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伴随着左手甩出的气刃斩,李毅欺身向前,气势一往无前,似乎并不畏惧眼前的强敌。

    玄冰兽显然也不是易与之辈,面对李毅的气刃斩它竟然连躲都不躲,硬生生的撞散了气刃,之后也做任何停歇,迎着李毅的拳头就撞了上去。

    实打实的跟玄冰兽对上一拳,李毅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反而被撞得连连后退,抬起右手李毅赫然发现手臂上竟然还结上了一层薄冰。不假思索的凝力震碎冰层,再次看向玄冰兽的时候李毅也开始为难了起来。

    眼前这畜生的打斗方式竟然跟自己一贯的风格如此相似,明显是仗着实力高于自己就准备以力压人。并且李毅也没想到它的身体如此强悍,竟然可以无视自己气刃斩的存在。

    而玄冰兽根本不可能给李毅太多思考的时间,凶悍的对上李毅一拳只是让它的身形微微停顿了一下。稍作停留,它就迅疾的扑向了李毅,并且口中不断的吐出冰柱,周身的寒气也向李毅逼近。

    眼见近身肉搏不可行,李毅也不会傻到再让玄冰兽近身。灵巧的躲掉冰柱,迅速的后退拉开距离,李毅开始不断游走,并不跟玄冰兽接触,同时脑中不断思索对敌的策略。

    看台上的人看到李毅只是一个回合后就开始不断退缩,不禁都发出了阵阵嘘声。

    李毅根本就是无视这些,一切都没有性命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能让自己平白的葬送了性命。

    忽然李毅发现沙场的一边竟然立着一个武器架,看到武器,李毅此时才想到自己明知要对抗五级魔兽,上场之前竟然没有要求佩戴武器。

    不再浪费时间,李毅猛地又加快了几分速度,窜向了武器架。

    来到近前李毅不假思索的就抽出了一柄长剑,长剑一入手,李毅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安全感。

    自己怎么都没想到,来到圣元大陆第一次用武器竟然是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不过此时也没有时间自嘲了,身后的玄冰兽依旧来势汹汹。并未回头,只是感觉气息的波动,李毅反手就是一剑。这一击竟如闪电一样快,并且精准无比的刺在了魔兽身上,饶是玄冰兽肉身强横无比,这一击也终于让它见了红。

    感觉一击得手,李毅也没做停留,快速的又跳出一段距离,终于摆脱了玄冰兽的追击。

    转身再次跟玄冰兽对峙起来,看到玄冰兽左前爪上的伤口,李毅又加紧了几分握剑的力度。

    而玄冰兽的眼睛也开始变得血红起来,显然李毅刚刚的一击已经激起了它更多的怒气。

    无法交流,当然也无需交流,站在这沙场上就注定了要死掉一个。怒气更旺的玄冰兽攻势越来越猛,李毅拿起长剑以后也不再躲闪,硬碰硬的跟玄冰兽对攻起来。

    可是李毅真是越打心越惊,五级魔兽的实力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正面应付的。尽管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可还是只能堪堪自保,占不到一丝的主动。

    忽然李毅感觉四周的气温疾速下降,自己的行动也开始不自觉的缓慢起来。原来玄冰兽竟然在争斗中悄然的使出了它的天赋本领——冻结,始终环绕其身的寒气无声无息间已经离体而出,弥漫了他们争斗的空间,并且试图冻结空间。

    大感不妙的李毅马上想转身逃出这块冰域,可惜为时已晚。看到李毅的动作稍有迟缓的时候,玄冰兽已经迅猛的发动攻击,双爪探出,直抓李毅的前胸。

    这一击要是抓实了,李毅可就真让它给来个透心凉了。电光火石之间李毅猛的咬破了舌尖,顿时一股暖流在体内流转。勉强的往右挪了挪身子,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是自己的右键却是被重重的拍上,玄冰兽的爪子瞬间在李毅的肩膀处抓出了两道深深的血沟。

    忍着剧痛,李毅双手还是紧紧的握住了长剑,大喝一声,挥动长剑狠狠的劈向了玄冰兽。剑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青芒,一道气刃斩蓄势待发。

    仿佛也看出了这一剑的威力,玄冰兽不敢继续攻击,强行扭转前行的身体,惊险的躲过了这一式。飞射出的气刃斩直直的轰在了看台的一处石墙上,留在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抓住玄冰兽躲闪的机会,李毅急忙的后撤,逃出了此兽布置的那片冰域。

    看到石墙上那一道深深的裂痕,玄冰兽也看出了眼前人类雷霆一击的可怕,躲闪在一旁竟一时不敢再发动攻势。

    还好玄冰兽的攻击中带有寒气,此时李毅肩膀上的伤口只是剧痛不止,但是流血却是不多。摸着肩膀上的伤口,李毅这时真的已经怒发冲冠了。

    只见李毅的呼吸越加深重,仿佛不能自制一般。然后他竟在这种危险的时刻缓缓低下了头,双手下垂双肩不断的轻微抖动。这种情形,曾经在跟加尔院长争斗的时候也出现过。

    没过多久,李毅猛然抬起头,原本金色的瞳仁此时竟又变成血红色。看向玄冰兽时的眼光中也开始露出实化般的杀气,周身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萧杀。

    “咦?有意思。”站在看台上观看的‘红坊’老人看到李毅的异变也不禁嘀咕了一句。

    而李毅此时根本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自己,自己现在只想能手刃眼前的畜生,生啖其肉。

    拖着长剑再次冲向玄冰兽,周身弥漫杀气的李毅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魔王。

    舞动着长剑看向玄冰兽,李毅终于使出了在家乡时那个怪老头教给自己的战技——冥王剑。

    普通的长剑在李毅手中,就好像有了灵性一般。攻击如影随形,长剑仿佛化成了一条毒蛟,缠着玄冰兽不断劈砍。

    李毅又开始以命博命,精妙的战技虽然不断的创伤玄冰兽,但是自己也在不断的遭受打击。右肩上的伤口已经开始不断流血,腰上和左腿处也有两道骇人的创伤。场面开始变得血腥无比,但一时还难以分出胜负。

    看台上的观众越看越惊,这种搏命的打法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此时都已经忘了再喝彩或者欢呼什么的。

    而本应占有主动的玄冰兽却竟然开始变得退缩,也许是李毅身上愈发浓重的杀气给了它太多震慑,强悍的五级魔兽此时竟也有了些许的畏惧。

    忽然李毅感觉身边的气温又开始急速下降,李毅知道玄冰兽一定准备故技重施,可是面对这曾让他狼狈不堪的冰域,李毅的嘴角竟然泛起了一丝冷笑。

    面对凶猛攻来的玄冰兽,李毅再次举剑,似乎准备用刚刚那样的雷霆一击硬撼此兽。

    而玄冰兽似乎也看出了李毅的打算,稍稍侧闪了下身形,探抓拍向李毅的头颅。

    李毅嘴角的冷笑又现,只见他竟放下高举的长剑,单手握着长剑,右手悍然出击,使出了自己的又一战技——寸崩,硬拼上了玄冰兽探出的利爪。

    惊天的一击,玄冰兽的利爪在李毅的铁拳下竟然没有讨得一丝便宜,并且被击的身形瞬间一顿。

    同时竟又有一道白光闪过,李毅左手的长剑此时已经稳稳的插进了玄冰兽的胸前。原来就在硬拼的一瞬间,玄冰兽布下的冰域竟然失去了控制,被冻结的空间顿时恢复平常。李毅强忍剧痛,一记快剑在寸崩后接踵而至,终于成功的击杀了这只让自己一再陷入险境的畜生。

    看到玄冰兽的眼神渐渐变得无神,倒在地上一顿抽搐后终于再没有任何反应,李毅知道,这一场搏杀可以结束了。

    颓然的摔倒在地上,李毅感觉全身的剧痛已经击的自己无法再保持清醒。看着血肉模糊的右手,李毅自嘲的说道:“但愿这只手不要废掉。”说完之后,李毅两眼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李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莫名其妙的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屋子并不是很大,却被打扫的窗明几净。

    刚想起身下床,却因一阵剧痛而倒吸了口凉气。李毅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多处都缠着厚厚的绷带,绷带内的伤口刚刚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引起了阵阵剧痛。

    看着如此窘境李毅才想起来,在跟玄冰兽大战过后自己因为身负重伤,结果昏厥过去。现在看来,应该是‘红坊’的人把自己安置在此的。

    因为有伤在身,李毅也乐得在此清净之地养伤。忽然李毅似乎想到什么,缓缓的抬起右手尝试着握了握拳头,看到右手无恙后才安然的又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接近中午时李毅又重新从床上坐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苦笑着自言自语道:“这地方好是好,可是如果再没个送饭的过来,我这伤还没养好就先饿死了。”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李毅的话音还未落,就有一阵敲门声响起。李毅也没做任何回应,门外之人稍等了一会后就自行推门而入。

    进门来的是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看样子并不像是一个侍者,反而像是一个修炼者。来者看到李毅一脸浅笑的坐在床上后先是一愣,接着却是温和的一笑,端着一个银盘落落大方的走近了李毅。

    “看来你早已经醒了,真是惊人的恢复力,我们原本都以为你要昏迷上两三天呢。”中年人缓缓的说道,声音中充满磁性,极为悦耳。

    “有什么惊人的,无非就是皮糙肉厚了点。”李毅客气的说道,同时感谢对方给自己送来的午餐。

    中年依旧是温和的笑了笑,对李毅的回答不置可否。

    沉默稍许后,李毅开口问道:“这是哪里,还是红坊么,是你们的人把我安置在这里的?”

    “这里是城主府,并不是红坊,是我们瓦内萨公爵命人将你安排在此处的。”中年人解释道。

    “城主府?瓦内萨公爵?”李毅显然跟不上中年人的思路,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

    看到李毅惊愕的表情,中年人笑了笑,开口给李毅解释起缘由来。

    瓦内萨公爵在天兰国可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不仅身居公爵之位,并且手握三十万大军镇守天兰北方重镇,以拒亚特兰帝国,绝对的实权派。

    这次是为探访老友,所以来铃兰城小住几日。一时性起去“红坊”想看几场角斗,恰巧就看到了李毅昨晚勇斗玄冰兽。看到李毅战后晕倒在地,瓦内萨公爵爱才心切,随即命人找最好的医生救治李毅,并且带回来城主府修养。

    听完中年人的解释,李毅瞬间豁然开朗,原来还是自己的本事得到了大人物的重视,所以才会有了如此的待遇。

    不过李毅对于自己得到赏识这件事并不在意,在自己眼中权利和财富都是浮云。只有不断变强才是自己的最终目标,这些身外之物根本无足轻重。

    但是对于瓦内萨公爵对自己的救助之恩,李毅还是想当面感谢一下的。小恩也是恩,李毅并不喜欢拖欠别人什么。

    “真是多谢公爵大人了,只是草民现在还行动不便,等我身体恢复后我定会当面道谢的。”李毅微笑着说道,语气中却没有一丝的谄媚。

    “这个不急,公爵大人也吩咐了,一切都等你恢复好之后再谈。”看到李毅这般的平静,似乎对公爵大人的赏识并不放在心上,中年人顿时高看起李毅来。心中暗自想到:“宠辱不惊,如此年纪就能做到这点,不简单。”

    随后中年人就退出了房间,留给李毅充足的恢复时间。

    看着走出房间的中年人,李毅感觉此人一定也不简单,虽然只有二重的实力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温和的笑容中总有一股阴险的味道。

    不过李毅也懒得猜测他的身份,毕竟没有利益关系,威胁不到自己就什么事都没有。

    安静的吃完午餐,李毅摆出了个打坐的姿势,看样竟是准备修炼。

    李毅静静的盘坐在床上,四周的自然力开始急速的凝聚起来。可是仔细观察,环绕李毅周身的自然力中竟然隐约的透出丝丝血色,显得诡异无比。

    李毅此时用的是在家乡时那个怪老头传授给自己的功法,别看诡异无比,但是用来恢复身体却真是不含糊。多少次生死搏杀后,李毅都是靠此功法让自己尽早恢复的。

    泛红的自然力围绕着李毅不断凝聚,李毅就端坐其中双眼紧闭,对外界一切都不闻不问,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在李毅的眼睛上的时候,李毅的身体终于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接着环绕他周身的自然力瞬间消散。缓缓的睁开双眼,李毅放松的在床上晃动起来,微笑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对自己的恢复状况很满意。

    经过一日一夜的苦修,李毅的身体终于恢复了许多,已经可以下地随意走动了。

    刚准备走出去,房门就被人推开,昨天给李毅送午餐的中年人又笑呵呵的推门而入。

    “昨天给你送晚餐的时候,感觉到你似乎在修炼,我就没有打扰。刚才察觉你的房间里自然力波动消失,我就猜想你的修炼一定结束了,所以来看看。”依旧是极富磁性的声音,缓缓道出自己的说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