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11章 安庐比试(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11章安庐比试(二)

      那白玉树“哈哈”一笑,对着夏公满说道:“夏堡主,不要我给你引见了吧,余仙长现在是我白府供奉。”

      旁边的白锦堂也一脸的戏虐,目光在姚泽和夏家小姐身上扫来扫去,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公满先是面色铁青,然后满脸无奈地双拳一抱,“见过余仙长。”

      那余仙长依旧面色不变地品着茶,对这一切仿佛浑然不知,眼皮抬都不抬一下。

      自有人引夏家堡众人到一旁坐下,夏公满一脸颓然,这次看来比试大败无疑了。夏家小姐轻声向姚泽解释,那余仙长原来一直是夏家堡的供奉。

      姚泽轻抿着茶,没有说话。

      那余仙长显然是被白府挖走了,亏那夏公满还以为他失踪了。不过那夏公满什么办法也没有,对于供奉本来就没有什么约束力,而且还要担心那余仙长生气,迁怒于夏家堡,毕竟那可是仙人啊。

      白府众人自是志得意满,好像胜券在握似的。白玉树对夏公满扬声说道:“夏堡主,上次替小儿提亲一事,堡主再考虑考虑。如果你我两家结成亲家,对你我两家都是大有好处的。”

      白锦堂闻言,双目放光,紧盯着夏家小姐。

      夏公满握紧拳头,没有说话。夏家小姐更是脸色通红,双目似要喷火,胸脯起伏不定。

      那白家父子也不以为意,顾自谈笑起来。

      时间不长,又有人通报,“灵风武馆客人到,鲁家庄客人到。”

      一会进来一群人,夏小姐轻声向姚泽介绍,那一身皂色武士服,整个人显得粗壮有力,就是灵风武馆的黄馆主。另外那个一身紫袍,满面红光,须发皆白的老者就是鲁家庄的鲁庄主。

      大家相互抱拳,又是一番热闹,夏公满也强打精神,起身应酬一番。

      姚泽神识一扫,那灵风武馆请到的两个修士,修为和那无忧道长在伯仲之间,那鲁家庄请到的两个修士却要稍有逊色。他对这些修士大都没有在意,倒对那鲁家庄其中一位黑衣修士多看了几眼,虽然那中年汉子修为不太高,给他的感觉却比那余仙长还强烈,具体怎么古怪法,他也说不清。

      那中年汉子似乎注意到姚泽的目光,对着他呲牙一笑。姚泽面色不变,点了点头,心中更加警惕起来。

      一会就有人发现那余仙长之事,众人都面色古怪起来,却没有人指指点点,毕竟对一个仙人不敬,那可是找死的行为。

      众人坐定不久,有人大喝,“城主驾到!”

      大家都起立,包括那些修士都面带恭敬,这时就见到一位白发老头在一个妙龄侍女的搀扶下,颤巍巍走到大厅中间的椅子上坐下。姚泽看那老头虽然年迈,神识一扫下,心中一惊,此人修为竟然比那余仙长要高出许多,就是自己也远远不及,难怪众人不敢造次。

      显然那城主明知大道无望,就来凡间享受起来。只是那炼气期修士寿元和凡人无异,最多活上一百多年,而那筑基期却有着将近三百年寿元,如果金丹大成,那至少有着五六百年的漫长寿元,在凡人眼里,与神仙一样了。

      那城主显然对这些凡人话也懒得说,右手一挥,大厅中间出现一个光罩,显然光罩内就是比试的地点,然后那城主就坐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

      那妙龄侍女站在一旁,对众人娇声说道:“比试开始。”

      只见那灵风武馆黄馆主笑着说道:“我灵风武馆弃权。”

      众人没有谁有异色,上次十年前比试的时候,大家对那余仙长的厉害可是印象深刻的,只要那余仙长在,谁心中再是不甘,也只能低头认输了,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没有哪个修士会为凡人去拼命。

      那白府白玉树面露得意,对鲁家庄鲁庄主抱拳说;“鲁庄主怎么说?”

      那鲁庄主还没有说话,身旁那个中年汉子“桀桀”一笑,漫步走进那光罩内站定,回头看向白玉树,显然那鲁庄主付出的代价足以使那中年汉子拼搏一番。

      白玉树回头恭敬地对那两个修士说些什么,然后那个白府供奉黑脸修士站起来,也不废话,直接走进光罩。

      众人一下紧张起来,这毕竟是仙人打架,大家都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了什么。

      中年汉子看到那黑脸修士,面露诡秘,周身冒出大片黑雾。那无忧道长惊呼一声:“魔修!”

      那黑脸修士面露凝重,虽然他修为高上一级,可对上魔修,实在是毫无把握。

      中年汉子“桀桀”狂笑,黑雾很快笼罩着整个光幕,众人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只听“砰砰”几声,然后惨叫声传来,最后是“桀桀”狂笑。

      时间不长黑雾散去,众人定睛一看,中年汉子满嘴鲜血,正昂头狂笑,再看那黑脸修士躺在地上,缩成一团,脖子上血肉模糊,全身干瘪,显然一身精血被吸走了。

      众人被这血腥场面给吓住了,一时鸦雀无声,只有那中年汉子的狂笑声。

      姚泽视线虽然被黑雾所挡,神识可看得清清楚楚的。两人刚开始争斗,那黑脸修士放出飞剑,直取那中年汉子的头颅,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就被那中年汉子一口污血喷出,飞剑失去光泽,晃晃悠悠掉到地上。

      那黑脸修士吃惊之下,稍一迟疑,就被那中年汉子抓住脖子,一口向那脖颈咬去。

      可怜那黑脸修士也就是个散修,法器也没几个,打斗经验也少的可怜,一个不慎被那中年汉子直接吸了全身精血。

      过了好大一会,那一直闭眼养神的城主“哼”了一声,众人才回过神来。那妙龄侍女颤声娇喝:“鲁家庄胜!”

      中年汉子看了那余仙长一眼,回到鲁庄主身边,盘坐调息起来,自有人把那尸首拖走。

      白府众人脸色难看起来,白玉树回头恭敬的向那余仙长说着什么,那余仙长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走到那光罩内,对着夏家堡众人方向说了三个字:“夏家堡……”

      夏公满看了看脸色煞白的无忧道长,低声问道:“仙长……”

      那无忧道长原来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右手的拂尘在轻微的颤抖。他原来和那余仙长同是夏家堡供奉,自然深知两人的差距。

      夏公满暗叹一声,就准备弃权。

      姚泽长身起立,对夏公满点点头。

      夏公满满脸惊喜,“姚公子,你有把握?”

      那夏家小姐紧拉住姚泽衣衫,脸色发白,“姚大哥,我们放弃也不碍的。”

      姚泽微笑着示意没事,提着大锤,迈步走到光罩内。众人一看姚泽出头,都想原来看错这小子了,没想到还是位高手,再一看姚泽的武器是柄大锤,都不禁心生轻视,“这货不会以为是凡人间的武林比武吧。”

      那余仙长眼皮一抬,扫了姚泽一眼,区区炼气期四级小修,真不知死活,“小子,让你先砸我三下。”

      姚泽一愣,“真让我先砸?你确定?”

      那余仙长双手抱臂,耷拉着眼皮,“小子,待会我出手,你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姚泽肩扛大锤,面露古怪,“呃,那好吧,接锤!”最后一个“锤”字像一根针一样直刺向那余仙长的识海,与此同时手中的大锤抡圆了,直接砸向那余仙长的脑袋。

      那余仙长面露讥色,刚想运转法力,突然愣了一下,就这一愣,大锤就砸到脑袋上了,只听“噗嗤”一声,脑袋像西瓜一样,碎了。

      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夏家小姐一直低头都不敢看,过了一会还以为没开始呢,抬头一看,姚泽大锤还放在肩上,那余仙长却躺在地上,脑袋都不见了,忍不住“咕咕”吐了起来。

      姚泽耸耸肩,“这不赖我,谁让你让我先打的。”

      一直闭目养神的城主也睁开了眼睛,以他的神识都没有看到姚泽怎么赢的,只知道那余仙长动都没动,就站那儿让姚泽给开瓢,难道那余仙长自己一心求死?城主暗自摇头。

      城主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都没看出来,别人更不用提了。众人面面相觑,白府父子更是跟做梦一样,不是吧,白玉树咬了下舌头,甩甩头,“这,这……”

      夏公满的心更像是过山车一样,刚才绝望的差点放弃了,现在突然这个结局,他也不知道那个余仙长为什么站着不动让姚泽砸,难道是内疚?夏公满摇头甩去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鲁家庄的供奉中年汉子也定定地看着姚泽,他不清楚姚泽用什么手段赢的,肯定不是看到的那样一锤砸死,他看不透此人。

      姚泽一看大家都不讲话,心中不禁想道:“难道打了不还手,赢了不算?”他看向城主,那城主微微点头,旁边妙龄侍女娇声道:“夏家堡胜。”

      姚泽回到夏家堡众人中间,那夏家小姐拉住姚泽的衣衫,手指都捏的发白。

      又上来两人把那余仙长抬走,夏公满满面春风,笑着抱拳对鲁庄主说道:“鲁庄主,还需要比试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