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104章 击杀宵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104章击杀宵小

      那斗篷男自然就是姚泽,他在这坊市附近守了四五天,终于等到了那个面黄肌瘦的家伙,拿住了人马上就闪,在这玉丹谷附近还是小心为上。

      来到一个无人的小山,他也没有叫醒那面黄男,右手覆在那人头顶,竟直接用起了搜魂术。

      半个时辰以后,他脸色已变得极为难看,松开了那早就气息全无的面黄男,摘下了储物袋,一个火球就抹去了痕迹。

      自己的推测竟是真的,是这面黄男和那玉丹谷谷主在后面捣的鬼,难道那诛魔令的取消是晋风子的*?骗自己失去警惕后,再来追杀自己。

      这面黄男知道的也不多,主要是他的谷主苏门和青月阁联系的,看来自己还要去趟玉丹谷了。对自己有图谋的人,自己是不会让他留在世上的。

      一天后,姚泽收敛了全身气息,悄悄地潜入了玉丹谷。

      从那面黄男记忆里,知道这玉丹谷实在是一个很小的门派,境界最高的就是那谷主苏门了,对这结丹期初期的修士,他毫无畏惧,只要提前做好准备,还是可以图谋一番的。

      这玉丹谷真的很小,当然不会有那种护法大阵,四个筑基期修士,死了一个面黄男,还有三个带队在极北之地历练。

      现在整个谷内就这个金丹强者和几个看门的低级弟子了,他小心地在谷内穿行,很快就来到那面黄男记忆中的宝库。

      对这个小门派的宝库,姚泽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他只是找个摆下法阵的地方罢了。

      宝库还是有法阵护着的,只是这种低级法阵,他几个呼吸就给破掉了。

      宝库果然和想象中差不多,除了一些法器外,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矿石了。

      他也没有理会这些,右手不停地抛洒着,十几道黑影很快地没入地面不见,又取出几块玉佩和一把中品灵石,随着手势都没入了地面。

      最后又拿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滴乳白色的液体,随手弹出,竟然是那万年石乳,原来他又布下了那冰火两仪幻灭法阵来,毕竟是对付一个金丹强者,还是要谨慎再谨慎。

      布置完法阵,他双手连招,那些货架上摆放的各种各样的法器、矿石、药材等几个呼吸都消失不见,身形一晃,他自己也消失不见。

      在他消失的同时,宝库中央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那玉丹谷的谷主苏门。看着空空的宝库,他的脸上惊怒交加。

      能躲过自己的神识,肯定是位高级修士,可是哪个高级修士会来这儿扫荡这些低级法器呢?

      这宝库虽然没什么珍贵的宝物,也是玉丹谷发展的基石,到底是谁在和玉丹谷作对?

      苏门一边愤怒地想着,一边信步走到宝库中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正思索间,异变突生,他只觉得身形一晃,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一片火山之中,“法阵!”

      看来自己是中了暗算,不过既然那人出手暗算,说明其修为离自己还有差距,只要破开这法阵,自然可以手刃此贼。

      一拍储物袋,一道飞虹随着手势直接飞向那火山,他想找到这法阵的阵眼,不料像是在热油锅内倒下了冷水,漫天的火焰直接出现,向苏门罩了过来。

      苏门大惊,忙在身前布下两道防御,神识却仔细地搜寻着这火山,看哪里有异常出现。

      这火焰对着防御罩腐蚀很厉害,他不得不加大法力来恢复这防御罩,突然他目光一动,在火焰中间有块黑色的突起,应该就是它了。

      苏门心中一喜,飞剑瞬间就刺在那黑色的突起上,这里的情形突然一变,他发现自己又置身于一片茫茫冰原上,漫天的火焰都消失不见,却换成了如雨的冰刺直落下来。

      他大吃一惊,看来自己又触动了法阵,忙鼓足了法力,那些冰刺落在防御罩上,很快那两道防御罩暗淡了许多。

      他暗暗叫苦,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法阵。

      一个时辰以后,苏门的脸色发白,气息也极端不稳起来。这一个时辰内,那火焰和冰箭轮番攻击,一刻都不停止,自己的法力消耗如流水一般,现在自己的实力连当初的五成也没有了,可气的是,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

      伸手拿出了一粒丹药,还没来得及放到嘴里,一柄磨盘大小的大锤挂着风声,直接向自己脑袋砸来。

      他震惊之余,却没有慌张,刚想移动身形躲过这大锤,不料脑袋一疼,身形却慢了下来。

      不过他却惊骇万分,连忙在身前又加了一道防御,可是那大锤根本就无视这些防御,连破三道光罩,他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尽力地偏转脑袋,只觉得右肩一疼,整个右臂连肩膀都消失不见。

      他疼的大叫一声,指挥着飞剑迎上那大锤,可身体疼的冷汗直流,思维都有些混乱了。

      现在的他情况非常不妙,身受重伤,法力失去大半,思维混乱,等他明白这现状,左胸一疼,身体竟被一把长矛给钉在地上。

      感受到生命的流失,他努力地想看要自己命的到底是谁,慢慢地他好像看到了,蓝色长衫,浓眉大眼,似乎很熟悉,不过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难道是他?那个该死的诛魔令?

      可惜没容他多想,生机已完全散去。姚泽并没有罢休,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很快从那苏门的眉心中慢慢飞出来一道小小的虚影,面目和那苏门一模一样,原本面色古朴,现在却满脸的狰狞,竟是那苏门的灵魂给姚泽拘了出来。

      本来人死后,灵魂会慢慢消散,直接转世轮回,可如果灵魂不灭,就无*回。

      那苏门的灵魂当然明白这一切,他不停地给姚泽拱手作揖,却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姚泽根本不为所动,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那血邪宗的秘术抽魂术,右手一拍储物袋,一个三角形魂幡迎风而长,那苏门的灵魂不受控制地直接向那魂幡飘了过去,在苏门惊骇欲死的目光中,被那魂幡给完全吞没。

      直接收了那魂幡,把那地上的材料也重新收回,这可是能重复使用的高级法阵,可不能浪费了。

      摘下了那苏门的储物袋,一个弹指,那肉身迅速被火球所包裹,几息之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并没有惊动玉丹谷的其他弟子,顺利地走出了玉丹谷。刚想祭出紫电锤,他眉头突然一皱,一道强横的神识锁定了他。

      第一时间他想收敛住气息,把自己藏了起来,可这人已经锁定了自己,这时再藏匿,就会暴露自己能屏蔽神识。

      他稍一犹豫,却错过了脱身的最佳时机。

      两息之后,一位红衣中年人,面色威严地看着姚泽,却是那青月阁掌门晋风子,身后还有一位身着青袍的长须男子。

      姚泽的心中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面色倒没有什么变化。他没有想到这晋风子会亲自来追杀自己,看来那方掌柜得到消息,特地提醒了自己。

      可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这晋风子亲自来了,身旁的这位青袍修士虽然没有那晋风子气息强大,却肯定是位金丹强者无疑了,他们两人一起来追杀自己,这晋风子也太高看自己了。

      只是他哪里想到这些年那晋风子一直是十分窝火,灭杀区区一个低级弟子,屡屡失手。连金丹强者出马都让他给跑掉了,最后还搭上了自己唯一的后辈。

      发布了诛魔令也没有找到这小子,最后那元霜仙子还强烈要求自己取消那诛魔令。她当然不会知道,自己虽然答应了取消诛魔令,可是岭西大大小小的门派,每派掌门人自己都打了招呼,许下重诺,就等这小子自己跳出来。

      这招果然奏效,这才几年,终于逮到这可恶的小子,如果不灭杀此子,自己根本无法静心修炼,更别提什么晋级后期了。

      看着这个笼里的羔羊,晋风子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他自信这小子再隐藏了实力,今天他也不能从自己的手心里逃脱,不过这小子面上不露声色,看来也是城府极深之人,刚想嘲讽几句,突然眉头一皱,抬头望向了天空。

      姚泽也有了感应,抬头像天边望去,几息之后,一头巨大的铁背蜈蚣摇头摆尾地飞射而至,从上面跳下来一位粉红宫装的貌美女子,不是元霜仙子还会有谁

      那元霜仙子见了晋风子,粉面含霜,“晋风子,你这是何意?你明明答应了我取消诛魔令,你堂堂一个掌门,怎么会做出这种出尔反尔之事?你别忘了,我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

      那晋风子倒显得风轻云淡,“师妹何必大动肝火,这小子是你什么人,你一直维护于他?我是答应过你,取消那诛魔令,难道我没有做到?可是我没有答应不出手灭了他。”

      那元霜仙子明显一滞,气的俏脸发白,“卑鄙!”

      然后嘴皮微动,竟开始传起音来,“姚泽,你等会先走,我会脱住他们,谅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哈哈,兄弟,今天已经拼了,晚上还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