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116章 路上危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116章路上危机

      在那洞府外面,他直接把那三截木头放在地上,然后找出一个小的飞剑,在那木头上比划了一会,接着十指不停地点动,那飞剑像有生命一样,绕着那木头高速旋转着,凭着强大的神识,虽然他没有学过木工,很快一个跷跷板就做好了。

      那小姑娘不知道这是什么,他稍微一讲,她马上就明白了,坐在上面起落着,整个山顶都能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

      利用那些剩下的木料,他又雕刻了许多世俗界的猪羊还有狮虎之类的,有强大的神识控制着,那些小动物就像活的一样。最后又在储物袋里找到两根也不知是什么妖兽的兽筋,在蛛儿门前做个秋千,不过用飞剑制作玩具,用神识来雕刻,这在修真界里也算独一份了吧。

      中间他又感觉到有神识从自己身上扫过,不过自己连红叶那化神大能都瞒了过去,这里也没谁能看透自己。

      整整在山上待了一天,他才告辞离去,那小姑娘虽然不舍,不过有这么多玩具,也够她开心许久了。

      放松了一天,他也没有回那育幼坊,而是回到了住处,这是他入门以来第二次在住处休息。

      长时间没人打理,洞府里面都是灰尘,随手发一个除尘诀,关上了石门,又在门口摆下了警戒法阵,主要是防止那些神识窥探的。

      那些三条腿的东西他也不想去用,直接拿出那银丝蒲团,盘膝坐了上去。伸手拿出玉简,却是那“高级法阵攻略”,开始静静地参悟起来。

      他一直对法阵很感兴趣,在他与人争斗的时候,法阵起到了极大作用。无论是困住对手,还是越级灭敌,都是利用法阵先把敌人给消耗部分法力,再给予解决。

      法阵就是利用空间规则来释放一种力量,他的天赋就是和空间有关,现在他还只是第一次觉醒,主要是吞噬,等第二次觉醒,也许就和空间规则有关,只是什么时候觉醒,他一点也不知道。

      明圣宗的生活很平淡,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育幼坊内,主要是想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好好学习,将来培育那小蜂后。期间他还和那小姑娘联系密切,还参观了那些山洞,不过没有见到那对巨螯放在哪里的。

      想想也是,那巨螯肯定不会摆放在哪儿,应该是被那太上三长老给收起来了,这样就非常麻烦了,自己难道去打那储物袋的主意吗?那可是八级妖兽,吹口气就能把自己吹飞。

      可是如果没有巨螯在手,自己又怎么去那界北呢?三十年时间是过的很快的,现在的他都不敢闭关了,就怕一个不注意,时间就飞了过去。

      现在他没有事就会和蛛儿一起玩耍,闷头修炼这么多年,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不过山门是不敢出的,这蛛儿大家都宝贝的很,他可不想被那云青仙子给禁足。

      蛛儿虽然很贪玩,不过也不是刁蛮任性的小姑娘,也不会提一些无理的要求。这样的时间过的也挺快,不知不觉他已经入门一年了,从蛛儿的只言片语中,他也探出了一些秘密。

      那太上三长老是在一处地下宫殿内常年闭关的,那地下宫殿就在最高山峰的山腹内,入口就在山顶的石屋内,不过这山顶被法阵完全笼罩住,平时这法阵是不开的,如果法阵被激发,元婴大能也打不开。

      他后来又去了几次,都没有发现那入口。如果可以用神识探索,若没有法阵覆盖,肯定能轻易找到那入口,当然也很容易被发觉。

      在他绞尽脑汁,想一探究竟的时候,那位美女主管又来找上门来了。

      “什么?去昊天教送幼兽?这属于育幼坊的职责吗?”

      姚泽面露疑惑,自己正急的焦头烂额的,这美女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师弟有所不知,这送幼兽虽然不是外面育幼坊的职责,不过这路上幼兽的照顾却需要我们育幼坊的人来照顾,这些幼兽都没有认主,无法使用传送法阵,只能靠人力运送过去,我们育幼坊每个修士都会出去护送,师弟来了一年多,也应当辛苦一下了。”

      这云青仙子似乎很耐心,详细给他解释了一遍,不过姚泽还真不清楚,幼兽没认主之前,是不能使用传送法阵的,看来怕影响以后认主吧。

      不过现在他的时间很不够用,三十年的期限这都过去两三年了,自己还没找到去界北大陆的方法,哪有心情去什么昊天教啊。

      那云青仙子见他还是眉头紧锁,又解释了几句,“我们去最多两年就到了,回来自然可以使用传送法阵,很快就会回来。”

      姚泽依然低头沉思,那云青仙子也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终于他抬起了头,“师姐知道都有哪些人去吗?”

      云青见他意动,脸色也开朗许多,“我们育幼坊去四人,我和你带上两位炼气期弟子,门派专门出动护卫六人,其中还有一位金丹强者带队。”

      姚泽一愣,“师姐也要去?”

      那云青耸耸肩,“师弟虽然来了一年,还算作新人,我自然要跟着看护一二,这次那昊天教要的几种幼兽中还有几个珍稀品种,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

      他心中有些感动,这云青仙子虽然平时严肃认真,不过对同门还是很关心,“好吧,师弟就随师姐跑一趟吧。”

      这育幼坊倒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临走之前他专门上山找到蛛儿和她告别,小姑娘虽然不舍,不过她还是挺懂事的,只是提醒他别忘了带些好玩的回来。

      带队的那位金丹强者是位中年女修,姚泽是第一次见到,只是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对于姚泽的见礼只是微微点头,等云青到来时,那女子原本石化的黄脸立刻如盛开的菊花,拉着云青的手嘘寒问暖。

      姚泽摸了摸鼻子,站在人群的最后,等着一起出发。

      这次去的那些护卫除了那位季前辈,还有五位筑基期修士,里面却有两位女修。因为有金丹强者在,大家都没有说话,等那位季前辈祭出一只黄白相间的飞行舟,姚泽依然是最后一个上去的,和众人一样,直接盘膝坐在舟尾,很快那明圣宗就被抛在了身后。

      这飞行舟比自己的狼头飞行舟要大上不少,十个人坐着还显得有些空旷。那些运送幼兽的灵兽袋都在云青那里,他正好落个清静,心中把那“鲲鹏九变”和自己感悟的那些空间皮毛相结合,不停地推演,恨不得飞到空中试验一番才好。

      飞行舟速度很快,昊天教应该和青月阁一样,在岭西大陆都属于中等门派,地处大陆的东南,距离明圣宗至少有一百万里。

      岭西多山,整个大陆到处都此起彼伏的崇山峻岭,这里面妖兽众多,那位季前辈也很谨慎,不过她对这些道路似乎很熟悉,一路上根本就没有碰到一头高级妖兽。

      三个月后,飞行舟开始沿着东海一直朝南飞行,那位季前辈似乎也放松不少,和云青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姚泽盘膝坐在尾部,倒没觉得气闷,修炼之余还可以欣赏这大陆的风景,心中倒也惬意。

      这天他照例放出神识,扫视一番,然后准备接着推演,突然他面色一变,“腾”地站起身形,“季前辈!速速停下!”

      众人都大吃一惊,回头朝他望来,那位季前辈明显也吃了一惊,不过很快面露不虞,“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姚泽见飞行舟依然向前疾驶,事情已经来不及细说,直接伸出右手,“啪”的一声拍在那飞行舟的尾部,这飞行舟全部都是由各种法阵连环组成,一部分受损,整个飞行舟都失去前进动力,直接就停在了当场。

      那位季前辈见这位面生的小子竟敢损坏自己的飞行舟,不由得怒气冲天,“你……”

      旁边的云青仙子忙伸手拦住了她,面色有些凝重,“季师叔且慢,前面有情况!”

      那位季前辈微微一愣,忙向前看去,海浪拍打着礁石,除了海浪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她又放出神识,黄脸瞬间变白,“法阵!?”

      飞行舟众人大都没有搞清怎么回事,海面上直接出现了六道身形,几息间就在众人面前停了下来。

      姚泽神识扫过,面色也有些凝重起来,这六人明显不怀好意,里面却有两位身着灰衣的修士修为深不可测,气息都和那位季前辈相差不多。

      此时众人哪里还不明白,这次遇到打劫之人,面色都露出慌张。

      那位季前辈更是面露复杂看了姚泽一眼,这飞行舟离那法阵堪堪只有几尺才停下,如果晚停一息,估计整个飞行舟都会进入那法阵之中。

      现在对方有两个金丹初期强者,自己这边只有自己一个,如果再陷入法阵之中,估计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不过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她稍微振作下精神,“几位道友,在下是明圣宗弟子,几位拦住我们是什么意思?”

      姚泽一听,头都有些大了,这时候问这些没营养的话有什么用处?他嘴皮微动,竟直接使用了传音入密,那云青仙子神情明显愣了一下,直接对那位季前辈低声说道:“季师叔,我们先下去。”

      (中午有事,提前把这一章奉上,道友们可以先爽下,下午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