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176章 药魂师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二界北故地

      第176章药魂师祖

      那灵童来到这山顶,似乎又恢复了孩子模样,蹦蹦跳跳地就进了中间那个木屋,口中还大呼小叫着,“师傅,你真坏,看着我受困,也不闻不问,我要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

      姚泽摸着鼻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跟着进去。

      一道平和的声音响起,“你这丫头,没有去救你,你就诅咒师傅早点死,有你这样的徒弟吗?”

      那灵童直接忽略了那道声音,“师傅,知道我带谁来了吗?你不是一直要亲眼看看的吗?哎,小子,快点进来,见过师祖。”

      姚泽不敢怠慢,忙抢前一步,进了木屋,也不敢乱瞧,俯身就要施礼,却怎么也拜不下去,身前似乎有堵墙挡着自己。

      旁边的灵童满脸的不乐意,“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自己修为高是不是?”

      姚泽突然感觉那堵墙消失不见,耳边传来一阵“啧啧”的声音。

      “你叫姚泽是吧,灵儿和我提过多次了,不过你是五灵根,这体质你能修到筑基期大圆满也算是奇迹了,不过要想做我的徒孙,这可远远不够。”

      姚泽不知道如何应答,只好抬起头来,看着这位站在修真界顶端的人物,只见此人看上去三旬左右,身高比常人要高出两头,身着青色长袍,长方脸,颏下微须,手脚比一般人粗大好些,双目如电,虽然感觉不到丝毫的法力波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旁边的灵童见师傅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撅着嘴说道:“五灵根怎么了?谁说五灵根就不能修炼了?师傅你既然看不起我这个徒弟,那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那药魂对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是无可奈何,不过让他随便就收一位徒孙,肯定是不可能的,听说要打赌,他目光一闪,“就你鬼点子多,怎么个赌法?”

      “师傅,你不是看不起我这徒弟是五灵根吗?这样好了,你把修为压到筑基期大圆满,嗯,算了,让你见识一下,开开眼,省的天天呆在屋里坐井观天,你把修为压制到结丹期初期,然后和我的徒弟比试一番,如果你输了,就得认这个徒孙,如果他输了,我以后再也不提此事了,怎么样?敢赌吗?”

      那药魂双目一翻,似乎有一股实质的电芒闪过,“此话当真?”

      那灵童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那药魂又看了看姚泽,“小子,你怎么说?”

      “全凭前辈做主。”

      “嗯,”那药魂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吧,我把修为压制到筑基期大圆满,和你一样,免得有人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在我手里支撑一柱香的时间,我就认你做个记名的徒孙。”

      姚泽摸了摸鼻子,还没来及说话,旁边的灵童不干了,“什么记名徒孙,哪有这样的?不敢打赌就算了。”

      “做我徒孙,不仅仅是修为要过关,最重要的是炼丹,你难道忘了我的名号?”

      那灵童闻言精神一振,“好,比试分两场,先比修为,再比炼丹,让你心服口服。”

      姚泽有些无语,这师祖没拜成,先要动手打一架,这算哪门子拜师啊?不过能和一位化神大能过招,自然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三人来到木屋外,那药魂伸手在身前一划,空间就出现一道口子,“我要先找找有什么趁手的宝贝吗?”

      划拉了半天才拿出一把飞剑和一个圆形的小鼎,那小鼎三足两耳,鼎身布满了精致的纹饰,鼎盖上有只独脚仙鸟似乎准备展翅高飞,整个鼎充满了古朴大气,应该不是凡物。

      那药魂在当中一站,冲他一招手,“来吧小子,我是不会留手的。”

      姚泽摸了摸鼻子,这真动起手来,压力还是挺大的。

      那药魂见他犹豫中,也不客气,右手一指,一道飞虹直接奔姚泽而去。

      一旁的灵童有些急了,“小子,你要是输了,我不会饶过你的!”

      姚泽见那药魂真的打了过来,也不再犹豫,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原地。

      那药魂赞了一句“好小子!”那个圆形的小鼎“滴溜溜”围着自己转了起来,右手一指,那道飞虹直接向身后刺来。

      旁边观战的灵童大声叫道:“师傅,注意控制你的神识!”

      药魂一滞,险些气晕过去,这丫头似乎不信任一位化神大能,也不理她,专心致志地和姚泽周旋。

      连续移动了两次,姚泽一直没有出手,不等旁边的灵童喊叫,那药魂就冷冷的开口道:“小子,再不动手,是不是看不起老夫?”

      姚泽心一横,右手一指,一道三角小旗直接出现在半空,还没有完全展开,里面就传来一阵吼叫声。

      那药魂喊了一声“好家伙!”指挥着飞剑就迎了上去。

      既然出手了,姚泽也慢慢地放开了,衣袖一挥,也是一道飞虹飞了出去,张口一吐,一把紫红的小锤打着旋直接飞了出去,瞬间就变的磨盘大小。

      那药魂眼睛一亮,忍不住又赞了一声“好小子!”指挥着小鼎就迎了上去。

      姚泽身形晃动,又消失不见,药魂的神情也严肃起来,这小子的速度还真是快,快的连自己的神识都无法锁定他,当然这只是他把神识也压制到筑基期的原因,如果不压制,这种境界的威压也能压的那小子爬在地上,无法动弹。

      小鼎和紫电锤直接碰到了一起,出乎那药魂的意料,小鼎竟失去控制,直接打着旋斜着飞了出去,姚泽鬼魅般的身形就出现在那小鼎的旁边,双手环球,口中大喝一声,连续几个法决打出,那小鼎就消失不见。

      药魂闪身躲过了飞剑,却感应不到小鼎,不由得傻了眼,看来这小鼎被那小子给收走了,没有了宝贝还打什么打,旁边的灵童高兴的小手拍的通红,连声叫好。

      姚泽见那药魂停了下来,忙过来双手捧着那小鼎,“前辈,得罪了。”

      那药魂衣袖一挥,就收回了小鼎上面的印记,没好气地说:“既然是你的战利品,自然就归你了。”

      旁边的灵童身形一震,连忙跑过来,“小子,还不谢过师祖?这可是跟了师傅几百年的毕方鼎,连这宝贝都赐给你了,看来你师祖很看重你。”

      姚泽连忙伏身拜倒,“谢过师祖。”

      那药魂自然不会真和一位小辈生气,只不过被这小子两下子就缴了法宝,脸面一时抹不开而已。

      “咱们可是事先说好的,现在你最多只能算是记名弟子,想要真正想让老夫认下你,必须拿出让我信服的东西,怎么样?”

      “但凭师祖吩咐。”

      “好,灵儿,你把那源源破障丹的丹方给他,明天就开始炼制这份丹药。”

      “什么?源源破障丹?”那灵童明显吃了一惊,“不会吧,师傅,做人不能这么赖皮,明明你答应出手炼制的,怎么让他炼制?他才只有筑基期修为,你要不愿意认他做徒孙,我也不稀罕。”

      那药魂脸色一板,“胡闹,怎么和师傅讲话呢?”

      那灵童小手叉腰,毫不示弱,“怎么,你能做出来,还怕别人说?你明明知道炼制这源源破障丹连我的法力都无法支撑,你让他一个筑基期弟子去做,这不是明摆着难为人吗?”

      药魂重重地“哼”了一声,长方脸上一片漆黑,“怎么,你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就只能做我的记名徒孙,整个神武大陆想入我门内的修士成千上万,我药魂的大门有这么好进?”

      姚泽拉了下灵童的衣袖,“师傅,不要再说了,师祖说的对,弟子必须拿出一些东西来,才能证明弟子无愧于师祖门下,要不然别人也会说什么的。”

      药魂目光露出一丝赞赏,“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开始。”说完,人就凭空消失不见。

      那灵童猛一跺脚,小脸气的通红,不过对师傅的做法,她也无法反驳,递给姚泽一个玉简,“你先看下这丹方,等下师傅再给你详细解说下。”

      姚泽也没有犹豫,伸手接过玉简贴在眉心,整整看了一柱香的时间,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看他放下了玉简,灵童一五一十的把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原来这源源破障丹是药魂专门为灵童准备的丹药,这丹药对金丹修士突破小境界有着莫大的好处,只是里面的两味主药非常难寻,六级妖兽蛇发妖的妖丹和千年阴沉竹,药魂作为一个化神大能也是好不容易前不久才凑齐了一份。

      这些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六级妖兽蛇发妖的妖丹和千年阴沉竹都属于极难炼化之物,凭灵童结丹期初期的修为都不能保证能够炼化,如果还差一点才能炼化,那整个炼丹就算失败了。

      这丹药有没有灵童倒不在意,大不了多修炼几年自然就可以晋级,只是原本说好有药魂亲自出手的,现在倒好,他拿来考验姚泽,这不是明摆着难为人吗?

      听完这些,姚泽笑了笑,看师傅还没有消气,忙安慰道:“弟子的炼丹术师傅不是亲眼见过吗?再说,只要弟子炼制出来这丹药,才能让师祖信服你的眼光,所以您要给我多鼓劲才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