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59章 重回旧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59章重回旧地

      那掌门晋风子面色如常,微一点头,“大家都知道几位弟子去参加那魔王谷交流会,路上那姚泽和王雨天起了争执,被路过的寒风谷长老方平道友所阻止。这方平道友乃金丹强者,大家都不陌生吧,我专门为此事询问了方平道友,这是方平道友的回复。”

      手一转,一道符咒就飞向那火道子。

      那火道子接过那符咒,神识一探,面色不变,就把那符咒就给旁边的飞云子。

      那飞云子似乎是恢复了镇定,也把那符咒用神识看了一遍,却没有说话。

      那掌门晋风子等几位峰主都看了一遍,用手一拍椅子扶手。

      “这姚泽小子竟然贪图雨儿身上的渡厄丹,大家都知道这渡厄丹是我青月阁有大用处的,方平道友已阻止他一次,可最后还是被那小贼夺走。”

      那几位峰主面面相觑,那火道子喃喃的自语道:“渡厄丹被夺了,那……”

      这渡厄丹对结丹期修士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因为有大的图谋才忍痛把此丹送人,心中却对此丹念念不忘。这突然得知渡厄丹被抢,心中的五味杂陈各人自知。

      飞云子站了起来,拱手说道:“掌门师兄,那姚泽是我丹峰弟子,其修为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只有区区的炼气期大圆满修为,体质还是五灵废根,那王雨天师侄具我所知已是筑基期中期修为了,怎么会被姚泽所害?”

      那掌门晋风子又一拍扶手,这扶手应声而碎。

      “飞云师妹有所不知,那姚泽早就是筑基期修为了,一直包藏祸心,居心叵测,隐瞒修为。大家还记得小洞天的事吧,事后经过我调查,那些弟子不是遇到什么妖兽,全是被那姚泽所害!”

      “什么?这是真的?”几位金丹强者不再淡定了。

      “就在刚才,我特意恳请太上大长老使用秘法推算,是那姚泽贼子无疑。”

      那些峰主一听到太上大长老,都闭口不言,洗耳恭听起来。

      “几位师弟师妹,很久以前我就派人了解过,这姚泽是突然出现在岭西安庐城的,不知使用什么手段,通过一个当地家族举荐进入我青月阁的。师弟师妹请想,如果此人真是五灵废根,能在门派比试得到第三名吗?”

      几位峰主都面面相觑,不再说话。

      “此贼在我青月阁潜伏至今,利用这次魔王谷交流会,突然发难夺走了渡厄丹。如果被魔王谷有心人知道此事,对我青月阁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应该清楚。”

      那掌门晋风子顿了一下,特意看了那飞云子一眼,“我建议发出诛魔令,整个岭西大陆通缉姚泽!”

      “诛魔令!”

      几位金丹强者明显身形一震,这诛魔令乃是整个岭西最高的通缉令,任何门派和散修见到目标都要给予击杀。

      那火道子面带疑惑,“掌门师兄,那渡厄丹的事会不会暴露?”

      那掌门晋风子右手一摆,“我已派人面见那魔王谷之人,最多两个月那人应当知晓此事。那姚泽贼子盗走我门派重宝,还妖言惑众,如果谁诛杀此僚,我青月阁愿以渡厄丹相谢!”

      “诛魔令”一出,很快就传播出去,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传遍整个岭西大陆。

      大家纷纷关注起姚泽这个以前从没有听说过的名字,能从青月阁偷走重宝,还能灭杀几个筑基期修士,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不过众人对那重宝和那青月阁许诺的渡厄丹似乎兴趣更大,那重宝青月阁没有说明,不过那渡厄丹足以引起那些金丹强者的疯狂了。

      一时间姚泽这个名字在各个大小门派中被反复提及,当然最先知道的还是青月阁自己的弟子。

      那袁丘偷偷地跑到青月坊市一趟,回来后就闭关苦修起来。

      姚泽的师傅吴燕因为很少与人交往,听到此事后都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第一时间跑到飞云子面前据理力争,苦苦哀求飞云子去为姚泽求情,反被飞云子呵斥一顿。

      那吴燕从飞云子那里出来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竟直接去求见那掌门晋风子。

      只是这一去,就再没有人见过那吴燕了。

      平时这吴燕也没有什么朋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飞云子也因为姚泽的事心烦意乱,对那吴燕也是刻意不想再见,慢慢地大家都忘了青月阁曾经有过这个人。

      这些事姚泽自然是毫不知情。

      他闭关伤愈后,准备直接去那玄风峡谷一看究竟,等他取出地图玉简时,一时竟有些踌躇,那玄风峡谷地处岭西大陆最西端,竟然离那安庐城只有一千多里路程。

      自己离开安庐城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一直想回去看看,事情千头万绪的,竟耽搁了下来,自己成为青月阁弟子的是夏家堡众人估计还不能知道,现在自己又要离开青月阁,实在是世事无常啊。

      那王霸天的记忆里,有晋风子派人去安庐城调查自己一事,不知道有没有对夏家堡产生什么影响,看来自己还是去看一下吧。

      想起夏玉他们,姚泽的心中有些暖意流过,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眼前出现,他直接祭出飞剑,恨不得立刻就赶到夏家堡。

      现在的他头戴斗篷,身着蓝衫,身上的修为显示出筑基期中期顶峰,估计那些青月阁弟子面对面也很难联想起自己就是姚泽。

      这安庐城作为一个港口城市,永远都是忙碌一片。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来往的各色人群,大大小小的船舶,完全用的上“舟行如梭、不舍昼夜”来形容。

      夏家堡在安庐城算得上一个超级势力,全城八成的兵器都是夏家堡打制的,而且在三年前整个安庐城的利益分配中,夏家堡再次获得了两成的份额,对夏家堡的高速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家大业大,管理起来也是极为费心,夏公满作为夏家堡的堡主,自然也是殚精竭虑,和三年前相比,虽然依旧是一身紫袍,面色威严,可是鬓发早已爬满了霜白。

      只是这段时间夏堡主的心里比较烦躁,上次那位深藏不露的姚公子为自己赢下了比试,直接去那仙门拜师,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自己又请了一位仙长作为供奉,没想到那白府也请到了两位供奉,据无忧仙长说白府的两位供奉都不简单,夏堡主的心中早已警惕起来。

      不料上个月灵风武馆的黄馆主和鲁家庄的鲁庄主联袂登门,说什么为白府的少爷白锦堂保媒。自己三年前都已经明确拒绝了一次,这次三家联手,还要提什么联姻,这明摆着要对夏家堡不利。

      正当夏堡主烦心之际,门口略过一阵香风,一个面貌娇媚的少女跑了进来,口中还大呼小叫着,身后跟着一位面带无奈,鼻子上有几个小雀点的侍女,正是那夏家小姐和夏玉主仆二人。

      三年过去了,夏玉也变成了位大姑娘,夏灵芸出落得更加明媚照人。夏公满原本烦躁的心立刻平静了下来,他慈爱地看着爱女,自从那位姚公子离开以后,这丫头整整躺了半年,后来自己想尽了办法,终于让她彻底地忘记了往事,开始愿意和一些青年才俊交往起来。

      “爹爹,明天好多人都去那飘花谷游玩,我到底去不去呢?”

      夏公满故意紧皱眉头,手摸着下巴,“那地方好是好,可是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如果是鱼龙混杂之辈,我看还是不要去了。”

      那夏灵芸娇面含羞,跺脚不依,“爹爹,我交往的人哪里有什么鱼龙混杂?要不你陪我一起去?”

      夏公满连忙摇手,“别,还是你自己去吧,又是吟诗,还要作对的,莫要难为爹爹了。”

      在那间客房内,那道蓝色的身形依然在床上盘坐着,一切似乎和几年前一样。

      这道身形自然就是伤愈赶来的姚泽,以他如今的身手,无忧道长自然无法察觉,更别提夏公满等人了。

      他的神识看到夏玉已经长大成人,夏家小姐也娇艳如昔,心中也颇感欣慰。旁边住着的无忧道长依然在和美人嬉戏,还和一位炼气期五级的老者在随意交谈,看来这位仙长应该是夏公满重新请来的供奉。

      姚泽对这二人自然不会在意,神识扫过,那夏家柱老爷子倒不在,可能又去出门送货了,那位夏公满的族叔身体依然硬朗,还在锻造坊忙碌着。

      虽然姚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再次见到这些熟悉的面孔,心中也很开心,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现身和他们见面。

      毕竟自己肯定会被那晋风子列为要对付的对象,这夏家堡是自己出来之处,那晋风子以后肯定要派人监视这夏家堡的,自己和他们见面,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他原打算看眼就离开的,不过当他神识扫过整个安庐城时,心中一动,又决定留了下来。这夏公满似乎遇到了麻烦,不过他并不准备插手,毕竟和凡人的事纠缠太多,对自己以后渡劫可是十分的不利。

      入夜之后,整个夏家堡除了无忧道长院里传出嬉戏吵闹声,一片静寂。

      姚泽盘膝坐在床上,眉头微微一动,身形在床上消失不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