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150章 魔气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二界北故地

      第150章魔气冲天

      众人心中一紧,看来那妖兽快要出来了。

      果然,那滚滚黑雾中,一道白色身影激射而去,正是那引诱妖兽的国师兄,一个瞬间就来到众人布阵之地。

      姚泽目光如炬,看见那国师兄张口就想发出长啸,异变突生,一阵浓郁的漆黑的黑雾瞬间包裹住那国师兄。

      在众人目瞪口呆下,那国师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就不见了踪影。

      姚泽大喝一声:“动手!”

      众人才如梦初醒,连忙打出法决,整个空间立刻扭动了一下,发出蒙蒙的青光。

      一声小孩夜啼般尖叫响彻整个秘魔崖,姚泽放出神识,那乌黑的浓雾中间,慢慢露出一条巨大的尾巴,等那妖兽露出整个身形时,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近十丈的身躯,四肢就像粗大的立柱,巨大的尾巴扁平而长,脊背拱起三块巨大的肉瘤,表面的鳞甲间隙里散发出阵阵黑雾,宽阔的巨嘴还有半截白衫露在外面,冰冷的眸子盯着众人,毫无一丝生气。

      众人心中都是一紧,这碧磷甲的气势比那四级妖兽高出不知道多少,那国师兄连一丝的反抗都没来及做,就被吞噬了。

      大家的心里都暗暗叫苦,这哪里是什么四级妖兽,这气势肯定已接近了六级。不过这时候退却肯定是晚了,筑基期修士都修炼了近百十年,心智早就非常坚韧,瞬间的惊愕过后,都明白如果这时候逃跑,估计一个都跑不掉。

      姚泽也没有犹豫,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玄罗六甲丁法阵被催到了极致,发出蒙蒙的青色光芒,只是那国师兄原本在甲午位,现在少了一人,自然整个法阵威力大打折扣,法阵的转换也无法流畅起来。

      那法阵中的碧磷甲对眼前的法阵变换根本无动于衷,一双死寂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那柳掌柜,似乎知道处在甲子位的他是整个法阵的核心,或者吞噬了那白衫国师兄,知晓了此事都是那柳掌柜招惹来的。

      柳掌柜被那碧磷甲死死地盯着,腿肚直抽,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强行压制住惶恐的情绪,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

      那碧磷甲似乎有些不耐,身形晃动,法阵中顿时黑雾滚滚,一会功夫,连姚泽也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只能放出神识,紧紧地盯着那碧磷甲。

      要说那魔气已经抹去了那妖兽的神智,他实在无法相信,那碧磷甲的巨大尾巴一直在那甲午位晃荡,搅得整个法阵都震动不已。

      突然他大叫一声,“柳掌柜小心!”

      然后整个秘魔崖都能听到那柳掌柜凄惨的叫声,姚泽的心都要跳了出来,这碧磷甲的速度、杀伤力绝对是六级妖兽的威力,那白衫国师兄被吞噬的时候还没来及观看,这次柳掌柜被灭杀的时候,他的神识一直看的清清楚楚。

      那碧磷甲借助那玄罗六甲丁法阵的震荡,瞬移到那柳掌柜身前,那柳掌柜只来及放出一个防御光罩,就连同光罩一起被那碧磷甲一口吞进了肚中。

      其余修士都听到那柳掌柜的惨叫声,一个个面色大变,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众人一哄而散,各自祭出飞剑,拼命的向那秘魔崖外射去。

      姚泽也被那碧磷甲的实力给吓住了,不过他并没有跟着一哄而散,如果只论逃跑的速度,他觉得不比那些人差,只是他觉得有时候逃跑并不一定是明智的做法。比如现在,他刚刚听到那黄脸修士只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就没有了声息。

      收敛住全身的气息,没有向那秘魔崖外面盲目逃跑,而是顺着那些黑雾,直接向山崖下沉去。

      秘魔崖上原本有许多花草树木,现在都变成黑乎乎的矗立在那里,显得无比荒凉。那些魔气像闻见了鲜美的食物,环绕在他身体周围,拼命地向他体内钻去,只是刚靠近他的身体表面,就被一个无形的光罩给挡在外面。

      这光罩并不是他运转法力所致,而是那混元培神诀自行运转起来,他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难道那传说是真的?这混元培神诀是仙界流传下来的功法,自然对魔气有种天然的排斥。

      他摇了摇头,这想法太荒诞了,越往下行,那些黑雾就越浓郁,看来这里的魔气外泄十分严重,那些超级门派为什么不来过问?难道这也是那大战的一部分?

      他越想越心惊,似乎自己被裹进了一个泥潭,无法脱身。

      山崖深的像个无底洞,最后那黑雾像水一样缠绕在四周,那些魔气如同古魔一样,张牙舞爪地直朝他扑来。

      心中一动,姚泽一拍储物袋,一面三角小旗出现在身前徐徐变大,没等那魂幡完全展开,他心中就感应到那古魔的兴奋。右手一点,那魂幡里面就飘出来一个龇牙咧嘴,对着他不停吼叫的鬼怪,令人惊奇的是,那鬼怪的眉心有只竖眼,开阖间精光四射,正是那被姚泽收入魂幡的古魔灵魂,经过这些年魂幡的磨炼,早就被清除了神智,变成了只知道攻击的怪物。

      现在这古魔见到了魔气,就如同一头饥饿的蚊子闻到了鲜血,兴奋的浑身颤抖,张开细长的大嘴就要吸食那些魔气。

      姚泽鼻子微哼一声,那古魔浑身激灵一下,不过看向姚泽的目光中似乎有种渴求,在他与古魔相通的心神间,那古魔表达出对那魔气的极度渴望。

      他微微一笑,那古魔就发出兴奋磨牙声,直奔那魔气的最深处飘去。姚泽拿着那魂幡,跟着古魔迅速地向下潜去,很快一个三尺左右黑乎乎的洞口露了出来,那洞口内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黑雾。

      古魔毫不犹豫地顺着那魔气从洞口钻了进去,姚泽没有立刻跟了进去,而是在洞口踌躇了一下。

      显然这里就是那魔气的泄露点,那碧磷甲就是在这里被魔化的,他并不担心自己被魔化,那混元培神诀似乎对那魔气有着天然的压制作用,自己到现在反而越来越清明。

      他也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立刻就有了决断。右手连点,十几道黑影就没入洞口四周,又取出十几块中品灵石和几块玉佩,随着手势都没入山石消失不见。

      做完了这些,右手一翻,一个玉瓶出现在手心,小心地倒出一滴乳白色的液体,随手弹出,那魔气也无法掩盖那液体散发出沁人的清香,竟然是那万年石乳,原来他又布下了那冰火两仪幻灭法阵来。

      以他的估计,以那碧磷甲接近六级妖兽的修为,灭掉那些筑基期修士,用的时间不会太长,即使那些修士分头逃跑。不过他对这冰火两仪幻灭法阵也是很有信心,即使不能灭掉那妖兽,困住两个时辰也是没有问题的。

      闪身进了那洞口,里面全部被黑色的烟雾笼罩,视线什么也看不见,放出神识,很快就发现了那古魔所在。

      这山洞并不小,十丈方圆,那古魔就伏在最中间的一个平台上面,那平台却不大,只有两尺大小,不过他神识扫过时,忍不住大吃一惊,那平台竟是一处祭坛,和他储物袋那块非常的相像,更让他心惊的是那些魔气就是从那祭坛里源源不断地冒出的。

      他无法理解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那古魔却不管不顾,张开细长的大嘴,贪婪地吸食着那些浓郁的魔气,虽然他的神智早就被抹去,不过这不妨碍他对这魔气本能的吞噬。

      姚泽定下了心神,神识扫过了山洞每个角落,心中一动,此行的目标赫然在这山洞的一角,三尺见方的一个玉盆,里面有些不知名的泥浆,三株亭亭玉立的蓬莲矗立在那玉盆中,每株蓬莲都有一片带有缺口的巴掌大的圆叶。

      那圆叶呈黑色,漆黑一片,而那蓬莲却通体紫色,散发出幽幽的光芒,显得十分诡秘,正是那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紫魂幽莲。

      他并没有立刻前去收取,站在原地并没有动,虽然没有看见什么,他总感觉怪怪的,似乎有什么在窥视自己。

      这山洞除了这紫魂幽莲和那个祭坛,就在墙角剩下一个小小的香炉,那香炉里什么都没有,可是姚泽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仍然没有消失,他一遍遍地扫过这山洞,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那古魔还在欢畅地吞噬着。

      那碧磷甲还没有回来,他干脆就站在那里不动,任由那种窥视的感觉一直存在着,也让那古魔尽情地吞噬,看他那逐渐殷实的身躯,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

      过了一柱香的功夫,那古魔终于抬起了头颅,中间的那道竖眼似乎更加的幽黑了。他冲着那墙角的香炉龇牙咧嘴,似乎有了发现。

      姚泽心中一动,还没来及有什么动作,突然听到一阵莫名其妙的话声,大惊之下,右手一翻,那把小巧的如意伞就出现在手中。

      很快他就通过和那古魔的心神相连,明白了那种话声原来是魔界语言,那古魔早就神智全无,听到了那话语也是全无反应,不过姚泽已经明白那声音在问:“三眼圣将大人,真的是你吗?”语气中似乎带着惊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