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009章 比试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09章比试条件

      夏公满看姚泽不想多说话,自己也不好贸然提什么,只好把心思压在心底,对着姚泽施了一礼,就和夏家柱退出房间。

      回到大厅,夏公满沉吟半响,好像下定了决心,对夏家柱吩咐道:“那姚公子好像和夏玉挺投缘的,你让那夏玉什么都不要做,专门伺候姚公子。”

      夏家柱点头称是,转身去找夏玉。

      一夜无话,第二天姚泽刚从入定中醒来,就听到门被拍的震天响。

      他皱着眉打开房门,门口夏玉小丫头站在后面,捏着衣角,低头不说话。

      前面站着一位少女,身着一袭深兰色长裙,用一条白色腰带把那纤纤楚腰束住。乌黑的长发绾成如意髻,显得清新淡雅。

      相貌娇媚,面上不施粉黛,嘴角勾起一道弧度,妩媚中带有一丝调皮。

      那少女不说话,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姚泽,姚泽也不开口,就抱着膀子靠在门框上看着那少女。

      那少女先忍不住,嗔怒道:“你这人也忒无礼了吧,怎么这样看别人?”

      “我无礼?”姚泽摸摸鼻子,有点无语。“谁大早上砸别人的门?然后盯着别人不讲话?”

      那少女一窘,目光闪动,狡辩道:“这是我家,我开门不正常吗?倒是谁跑到别人家里强抢侍女的?”

      姚泽一愣,“强抢侍女?这从何说起?”

      那夏玉在后面直跺脚,“小姐!”

      “不行,我要和这人讲清楚,到底谁无礼。”那少女头也不回,怒瞪着姚泽,“是谁对夏老说的,习惯了被小玉伺候,想让小玉过来的?”

      姚泽摸着鼻子,更莫名其妙了。

      一阵大笑传来,夏公满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姚公子,对不住啊,这是小女灵芸,有些刁蛮,失礼失礼。”

      夏公满回头对那少女训斥道:“怎么对贵客这么没礼貌?夏玉来这里是我要求的。”

      那少女跺脚不依道:“爹……”

      看到这些,姚泽一阵头大,对夏公满摆手说:“夏堡主客气了,我习惯一个人了。”

      那夏公满只好点点头,“也好,只是公子刚到安庐城,肯定不熟悉,待会让小女陪着四处看看。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走走。”

      夏公满抱拳告罪离开,剩下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该干些什么。还是夏玉在旁边看不下去了。

      “姚公子,老爷让我们上街看看,正好我和小姐也好久没上街了,我们一起去吧。”

      姚泽想了想,也该添几件衣服了,就点头说:“好吧,不过夏玉,你不要老喊我什么公子,一路上得你照顾,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你喊我大哥吧,我喊你小玉。”

      夏玉还没来及说话,一旁少女拍手连说好,眉飞色舞,“就是,就喊姚大哥吧,我们一起去逛街,我都被老爹禁足一个多月了,今天幸亏姚大哥,不然我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出门呢。”

      这少女倒是挺爽快,刚才还怒目圆瞪,现在又月牙弯弯。姚泽摇摇头,拿着那夏家柱给的小包,一起出了门。身后倒跟着几个护卫,姚泽也没在意,人家那是保护小姐的。

      出门坐了鹿车,姚泽坐在前面,两个少女坐在后面,一路叽叽喳喳,看见什么都大惊小怪的,搞得他直翻白眼。

      “小姐,你们至少也看了十几年了,至于这么惊讶吗?”

      那小姐嘴一撇,“你知道本小姐多久没有出门了吗?在家里闷的都快要疯了。”

      说话间车子行到一裁缝店,两女到旁边胭脂店,姚泽则下车选了两块蓝色布料,准备裁两件长衫,正在量尺寸时,听见外面有吵闹声,还有声尖叫。

      姚泽听出来是夏玉的声音,忙出来一看,胭脂店门口围好多人。他挤进去发现地上躺着四个人,正是夏家堡护卫,人群中间,夏玉拉着那夏家小姐,那夏小姐脸胀的通红,饱满的胸脯起伏着,愤怒地盯着眼前一位身穿白衣,拿着把折扇的年轻男子,那男子模样还算端正,就是一双眼睛老“滴溜溜”乱转。

      姚泽来到两女面前,夏玉喊一声,“姚大哥。”

      他还没来及答应,那白衣男子轻摇折扇,笑着道:“哟,英雄救美的来了,不知道这年头当英雄也要付出代价的吗?”

      姚泽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白衣男子猛地一惊,感觉像面对一头洪荒巨兽一般,忍不住后退一步,可能又觉得弱了气势,又向前踏了一步,不过再不敢盯着姚泽的眼睛了。

      旁边几个像是那白衣男子护卫,见主子吃了暗亏,哪肯干休,大声嚷嚷起来。

      “小子,你知道这是谁吗?白府大少爷你也敢惹,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姚泽冷哼了一声,“聒噪!”

      那几人只感到耳边轰鸣声阵阵,好似白日起了干雷,一个个脸色煞白。

      他对夏家小姐轻声说:“我们走吧。”那几个护卫也没受伤,几个人转身要走,那白衣男子折扇轻敲手心,面色阴沉不定,扬声说道:“阁下如果想在安庐城待,最好不要管夏家堡的事。”

      姚泽似没听见,带着两女继续逛街。那夏家小姐似乎气愤难消,一直鼓着腮帮,夏玉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

      原来这白衣男子是安庐城另一大势力白府的少爷白锦堂,那白锦堂上个月来夏家堡提亲,被堡主拒绝了,因为那白府经营的是安庐城地下市场,涉及全是黄、赌、黑,甚至贩卖人口这种丧尽人性的事都做,而那白锦堂向以玩弄女性为乐。

      堡主怎么能同意,就不让小姐出门,今天第一次出门就碰巧遇见了那白金锦堂,还纠缠小姐不放。

      姚泽听了也不说话,就陪她们到卖首饰的店铺给她们一人买件小东西,反正也是那堡主给的金子,那小姐才容颜稍霁,开心地逛了起来。

      溜达半天,又陪她们吃点东西,准备回去时,他突然眉头一皱,迎面来个文弱书生样的男子,姚泽神识早就发现他是个修士,不过还没有那无忧道长修为高深。

      那男子虽然没有看姚泽他们,神识却一直锁定着几人,手看似无意识地抚下头发,姚泽却发现有两个发丝直奔他和夏小姐的鼻孔钻来,看来是要他出丑了。

      他也没有动作,只微微叹口气,那两道发丝像有生命一样瞬间返回,直接钻入那男子的鼻孔中。男子猝不及防,捂着鼻子连天打嚏,眼中全是骇然。那发丝被男子用法力驱使,却反被别人控制,这法力比这男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的。

      夏家小姐好奇地看着那男子喷嚏不停,显得十分可笑,他也不点破,和两女回到裁缝铺,等他换好衣服出来时,两女觉得眼前一亮,姚泽个头本就高挑,浓眉大眼,双目像星光一样深邃,再穿上这身合体的蓝衫,显得特别精神。

      夏家小姐看着他把另一件长衫包好,忍不住问道:“姚大哥,你怎么会掉到海里了?听说还没有……”

      旁边夏玉红着脸忙拉住小姐的衣袖,喊道:“小姐……”

      姚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揉揉鼻子看了夏玉一眼,夏玉的脸更红了,头都恨不得钻到胸里面去。

      姚泽终于反应过来了,老脸也不禁一红,“嗯呃”两声,赶紧拿起包裹出了店铺。

      回去路上,两女显得很开心,买的东西全由护卫扛着。姚泽一直在想刚才那个修士,显然是那白锦堂派来试探的,看来无意中又被夏家堡连累了,不过他也没在意,再惹打回去就是了。

      逛街回来第二天,那夏堡主又来拜访,这次也没有兜圈子,直接请求姚泽出手,报酬随姚泽提。

      原来安庐城又到了十年一次的利益分配,那城主府占五成是毋容置疑的,关键是余下的五成由四家大势力分配,每次都是通过打斗高低分配。

      规矩是每家出两人,赢者占两成,余下三家各一成。别小看这多出来一成,安庐城人口上亿,港口三十多个,店铺不计其数,还有这周边的矿山,一成足够决定一个家族的兴衰的。

      原本夏家堡是有两名修士的,可现在只有一名无忧仙长了,另外一个失踪了,没错,是失踪了,就是不知道挂掉了,还是不辞而别了。

      再加上上个月白府的提亲,夏公满感到一股阴谋的味道。还有几天就要开始比试了,一时间哪里能找到修士呢?上次知道姚泽在海上大显神威的时候,他就有心想请姚泽代替夏家堡出手的,昨天听女儿讲逛街发生的事,夏公满是一夜无眠啊,一大早就跑来拜见姚泽。

      夏公满还拍胸脯保证,夏家堡有的,姚泽都可以拿去使用。“只要姚公子答应成为我夏家堡供奉,每年黄金一百斤,想要什么,夏家堡全力配合。”

      姚泽低头沉吟,没有说话。夏公满看姚泽不为心动,咬牙说:“姚公子,只要你做我夏家堡供奉,每年家族所收灵石愿意送给你四成。”

      见姚泽还是没有说话,夏公满有点急了。

      “姚公子,你是怎么想的?小女你也见过,不是我说大话,整个安庐城,我女儿的容貌也是数一数二的,如果姚公子同意,我愿意把小女许配给公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