,最后肯定是爆体而亡,那血魂山庄的元婴大能就是这样爆体而亡的,根本就不需要天鸠欲魔动手。

      姚泽也是因为混元培神诀的关系,才能对那些欲念稍微压制,那江源哪里能知道这些,被那天鸠欲魔侵蚀得神智都有些恍惚,不过凭着多年的苦修,还能守住那份清明,不过此时已没有了动手能力。

      江源已经无法站立,紧紧地抱着姚泽才勉强站直,她哪里会想到会有今天这种局面,姚泽身上的男子气息更让她不知所措,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劫难?

      姚泽见到江源这样,以为她遭了那魔头的暗算,不禁怒火难抑,右手虚握,半空中出现个巨大的黑色手掌,直接向那魔头抓去。

      那魔头的神念在这山洞内避无可避,干脆化作一股魔气直接向二人扑来。姚泽哪里会在意这些魔气,稍微运转那百圣伏魔法决,那些魔气就化为精纯的真元。

      不料这次真元好似滚热的油锅内飞溅了几滴水,整个油锅都沸腾起来,那混元培神诀再也无法压制,那些从未有过的滋味涌上心头,他反手就搂住了那江源纤细的腰肢。

      姚泽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香艳的梦,梦中的人儿轻歌曼舞,如梦如幻,撩人绮念,那股淡淡的幽香,如同水面的涟漪悄然飘散。

      他觉得那女子十分面熟,美中带媚,娇中带俏,连她在自己耳边的呢喃也是那么清脆悦耳,“便宜你这小子了。”

      绝世的美丽容色,星目转动间的媚态,幻化出一副惊心动魄的妖艳画面……

      他看着那女子好似元霜,又觉得不是,那晶莹如玉的肌肤倒像江源,不过那些柔靡的声音很快让他彻底忘记了眼前这人儿到底是谁。

      离修真界不知道多远的一处空间内,漫天的魔气弥漫着,天空永远都是血红色的,一处巨大坊宫殿内,一位头上生着独角,浑身漆黑的巨大魔神正拥着数位妖艳的魔女嬉戏着,那缠绕在腰间的细长物事一直在不停地蠕动。

      突然那魔神站立起来,挥手就把怀里的那些魔女拍成碎末,巨大的铲嘴嘶吼起来,“是谁?是谁把本圣祖的神念给灭掉了?本圣祖不会就此罢休的!”

      山洞内那古魔张开大嘴,不知疲倦的吸食着那些魔气,山洞外那海岛上依然是魔气纵横,不过那笼罩着海岛大阵外面的灵气开始躁动起来。

      这海岛远离大陆不知道有多远,修士从来也不会到这里来的,如果有人在这附近,会发现这里方圆近千里的灵气都开始暴躁起来,它们纷纷向这海岛上空集结,似乎这海岛里有着莫大的引力。

      (特别感谢周唐中道友的大把玫瑰,道友的支持就是马贼坚持下去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