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其实拉布在气势上已经彻底输了,面对强悍如斯的李毅,拉布只能做困兽之斗。没几合,就被李毅再次稳稳压制。并且再不用分心对敌,李毅的攻势毫无破绽,五招之内必能在拉布身上添上一道血槽。

    终于又是一声脆响,拉布的长刀也被李毅手中的神兵切为两截,自此,这场血腥无比的决斗终于告了一段落。

    拉布愣愣的看着地上的断刀,许久之后才抱拳对李毅说道:“将军本领过人,我们兄弟败的心服口服,只是伤我弟弟之仇,我们是会找机会报回来的。”

    李毅冷傲的看着拉布,嘴角显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我等着你们来报仇,只要你们有那本事。只是你们有仇,我李毅又何尝跟你们没仇。”

    “此话怎讲。”听到李毅的话,拉布莫名其妙的问道。

    “就这么讲。”李毅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竟闪电出剑。

    只见一道血光闪现,拉布举起的右手被生生的砍断。因为李毅出剑迅疾,当拉布感到伤痛之时,自己的手掌已经稳稳的落在了石板之上。拉布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李毅冷冷的看着惨叫的拉布,无情的说道:“你记住,伤我可以。但是伤她,你们要付出代价。”

    爱丽丝刚刚看到李毅那蛮不讲理的出剑,本来已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她想不通为什么对手已经认输,李毅还要如此嗜血。可是在听到李毅对拉布说出的话之后,爱丽丝的心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动。

    李毅转身看着身后的爱丽丝,刚刚那一脸的暴戾瞬间消失无踪,微笑着跟爱丽丝说道:“我没能保护好你,只能这样给你报仇了。”

    爱丽丝愣愣的看着李毅,听着他这毫不讲理的解释,裂开嘴角,露出了倾国倾城的笑靥。可是她的一双美目之中,却又流出了珍珠般的泪水。也不顾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爱丽丝直直的撞进了李毅的怀里,幸福的哭泣着。

    被爱丽丝一撞,李毅血气上涌,差点一口血就吐了出来。头痛的捏着爱丽丝的香肩,苦笑着说道:“哭什么呢,难道这样的报仇你不满意?那我便杀了他们俩,给你好好泄愤。”

    “满意,满意,你不要太冲动了,这样已经惹祸了。”爱丽丝听到李毅的话,急忙在李毅的怀中抬起泪眼涟涟的小脸,出言阻止道。

    “那你哭什么呢,笨蛋。”李毅又赏了爱丽丝一个暴栗,笑着说道。

    “呵呵,没什么,吓哭的。”爱丽丝受了李毅的暴栗并没有生气,笑着敷衍了李毅一句,可是爱丽丝看向李毅的眼神却开始变得柔情无比,但是李毅这根木头却没有发觉其中的变化。

    李毅跟爱丽丝两人在这边又哭又笑,但是有些人却是火冒三丈了。

    大殿之中的玛格丽特愤怒的站起身来,也不顾礼节,直接跟天兰国王说道:“陛下,拉布兄弟明明已经认输,你们这位将军却还动手行凶,此事有些说不过去吧。”

    听到玛格丽特的话,天兰国王也是严肃的点了点头,俨然一副会严办此事的样子。可是这老头本身其实已经乐开了花,心中暗自笑道:“妈的,叫你们猖狂,不给你们颜色看看,真以为我们天兰国是软柿子了。”

    国王一脸铁青的对着身旁的二皇子说道:“去将那狂徒给我唤上来,太无礼了,怎能这样对待外国来使。”

    凯文皇子此时心中也是大感解气,心中暗想,不管怎样,自己都会保住李毅的。来到大殿之下,将全身是伤的李毅带回来了大殿。

    “你叫李毅?”国王冷冷的出声问道。

    “是的,陛下。”

    “大胆,你真是太放肆了,怎么能出手如此狠毒,是不是太不把使者们放在眼里了。”

    看到国王暴怒,爱丽丝害怕李毅因为自己而受灾,马上就想出身帮李毅顶下这单罪责。可是李毅一把就抓住了爱丽丝,对她笑了一笑,然后躬身对国王说道:“微臣知罪,甘愿受罚。”

    “嗯,认罪之心倒是急切。不过这样也不能减轻你的罪责,我该怎么罚呢。”说着,天兰国王又看向了一旁的二皇子。

    “父皇,李毅终究是为国出战,即使出手狠重了些,但是念在他的报国之心,还是从轻发落吧。”凯文皇子说道。

    “如此狂徒,怎能从轻发落。必须要罚,而且要狠狠的罚。嗯……我罚你十年俸禄,让你穷困潦倒十年,看你以后还怎么狂。”沉思了稍许,天兰国王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重重的责罚”。

    闻言,在场之人都强自忍住了自己的笑声。国王这明显就是在偏袒李毅,之前还装出那样一副大动肝火的样子。

    “父皇的责罚果然够重,就应该如此治治这狂徒,看他以后还怎么猖狂。”凯文皇子也是忍着笑,一脸严肃的说道。

    李毅看着这父子俩一唱一和的,本也想笑,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沉痛”的说道:“微臣甘愿受罚,陛下身体要紧,就不要因微臣而动怒了。”

    “你切退到一旁吧,凯文,宣国医上殿,给李毅治伤。”

    “是,父皇。”凯文恭敬的说道。之后转身向殿外走去,走过李毅身边的时候还顽皮的眨了眨眼。

    “陛下,恕臣下斗胆说一句,你这样是不是太偏袒这位李将军了。”玛格丽特现在可没有天兰国众人的好心情,冒着冒犯圣威的危险,她还是说了一句。

    “玛格丽特,难道我这样的责罚还不够重么,你是在怀疑我?”天兰国王冷冷的说道。

    “臣下不敢。”玛格丽特小心的说道。

    “那便是了,比试嘛,难免要受伤的,李毅不也是全身是伤么。那两个小壮士每人赏赐一千金币,也让国医医治。”

    “是,陛下。臣下担心拉布的伤势,还望陛下准许我们退朝,我去看看还能不能给拉布接上断手。”

    “准,你们都退下吧。”

    闻言,武安国的使者们都面露愤慨的起身离开。不一时,宫殿之中就只都是天兰国的军官们了。

    “李毅。”等到武安国众人都离开之后,天兰国王忽然叫起李毅的名字。

    “微臣在。”李毅不知所措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身上的伤口刚刚包扎好。

    “你为国争光,虽是出手狠辣了点,但还不失我大国风范。我赏罚分明,现在赏赐你十万金币,受子爵位。”

    “谢陛下赏赐。”

    “嗯,没什么事,就都散了吧,”天兰国王淡淡的说道。

    “臣等告退。”看国王出言,众人都起身告退。

    “对了,罗宁将军和李毅留下,一会跟着凯文来我书房。”说完,国王就先转身离开了。

    “李毅,国王找你能有什么事呢?”站在李毅身边,爱丽丝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能有什么事,总之不会为难我就是了,先回去吧,我可能一会就能回去。”李毅拍了拍爱丽丝光洁的额头,笑着说道。

    “哦,早去早回啊,你身上还有伤呢。”爱丽丝柔声的说道,好似一个小媳妇一样。

    “嗯,好的。”说完,李毅就跟着在一旁笑吟吟的罗宁将军和凯文皇子向皇宫内院走去。

    穿过重重的城门,李毅一行人走了许久才来到国王的书房门前。

    “二殿下,陛下已经在书房内了,用不用我给您通报一声。”刚走到门前,就有一个金盔金甲的卫士上前跟凯文皇子说道。

    “不用通报了,我直接进去便是。”说完,凯文皇子就率先迈开步子,向书房里走去。

    走到门前时,罗宁将军稍停顿了一下,拍着刚刚跟凯文皇子说话的护卫的肩膀说道:“不错嘛,塔维,已经是金甲卫了。”

    “多谢将军夸奖,末将不会忘记将军的栽培之恩的。”金甲卫士屈身说道,一脸恭敬的神色。

    “呵呵,好好干,争取当上近卫统领啊,给我们中央军争争脸了。”说完,罗宁将军也跟着凯文皇子向屋内走去。

    “谨记将军教诲。”塔维恭敬的说道。

    李毅路过塔维身边的时候善意的笑了笑,之后就也紧随老将军身后,一起向书房内走去。

    天兰国国王的书房并没有特别奢华,除了大一点之外,并未显得有多特殊之处。

    “父皇,老将军和李毅都到了。”走到书桌前,凯文皇子轻声说道。

    罗宁将军和李毅在凯文皇子身后同时行了君臣之礼,恭声说道:“参加陛下。”

    “快快免礼,两位将军都不必拘礼。”国王笑呵呵的说完,此时已经没有在大殿上时那份威严,只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

    “多谢陛下。”说完,李毅二人应声而起。

    “李毅?呵呵,年纪轻轻,身手却不错嘛。难怪一来帝都,罗宁将军就安排你进了中央军。”

    “多谢陛下夸奖,李毅这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不用太谦虚,二十岁就能有四重的实力,在我们天兰帝国也属少见了。”

    李毅早已习惯了这种夸奖,所以此时只是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国王的称赞。

    “不过就是暴戾之气过重,这样的性格容易招人嫉恨啊。今天的事情虽然做的有些过火,但是毕竟为我们天兰帝国争回了颜面,我也就不多做责怪了。以后要多注意啊,下手的时候最好留点手。”

    李毅学着刚刚在门口时那个金甲卫的口吻,躬身说道:“谨记陛下教诲。”

    国王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跟罗宁将军说道:“将军,对于武安国这次发现魔晶矿之事,你有什么看法么。”

    “陛下也知道,魔晶矿对于军备的扩充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保住这条矿脉。武安国此次虽是有些冒犯,但毕竟也是出于自保。从利益的角度上看,如果能全部得到这条矿脉必然是大好事。但是武安国与萨伊帝国接壤,如果我们贸然出兵,难免会引起他们的剧烈反抗,甚至可能会举国投向萨伊帝国以求庇护。所以老臣认为,我们还是派重兵驻守矿脉,一切以守住矿脉为首要目的。”

    “将军所言极是,只是我一想到武安那么一个小国要从中分去三成,就会感觉肉痛。”

    “陛下,我们还是小心提防为妙。据边境探子来报,最近萨伊国暗流涌动,隐隐的,似乎也对这条矿脉蠢蠢欲动。我们如果在这时发起战事,只会让萨伊国渔翁得利了。”

    “唉,好吧,还是我有些贪心了。那么,将军认为要派往武安国多少兵力,才能确保矿脉的完整呢。”

    “不宜太多,各防区的军队都不宜调动。中央军又有守卫帝都之职,以提防某些有心人。”说到“有心人”的时候,罗宁将军特意加重了声音。国王闻言,似乎也懂得了将军的暗语,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继续说。”

    “所以,我们只从中央军中抽出一个团队即可,然后到了武安国之后,再从南方军团中抽出两个团队从中协防,如此就已经可以确保矿脉的安全性了。”

    “只能如此了,希望萨伊国不会轻举妄动吧。那么,将军想从中央军中派哪个团队去驻守魔晶矿呢。”

    “老臣想让中央军第二骑士团去驻守矿脉,陛下意下如何。”

    “一切依将军的安排即可,军队里的事情我可并不在行。只是不知道,第二骑士团是哪位将领指挥呢。”

    “呵呵,第二骑士团的团长就是李毅这小子。”罗宁将军笑着说道。

    “哦?若是果真如此,那我可放心了。能有李毅小将军带军镇守,倒是又多了几分保障。”

    “陛下厚爱了,李毅不过是一介武夫,还怕耽误了陛下的大事。”李毅在一旁出言说道。

    “没事的,这次任务,换谁去都是一样,武艺越高才越能增添保障,你就不用推脱了。”国王还未出声,罗宁就在一旁开口说道。

    “如此,李毅只能尽力而为了,希望不会让陛下失望。”

    “量力而行即可,若真发生什么异变,魔晶矿难以保全,你也不必硬守,保命要紧。”

    “是,陛下。”

    “好了,你有伤在身,就不必在此多留了。回去好好养伤,等过几日就跟护着武安国的使者一同出发吧。”

    “多谢陛下关心,那微臣告退了。”说完,李毅又向罗宁将军一拜,然后就推出了国王的书房。

    等到李毅退去之后,天兰国王先是沉默了一阵,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罗宁将军,这个李毅到底是什么来历。”

    “陛下,这李毅出身我铃兰学院,前些日子手持加尔院长的引荐信来帝都投奔我。具体什么来历,我却并未探查。”

    “将军终究是出身铃兰啊,对于加尔院长有些盲目的信从。可是对李毅这个青年不得不多加注意啊,二十岁的四重强者,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天兰国王幽幽的说道,随即陷入了沉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