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79章 贼喊捉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79章贼喊捉贼

      果然,一个时辰后,所有的野兽像潮水般退去,那些城内的野兽很快就被屠戮一空。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九霄云外,那面色苍白的白衣男子满意地收回了一件三角形魂幡,一阵喃喃的低声飘过,人却消失不见。

      “又是一百多万,下一个要多等一会了……”

      姚泽和黑子回到了住处,已经是战斗结束的第五天了,两人倒头就睡,他是好久没有体会睡觉的感觉了,这种从内心深处的疲倦,只有睡觉才能缓解。

      等他们重新开始工作时,才发现周围的工友都换了人。

      两人待城里稳定后,急不可待的请假往冰风谷狂奔,等看到小妹与庄氏二人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兽潮只是针对月寒城。

      等两人回到元武器行时,立刻就被那管家喊了过去,这次的兽潮各家商铺都损失惨重,元武器行也不能幸免,不过能活下来的都是幸运儿,两人都被提升为掌锤的师傅,薪水每月五两碎银,而且不要每天抡那个大锤了,换了个小锤。

      姚泽自然不会对这五两银子有所在意,可是作为一个刚来到元武器行才一年的新人,从学徒直接升到掌锤师傅,有些人的目光和以前还是有所不同。

      他对这些从未在意过,每天收工之后还是闷头摸索着那个丹田的问题,有时候恨不得自己跑到体内再重新做个丹田。

      黑子做了这掌锤师傅,时间比以前宽松许多,不过他不想和姚大哥一样整天闷在屋里,主动和管家请求去柜台帮忙,毕竟在那里接触的人要多上许多,也是个学习的好地方,对于免费的义工,老管家还是十分满意的。

      只是黑子这几天回来后,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姚泽每天专注研究自己的体内情况,一开始还真没注意到,连续三天过后,他终于发现黑子的异常。

      “兄弟怎么啦?有什么心事?”

      黑子看了他一眼,嘴角动了两下,没有说话。

      姚泽有些纳闷,“黑子,缺少银子了吗?还是遇到什么事?给哥说说。”

      黑子犹豫了半响,还是决定告诉姚大哥,免得以后被小人算计。

      “姚大哥,你来到这里时间短,有人好像对你有些意见,你以后要小心点。”

      姚泽一听,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己没有得罪谁吧?仔细询问一番,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次器行提拔了一些人做师傅,那海大少新纳的第十三房姨太太想安排自己的表哥进来,不料这次竟然没有被选上,对着那海大少是又哭又闹的。

      要说这海大少可是这月寒城的名人,用一句话概括,此人除了人事,什么事都干,早就惹的天怒人怨了。不过这元武器行就这么一位继承人,一般的只要是银子能摆平的事,在海大少这里都不算个事。

      这海大少最近特别着迷这位十三姨太,见到美人不开心,连忙安排自己的师爷云三去办理此事。

      这云三虽然长的人模狗样儿,可是一肚子坏水,那海大少的事基本上都是他怂恿的。云三来到这锻造坊,把新晋的师傅名单拿过来一瞧,就找到了目标,就开始四处打听这位新来的师傅姚泽有什么爱好,还放出风声,这位姚师傅在兽潮里面能够活下来,全靠装死蒙混过关的。

      柜台就是个糟杂之地,黑子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想提醒姚大哥注意,又怕他出去找那云三的麻烦,引出祸端,一时竟颇为踌躇。

      姚泽听明白这些,简直无语到家了,这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自己连门都没有出过,怎么又招惹到谁了?

      安慰了黑子一番,他自己对此是毫不在意,任何阴谋诡计在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他哪里会和一个凡人去较劲。

      第二天刚准备收工的时候,那白胡子管家就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位手拿折扇的中年文士,一身皂衣,面目白皙,三缕长髯,倒似个神仙中的人物。

      那管家喊住了姚泽,“姚师傅,有人举报说你打制的胚体杂质太多,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泽看了一眼那中年文士,心中有些明白,“管家,我还不清楚有此事,那胚体在哪里?”

      那中年文士从身后拿出一块胚铁,“管家,这锻造坊可是商行的根本所在,有这样的师傅做事,以后会出大问题的。这次还好是我发现了,如果这种胚体打制出来的兵器卖出去,对我们商行的声誉可是大有影响。”

      姚泽面色不动,看了一眼那块胚体,微微摇头,“管家,这胚体不是我打制的。”

      那中年文士眼睛一瞪,手中折扇猛击掌心,“还想狡辩?这是从你锻台出来的,我可是亲眼所见。这几天有人向海大少反应,这锻造坊的师傅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大少就派我来专查此事,没想到刚来到就发现了大问题,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管家面露狐疑,对这位姚师傅他还算比较了解的,做事不惜力气,兽潮的时候表现非常勇敢,城守兵士都是交口称赞的,可是这位云三也是海大少的亲信,自然不好驳斥他的面子。

      “姚师傅,你看……”

      “管家,这件胚体不是我打制的,我打制的胚体每件都会留下一个姚字,你看看那胚体上有没有这个字?”

      那中年文士一听,脸色有些变了,手中的折扇不停地扇着,似乎今天很热的样子。

      白胡子管家接过那胚体检查了一番,又在姚泽所在的锻台随意抽取了几件,然后回头看向了那中年文士,“云师爷,会不会你看错了?”

      那中年文士脸色有些红白变幻,“嗯?难道真的搞错了?我这也是听到别人的回报,这种事太过分了,怎么能随便诬陷一位好的师傅呢?回去我要好好查办此人。告辞,告辞……”

      看着那中年文士灰溜溜地走了,那白胡子管家摇了摇头,拍了拍姚泽的肩膀,“没事了,这就是一个小人,以后离他远些就行了。”

      姚泽自然不会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每天依旧研究自己的体内情况,丹田虽然没有了,可自己的修炼之路不会放弃的。

      这天夜里他依然盘膝坐在床上闭目沉思,突然眉头一皱,很快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不过他并没有动,依旧闭目思索。

      第二天一早,他和黑子刚准备去上工,进来了几位如狼似虎的兵卫,后面跟着冷笑不已的那位中年文士,还有面带忧色的白胡子管家。

      黑子见到来这么多兵卫,吓得在床边无法站立,姚泽面无表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位领头模样的兵卫大喝道:“谁是姚泽?”

      “我就是。”

      那兵卫眼睛一瞪,“有人举报你偷盗锻造坊的材料,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黑子吓得脸色煞白,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猛地站在了姚泽的面前,大声喊道:“我一直和姚大哥在一起,我可以作证姚大哥什么都没干。”

      那中年文士摇头晃脑地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口中“啧啧”有声,“上次我还真的认为别人诬陷了你,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等监守自盗之事。还有你,你肯定是他同伙,这么多胚体,他一个人怎么偷走的?肯定是你们合伙嘛。”

      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看到那中年文士在那里上蹿下跳的,心中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黑子气得浑身发抖,连句争辩的话也说不出来。

      姚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对那兵卫说道:“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不过有人对这件事很清楚,大人何不把此人请进来,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那兵卫有些疑惑,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淡定的盗窃犯,“哪个人?”

      姚泽抬头看了一眼门外,“常师傅,请你进来一下。”

      门外看热闹的众人一齐回头,目光都盯在了一个脸色黝黑的中年大汉,那大汉见众人都看着自己,面色突然煞白,连连摆手,“我不知道,不是我……”身形就往后退去,脚步却上前走来。

      黑子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师傅?”

      这大汉正是小黑的师傅常魁,此时的他一脸的骇然,口中狂喊:“不,我不进去……”人却慢慢地走进了房间。

      众人都感到十分奇怪,这常魁嘴里喊着不进去,怎么脚步不停地向里走?

      那中年文士面色也开始阴沉不定起来,手中折扇一挥,怒声喝道:“你进来做什么?快出去!”

      常魁目露骇然,一脸的挣扎,口中却说道:“云师爷,你给我的那点银子太少了,昨天夜里我搬那些胚体直到寅时,能不能多加些银两?”

      众人一片哗然,那中年文士面色大变,厉色喝道:“你是谁?你胡说些什么?”

      常魁自己也是一副见鬼的模样,惊骇不已,口中却又说道:“云师爷,昨天不是你找的我吗?你让我把姚泽锻台里面的胚体都偷出来,你派人在门口接应,我们一起去埋在月寒寺后面的,你才给了我十两银子,银子现在还在我荷包里。”

      (谢谢幽蓝醉、魙鬼化戏的鲜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