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39章异变突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39章异变突生

      姚泽只感觉到肩膀处微微一动,神识扫过,原来是一只鬼面彩蛾趴在肩上。他没敢异动,看了看那黑洞,也不再说话,直接躬身钻进了黑洞。

      低头弯腰行走了十几步远,眼前一亮,姚泽站立身子,这又是一间房间。身后人影再闪,原来是那光头修士跟着进来了。

      房间内和刚才的布置一模一样,房顶一颗亮光石,墙上也有副画,画上还是那婪步金甲,不过这次画是挂在洞口旁边的。地上的蒲团,一张长条桌,这次桌台上倒有两个玉瓶。

      那光头修士直接把那玉瓶拿起,看了一眼,又扔了,两个玉瓶都是空的。那光头修士随手一挥,地上的蒲团直接化成了灰烬。

      姚泽感到那光头修士有了一些怒气,忙朝墙角移动了一下。那光头修士也没有理会姚泽,这密闭的房间又能躲到哪里呢?

      光头修士手一招,那副图画又飞到手上,再看那画后面的墙上,这次却有一行字,“明圣宗是狗屎”。姚泽在旁边张大了嘴巴,突然又暗叫一声“不好”,那光头修士受此摆弄侮辱,肯定要找人发泄。

      姚泽身形刚动,那光头修士苍白的脸上泛起了铁青,随手一掐手势,姚泽只感到肩膀一疼,再也不敢乱动。

      那光头修士位着这房间走了几圈,脸上的青色越来越浓,姚泽心中暗暗叫苦,这虫魔和那明圣宗得有多大的仇啊,过了两三千年还要恶心明圣宗。他猜测来这洞府寻宝的人肯定有明圣宗的弟子,什么也没留下,估计那些外面的修士也是一无所获。

      可是现在那光头修士正在暴走,他就要承受那人的怒火了。不过他也不能坐以待毙,还没有掌握的“刺神”应该能给他带来一丝机会,姚泽法力紧紧裹着那紫皇蜂后的尾针,虽然现在强行驱使会使自己反噬,有可能身中巨毒,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那光头修士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姚泽,眼中的怒火都能把人燃烧,右手一抬,姚泽刚准备拼命,却见那手对着墙上那行字,“砰”的一声,整个墙面凹进去一块。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那墙上的凹坑里冒出一股浓烟。

      “不好,毒气!”

      姚泽和那光头修士忙屏住呼吸,连身上毛孔都紧闭。

      那烟雾散的很快,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这烟雾和姚泽在紫皇蜂后的巢穴里放的烟雾弹可不一样,这烟雾呈七彩光芒,那光头修士脸色大变,心中暗暗叫苦:“七彩曼陀罗!”

      这七彩曼陀罗严格说起来算不上毒物,对凡人基本上没什么影响,但对修士的影响却是致命的,它能使修士的法力与神识都禁锢在体内,无法外放。

      一千年前曾在岭西发生过一件匪夷所思的惨案,一个被修士视为蝼蚁的凡人凭借这七彩曼陀罗竟然屠杀了一个门派的二十多位修士,连掌门元婴期大能都惨遭毒手。

      从那以后,这七彩曼陀罗就被禁止栽种。这七彩曼陀罗也没有什么药用价值,就这样慢慢地在修真界就绝迹了,没想到被那虫魔藏在墙里面,他能够猜到明圣宗的弟子会毁掉墙面,直接触发了烟雾。

      现在二人屏住了呼吸用处好像不大,很快两人就发觉身体的异样,法力和神识都不见了,姚泽就感觉和在大燕皇城一样了。

      两人相互看了又看,姚泽伸手把那肩膀上的鬼面彩蛾一把抓了下来,现在没有神识和法力控制,那鬼面彩蛾动也不动。两只手指轻轻一捏,那鬼面彩蛾就变得粉碎。

      那光头修士一看这小辈的力气这么大,脸色更白了,直接就想向外走,姚泽一个箭步就堵在了洞口。

      那光头修士心中发慌,强自镇定,“小辈,想找死不成?给你个机会,躲一边去,我不杀你。”

      姚泽面露微笑,看着那光头修士,那笑容在光头修士眼里有些狰狞。

      “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明圣宗的……”

      “让你还给我装!”

      姚泽一巴掌拍过去,打得那光头修士直接翻滚在地上。

      作为先天古兽最强大的就是肉身,姚泽还在升龙池里泡了这么久,肉身的强度早就变态,这光头修士又不是体修,肉身和凡人区别不大,如何能受得了他一巴掌。

      姚泽走上前,一把摘下了那光头修士的储物袋和灵兽袋。那光头修士领教了他的厉害,忙不迭地说:“东西都给你,我的洞府里还有好多宝贝,我可以都给你,我也看不见你的脸,只求你放过我吧。”

      那光头修士一肚子的憋屈,什么时候和小辈这么低三下四的哀求过?他心里发誓,如果恢复了法力,他会让这个小辈生不如死,还会抽取他的灵魂折磨十年才能解心头之恨。

      “聒噪!”

      好像已经猜到了那光头修士的心思,姚泽直接一脚,那光头修士就像飞剑一样撞上了墙壁,那些墙壁全是石头,光头就像西瓜一样碎了。

      正在这时,洞口“啊”的一声传来,姚泽回头一看,进来一个筑基期修士,他刚好看到姚泽一脚把那光头修士的脑袋踢爆了,忍不住惊呼一声,看姚泽望过来,吓得脸色发白,转身想跑,姚泽哪能让他出去乱说,一把抓住后脚,抡起来砸在墙上,也是一命呜呼了。

      姚泽收起那筑基期修士的储物袋,盘腿在这房间内尝试着能不能运转法力。

      七彩曼陀罗的烟雾顺着小洞慢慢地向洞府四周飘去,一会好多修士都发现了异常,法力和神识都不见了,每个人都吓得大呼小叫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进入洞府的四十多位修士都中了这七彩曼陀罗。所有人都不敢乱动,这种凡人的感觉他们大都早已忘记了,现在这里没有了筑基期修士,也没有了金丹强者,有的只是一个个惶恐不安的凡人。

      众人都靠着墙壁,眼睛盯着别人,这时候他们也不敢走出去,外面那些平时看不上眼的低级修士,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似仙人一般。

      慢慢地由两个长的很像的炼气期弟子站了起来,他们相互望了望,然后一起昂头狂笑起来,“发了,这次该我们兄弟俩发了。”

      众人一看这情形,知道大事不好,忙争先恐后地向外跑去。那两个炼气期修士应该是炼体修士,目露凶光,拿起武器,就像切瓜一样,杀的众人无处躲藏。

      那俩人既然决定杀人夺宝,就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修士。剩余的修士一看不好,也团结起来一起和那两人厮杀,不过哪里是炼体修士的对手。

      姚泽在里面房间里盘膝打坐,耳边传来声声惨叫。他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之徒,也不会去做那些爱打抱不平的脑残之事,既然来这探宝,就有被灭的心理准备,只要不进这个小房间,他是不会问的。

      慢慢地外面的惨叫声稀少起来,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外面已经没有了一点声音。姚泽不为所动,还在努力地运转着法力,可惜丹田内一直空空如也。

      一天的时间慢慢过去,外边的低级修士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敢贸然入内。

      又一天的时间过去,那七彩曼陀罗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姚泽的法力也在慢慢恢复之中。外面的修士有些胆大的,几个人结伴进入了洞府,结果看到的惨烈场景让他们终身难忘。

      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有的还是脸色发青,舌头老长,显然是被别人掐死的。不知道谁大喊一声:“妖兽!”

      众人一哄而散,洞府外面的低级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众人嘴里都喊“妖兽”,也吓得狂奔而去。

      现在的姚泽神识早已恢复,看到众人都跑了,知道此地不是久留之地,稍微恢复了一点法力,赶紧出了房间。外面洞府内的惨烈姚泽看了也是不忍直视。

      神识一扫,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有两个修士每人都抓了一把储物袋,不过一个脖子被咬个洞,另一个肠子都漏了出来。

      时间紧迫,他也不敢细想,挥手就把所有的储物袋都收了起来,来到洞府外面,神识放开没有发现一个修士,祭出一把飞剑,认准一个方向,很快就没了身影。

      姚泽一口气飞了一百多里,法力明显不支了,赶紧落在一座小山上,很快用飞剑挖出一个不大的洞穴,随手布下一个简易的迷魂法阵,防止野兽闯入,向嘴里塞了一粒丹药,直接盘腿调息起来。

      在姚泽飞走后不到一个时辰,有几道身影鬼魅一样出现在那洞府门口,其中一位领头模样的修士手一挥,几人都进了洞府。

      洞府里面的惨烈同样使他们大吃一惊,最后发现了明圣宗的鬼头丁也惨死其中。最后一统计,一个金丹强者,八位筑基期修士,三十三名炼气期修士都惨死其中。令人想不通的是,这些修士就像是不会法术的凡人一样,大都是自相残杀而死,而且他们的储物袋也都不翼而飞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