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22章神木台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22章神木台前

      这儿离门派还有两百多里,每次姚泽来的时候都很小心,可是一个月不到来回坊市几次,还是被有心人给盯住了。这里虽然是青月阁的地盘,可总会有一些铤而走险的人。

      他没等多久,就有一阵“嘿嘿”笑声传来,一个头带斗篷的大汉踩着一把飞剑来到姚泽跟前。那大汉炼气期大圆满修为,望着姚泽像望着一只羔羊一样,“嘿嘿”直乐。他观察姚泽好久了,出入百草坊几次,肯定是头肥羊。

      “阁下跟着我这么久,到底有什么事?”

      他面无表情,心中有些奇怪,自己神识竟看不清对方容貌。

      看到姚泽一点不慌张,那蒙头大汉有点恼火。

      “小子,打劫听说过没有?把你的储物袋麻溜地给大爷扔过来,大爷饶你小命。”

      姚泽淡淡地说:“饶我小命?你不知道我是青月阁弟子?不怕青月阁事后追杀于你?”

      那大汉有点恼羞成怒,原来这小子是个明白人。

      “那就送你上路吧!青月阁怎么啦?我不信灭了你这个小小的炼气六级小子,会有人知道。”

      那大汉直接放出飞剑,在他看来,灭一个炼气期六级的小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姚泽没有大意,这算得上他第一次和修士以命相搏,右手一拍储物袋,那个小镜直接出现在身前,上面散发出蒙蒙的光芒,意图把这大汉的飞剑给缠住,同时右手向前一直,紫电锤似一道闪电,直接向那大汉激射而去。

      大汉见姚泽一个小小的六级弟子,还敢反手攻击自己,不禁发出“桀桀”的狂笑。

      “小子,竟敢反抗,待会大爷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

      他右手一翻,一块玉简竟出现在掌心,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那玉简直接发出蒙蒙的青光,紫电锤砸在那青光之上,竟然全无反应。

      姚泽大吃一惊,急忙控制着紫电锤来回地冲击,可是无法突破那层青色光幕。

      那大汉见状,口中的笑声越发狂妄,左手一指,那飞剑似毒蛇一般就向姚泽刺来。

      姚泽也不再犹豫,左手一翻,一个金黄色的迷你小钟出现在手心,右手食指曲指一弹,同时“惊神”似利箭一般直刺那大汉脑海。

      那大汉飞剑还没有到姚泽跟前,他人就“咕咚”倒地,昏死过去。对筑基期以下的修士,如果没人注意,姚泽灭他们一个“惊神”应该就足够了。

      姚泽把那人斗篷拿了过来,摘下储物袋,右手一招,地上的飞剑和玉简就飞到了手中,左手屈指一弹,一个火球就把那人变成灰烬,直接上了大锤离开了那片树林。

      虽然不是第一次杀人,他心里也是很紧张。出门卖个丹药都能招来劫人,这还是在青月阁势力范围内,他对修真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回到炼丹坊,他取出那大汉的储物袋,里面就十几块灵石,看来也是穷疯了。不过这斗篷挺有意思,戴在头上,连他的神识都看不清面目,估计至少也是个上品法器,很是适合打家劫舍。

      他高兴地收了起来,再看下其余东西,有三个圆乎乎的灰色小球引起了他的注意,拿起来神识一扫,他有点无语了,这东西是世俗界的烟雾弹,使用后周围全是一片浓雾,这货不会打劫到世俗界吧。想扔掉算了,略一犹豫随手把它收了起来。

      那把飞剑也只是把中品法器,倒是那个玉简姚泽很感兴趣,这种玉简似乎激发之后,可以产生防御的光罩,自己的紫电锤都冲不破那层光幕,当然主要还是自己的紫电锤攻击力太弱的原因。

      最后把那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一个火球都烧了,静坐了一会,姚泽取出月华丹的丹方,准备开始炼制月华丹。

      月华丹里面的药材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里面有份药材是水属性的二级妖核有些特别。二级妖核很常见,但这个水属性的二级妖核特别在于融化时,不是慢慢融化,而是在一定温度下直接成液态,如果温度低一点,妖核纹丝不动,可是如果温度稍高一点,妖核会直接成灰烬。

      看到丹方上的介绍,姚泽很头疼。炼制合灵丹时,他已经习惯慢慢调整温度,可这月华丹难度也太高了。

      想了想,他就出去请教师傅,吴燕也只能说,多失败几次才能摸索出规律。可是姚泽好不容易才攒了这一点灵石,怎能经得起失败?

      他开始静心研究飞云子的炼丹手札,希望手札里面能给他一点提示。

      两天以后,他准备开始炼制月华丹。一拍储物袋,十几种药材悬浮在空中,右手一挥,伏炎兽咆哮一声,地火瞬间充满了伏火鼎,左手一点,那水属性的二级妖核飞进了伏火鼎。他控制着地火,慢慢加温,神识紧紧锁定那二级妖核。

      按手札上飞云子的经验,那妖核虽然温度不到就不会液化,可是还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比如妖核的硬度会有些变化,颜色也会从水蓝色变成淡蓝色。虽然只有一点点变化,可对于拥有强大神识的姚泽来说,应该可以把握的。

      现在的姚泽可是非常穷的,如果这些材料没有变成丹药,他只有到外勤院做门派任务了。

      妖核还是没有变化,他也没有心焦,右手更加稳定地输出这法力。终于,在他的神识密切注视下,那妖核似乎软了一点,颜色也慢慢变淡了一点,他知道就要液化了。

      果然没多久,那妖核瞬间成了液态,姚泽心中一喜,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妖核直接变成灰烬了。

      他郁闷地吐了一口气,这问题出在哪里呢?明明成液态后姚泽并没有加大火力,可是妖核还是化为灰烬。

      他把飞云子的炼丹手札拿出来,细细参悟着,想从飞云子炼制别的丹药的手法上找到借鉴。

      这天姚泽正在修炼,门口传来一张传音符。“速到为师这儿来。”

      他忙停止修炼,往吴燕住处赶去。一般吴燕是不会打扰他修炼的,今天肯定是有事了。

      见过师傅后,吴燕直接对他讲清原委。上次门内比试结束后,按约定前三名可以到神木台参悟,因为王霸天和冯剑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所以就拖到今天。

      姚泽一听是这好事,也很高兴。吴燕又叮嘱一番,才和他一起来到大殿门前,那王霸天和冯剑早等在那儿了。还有几个筑基期修士,姚泽忙随着吴燕一一见礼。

      这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这不是那个靠运气才获得第三名的小子吗?啧啧,才炼气期六级就想上神木台,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姚泽寻声望去,一个白衣修士站在那王霸天后面,鹰钩鼻子,面色阴沉,不过气息要比师傅强大一些,看来至少也是位筑基期后期的修士。

      “汪声,你不服气?你不服气有用吗?”吴燕根本不理这套。

      那叫汪声的白衣修士满脸的不屑,“投机取巧算什么本事?敢和我的弟子真刀真枪打一场吗?当然,要做缩头乌龟也没事,我们是不会和乌龟一般见识的。”

      吴燕一脸的鄙视,“汪声,你是什么样的人,门派里谁不清楚?挑衅一个低级弟子,你真有脸,你很了不起,要不你和我比一场?”

      “这有什么,要不你和我弟子比试,我和你的弟子比一场,你敢吗?”

      姚泽拦住了师傅,“师傅,不要因为这小事生气。”

      回头对那汪声说道:“你想和我比试?这样吧,三年,三年后的今天,我们生死台上见!”

      吴燕一听大吃一惊,“姚泽,不可意气用事,此事自有为师替你做主。”

      那汪声却哈哈大笑,回头对王霸天说道:“这小子不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痴心妄想挑战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进入前三名的?”

      回头一指姚泽,“小子,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给我跪下,磕头认错,我可以忘记你刚才讲的话。”

      那王霸天双手抱臂,一脸嘲讽地看着姚泽。

      姚泽淡淡地说:“怎么,不敢应战?”

      那汪声彻底的怒了,他脸色更加阴沉了。

      “好,好小子,让你煮熟的鸭子只剩嘴硬,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后我们生死台上见!”

      吴燕担心地看着姚泽,她也不明白,姚泽有什么底气三年后可以与那汪声一战,以他的五灵根,三年他连筑基也不能够啊。

      姚泽不再理那汪声,对吴燕宽慰的一笑。

      正在这时,一声咳嗽,大殿内走出一位红衣中年人,修为深不可测,面露威严,正是那青月阁掌门晋风子,众人连忙见礼。

      那掌门微微一笑,“走吧。”

      衣袖一卷,姚泽只感到眼前一花,自己已来到一处峰顶,身旁站着王霸天和冯剑,看他们的神色也是一脸迷糊。

      前面有个背影正倒背着双手,看着远方,正是掌门晋风子。

      姚泽心中凛然,这金丹修士果然深不可测。四处望去,这峰顶树木长势郁葱,山上灵气也显得特别充裕。

      树木掩映间,有片高墙围成的院落,那掌门晋风子正看着那院落。

      他正打量着,只见那晋风子躬身施礼道:“第三十七代弟子晋风子求见神木大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