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55章 脱身钓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55章脱身钓鱼

      那金丹强者摇了摇头,“不会,这小子肯定还在这河水里,他无法逃过这金灵鼠的追踪,只要从河水里出来,这金灵鼠就会感应到。这无妨,我布下法阵,把这一片水域全部罩住,看这小子往哪里躲。”

      姚泽一听,暗道不妙,忙随着湍急的河流向下游飘去。他不敢动用法力,怕那金丹强者生出感应。

      在“妖兽大全”里有对那金灵鼠的描写,全身金黄,长相和老鼠差不多,只要达到妖兽二级,鼻子就会对那鬼妲草炼制的粉末特别敏感,几百里内都无处遁形,偏偏那粉末是无色无味,稍不注意就会中招。

      同时心里有些疑惑,自己身上什么时候被那王霸天给做了手脚,或者是那晋风子亲自出手做的?如果放出神识,肯定能慢慢查出那些印记,只是现在他可不敢动用神识。

      想了想,姚泽在水底干脆直接把衣服鞋袜全脱了,手掌在头皮上一抚,满头长发直接脱落,变成了一个光头葫芦。

      所有东西卷成一团,找块大石头压在了水底,自己则抓着几个储物袋和那灵兽袋,光着身子就往下游漂去。

      他不能确定那鬼妲草炼制的粉末是涂在衣服上,还是头发上,反正随便闭关两个月,头发就会长出来。

      幸好那金丹强者布置那大阵笼罩的面积较大,需要的材料不少,等那大阵完全激发起来,姚泽随着河流早就在百里开外了。

      等那金丹强者费尽了心思,把这河水里方圆十几里的范围都摸索一遍,终于发现了那石头下面的衣服。

      提着姚泽脱下的衣服,看着那一团头发,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沉默许久,那金丹强者开口说道:“这小子既然能脱下衣服,自然是想到了身上被做了手脚,看来他是不敢回青月阁了。你自己好自为之,此事我自会向王掌门解释的。”

      那王霸天自然也想到了这点,看来以后想见到这小子都很难了。自己受的屈辱无法消除,这次祖爷都亲自邀人出手了,还是被这小子给遛了,心中不甘也是无可奈。

      听那金丹强者说话,忙躬身说道:“一切全凭前辈做主。”

      那金丹强者也不再停留,身形晃动,一会就消失在天际。

      那王霸天在原地又愣了一会,只好恨恨地飞走了。他料定那姚泽肯定是改头换面,隐姓埋名躲了起来,岭西大陆这么大,再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半个月后,离那事发现场一千多里地的河道里,突然出现一道身形,那人浓眉大眼,一头短发,却身无寸缕,正是那侥幸脱身的姚泽。

      自从那天脱身以后,姚泽并没有离开河道,而是在水里漂流了十几天,神识在身上反复查看了好几遍,才确认没有那该死的鬼妲草的粉末了,又担心那金丹强者还不死心,追着不放,又在水里游了一千多里,才离开河道。

      手一挥,就穿上了蓝色长衫,戴上了斗篷,修为也显示出了真实实力,这样只要姚泽不祭出紫电锤,那王霸天肯定无法认出自己,他绝对想不到一个蒙面筑基期中期修士会是姚泽。

      姚泽这样打扮也是要给那王霸天一个惊喜,自己被那金丹强者追的入地无门,怎能放过这罪魁祸首王霸天?掌门都这样算计自己,青月阁肯定是无法回去了,回去那掌门晋风子即使不当面灭杀自己,以后还会阴魂不散地算计自己,还有可能会连累了师傅。

      这次王霸天肯定还会继续去参加魔王谷的交流会,如果这次放过他,下次是难以掌握他的行踪了。

      早就考虑好这一切,他取出那份地图玉简,确认下目前所在位置,直接祭出一把飞剑,向那九剑坊市飞去。

      这把飞剑不知从哪个修士身上得到的,也是把极品法器,速度和那紫电锤相差倒是不大。

      九剑门在岭西连中等门派都算不上,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门派内没有元婴大能坐镇,不过一般的中等门派也不会轻视这九剑门。

      这九剑门门主只是结丹期初期修为,门内太上长老却是位结丹期大圆满的强者,一身法力深不可测,九把飞剑连一般的元婴大能也不敢小觑。

      这样那九剑门附近的九剑坊市规模也是很大,比那青月坊市毫不逊色。

      这一天,坊市内来了一位身着蓝衫,头带斗篷的筑基期修士,正是那日夜兼程赶来的姚泽。这坊市内自然也有那百草厅,不过姚泽并没有进去,他神识随意一扫,整个坊市情况就一清二楚。

      那青月阁的四位修士果然还在客栈中,想来那王霸天又会编出种种理由,怎么逃出那些人的追杀。至于姚泽他肯定不能说这小子不敢来了,还是装模作样地和几人一起在此等候。

      姚泽顺便逛了一下坊市,倒是买了一套中品法阵,然后装作匆匆路过的修士,直接出了那九剑坊市。

      那王霸天四人肯定会继续前往魔王谷,姚泽就在那前行的路线上找个山头,盘坐调息,等着那四人。

      果然过了十天以后,他就发现了那王霸天的狼头飞行舟从头顶飞过。姚泽又等了一个时辰,才从容起身,祭出飞剑追了上去。

      这儿离那魔王谷至少要三个月的路程,肯定能在路上找到机会。仗着神识比那四人强大不少,他并没有紧紧跟随。

      就这样飞行了一个月,那王霸天几人果然停在了一个小型坊市内休息。从地图玉简中,此坊市名为四盟坊市,是当地四个小门派联合控制的小型交易场所。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去寻找机会。把修为降至炼气期三层,依然带着斗篷,姚泽走在这坊市内的街道上。

      这坊市挺小的,所有的商铺加起来没有二十家。不过这坊市也有些特点,这街道挺宽,如果给那些管理者交纳两个灵石,就可以在街道边上摆摊一天。

      姚泽就看到有十几个修士在街道边上摆着地摊,上面的东西都是些低级丹药、法器、符咒之类的。

      随意逛了一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突然他眉头一挑,心中有个想法,既然没有太好的机会,何不来个钓鱼计划。

      到那管理处交了两块灵石,领了一块毡布,姚泽来到那客栈的对面,离别的地摊稍微远点距离,就把那毡布铺在地上。

      从储物袋里翻出几件低级法器和两瓶低级丹药,在那毡布上摆好,姚泽的生意就算开始了。

      虽然很少有人来摊前咨询,他也不在意,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那客栈门口。还别说,他还真卖掉了一个月牙刀,虽是低级法器,外形倒很奇特。一个炼气期二级的年轻修士看了半天,最后嘴里小声地问了价格。

      姚泽想了想,才说两块灵石。那小年轻赶紧把那月牙刀抓在手里,生怕姚泽反悔一般,扔下两块灵石,转身就跑了。

      苦笑着摇摇头,姚泽捡起了那两块灵石,看来今天的租赁费回来了。

      眼看着这一天的时间就要过去,突然他眉头一挑,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株两百年份的蛇舌草就摆在那毡布上,当然这是他在小洞天所采摘。

      几息之后,王霸天的身形出现在客栈门口,看来这厮休息好出来溜达了。

      那王霸天显然也注意到街道两边的地摊了,颇有兴趣地看了起来。第三个地摊就是姚泽所摆,那王霸天眼前一亮,蹲在姚泽面前,拿起那株蛇舌草看了看,抬头问道:“这药材怎么卖?”

      姚泽哑着嗓子,摇头说道:“只换不卖,一件防御的极品法器。”

      那王霸天一窘,“道友,卖灵石不行吗?我可以给你上品灵石。”

      姚泽装作沉思一会,伸出了一根手指。

      那王霸天大喜,直接拿出一块上品灵石放在那毡布上,起身要走,突听姚泽哑声说道:“道友是什么意思?没有灵石就强抢不成?”

      那王霸天明显一愣,“什么强抢,不是给你一块上品灵石了吗?”

      姚泽摇摇头,“一块灵石就像买我的两百年份的药材,那不是强抢还是什么?”

      王霸天重新蹲了下来,“好小子,你说,你一根手指是多少?”

      姚泽晃了晃手指,“一百块上品灵石。”

      那王霸天差点跳了起来,“什么?你小子是不是想灵石想疯了?一百块上品灵石,给你你有命花吗?”

      姚泽一把抓回药材,重新放在毡布上,语带不屑,“没有灵石装什么大爷,闪一边去,别影响我做生意。”

      “你……”那王霸天气得白脸发青,低声威胁道:“小辈,你敢对我不敬?”

      姚泽的哑声也大了起来,“怎么?没有灵石,就准备恐吓?这是四盟坊市,你想强抢不成?”

      那王霸天抬头看了看四周,有不少人拿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脸色愈加发青,“小子,你有种。”

      站起身来,刚想走,又听见姚泽低声自语道:“没灵石的孙子,偏装什么大爷,估计那修为也是假的。”

      那王霸天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了,也没有心思溜达了,直接回了客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