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17章门内比试(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17章门内比试(三)

      姚泽笑了笑,“侥幸而已。师兄是回去,还是在这观摩?”

      袁丘想了想,“我们还是在这多看看吧,学习一番。”

      姚泽也正有此意,两人换个地方观看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姚泽一样快速分出高下,有两个棋逢对手,整整三个时辰,相互法力都耗尽了,最后那个坐着的赢了那个躺倒的,搞的裁判睡着又醒了。

      就这样过了一天,姚泽看的是眼界大开,丝毫没有感到疲倦。

      第二天他继续观看,虽然这都是些低级别的战斗,也没有生死危机,可这些恰恰是姚泽目前需要的,通过观摩这些战斗,他很有一些感触,毕竟闭门苦修远比不上战斗中感悟,当然生死战斗中感悟更深,只是他现在需要的是积累战斗经验。

      第一轮直接淘汰赛终于结束,吴燕师傅六个弟子过关四个,原本吴燕就不看好姚泽,毕竟炼气期四级太弱了,等见到他过关,还以为姚泽遇到的是个炼气期三级的,就对他叮嘱一番,下一轮要是碰到高级修士,及时认输,免得受伤。

      姚泽忙点头答应,心中自是感动一番。

      空中又出现那张空白画卷,上面的名字稀少了许多。姚泽神识扫到自己的名字,二号台,对手石井板。他只是感到这名字有些特别,也没多想。那袁丘倒是激动起来,“姚师弟,给我狠狠揍他,揍的他师傅认不出来他。”

      姚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袁师兄,你跟他有仇?”

      “师弟,他就是那个马脸,在路上拦我们要灵石的那个马脸。”

      姚泽这才明白,是那个小丑,袁丘不说姚泽也不会放过他。他拍了拍袁丘肩膀,“走,我们去二号台。”

      两人刚好在二号台前见到那马脸修士,那马脸修士一脸的戏虐,“小子,躲了几个月都不露面,是不是练的龟缩大法?”

      姚泽没有理他,只静静地看着台上比试。和那马脸修士一起过来的几个修士都对姚泽冷嘲热讽起来,气的袁丘肥脸通红,想和他们对骂,又没有那个底气。

      姚泽也没有等多久,第三场就是他和那马脸修士的比试。

      裁判等他俩人站定,喊一声,“开始!”

      那马脸修士拉开架势,挥手就祭出飞剑,右手向前一指,嘴里却不停地嘲讽道:“小子,你认输我不打你脸……”

      他口中喋喋不休,看到姚泽祭出一面镜子也不以为意,然后看到那镜子越来越大,姚泽跟着镜子后面,直接欺近了那马脸修士身侧,大喝一声。

      只见那马脸修士话还没有说完,脑袋一蒙,脖子就被姚泽左手一把抓住。那马脸修士大惊,喊道:“住……”

      姚泽根本不让他喊出来,右手“啪,啪……”开始操练起来。

      旁边裁判也一脸惊讶,他还没有见过这么直接暴力的,那马脸修士也没有认输,裁判也不好直接干预。

      满场都能听见这“啪,啪”声,姚泽边打边说:“还不认输?”

      那马脸修士满心的委屈,“我认输,你让我说话啊,我认输!”

      姚泽的左手抓住他的脖子,别说法力,连呼吸都困难,更别提开口认输了。

      光幕外面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那袁丘兴奋得五官根本分不清了,只听到他喊的声嘶力竭,“打,打的好……”

      到最后,那马脸修士嘴巴鼻子耳朵都开始往外冒血了,那裁判见不好,赶紧过来拦住了姚泽,姚泽说:“前辈你看,这厮到现在都不认输。”

      裁判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都把人家打晕了,还怎么开口认输。

      他松开那马脸修士,那马脸修士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七窍直冒血水,却是动也不动。那裁判手放在马脸修士的脖子上,停了一会,宣布道:“姚泽胜!”

      姚泽低头看了那马脸修士一眼,微不可闻的冷哼一声,一道神识如针一般钻入他脑海。虽然这比试现场没法弄死他,可让他变成白痴谁也不会发现的。

      那袁丘拉着他,只顾“嘿嘿”直乐。姚泽倒没啥特别感觉,整我就弄死你,弄不死你也不让你安心。

      那马脸修士同伙把人架走,看也不敢多看姚泽一眼。姚泽的名字慢慢被好多人知道了,不过他没有在意,还是一场接着一场地观摩学习。

      第二轮比试已经过半,有三个人引起他的注意,一个是熟人郑公子,依然还是那么骚包,那法器似乎就像青月阁的竹子样,根本不值钱,动不动就自爆,和他对手,没有不头发凌乱满脸乌黑的。偏偏那郑公子头发依旧锃亮,身上长衫都不带一点灰尘的。

      另一个就是王霸天,这人有狂妄的资本,本身实力就是炼气期大圆满,手里有件极品法器七宝梵音塔,只要对手被罩住,基本上就是直接认输。他身上还有件血披风,姚泽看到那剑修明明刺到他身上了,可不知怎么的却从旁边滑开了。

      最后一名是个剑修,应该是炼气期八级,却给他的感觉,很强。那人在台上一站,对手就受不了那份压抑,那份嗜血的压抑,只有低头认输。

      袁丘在旁边低声给姚泽介绍,这剑修叫冯良,进入山门后自己改名叫冯剑,有名的剑疯子,炼气期三级就开始在黑河森林里闯荡,这次专门回来参加比试的。那黑河森林是岭西有名的杀戮之地,妖兽众多,机遇也多,不少修士都到那里寻找机缘,不过能生存下来的都是强者。

      第二轮结束,吴燕的弟子只剩姚泽和那个炼气期大圆满的师兄两人了,吴燕感觉越来越看不透她这个新收的弟子了,才炼气期四级就闯过第二轮,这运气也太好了。

      “姚泽,他们说你把炼气期七级的都打败了,你是不是隐藏了实力?”

      姚泽摸了摸鼻子,露出炼气期六级的气息。

      “师傅你看,我不是刚入门要低调些吧。”

      吴燕惊讶地说:“好小子,连你师祖都瞒住了,为什么要低调?你越是高调,师祖就会越高兴。你好好打,只要过了第三轮,我就教你开始炼丹。”

      他点头称是,天空中画卷又出现了,他看到自己的名字,第五台,对手叫夏平振。

      袁丘在旁边说:“这个人我认识,炼气期八级,是个很有名气的阵法师,师弟要小心点。”

      吴燕也点头说:“阵法师一般都比较难缠,我陪你去看看。”

      几人来到第五台,姚泽现在也算有些知名度,许多人对他指指点点,他也不在意,专注着光罩内比赛。

      等姚泽上场时,吴燕点点头,“尽力就行。”

      他站定后看向对手,一个面色苍白,双眼却幽黑深邃的年轻男修正看着他,姚泽露齿一笑,朝那夏平振拱了拱手,那夏平振也没露出敌意,也朝他拱手致敬。

      等裁判说声“开始!”姚泽迅速后退,他心中早就有些打算,他想看看这阵法师怎么攻击的,这也是姚泽艺高人胆大,也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一般修士对阵法师都是先下手为强,因为阵法师布阵总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光罩外吴燕看到姚泽后退,手中也没有武器,不禁皱了皱有些粗秃的短眉,“这小子在干什么?怎么一点对战经验也没有?”

      那夏平振见姚泽后退倒是挺高兴,右手一抖,四杆小旗先在自己身边布下防御阵,又朝姚泽身前扔出几个小旗和玉简,口中念念有词。

      蓦地姚泽眼前一变,身处无边的沙漠,空气燥热没有一丝风。他没有妄动,神识外放,这明显是个幻阵,他在等杀阵出现。在地下洞府,那蜃火兽所传幻术阵法比这高明好多,姚泽虽然没有参悟,但眼界还是有的。

      那夏平振见姚泽没有动作,目光稍露讶色,口诀一变,顿时沙漠里出现几个高大狼人,还有一只紫红大蝎子,它们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地扑向姚泽,他动也没动,任那狼人扑过来,然后像影子样穿过去,等蝎子近身,他一侧身,一拳就把那大蝎子砸的粉碎。眼前的景象一晃,又变成比试光罩场景。

      光罩外面的人并不能感受到幻阵的变化,只是见到那阵法师忙着布阵,姚泽却一动不动,然后凭空打了一拳。那夏平振内心非常震惊了,他这幻阵里面的攻击有虚有实,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看穿虚攻,直接击碎实攻破阵的。

      夏平振有点急了,又是几块玉简和小旗飞出,姚泽只觉身处一片火海,炙热的飓风夹带着火焰烤的皮肤微微发疼。

      姚泽也一脸慎重,法力在身外形成一个圆罩,神识在火海中谨慎地搜寻着。他只感到法力消耗的比较快,暗自感叹自己有些托大了。

      那夏平振更是一脸的郁闷,这个梵火法阵他也是勉强布下,维持起来也是十分困难。

      姚泽突然一拍脑袋,还是对敌经验不足啊,自己在那地下洞府,那头七级妖兽双头蛟送自己的离火玉还在自己储物袋内。

      他一拍储物袋,那玉佩拿在手中,立刻在身边形成一个防护罩。他舒了一口气,能保存法力就可以慢慢地破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