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56章 你死我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56章你死我活

      要是在外面,一指就能把这可恶的炼气期小子给灭了几回,在这坊市内可是那四盟势力范围,这里毕竟离那青月阁太远了,没人会卖王霸天的面子。

      在客栈静室内那王霸天也没有心思打坐修炼了,神识紧紧地锁定那可恶的小子。

      一天的时间已过,姚泽的小摊很快就收了起来,收拾好东西,直接就进了旁边的商铺看了起来,一家家商铺都溜达一遍,那百草厅规模也小的很,看来这百草厅的生意都做到了这岭西的各个角落里了。

      一个时辰以后,姚泽终于离开了坊市,祭出飞剑,认准方向,直接破空而去。一口气飞了三百里左右,来到了一座石山上。

      这山不高,自然谈不上险峻,却全是石头,整座山上连一头妖兽也没有。

      找了块平地,随手在四周一抛,那些小旗直接没入地面不见了踪影,再把那玉简拿在手心里,开始盘膝打坐起来。

      又过了盏茶功夫,他眉头一挑,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这石山上突兀地响起,“小子,这次看你嘴巴还怎么损。”

      一身白衫,浑身再没有一点温尔文雅,一脸的狰狞,正是那紧跟而来的王霸天。

      姚泽站起身来,抻了抻衣袖,神识扫过,这周围百里内没有一人。

      那王霸天看着姚泽不慌不忙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暴怒的心也慢慢冷静下来,“你是何人?把我引到此处意欲何为?”

      姚泽抬手摘下了斗篷,露出一张王霸天做梦都没想到的脸,看那浓眉大眼的样子,王霸天差点跳了起来,“你……姚泽,你还敢出现?”

      突然眼前景象一换,姚泽已激发了那“缚龙阵”,虽然不能真正困住那王霸天,但防止他逃跑应是绰绰有余了。

      王霸天心情激荡之下,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树林中,不由得一惊,“法阵?”

      这王霸天也是极为了得,很快就镇定下来,右手一指,一把飞剑就在四周盘旋,又一拍储物袋,头顶出现一轴画卷,正是那晋风子法宝山河图的仿制品,一件无限接近法宝的极品法器。

      上次小洞天历练,青月峰损失惨重,收获甚微。据祖爷晋风子估计,小洞天几位师兄应该都是死在姚泽手里。晋风子又请门派元婴大能推算一番,竟然没有什么结果。这才有去魔王谷的路上,请金丹强者出手灭那姚泽,不料又被他逃掉。

      原以为这姚泽从此隐姓埋名,改头换面,再也找不到他了,没想到他竟敢引自己到这里来,看来想谋取自己的性命了。

      祖爷既然说他实力不凡,肯定也有着筑基期修为了,想不到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虎。不过王霸天并不担心,自己本就是青月阁最骄傲的人,还有祖爷给的保命之物,怎么会怕这个五灵废根的小子?

      那王霸天刚祭出那法宝仿制品,姚泽就感受到了危险气息,这仿制品比在那陈听清手里危险多了。

      一点也不敢大意,这王霸天虽说只有筑基期中期的修为,战斗力比一般的筑基期后期修士厉害多了,就那个山河图的仿制品给姚泽的感觉就很不好。

      不过现在肯定没有退却的道理,姚泽一拍储物袋,紫电锤直接在头顶盘旋,一把飞剑和一把扇子直奔那王霸天而去。

      那王霸天正警惕地看着这片树林,突然从树林里射出飞剑和扇子,直接祭起飞剑迎了上去,口中大喊道:“姚泽,你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小辈,藏头露尾的,敢与我光明正大的一战?”

      姚泽根本不理会他,指挥着法器不停骚扰着那王霸天。

      王霸天哈哈大笑,“上次门派比试,你不敢应战,现在就会偷袭,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

      一指那山河图的仿制品,只见一道黄色光芒一闪,那山河图一张即收,再看那飞剑和扇子都不见了踪影。

      姚泽大吃一惊,心神再动,也感应不到那两件极品法器了,看来这山河图就是一个空间类宝物了,虽然不是法宝,也不是一般的极品法器可比的。

      姚泽面色逐渐凝重起来,右手一拍储物袋,又飞出两道黑影直奔那王霸天而去,神识却紧紧锁定那山河图。既然知道那山河图是个宝物,就要找出端倪。

      王霸天看那树林内又飞出两件法器,面露嘲弄之色,“小子,等我把你的法器都给收走,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斗。”一指那山河图,又一道黄色光芒闪过。

      姚泽这次看的很清楚,那山河图张开后飞出那黄色光芒,笼罩在法器上,当时就切断了心神和法器的联系,然后那黄色光芒回收就带走了那法器。

      既然发现了端倪,姚泽又放出了三件法器,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直刺那王霸天。

      王霸天正在得意中,自从认识这小子,自己在门派里就很憋屈,感觉这小子就是一条泥鳅,设计了几次都被他逃脱,十分狡猾,这次他困住自己,以为能灭杀自己,今天就和他做一个了结。

      又看到三件法器从树林中飞出,那王霸天不禁有些恼怒,这小子法器不少啊,抬手一指那山河图,又一道黄色光芒闪过,那山河图一张即收,却发现那三件法器依旧在四周盘旋,时不时给自己一下。

      第一次发现山河图失手,那王霸天有些吃惊,这小子还是有些实力的,那就让这小子见识下自己的真正实力吧。

      左手一伸,掌心出现一座玲玲的小塔,正是那极品法器七宝梵音塔,右手一挥,一件红色的披风罩在身后,正是那件血披风,头顶山河图,飞剑在身边飞舞,王霸天面露狞笑,“小子,来吧,让本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

      那三件法器直接没入树林中,姚泽脸色更加凝重。这血披风的威力姚泽在门派比试时见过他的威力,一般的攻击直接就被它无视了。

      那座七宝梵音塔明显就是一件空间类法器,如果被困在里面只有被炼化的命运了。

      看王霸天连续祭出几件极品法器,姚泽忍不住都有些嫉妒了。自己虽然也得到不少法器,可是除了那件法宝镜子,别的跟他比简直就是垃圾,看来再努力也不如出身好啊。

      局面一时僵持下去了,这“缚龙法阵”有效时间最多两个时辰,如果那王霸天再胡乱攻击一番,连一个时辰都难坚持,毕竟只是件中品法阵,如果被那王霸天跑了,事情可就大条了。

      怎么解决掉这个大患呢?姚泽眉头紧皱,也不再放出法器骚扰进攻了。

      王霸天见树林中不再有法器飞出,面露暴虐,“姚泽小子,你这法阵马上就该失效了吧,从门派比试你就躲,到现在你还是躲,呆会看你还能上哪里躲。”

      丝毫不理会那王霸天的叫嚣,姚泽紧皱着眉头,突然一拍脑袋,自己好蠢啊,拿法器和那厮比拼,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怎么比啊?自己灵魂比他强大许多,擅长的是神识攻击啊,怎么能以己之短攻他之长呢?

      不再犹豫,左手一伸,掌心出现一座迷你小钟,正是那极品法器迷魂钟,右手一挥,四道黑影直接冲出树林,这次姚泽把那紫电锤也放了出去。

      神识攻击讲究突然性,如果对上有防备的修士,效果反而不明显,这次姚泽准备给那王霸天一个难忘的教训。

      那王霸天正在大声嘲笑着,其实心神一直绷的紧紧的。看到四道黑影飞出,大喝一声“来得好”,左手一扬,抛出那七宝梵音塔,那塔迎风而长,很快就长到一丈左右,塔身流光溢彩,塔内呜声阵阵,显得气势非凡。

      右手一点那山河图,一个“收”字刚出口,突听到一声钟响,脑袋就“嗡”的一下,面色一白,心道不好,还没来及作出反应,只觉得灵魂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

      王霸天大叫一声,翻身就倒,两件法器就直接刺在身上,那血披风自动护住,直接就滑到一边,另一把飞钹从左臂上一划而过,半截手臂掉在地上。

      再看那山河图失去控制,直接收缩成卷,和那飞剑一起落了下来。那七宝梵音塔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变身很大,成为目标也很明显,直接和急驶而来的紫电锤碰到了一起。

      只听到一声巨响,那七宝梵音塔直接就变的粉碎。

      手臂的剧痛和那声巨响,使那王霸天刚落地就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刻还是胜券在握,突然形势急转直下,由刀俎变成鱼肉,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可地上的断臂提醒自己,这都是真的,自己被那个从来只知道逃跑的小子给伤了。

      王霸天双眼变得通红,右手一挥,那山河图直接变成三丈来长,放出万道霞光,地上的飞剑也重新在身周盘旋。

      “姚泽,你给我出来,你就不能堂堂正正的站在我面前吗?你就是个小人。”

      姚泽暗骂一声“白痴”,都你死我活了,还需要和你堂堂正正?根本丝毫不去理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