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57章 强势灭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57章强势灭杀

      现在的姚泽也头痛欲裂,由于刚才使用了培神诀地之境界的“刺神”,还没有完全掌握,反噬发作,一时也不能再用了,那王霸天也受伤不轻,看来还是要和他硬碰硬的斗一场了。

      那王霸天见姚泽没有回应,目眦欲裂,战斗到现在,自己损失惨重,却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

      “姚泽,我看你能躲到哪里?”

      右手一指那山河图,“给我长!”

      只见那山河图像被拉长的布锦一样,慢慢地变长,变大,几息功夫就有十丈左右。

      “给我爆!”随着王霸天那声嘶力竭的嚎叫,一声巨响传遍整个小山。

      硝烟过后,小山基本上被夷为平地。那王霸天衣衫褴褛,面无血色,嘴角流血,左袖空空,血披风也成了一块块布条挂在身上,以往的温尔文雅荡然无存,面目狰狞,喷火的双目死死地盯着前面。

      姚泽也是狼狈不堪,蓝色长衫早就不见,雷熊皮甲护住全身,已经裂开好多口子露出皮肤,一个盾牌紧紧地挡住面门。

      任谁也不会想到那王霸天会自爆那山河图,这可是非常接近那法宝的极品法器啊,整个“缚龙法阵”直接消融,要不是姚泽肉身强大,仅凭那护甲,肯定也是血肉横飞的结局。

      那王霸天一看到姚泽,就情绪激动起来,“象甲盾!我师父的象甲盾!姚泽,你很好,这次你还怎么躲?”

      姚泽慢慢拿开盾牌,露出苍白的脸色,嘴角也流出血丝,这山河图的自爆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承受的。

      那王霸天五官都拧在了一起,裂开带血的嘴巴,“嗬嗬”地狞笑着,仇恨的目光都能喷出火焰。

      慢慢地伸出了右手,手心中有一件鹤形的符咒。

      “姚泽,这次还看你往哪里躲?”

      口一张,一团精血喷在那符咒上。

      姚泽看到那符咒第一眼就浑身毛骨悚然,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笼罩在心头。毫不犹豫地一指那盾牌,那盾牌直接放大,挡在了身前。

      又一拍储物袋,那个小镜迎风而长,也立在身前。

      此时姚泽只看到满天的霞光刺的眼疼,然后那盾牌像布锦一样直接裂为两半。

      生死关头,姚泽一咬舌尖,一口精血直接喷在那小镜上,只听“铛”的一声,那小镜直接飞向了一边,一道刺骨的疼痛从左肩传来,一股戾气在姚泽体内开始乱窜。

      姚泽急转法力,把那股戾气压抑住,幸好当年在升龙池内强化了肉体,连带这经脉都宽大坚韧许多,否则那股戾气刚进入体内就会撕裂经脉,造成无法弥补的重创。

      再看那王霸天祭出符咒,身形已是摇摇欲坠,看那姚泽竟然没死,手指着姚泽,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你……”

      姚泽右手一指,飞钹一划而过,那王霸天大叫一声,晕倒在地,前指的右臂也掉在地上。

      直接走上前去,右手紧紧抓住那王霸天的头顶,运转法力,竟搜魂起来。

      那昏迷中的王霸天双目紧闭,脸上五官扭曲,一柱香的时间过去,右手松开了头颅,再看那王霸天早就气息全无。

      手一招,就摘下了那王霸天的两个储物袋,手指一弹,一个火球瞬间就把那王霸天包裹住,几息之后,一阵微风吹过,那王霸天早消失不见。

      把那小镜和散乱的法器全都收起,姚泽脸色阴沉,祭出紫电锤破空而去。

      在那王霸天身消的一刻,在万里之外的青月阁上,一间密闭的房间内,一个身穿青衣的低级弟子正在房间内盘坐修炼,一排排桌架上安放着一块块紫色的玉牌。

      突然一声脆响,那青衣弟子忙睁开双眼,在前面第二排中间有块玉牌已变得粉碎。

      那青衣弟子忙上前观看,脸色突然大变,“王雨天!掌门的后人死了!”

      那青衣弟子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房间,前段时间这房间里的玉牌连续碎了几块,这青衣弟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慌张,可今天不一样。

      这王雨天可是掌门的直系后人,平时掌门宠的很,全门派可都清楚的很,可今天王雨天的命牌碎了,那意味着这青月阁要变天啊。

      那青衣弟子跑到峰顶一间密室门口,倒是没敢敲门,只是跪在门外,“砰砰”叩头。

      过了好一会,密室内传出一阵低沉的声音,“什么事?”

      那青衣弟子听到声音,身子一抖,“回掌门,小的今天命牌室当值,发现那王雨天的命牌……碎了……”

      那青衣弟子声音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过了一会,那密室没有一点动静。那青衣弟子也不敢起身,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忽听“砰”的一声,那密室石门四分五裂,直接把那青衣弟子砸得*迸裂,一道红光直接消失不见。

      几息之后,那红光出现在命牌室内,正是那掌门晋风子。他背手直立在王雨天的命牌前,看着粉碎的玉牌,脸色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背后的双手暴出青筋。

      “是谁?是谁害死我唯一的后人?我要抓到你,把你碎尸万段,抽筋炼魂!”

      身影又一闪不见,直接出现在那王雨天的住所,随意取走两件日常用品,直接往后山闪去。

      “看来还是要请师傅出手推算一番了,雨儿,你等着,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

      青月阁发生的事姚泽自是不知,他正驾驭着紫电锤急驶着,体内的戾气时刻都破坏着他的经脉,马上快要压制不住了,需要马上找个地方炼化。

      目光所至,前方有一处峡谷,中间河水湍急穿过,两岸地势险恶,神识扫过,倒没有发现高级妖兽。

      姚泽停下身形,很快在峭壁上发现一个山洞,一个闪身就走了进去,这洞也不知是什么妖兽所留,应该好久没有回来过了,里面灰尘厚厚一层。

      右手一挥,一个除尘咒就使山洞干干净净。在洞口随手布下一个警戒法阵,又在身边布下一个聚灵阵,一拍储物袋,几块中品灵石飞在四周,几个药瓶摆在身前,直接把那破烂不堪的雷熊皮甲给除掉,赤身盘膝而坐,开始调息起来。

      那鹤形符咒是晋风子专门为王霸天炼制的,里面封闭着晋风子近五成法力的一击,根本不是现在的姚泽能够抵抗的。

      所幸大部分攻击都被那法宝小镜给御下了,只有小部分也给姚泽造成很大的伤害,那股戾气就像一条毒蛇般,不停侵蚀着体内脉络。

      他调动全身法力,包裹住那团戾气往左肩移动,那戾气哪肯乖乖就擒,直接在体内横冲直撞,疼的姚泽龇牙咧嘴。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戾气还是慢慢地聚集在左肩伤口处,突然姚泽大喝一声,那伤口处激射出一股黑色的液体,直刺向前面的石壁上,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味。

      他长舒了一口气,右手一挥,那气味消失不见。然后对着左肩连点几下,使出一个伤愈术,很快左肩就恢复如初,只留一道淡淡的痕迹。

      站起身来,一拍储物袋,一件蓝色长衫就罩在身上,活动下左肩,姚泽又盘膝坐了下来。

      想起从王霸天那里得到的消息,他的心里颇不宁静。

      从那门派比试结束,那掌门晋风子就开始注意到他,专门派人去安庐城夏家堡了解情况,得知姚泽来历不明后,本打算取消姚泽的神木台资格的,还是飞云子据理力争,那晋风子才妥协同意的。

      汪声劫杀纯粹是王霸天一时贪心,并不是专门针对姚泽。他们也查出姚泽经常出入坊市,在姚泽远赴阴阳坊市时,他们曾在青月阁外围埋伏了几次,后来姚泽又去了罗云山,机缘巧合下躲过了一劫。

      等姚泽回来,准备参加小洞天历练时,那王霸天利用青月峰筑基期弟子进入采药之际,给那五位筑基期修士每位一百块上品灵石,准备在小洞天内灭杀自己,却不料被自己反劫杀,最后搞得那晋风子的采药计划完全破灭,还害得那王霸天在出口狼狈不堪。

      那晋风子暴跳如雷,从王霸天那里问清情况后,就准备灭杀自己。

      当然不能在门派内动手,那飞云子也不是善茬,这次魔王谷交流会就是一次机会。

      那掌门晋风子亲自出面,传书给寒风谷一位太上长老方平,就是姚泽所遇的金丹强者。那寒风谷只是一小型门派,对那晋风子的要求自然满口答应。

      那方平长老亲自带领本门所有精锐截杀姚泽,本来以为即使那姚泽隐瞒修为,金丹强者出马也是手到擒来的事,结果又被姚泽给溜了。

      现在这王霸天被自己给灭了,那掌门晋风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那青月阁自己目前是回不去了,只是师傅还不知道这些,那红颜膏还在自己身上装着,想来就恼怒万分,这王霸天屡屡难为自己,真是死有余辜。

      师傅她一般不出门派,又有飞云子庇护,应该不会有问题。

      闷头想了一会,觉得乱想也无益,随手一拍储物袋,把那面小镜拿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