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61章 师徒联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61章师徒联手

      半柱香的时间一过,那金丹强者右手一指,一个小小的黑色祭坛凭空出现在身前。

      那黑色祭坛上面刻着一些不知名的图案,那慈眉善目的金丹强者口中念念有词,最后竟喷出一口精血在那黑色祭坛之上。

      只见那黑色祭坛发出血红色的光芒,和那法阵交相呼应起来。

      旁边那中年男子一脸紧张地看着这一切,突然对那貌美女修大喝道:“小倩!”

      那貌美女修茫然应声,向前走了两步,那慈眉善目的金丹强者左手虚抓,那貌美女修一声惨叫,远处一直密切注视着这一切的姚泽也吓了一跳。

      只见那貌美女修左胸出现一个血窟窿,心脏出现在那祭坛之上,还在微微颤动着。

      那貌美女修惨呼过后,显然已是气息全无,却诡异地没有倒地,全身血液受那法阵牵引,从胸口处直接浇上祭坛。

      这诡秘场面一直持续了盏茶时间,那貌美女修也变成了皮包骨头,终于倒地不起。

      那中年男子根本没有看那貌美女修一眼,只紧张地盯着那祭坛。

      那慈眉善目的金丹强者也是神色紧张,双手的法决不停地打出,突然那祭坛发出一道血光,姚泽险些惊呼出来,那条血红色的小路凭空出现,直通峡谷底部。

      那金丹强者和那中年男子都是面色狂喜,直接收了法阵和祭坛,顺着血红色小路向下飞去。

      那中年男子走前回头一个弹指,一个火球迅速地把那貌美女修包裹住,很快地上什么也没有了。

      又过了一会,一道身影又出现在现场,正是头戴斗篷的姚泽。

      看了看那血红色小路,他没有犹豫,也飞了下去。

      虽然没有放出神识,他也能感觉到周围有些空间扭曲,怪不得找不到这血红色小路,应该是被一种法阵给遮盖了,凭他目前的修为还看不出这法阵,不过这血红色的小路明显是进入那法阵的通道。

      慢慢地向下飞了近一个时辰,感觉至少也有一百多里,姚泽突然停了下来,借助那山石的掩映,能够看到那二人在前面停下了脚步。

      “师傅,这次应该能够破除这最后一关了吧。”那中年男子恭敬地对那金丹强者说道。

      那金丹强者也是面色谨慎,手中的材料不停地向四周抛洒。

      “按照那玉简记载,应该是最后一个屏障了,不过也不可大意。”

      “师傅教训的是。”那中年男子越发的恭敬了。

      远处的姚泽一动也不动,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慈眉善目的金丹强者布好了法阵,然后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似乎这种法阵的催动很费法力,一柱香后,那金丹强者面色开始潮红,头上竟然腾出阵阵蒸汽。

      那中年男子在那金丹强者的身边忙布下一个小的聚灵法阵,同时右手一弹,一个药丸直奔那金丹强者而去。

      “师傅!”

      那金丹强者张口接住那丹药,双手却没有停止,不过面色恢复了正常。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那金丹强者张口喷出一口精血,那法阵发出刺目的光芒,眼前突然一亮,露出一道巨大的石门。

      那二人脸色大喜,那金丹强者双手虚推,那道石门竟然应声而开,露出一道向下延伸的台阶来。

      两人没有犹豫,闪身踏上了那台阶,一会儿石门前完全安静下来。

      又等了一会,姚泽悄然来到这石门前,没有急着跟下去,而是在门口无声地抛下几块玉石材料来,又取出几块玉佩和一把中品灵石,随着手势都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最后又拿出一个玉瓶,不舍地从中倒出一滴乳白色的液体,随手弹出,竟然是那万年石乳,原来他在这洞口布下了那冰火两仪幻灭法阵来。

      既然来此寻宝,就要做些自保的手段,毕竟里面还有那金丹强者。

      做完了这些,他小心地顺着石阶往下走,四周很黑,神识也不敢外放,他只是凭感觉往下走,又走了半盏茶的功夫,突然听到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怎么就是一堵墙了,什么宝物也没有。”

      姚泽离得太远,看不清楚,又小心地前行了百十丈,看到前面出现两人站在一面墙前,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发光石,正四处摸着墙壁。

      “不可能,我们花费了几年的心血,伤亡了那么多的弟子,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那中年男子像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一边摸索,一边喃喃自语起来。

      “闭嘴,急什么!这应该不是个法阵,快闪一边去。”

      那金丹强者不愧是高人,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那中年男子一听不是法阵,忙闪到一边,只见那金丹强者一拍储物袋,一根古朴的黑色长矛出现在手中。

      “古宝!”

      远处的姚泽目光一缩,没想到今天能见到古宝。

      这古宝大都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法宝,因年代久远,有的古宝慢慢地灵性消散了,有的却能保存下来,比一般的法宝还要厉害几分。

      旁边的那中年男子也是目光火热,直盯着那长矛不放。

      那金丹强者无意地扫了那中年男子一眼,那中年男子如坠冰窟,清醒过来,忙那头低了下去。

      那金丹强者也不以为意,直接一指那墙壁。

      “去!”

      只见那长矛像一道闪电直奔墙壁而去。

      那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长矛竟刺进了两指,就不再前进分毫。

      那金丹强者也很惊讶,走上前去,伸手拔出那长矛,只见那墙壁上留下一个小洞,一会功夫,那小洞竟然消失不见了。

      “灵涡软玉!”

      那金丹强者惊呼一声,远处的姚泽也是一愣。

      在那“矿石大全”上关于灵涡软玉倒有记载,这玉似有灵性,有自我愈合的功能,无法切割,只能用暴力把它打碎。

      那中年男子似乎也对那灵涡软玉有一定了解,忙上前又摸了摸那墙壁。

      “师傅,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如果仅凭我们两个打开它好像有些难度。”

      那金丹强者手摸着墙壁,眼一翻,“急什么?没试怎么知道打不开?”

      两人摸索了半天,又商量了一会,那中年男子祭出一把飞剑,和那金丹强者一起对着墙壁“砰砰”砸了起来。

      姚泽没有现身,只是远远地看着。

      两个时辰后,还别说,在两人不间断的猛攻下,那原本幽黑发亮的墙壁开始有些暗淡了。

      两人自是大喜,攻击起来更加卖力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那墙壁依然还是有些暗淡,那金丹强者的长矛攻击依然气势十足,可那中年男子面红耳赤,气息有些不稳了,忙向嘴里塞粒丹药,飞剑依然在攻击着。

      又过了盏茶功夫,那中年男子发须都在滴水,手中攻击没有停止,口中却喊道:“师傅,弟子怕是不能坚持了。”

      那金丹强者看了他一眼,“你且休息一会。”

      手上精光大盛,长矛带起的风声“呜呜”作响,竟然比两人一起攻击声势还要大。

      那中年男子忙退到一边,掏出一把丹药直接塞到嘴里,直接盘膝打坐起来。

      远处的姚泽看了直摇头,这金丹强者法力高深,可若单论力量,和自己的差距还不是一点半星的。

      其实姚泽想的有点简单了,他本体就是先天古兽吞天螭,本身就是以力量见长的,再加上在升龙池内淬体升级,别说这结丹期初期的老头,就是结丹期后期的强者力量也没法和姚泽比较。

      在姚泽暗自嘀咕的时候,又过了半个时辰,那中年男子一跃而起,“师傅,我差不多了,接着。”

      那金丹强者在不停地全力攻击下,脸色早已赤红,呼吸也粗重许多,闻言张口吞下了丹药,手中的攻击没有停顿丝毫。

      “再坚持两个时辰就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如果停下就前功尽弃。”

      那中年男子答应一声,离那金丹强者稍微拉开些距离,手中的飞剑就直奔墙壁而去。

      这边正打的热闹,那边的姚泽快要睡着了,照这金丹强者的估计还要两个时辰,自己不如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刚想转身,异变突生,只听见那金丹强者大吼一声:“孽畜,你给我吃的什么?”

      姚泽一惊,忙抬头望去,只见两人已经停止了攻击,那金丹强者面色不再赤红,却白里发青,嘴角已流下一道黑色血痕,双眼喷出怒火。

      再看那中年男子先是一惊,看那金丹强者已吐出大口黑血,不禁狂喜大笑,“哈哈……销魂夺命丹味道怎么样?”

      “你……”

      那金丹强者不再迟疑,直接盘膝坐下,竟准备逼出毒药。

      那墙壁没了攻击,一会功夫就恢复如初了。

      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再看那墙壁,一指那飞剑,直奔那金丹强者而去。

      那金丹强者也不起身,一手掐诀,另一手直接指挥长矛迎了上去。

      远处的姚泽被这突然反转的剧情弄的糊涂了,刚刚还是合作无间的师徒,突然反目,像是几世仇人一样,再听到那销魂夺命丹也是吓了一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