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102章 行踪暴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102章行踪暴露

      两人来到那天魔幽血池,看着那血幻花,心中其实十分不舍,可是没有一点办法,当然两人也不会去毁掉这天才地宝,既然无法采摘,也只能让它这这里继续生长了。

      剩下的日子,两人开始轮流去轰击那些崩落的冰岩了,虽然这些冰岩清理起来比较麻烦,可是和美女在一起工作,倒也不觉得枯燥。

      三个月后,两人站在那洞口,看着蒙蒙的天空,都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不过姚泽看着那些被冰雪覆盖的法阵材料十分凌乱,不禁眉头紧皱。

      当时自己进去时为防止那些妖兽,特意摆下了那“十二星宿幻阵”,现在来看这法阵肯定被攻击了,再想想当时那成雨临阵脱逃,十之八九被困在这法阵了。这“十二星宿法阵”虽是高级法阵,也只能困住金丹强者两个时辰,想来那成雨待法阵失去效力后,也离开了。

      姚泽当然没有想到,那成雨也是比较悲催的一个修士了,来的路上就差点走火入魔,然后在打开洞口时伤势复发,在古魔遗迹内又挨了古魔一下,早就是强弓之末了。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没想到在这洞口哪个阴险的家伙偷偷地摆个法阵,要是普通的困阵也就算了,困上一段时间,等效力消失自然也就可以出去了。

      谁知道这法阵偏偏是那“十二星宿幻阵”,如果全盛时期陷入其中,不小心都有可能引发心魔,甚至道消身亡。

      他原本就差点走火入魔还没有痊愈,又遇到这幻阵能有什么好呢?

      姚泽当然没有想通那成雨的遭遇,只是以后再没人能见到那成雨了,不过修真之人一闭关就是几十上百年的,也没人真的在意那成雨到底干什么去了。

      仔细地在那洞口重新布下法阵,然后两人又运用大法力把那大坑填平,这里面可是还有那血幻花这个宝贝,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能用得着呢?

      看姚泽又取出了斗篷,那元霜仙子阻止了他,“不要再戴这个了,那诛魔令早就取消了。”

      他想了想,也就收起了斗篷,右手一挥,那个狼形飞行器就漂浮在身前,等元霜仙子也站了上去,他就直接催动法力,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冰原极北之地妖兽众多,这里也是那些历练弟子的乐园,妖兽的皮毛和精血都是他们需求的,当然如果运气好了,发现一些妖兽的幼仔,肯定又是一笔可观的灵石。

      玉丹谷在岭西大陆名不见经传,门派内境界最高的也只是结丹期初期,建立山门所需的灵脉也只能在这冰原极北之地偏僻的地方才有一个,虽然只是小灵脉,也让玉丹谷延续了四百多年。

      今年又是谷内弟子历练的时间,三十多个弟子分为四队,每队有一个筑基期修士带队,猎杀那些低级妖兽。

      丁少就是其中带队的一个,虽然个头矮小,面黄肌瘦的像个病人,还长着一副三角眼,可是他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筑基期初期修士。他其实很不喜欢这个任务,可是掌门交代了,也只有照做。

      回头看了身后那些炼气期弟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在世俗界他可是有名的大少爷,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宗积了什么阴德,自己竟然是个双灵根,那天正和几个小弟玩的开心,碰到了玉丹谷的掌门,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了玉丹谷。

      家里人都以为遇到了仙人,日后自己也会成仙,都高兴的天天烧香拜佛的,可是现在自己为了区区几块灵石就来到这妖兽横行的极北之地,虽说只是在这冰原的边缘处活动,谁知道会不会有高级妖兽路过呢,就是来只三级妖兽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又扫了一眼那些兴奋的低级弟子,心中暗自嘀咕,要是遇到了三级妖兽,这些弟子只能自认倒霉了,自己肯定会第一个跑路的。

      丁少正想着心事,猛然目光一缩,大声喊道:“注意,有情况!”

      所有的弟子都吓了一跳,一个个随着丁少的目光向天边望去,谁也不敢再说话。

      一道青光像闪电一般从天边飞过来,很快就从他们头上经过,估计再过几息就会消失在视野里。

      丁少一直提着的心慢慢地放回肚子里,可能是哪个前辈路过此处,谁知刚刚转过念头,那道青光竟然在头上绕个圈,然后停了下来。

      丁少现在看清了,那青光竟是一艘狼形飞行器,上面站着两个人,男子浓眉大眼的,身着蓝衫,看着眼熟。

      再看那女子,一身粉红宫装,还是位娇滴滴的美女,可是当他神识扫过,不禁吓了一跳,这位看起来弱不禁风,娇滴滴的美女,一身修为竟然深不可测,一点不弱于掌门的气息,看来是位金丹强者无疑了。

      他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前辈。”

      来者自然是姚泽和那元霜仙子二人,自从离开那古魔遗迹,二人准备回那血邪坊市补充下材料。

      只是连续飞行了近两个月,姚泽才发现自己可能迷路了。

      来的时候大家都御剑飞行,基本上是强汉带队,现在他自己驾驶着这狼形飞行器,这茫茫冰原实在是到处都差不多,竟然迷路了。

      再喊醒打坐的元霜仙子,她也分不清现在具体在哪里。

      无奈之下,只能先飞行再说,刚过了三天,就遇到了丁少这些人,于是停下来问路。

      姚泽看这些修士倒像某个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抱拳对那唯一一个筑基期修士说道:“道友,请问这附近是什么地方?”

      那丁少看着眼前的青年修士,只觉得十分眼熟,听到那青年问路,忙回礼道:“这里是玉丹谷正北三千里。”

      姚泽伸手拿出了一份玉简放在眉心,很快确定了眼前的方位,对着那丁少一拱手,“谢谢道友。”一挥手,一件飞虹直奔那丁少射去。

      那丁少忙伸手抓住,竟是件中品法器,忙抬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那飞行器只能看到影子,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看来这两位是财大气粗的大门派弟子,比自己的玉丹谷肯定要强万倍,只是那青年修士倒是十分面熟,到底在哪见过呢?

      众位弟子见这位丁师叔一会看天,一会看地的,竟停在了这里。

      不过没有人敢去催促提醒,大家都知道这位丁师叔脾气非常不好,只好都陪着他在这一会看天再看看地的。

      突然那丁师叔一拍大腿,“是他!”语气中竟带有颤音,想必是十分激动。

      众弟子都被吓了一跳,看那丁师叔似乎很兴奋的样子,都茫然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丁少满脸的兴奋,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了,他终于想起了那青年修士是谁了。

      姚泽,诛魔令的主角,难怪看了这么面熟,和那通告上简直一模一样。

      虽然现在那诛魔令取消了七八年了,可是掌门特别交代过,见到此人,一定要第一时间汇报,这可是能给门派带来大批的奖励的,到时候肯定少不了自己的那份。

      想到兴奋处,那丁少手一挥,黄脸上满是红光。

      “从现在开始,历练取消,全部赶回门派!”

      “什么?”

      众弟子都以为听错了,有个稍有姿色的女弟子,自恃经常能和那丁师叔聊会,壮着胆子问道:“丁师叔,我们才刚到这儿,为什么现在就回去?”

      那丁少三角眼一翻,“你不想回去?那就留在这好了。”

      那女弟子脸色一变,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大家看着女弟子都吃了憋,又都知道这丁师叔性子古怪,谁也不敢多言。

      大家又转头往回赶,飞行了二天,那丁少嫌这些弟子太慢,干脆自己先驾飞剑直接回到了门派。

      玉丹谷谷主苏门身材高大,面色古朴,不过能带领一个门派在这荒凉之地生存下来,其心机绝不像外表这样。

      今天苏门像往常一样打坐,这弟子们都出去历练,山谷内显得十分安静。

      突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右手一挥,那静室的大门就打开了,他静静地看着门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十息之后,一道瘦小的身影跑了进来。

      “谷主大喜啊!”

      那苏门原本想要呵斥一番,听那丁少这么一说,眼睛不禁一亮,“何事大喜?”

      那丁少连夜赶来,见到谷主后把自己在极北之地所见一五一十地细说给谷主听。苏门一听,“腾”地站了起来,两眼露出精芒。

      “你确定?”

      丁少也是十分的亢奋,连连点头,“弟子敢拿人头担保。”

      那苏门面色变幻了一会,拍了拍那丁少的肩膀。

      “这次你立了大功,到时候奖励下来了,肯定有你的一份。”

      那丁少兴奋的脸都变形了,忙哈腰道:“多谢谷主!”

      苏门离开了静室,直接来到一个偏僻的房间,这房间除了一个小方桌,什么也没有,在方桌上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玉盒摆在那里。

      他双手结印,打出法决,那玉盒弹开,里面竟有一张符咒。拿起那符咒,对着上面低声说着什么,原来这竟是个万里传音符。

      然后他右手对着地面一挥,一个微小型的传送阵出现在面前,他把万里传音符放在那传送阵中间,双手法力急转,那传送阵一道白光一闪,再看那万里传音符早没了踪影。

      做完了这些,那苏门就盘膝坐在地上调息起来,看样子这次传送似乎消耗了不少的法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