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19章比试排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19章比试排名

      姚泽不准备使用“惊神”,这次难得的战斗机会,他想试一试自己的攻击能不能压制住对方的攻击。上次对阵陈听清时,迷魂钟和“惊神”完美结合,陈听清只有束手待毙。

      十进五的比试吸引着太多人的目光,当然在那些高级修士眼里,这些攻击力不值一提,可这些人都是门派的希望,也许要不了两百年,这些人就会成为门派的中流砥柱。

      当然也有像飞云子这样特别关心的,因为丹峰已经好久没人能进入前十了,毕竟丹峰主要是以炼制丹药为主。不过每次低级弟子大比,对飞云子都是种折磨,直到这一次,飞云子特别高兴,心中已然盘算着怎么奖励这个小家伙。

      那吴忠心中也挺憋屈,比试之前他就听说这姚泽有个小钟,专门攻击灵魂,要是防备小钟,进攻就会大打折扣。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的攻防有点逆转,刚开始姚泽还要利用迷魂钟牵制对手,慢慢他适应了对手的飞剑速度,紫电锤开始大开大阖,围着那剑修旋转起来。当以攻击速度为主的剑修开始疲于防备时,离战斗结束就不远了。

      众人看得眼花之时,只听“铛”的一声,飞剑被紫电锤砸成两段,那剑修面色如土,只能低头认输。

      姚泽走出光罩,吴燕递过来一粒丹药,“抓紧调息,接下来是前五名循环赛。”她现在也不再惊讶了,她现在只想看看姚泽能走多远。

      袁丘志得意满的站在姚泽身后,他也没想到这个小师弟这么厉害。

      丹药入口即化,他只感到一股热流飞快地传遍四肢,丹田内亏损的法力一会就盈满。这是他第一次服用丹药,感觉法力凝聚比打坐调息快上几倍,他不由得蠢蠢欲动。

      虽然作为吞天螭,万物可吞,可是吞食草药和吞食丹药,效果也是天地之别,而且直接吞食草药里面含有种种暴虐的杂质,必须经过中和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他暗下决心,这炼丹术一定要学会。

      前五名已经决出,王霸天,郑公子,冯剑都没出姚泽意外进入前五,还有一个剑修,炼气期大圆满。让姚泽惊讶的是那冯剑在比试中晋级炼气大圆满,真不愧是闯荡黑河森林的狠人。

      天空中再次出现画卷,这次上面只有五个人名。王霸天毫无意外地轮空,姚泽再次对上那个炼气期大圆满的剑修,不过姚泽也不在意,师傅给的丹药早就把法力全部补充。

      这个剑修明显比吴忠还要强,速度更快。姚泽毫不畏惧,依靠强大的神识,把紫电锤控制的越来越快,等姚泽完全适应了那剑修的速度,结局和上一场一样。

      姚泽这场刚一结束,发现郑公子对上冯剑早就散场了。紧接着下一轮战斗就开始了,没有悬念,姚泽对王霸天。

      看着王霸天面带虚伪的微笑,他强压住杀机,直接认输了。刚才的消耗还是太大了,既然今天杀不了敌人,他也不会让敌人知道虚实。

      看到王霸天像吃了苍蝇一样愣在场上,下面的袁丘“哈哈”大笑起来。

      姚泽本来是不会挣这个虚名的,对第一名的所谓重奖也不感冒,古兽依仗的还是他们自己的身体,比任何法宝还要犀利。

      不过他对那神木台倒是充满好奇,现在的姚泽炼气期八级,接近大圆满,古兽体也是无限接近三级了,对于人类的筑基姚泽没有什么概念,只要能量足够,以他先天古兽的体质,完全可以直升。

      只是上神木台至少需要前三名,他只要再胜一场就可以达到目的。至于和王霸天那伪君子,姚泽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对手。

      另一场郑公子和那剑修的比赛很快结束,那剑修憋屈的差点哭了,和姚泽拼了半天,法力耗尽,还没有来及喘口气,就和郑公子对上了。这丫的更不地道,上来就自爆了一件中品法器,直接就把那剑修给撂倒了。

      本来这样的比试,比的就是法力耐力,当然也有运气,修真讲的不就是机缘么。

      下一轮直接开始,尽管有师傅的丹药,姚泽也只是恢复了大半法力。这次他对上了郑公子,这郑公子依旧骚包无比,头发依旧锃亮,这货上来先围着光罩走一圈,挥手向四周人群招手致意,依这货的身价,自然引起一些无知少女的欢呼。

      最后在裁判无语的眼神下,终于走到姚泽的对面刚站定,裁判就直接说出“开始”,郑公子却对他微微一笑,“没想到师弟走的这么远,看来师弟也是有故事的人。”

      姚泽也含笑抱拳,“还是郑师兄技高一筹。”

      那郑公子两手伸开,各握有一件法器,“师弟,如果你能扛住这两件中品法器,这次比试算你赢。”

      姚泽也微微一笑,直接祭出紫电锤和古镜飞快地在身边旋转起来,“师兄,请。”

      那郑公子一扬左手,红光一闪,一只巨蝎爪就到了姚泽头顶,闪着紫红色的寒光就朝姚泽头顶抓来,他毫不犹豫,紫电锤直接迎了上去。

      蓦地又一道黑光朝姚泽前胸射来,他神识一动,古镜散发出蒙蒙蓝光把那黑色圆球笼罩住。

      姚泽身形一晃,直接朝郑公子射去,意图近身搏斗。那郑公子长笑一声,“师弟小心了。”蝎爪朝他背后激射而来,那黑色圆球却后发先至,直接朝他面门射去。

      他毫不畏惧,紫电锤直接迎上圆球,只听“噗”的一声,圆球直接爆裂开来,一股香气弥漫开来。

      “不好!迷仙醉!”

      他只闻到一点,赶紧屏住呼吸,头已有点昏沉,身后的蝎爪也来到背后。那郑公子一声“爆!”姚泽只感觉一道巨力直接冲击在背上。

      他吃惊之下,法力急转,在背部形成一个光幕。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这法器自爆的威力,这么大的冲击力筑基期修士都无法承受。

      这时,姚泽在升龙池泡过的肉体开始发挥出它的强大威能,背上猛地散发出蓝色的光芒。

      光罩外的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吴燕和袁丘更是紧张地屏住呼吸,远处几座山峰也有几道神识扫过,没有人知道结果是什么。

      爆炸产生的混乱很快散去,姚泽衣衫褴褛站在那儿,不过身上倒没有明显的伤痕。那郑公子也很吃惊,中品法器自爆都没伤他毫发,不过那郑公子也是洒脱之人,爽快认输。

      姚泽的肉身没事,可一口血涌到喉头,给他硬咽了回去。

      这郑公子先用迷仙醉扰乱他的心境,然后直接近身自爆中品法器,策略用的极好。只是他的灵魂强大,受迷仙醉影响较小,还来得及在背后凝聚法力护体。

      再有他的肉体乃先天古兽,又经过升龙池洗礼,强大的超乎想象。不过中品法器的自爆产生的冲击力太大,体内经脉已是受伤不轻。

      吴燕和袁丘关切地看着姚泽,表面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姚泽宽慰地笑笑,直接对师傅说:“后面的比试放弃吧。”

      那吴燕才知道他伤的不轻,忙祭出飞剑,带他回到药田,留下几颗丹药,叮嘱他安心静养,离开后向飞云子汇报去了。

      姚泽受伤离开后,比试继续进行。

      那王霸天果然厉害,郑公子的上品法器自爆都被王霸天的血披风给挡住了,而七宝梵音塔困得那剑峰剑修一点脾气都没有。王霸天连败两人,最后碰到冯剑,两人斗得天昏地暗,那冯剑被七宝梵音塔困住,最后身形都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了,就这样咬牙坚持着,结果愣是把王霸天的法力耗尽了。

      历时九天的炼气期弟子比试终于结束,前三名弟子分别是:冯剑、王雨天、姚泽。

      众人对前两人都有耳闻,唯独这姚泽是第一次听说,纷纷打听姚泽的来历,慢慢地姚泽的一些事就被挖掘出来了。

      新入门弟子,五灵废根,把石井板打成白痴,废掉陈听清双腿,门派比试前三名……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才来几个月,就做这么多惊人的事。不过这些姚泽都无暇去理会,现在的他正被飞云师祖召见呢。

      那飞云子坐在高座上,越看越喜欢,这姚泽看似灵根不好,不过运气好的爆棚,丹峰的弟子自门派成立以来,第一次位列三甲,这使得飞云子在掌门面前都自觉高了几分。她第一时间给门内的老祖发了喜讯,虽然老祖没有说什么,不过飞云子知道老祖心里非常高兴。自从老祖晋级元婴后,丹峰就一直没有什么出彩的人。

      本来前十名还有个颁奖仪式,可不知怎么了,掌门突然说另有要事,奖品各峰自己领走。姚泽的奖品是把量天尺,两面都刻画着一些日月星辰,倒是一件不错的上品法器。

      此时的飞云子,脸上不再是毫无表情,无法掩饰眼中的笑意,心中琢磨着奖励他什么好呢?法宝他又无法使用,法器姚泽也有了几个,再多也就是件法器。

      姚泽正在低头把玩着量天尺,要是知道飞云子所想,肯定大声疾呼:“法器!师祖,极品法器!越多越好,我不嫌多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