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77章 冰风谷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77章冰风谷中

      谷里由于四周有山,比山外面要好上一些,只是砸开的湖面很快又会结上一层冰。黑子又把冰层砸的大了一些,准备多等一会。

      突然他发现湖水里有道黑影沉在水里,黑子吓了一跳。在这黑水湖很少看到大鱼,这不会是什么怪物吧。

      虽然黑子只有十六岁,可是很小就在外面谋生,胆子比一般人要大的多。他用树枝探了探那黑影,黑影一动不动。他拿着有些树杈的树枝使劲地勾动那黑影,慢慢地那黑影浮了上来。等黑子看清时,吓了一跳,黑影竟然是一个人,一身蓝色长衫,脸色苍白,手里还抓住一个奇怪的袋子。

      虽然年龄不大,他见过的死人可不算少。刚看到时只是吓了一下,很快他就发现这人的胸口还有些动静。

      “没死!”

      他抓住了那人胳膊,奋力地往冰面上拖。常年的学艺,使得他的力气比同龄人要大上不少。终于把人给拖了上来,他也不知道怎么施救,如果长时间躺在冰上,不死也会冻坏的。

      费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他才把那人拖回家里。母亲也醒了,见到黑子拖了一个死人回家,也吓了一跳。

      问清了经过,母亲庄氏也是善良之人,硬撑着病体,帮着将人搬到茅莎草上,又让黑子去请来黄巫师救治。

      那黄巫师也有六十多岁了,脸上的皱纹像茅莎草一样。他抓住那人的手,又爬在那人胸口上听了半天,还有翻眼皮,撬开嘴巴,忙乎了半天,越查越迷糊。

      这人明明只是睡着了,身上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别的毛病没有啊。

      这黄巫师满心困惑地走了,黑子一家人却发了愁。这人也不清醒,要是在家里死了怎么办?

      最后还是庄氏做主,让黑子把那人的衣服给换了,湿衣服对身体可是十分有害,又拿出黑子父亲生前的衣服给那人穿了。

      黑子在家里待了三天,母亲的病刚有了起色,庄氏就催促他尽快回城。那蓝衫之人自从被弄进家里后,一直长睡不醒,要不是每天黑子都摸他的胸口,真以为这人早就死去了。黑子又看了下那人,依然在睡着,他也只能多叮嘱小妹几句,然后匆忙地走了。

      小妹就接替了黑子的工作,每天都到那人的身前,用手摸摸心跳还在不在。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周围的邻居都听说了这个怪人,也都过来看了,只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慢慢的大家都习惯了那人的存在,各自为生计又奔波起来。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黑子也回来了一趟,见那人还是老样子,只能满腹疑惑的走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小妹已经十二岁了,虽然还是那么瘦小,可也能帮母亲做好多事了。

      这天小妹还像往常一样,把手放在那人的胸口,感觉那跳动依旧那么有力,然后就坐在旁边,呆呆地看着那人的眉眼。

      这人的眉毛好浓,鼻子好挺,嘴巴也很好看,就是不知道眼睛怎么样。嗯,眼睛是蓝色的,就像传说中的大海一样,幽蓝深邃。

      啊,那人眼睛怎么睁开了?小妹吓了一跳,赶紧跑去喊母亲。

      庄氏闻讯赶来了,看到那人真的睁开了眼睛,也是十分高兴,连忙询问起来。

      醒来的这人正是姚泽。

      对目前的现状,他也是十分迷惑。他只记得在那冰岩墓地里面的山洞里,自己好像被什么偷袭了,然后就是那元霜仙子苍白的俏脸,以及樱雪仙子的娇呼声。

      然后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醒来就看见这母女二人了。

      身上就像被砍了无数刀一样,浑身疼痛难忍。和颜与那母女二人说了几句话,姚泽又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已是三天以后了,据那小妹说,那黄巫师又来看了一次,说等姚泽醒了一定要喊他过来。

      现在身上没有前几天这么疼了,只是身上的状况让他的心沉到谷底,连那闻讯赶来的黄巫师问的什么都不知道,最后那黄巫师只能遗憾地摇头走了,看来这人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惜脑子被冻坏了。

      丹田破碎,身上的法力全无,神识虽然还在,可惜没有法力配合,神识也被压制的不及以前的一半。紫电锤和那伏火鼎以及那紫皇针也躲在身体的一个角落,自己也无法联系到。

      法力全无可以再修回来,可是丹田破碎了,修炼的法力又能放在哪里呢?

      想来自己这些年为了心中那份执念,经历了多少次生死瞬间,都没有放弃,最后只能落到这个下场?

      虽然自己修炼的时间不长,可从来没有听说丹田破碎,还能修炼的,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哪种丹药能够治愈破碎丹田的。

      他躺在茅莎草上,目光空洞。

      小妹自从姚泽醒来后,就很少来这里了,上次自己偷看他时,正好被他看见了,事后小妹羞的无地自容,自己怎么能这样看一个陌生的男子呢?而且这男子还生的这么好看。

      可是姚泽醒来后不吃不喝,又让她忘了那些害羞的事,她来找姚泽去喝鱼汤。虽然自己捕到的鱼很少,可是还留了一碗给了他。

      看着这瘦小的小姑娘,端着一碗清澈的鱼汤,姚泽心里似乎又触动了什么。

      小姑娘不太爱说话,可也能看出来他有心事。那天她无意中的一句话,使姚泽汗颜不已。

      小姑娘安慰他说,她母亲常告诉她,遇到事多往好处想,就会快乐多一点,比如你要掉进这黑水湖里,你就可以设想,说不定刚好有条细条鱼钻进了你的衣服里。

      看着这枯瘦如柴的小姑娘,再看着她那明亮的大眼睛,姚泽发觉自己脸有些烧的慌。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他对小妹一家有了了解,知道自己是被黑子从黑水湖里捞出来的,也知道面前小妹家就母女二人在家相依为命。

      他想起了刚遇到鲤兽的时候,也是四处漂泊,无以为家。再看看眼前黑子的一家,也是在为活着而挣扎,自己怎么好意思让这孤儿寡母的照顾自己啊。

      自己的母后与父王知道了,肯定也希望自己能活下去。

      神风羽因为没了法力,直接缩回了体内,自己的的几个储物袋还有灵兽袋都和那神风靴放在一旁,自己现在也无法打开它们,只是怎么多了一个储物袋,自己也想不起来怎么回事。

      身上穿的是黑子父亲的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就是几块动物的皮毛连在了一起。

      他起身后,穿上了靴子,站了起来,稍微活动下四肢。

      伤势在醒来之前早就好了,酸疼只是因为两年没动了,肌肉发酸而已。

      看到姚泽起来后,小妹母女二人也很高兴,小妹拿起工具说是要多捕捉一些鱼,请姚大哥喝鱼汤。

      他走出了黑子家,这冰风谷被黑水湖占去了绝大部分,只有湖边零星住着十几户人家。所有的房屋都是用冰做的,湖边也长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只是这些花草都是晶莹的,很有一番风味。

      冰风谷四周的山很高,在谷内看都是高耸入云的。

      他随手劈下一根树枝,感觉就像铁棒一样坚硬,然后直接就爬上了山。

      虽然没有法力,一身的神力还在,脚下的神风靴使自己感觉身轻如燕,虽然不能飞行,在这冰山上腾挪跳跃还是很轻松的。

      一口气爬到了山顶,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山上的积雪估计都有几千年了,就像岩石一样。

      看着远处无边无际的冰原,他张口尽情地长啸起来,滚滚啸声像波涛一样直冲云霄,周围百十里内的野兽像是大难临头一样,伏在冰上动也不敢动。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那啸声才停止,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下山时,顺手逮住一头北地野猪扛回了黑子家。这北地野猪肚里的内脏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张口还想咬他,被他一拳就砸的*迸裂。

      小妹和庄氏看到他扛来一头野猪,都惊的目瞪口呆。忙喊来左右邻居,整个冰风谷就像过节一样热闹。

      看着这几百斤重的北地野猪都被姚泽给打死了,众人对他是敬畏万分,再加上他躺了两年也不吃不喝,自是认为他肯定是冰神下凡。

      那些男人拿着自酿的果酒,轮番敬着他,很快就把姚泽给灌醉了。看着醉倒的姚泽,大家心里踏实多了,冰神是肯定不会喝醉的。

      只是第二天小妹偷偷地给他讲了一句话,让他无语了半天。小妹说昨天她在捕鱼的时候,听见极光狼在山顶嚎叫了很久,让姚泽以后少到山上去。

      自此姚泽就在这冰风谷安顿下来,每天都会带来一头野兽,忙得小妹母女二人天天给邻居们送去肉食,实在送不完就挂在院子里晾了起来。

      晚上他也会盘膝打坐,可是身体就像舀水的筛子,一点也留不住法力。无奈之下,只好像在大燕皇城一样,每天修炼起混元培神诀来。

      识海里的两个光点就像两座明塔,在识海上空照耀着,有时候他都以为自己的识海就是一片汪洋的大海,自己就是那大海里的一条鱼,在那大海里漂荡。

      (第二更奉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