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62章 鹬蚌相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62章鹬蚌相争

      这销魂夺命丹是万年前一代毒枭毒龙尊者的独门丹药,吃到嘴里和普通丹药一样,只是法力运转之后,那毒性突然爆发,随法力很快就传遍全身,别说金丹强者,就是元婴大能中招后也只有认命一途。

      一时间修真界谈毒色变,直到那毒龙尊者渡劫失败,这销魂夺命丹也随之消失不见,人们才慢慢淡忘,没想到这中年男子竟搞到一颗,还用在他师傅身上。

      那金丹强者虽然修为高出一截,可攻击墙壁时已是力竭在先,现在又中毒在后,指挥那长矛已是力不从心,好几次让那飞剑堪堪划到了身体。

      不过那金丹强者还是一手掐诀,显然还没有放弃排毒。

      那中年男子见状指挥着飞剑一阵猛攻,又一拍储物袋,一道黑光一闪而逝,竟又放出一件法器。

      那金丹强者似乎到了紧要关头,控制着长矛已是左支右绌,一手掐诀,嘴里法决越催越急。

      只听到大喝一声,长矛一划,右腿竟齐根而断,鲜血喷出老远。

      中年男子大惊失色,双手连点,似乎想乘机结果了他师傅的性命。

      那金丹强者“哈哈”大笑起来,一拍储物袋,一个玉佩飞在身前,迎风而大,竟是一件防御法器。

      那中年男子见他师傅已回过手来,不由得面如土色,连那飞剑都气势不足起来。

      那金丹强者见状,用手一指,竟收了长矛。

      那中年男子不明所以,也按兵不动,看着他师傅。

      姚泽早就目瞪口呆了。

      “徒儿,我自问不曾亏待与你,你为何行那戮师之举?”

      那金丹强者面色依然白中带青,不过气息已平稳下来。

      “不曾亏待?”

      那中年男子听了似乎又激动起来,“我父母与姐姐是死在谁手?”

      “你这个人面畜生,我父亲结交与你,你竟打起我姐姐的主意,被我父亲发觉,你竟然狠心杀了我全家!”那中年男子越说越激动,“我当时虽小,可也目睹了整个经过,这些年来我降颜屈体,就是为了今天报仇雪恨!”

      那金丹强者脸色未变,摇了摇头。

      “可我收你为徒,还传你掌门之位,难道还抵不过百年前的一点过失?”

      那中年男子闻言更怒,“我呸!你个人面兽心的老东西,不是我体质是单灵根,你会放过我还收我为徒?你传我掌门之位,可门中稍有姿色的女弟子你放过哪个?你苟怀忠看起来道貌岸然,谁不知道你就是狗坏种?”

      那金丹强者虽然面色带青,看起来还是慈眉善目,带着遗憾摇摇头。

      “徒儿,很久以前我就教你,不要给敌人喘息之机,你明知道我中了销魂夺命丹,虽说把大部分毒素逼到腿上,可也无法压制余毒,你还要给我时间来调息,现在我对你这徒弟真的十分失望。”

      那中年男子脸上一阵白又一阵红的,显得心情十分激动,突然大喊一声,“我和你拼了!”指挥着法器又猛攻起来。

      那金丹强者又开始摇头,手中长矛却毫不客气地迎了上去。

      “徒儿,你对敌心浮气躁,和我平时的教导完全相悖,你这徒儿我不要也罢。”

      那中年男子被他师傅几句话给激的早乱了阵脚,很快败相呈现,直接被那长矛给钉在地上。

      那中年男子倒也刚烈,眼看大势已去,目眦尽裂,大吼道:“我今天没有亲手杀你,我诅咒你死无全尸!”

      话音未落,直接爆体而亡,筑基期修士的自爆气势惊人,那长矛都倒飞而去。

      那金丹强者见那中年男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拿出几粒丹药,刚想放进嘴里,突然听到从身后过道传来一阵鼓掌声。

      “精彩,姜果然是老的辣,几句话就能把徒弟给灭了,厉害啊!”

      那金丹强者大吃一惊,丹药也没时间服用,伸手就把那长矛招在手中,虽然还坐在地上,却如临大敌。

      这通道不大,他早就把神识扫了几遍,也没有发现异常。现在突然有人欺到近前还没发觉,看来是位高手无疑。

      一道黑影从通道内转出,那金丹强者只能看出此人身着蓝衫,头戴斗篷,容貌和修为都看不出来。

      鼓掌出现的自然是姚泽,他目睹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对着慈眉善目的金丹强者也大为鄙夷。

      这人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可做的事也太像他的名号了。

      那金丹强者虽然紧张,语气却十分从容。

      “阁下看来是准备做黄雀了,难道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吗?”

      姚泽哑然失笑,摇头叹道:“看来你的嘴巴就像你的修为一样,准备几句话也让我不战而逃吗?”

      那金丹强者见姚泽油米不进,眼珠一转。

      “阁下既然来此,想必也是打这仙人遗迹的主意。刚才的情形想必你也看到了,只凭一人很难打开这灵涡软玉。不如你我二人联手如何,里面的宝物可以让你先挑一件,余下的我们再平分。阁下以为如何?”

      姚泽哈哈一笑,“你以为我还需要和你联手吗?”

      张口一吐,一柄紫黑的大锤迎风而长。

      那金丹强者大吃一惊,“你也是金丹强者?”

      不再迟疑,法力运转,手中长矛直奔姚泽而去。

      姚泽似是避之若浼,身形往侧面一闪。

      那金丹强者似阵风一样,直接往出口逸去,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长矛像是有生命一般,掉头也想跟着逃跑。

      “你给我留下吧!”

      姚泽身形一闪,伸手就把那长矛抓住。

      那长矛在手心里还振动不已,他放出神识,包裹住长矛,右手在上面连点几下,直接封住了那长矛。

      看着手中的古宝,姚泽满心欢喜,这次玄风峡谷算是来对了,就这一件古宝,就不虚此行了。

      随手把长矛收进储物袋中,看了看那中年男子自爆后连储物袋都消散了,摇了摇头,也没有理会那墙壁,慢吞吞地向回走,一会就来到石门洞口。

      那洞口静悄悄地,似乎什么也没有。姚泽身形一闪,竟消失不见,原来是进了法阵。

      法阵内那刚才如风一样逃命的金丹强者赫然在里面单脚直立。

      在进来之前,姚泽布下那冰火两仪幻灭法阵,不惜以一滴万年石乳来催发,就是想留个后手作保命用,没想到剧情反转,会困住了逃跑的金丹强者。

      那金丹强者也是欲哭无泪,准备了几年的探宝行动,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徒弟暗算了,好后悔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的。

      好不容易灭绝了后患,却被一个金丹强者给抄了后路。这逃跑时,又被这不知怎么会出现的法阵给困住了。

      这法阵不仅困人,稍一异动,就会有漫天的火焰出现,要么是如雨的冰刺落下,害的这金丹强者一直在这金鸡独立,一动也不敢动,连压制的毒素也早已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从进入这石门开始,这金丹强者一直在消耗着法力,断腿后还大量的失血,到如今早就是强弓之末了。

      姚泽并不知道其真实情况,祭出紫电锤直奔那金丹强者后背砸去。

      又一拍储物袋,两道黑影一左一右也包抄过去。

      左手一翻,那迷你小钟就出现在掌心,正是那极品法器迷魂钟,右指微曲,刚准备弹去,突然停止动作,目瞪口呆起来。

      那金丹强者似乎没有真心反抗,祭出的玉佩直接被紫电锤砸个粉碎,连带那肉身都消失不见,两道黑影全扑了个空。

      要不是地上有一堆肉沫,姚泽都怀疑那金丹强者是不是瞬移跑了。

      看来这金丹强者法力早已耗尽,余毒又开始发作,连紫电锤一击都无法承受。

      低头在那堆肉沫中寻到了储物袋,法阵倒没有除去,返身进入那石门中。要破开那灵涡软玉要费时不少,还是有法阵保险一些。

      手托着一块发光石,来到那墙壁处,手摸着这灵涡软玉,感觉软中带硬,十分奇怪。

      右手一伸,那紫电锤出现在手中,法力在全身流转,气沉丹田,紫电锤随着一声大喝,如电闪一般就砸在了那墙壁上。

      那墙壁直接变的昏暗无光起来,姚泽法力流转不停,那紫电锤像是不知疲倦一样,只听到“噗噗”声响起,不到半个时辰,就听一声“哗啦”,他眼前一亮,一个房间出现在眼前。

      房间不大,一眼就能看清所有。

      里面石制的桌椅板凳到是齐全,靠墙还有一张石床,床上方方正正叠着一件蓝色衣服,墙上还有一副画。

      姚泽刚想抬腿迈过那些碎的灵涡软玉,突然心中一动,停了下来,一拍灵兽袋,捧出来那个蜂巢,正是那紫皇小蜂后。

      经过这段时间喂食那灵玉膏,这小蜂后虽然还是开蒙期,离那过渡期还有些距离,可是和姚泽的心神联系更加紧密了。

      刚才就是这小家伙发出强烈的信号,似乎有什么东西非常吸引它。

      翅膀不停地振动着,像是很兴奋的样子,小蜂后在巢穴里爬来爬去,一对长长的触角来回摇动,在姚泽的心神中不停地督促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