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6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怎么回事?”穆晨风有点不好的预感,但心中出于对此地的自信,又继续以元神施法起来。

    穆晨风为了预防突发事件,可以自认是将所有能准备的都准备到万无一失的地步,此地虽然是普通山腹,且在洞天水月内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风吹雨打,出任何问题。

    但即使如此,他依旧钻研出一套绝顶的防御阵法作为暗手。

    “此阵法因为布置范围小,所用的灵石级别高的原因,防御的强度是遇强越强,就是外面的强攻越强,这阵法的防御就越厉害。”穆晨风满意地笑了笑。

    其实这样的阵法在修真界里并不罕见,只是一旦遇到阵法道行高的人较容易攻破,而遇到强攻时倒是能发挥不少威力。

    穆晨风为了避免那暴鸣声打扰自己,连忙施法禁闭了听觉,这样一来,外面即使天空塌了也影响不到自己。

    殊不知外边真的电闪雷鸣,狂风呼啸,银蛇乱舞,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当然,这一切穆晨风都不知道,他正一丝不苟地施着法。

    而在洞天水月的外边,盘膝坐着的那三位长春派的长老脸上均露出兴奋的表情,只见在他们正中的一个青色葫芦被阵阵烟雾环绕,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一丝烟雾正缓缓地进入葫芦之中,随着外边烟雾越来越少,里边逐渐饱满之际,三位长老虽然喜悦,可却越是谨慎小心地施着法。

    不错,那青色葫芦正是唐晏的符宝,这符宝虽说是消耗品,可也能分开多次使用,这是根据使用者来决定,奈何长春子唐拓担心符宝威力不足以镇压洞天水月的坍塌,便强烈要求将符宝当成符篆来使用。

    符篆是一次性用品,当唐拓说出这么一番话后,唐晏简直是欲哭无泪,这符宝岂止是花费大力气所得那么简单,而是在关键时刻能救她一命的宝贝!

    “洞天水月这次遭到特殊能量压制,我们也不可能放任不管!”唐拓见他亲妹妹唐晏心情不好,只得安慰地说道。

    见唐晏根本就没心情搭理自己,唐拓也懒得说话了,只要成功压制得住这次洞天水月之内的莫名能量波动,长春派的优势也能够保住,自己也算有脸面在九泉之下见到先祖。

    唐拓心中明白,以自己的资质根本不可能在有生之年修成仙果,成为长春派有史以来第一位仙人这等屁话,他是不会在意的,他只想要保持着长春派目前的地位就好了。

    “还好当初祖师爷早已在洞天水月内布下稳固的阵法,而今我们只需要巩固此阵法,要不然纵使今日我们有三头六臂,也难护住整个洞天水月。”唐拓口中呢喃说道,其余两位长老听到后,均是脸色凛然。

    良久,眼看最后一丝烟雾也融入青色葫芦中时,整个青色葫芦瞬间金光闪闪,在金光之间略有青丝缭绕,三人见到一切后均是松了口气,这也是代表巩固阵法成功。

    “我们只需静候一会即可,预防突发变故就可以了。”

    唐拓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两人也赞同唐拓的话,静静地等待之中。

    时间稍稍后退一点,三位长老正施法中时,洞天水月的山腹之内。

    穆晨风的元神正向黑鬼子脸谱施法之中,因为肉身已化为血水的原因,而今的他是容不得有着半点马虎的,稍有不慎非得落个元散神灭的下场不可。

    而就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心中却是焦急万分,那号称绝顶的防御法阵此刻却是遥遥欲坠,一丝丝裂缝如同蜘蛛吐出的丝网逐渐蔓延开来,这所谓遇强越强的法阵看样子是到此为止了。

    就在山腹之内站立着一名秀发飞舞的少女,少女虽然年仅十六,但不施粉黛的脸容如朝霞映雪,傲然漂浮在虚空中的身影窈窕婀娜,般般入画,宛若仙女一般。

    只是少女眼中杀意滔天,只见她的玉指连点虚空中,山腹间的崖壁上荡漾的波纹逐渐变多,随着波纹的增多,整个山腹伴随着裂缝丝网传出‘嗤嗤’之声。

    围绕着少女的能量波动并不强大,但奈何此阵法已经面临着崩塌的危机。

    穆晨风心情很糟糕,他依旧没想明白防御如此厉害的阵法为何会轻易被破掉,之前他已经尝试强攻过此阵法,也是耗费了整整三天时间才得以攻破的,可如今别说三天了,三分钟也坚持不了。

    当然,强攻是得花费不少时间,可真正破解这阵法呢?

    可惜这穆晨风压根就没往破解阵法这方面想,因为他钻研这套阵法就花费了他数年的时间,所以才下意识地忽略了破解阵法,他的潜意识根本不认为别人能破解这阵法,更何况是区区三分钟之内?

    终于,在穆晨风的元神还没施法完时,他的绝顶阵法就土崩瓦解,如仙子般的少女便轻飘飘地落在了一光团与一法宝的前面。

    “这丫头是……”

    穆晨风满是惊异却无处发泄,当他注意到林韵诗充斥着滔天杀意的眸子时,元神猛然间一颤。

    而此时此刻的李毅,也已然在当中不知不觉间昏迷过去,他并没有被对方所迷惑,但最后却因身受重创而昏倒,并没有看到突然变得这么诡异的林韵诗,否则的话定会震惊无比。

    只是接下来更加诡异的是,林韵诗却是对穆晨风视而不见,径自走向黑鬼子脸谱。

    “死。”

    林韵诗双目杀意更盛,嘴角更是露出一丝残酷地笑意,玉手散发着亮光,下一刻已然往脸谱直拍而下!

    穆晨风好歹也是修真界的大人物,他的主修法宝自然非同小可,果然如同这老家伙所料一般,玉手在下拍的过程中遇到一层黑网,黑网一弹,便轻易化解掉林韵诗的攻击。

    “哼,简直是蜉蝣撼大树,不自量力。”

    穆晨风松了口气,他见对方如此轻易便解决掉法阵其实很是担忧,不过后面发生的一切又觉得是理所当然。

    而林韵诗见一击不中,也没有放弃,玉手再次拍向脸谱,可依旧与刚才无异,之后又试了几次,还是无果。

    穆晨风见到这一切后,虽然对林韵诗的做法抱有疑问,但心头大石总算松了松,专心施法起来。

    不是他不想解决掉林韵诗,而是目前的状况太过诡异,施法马上便成功,这老家伙自然不想火上加油。

    就这样,山腹之内形成了一副无比古怪的画面,一个光团漂浮在一张脸的前边,不知在干些什么,而另外一个少女不断地拍击着这张恶心的脸,眼中杀意滔天,仿佛想要将整张脸吞下,凶悍非常。

    看着半空中的化为一片片的青色葫芦,唐晏满额头都是黑线,他大哥唐拓看不过,只得说道:“二妹,这次也多亏你把这‘青金葫芦’拿出,洞天水月才免于坍塌,大哥现在当面向你道谢。”

    唐拓是长春派的掌门兼大长老,他这个位置绝对是整个长春派的权力核心,因此他的话让唐晏脸色稍微好了点,但语气也就很是不爽:“洞天水月是保住了,可未来数十年之内却依然要封闭。”

    “二妹,这样的结果算是最好了,里边的能量波动依旧很强烈,那些弟子绝不可能活着,如今我们长春派元气大伤,还是想想该怎么提防黄峨和清虚吧!”

    唐拓叹了口气,这次进入洞天水月的全都是资质上乘的,可却没想到刚好惹来了此等祸端。

    “哼,要不是那个姓李的拿唤仙帖来拜师的,我们就不可能遭遇如此不幸。”长鸿子语气冷傲。

    “要是那姓李的能够大难不死的话,他出来后本仙子第一个将他碎尸万段。”

    唐晏目中杀意闪烁,她已然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李毅身上。

    提起李毅,唐拓的脸色也很是难看,看样子他也是对李毅不太待见。

    ……

    当李毅昏睡过去后,他自己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之前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寂般的黑暗,他化身为一颗拇指大小的光团,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死亡的威胁。

    一阵阵亮光冲击着黑暗,随着亮光的冲击,死亡的威胁却是越强,李毅清晰地感受到,若非是黑暗的保护,亮光早已将他虐得体无完肤。

    可李毅的潜意识里却十分抗拒着这黑暗,反倒是亮光虽带有强烈的杀意,但却不被意识所抗拒,这着实让他无可奈何。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李毅虽然一直感到相安无事,可意识却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逐渐地从黑暗中向他侵蚀而至,就仿佛想要取代他的位置一般。

    那股寒意化成一颗蓝色光团,直向他吞噬而来,李毅也没的选择,只得迎了上去。

    对方的力量实在太大,李毅就宛若一瓢小舟被大浪不断地冲击着,眼看就要支持不住时,‘轰隆隆’地声音猛然回荡在黑暗的四周!

    随着轰鸣声一浪高过一浪,蓝色光团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吓得回头就跑,而李毅自然不肯放过对方,眼看着对方力量不断地削弱,决定乘胜追击,趁机灭杀对方!

    可李毅还未追到对方,一道蓝色闪电直劈而下,蓝色光团直接被轰成碎末,连渣也没剩,李毅见此连忙停下,他意识虽然十分恐惧,可却并没有掉头就跑,毕竟在他看来,闪电有心劈你,你跑到哪里也得是那个下场。

    让他庆幸的是,当蓝色光团毁去时,轰鸣声已然消失,看样子闪电只有一道。

    之后陆陆续续有几个光团出现均被蓝色闪电灭杀,而光团也越来越小,最后任凭李毅等了许久,光团再也没有出现过。

    良久,黑暗轰然破碎,周围一片混沌,那亮光也消失了,李毅所化身的光球也不在意了,仍旧单独一人欢快的飘荡着,并过了很久很久,似乎会永远这样下去。

    当李毅感到一阵彻骨的冷意时,他猛然清醒了过来,他的后背早已湿透,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当即涌上心头,他忽然发觉生存着是多么的美妙与美好的事情。

    李毅扫视周围一眼,依旧是那山腹,但不同的是,多出了一个破碎的长框以及一个熟悉的少女。

    林韵诗依靠着岩壁之上,双目紧闭,胸口缓缓起伏,呼吸也很平静,显然在酣睡之中。

    李毅沉吟了一下,并没有急着走过去做什么,而是拿起一旁破碎的长框。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传来,他已经可以肯定这长框架正是那黑鬼子脸谱,当然因为破碎的原因,这法宝是彻底废掉了。

    “咦。”

    李毅蓦然发现地面上的血迹,血迹并不浓烈,因为附近没有血腥味的原因导致他没留意,如今根据血迹的痕迹在联想起自己沉睡过去的诡异,他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小子,你醒过来了。”一个身影从前方的角落中走出,竟是欲要夺舍李毅身体的穆晨风。

    “啧啧,前辈实在是神通盖世,晚辈很是佩服。”

    李毅的话丝毫没有半点做作,他是发自心底的敬佩这‘穆晨风’。

    “哼哼,还以为你这小子一见我这样子会被我吓个半死呢。”‘穆晨风’打趣地说道,“没想到你心理素质还挺强的呀。”

    李毅心底有些无语,这穆晨风的样子他实在是看不惯,毕竟有谁会喜欢上把自己搞个半死的人?

    “老实说,这躯体可撑不了多久,日后我的元神得待在你神识之海里了。”‘穆晨风’摇了摇头。

    “元神?”李毅心中一动。

    “就是灵魂的意思。”‘穆晨风’淡淡地解释道,“神识之海,也可以称作紫府。”

    “那前辈你会收我为徒,让我拥有逃出这洞天水月的能力吧?”

    李毅试探地问了起来,他虽然最后还是昏过去了,但是在昏迷之前,他可是同样感受到山腹外的动静。

    “老夫虽会传你功法,但别叫我师父什么的,我不收徒弟。”‘穆晨风’提到徒弟声音有些发冷,‘你就称老夫为‘邢老’吧!至于全名就别管了。”

    “是,晚辈姓李名毅,至于传授功法一事晚辈自然铭记于心。”李毅认真地说道。

    “可别太过高兴,跟我修行可不好受。”邢老看得出李毅的诚意,心中也算满意。

    经过了对方简单地说明了一番,李毅总算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邢老来自于修真界的上界——仙界,因在仙界被仇家追杀而艰难地让元神逃到下界,按他所说的话,这所谓的大明王朝只是身处‘紫羽星’的一个国家,而真正的修真界并不在这个星球,而是在另外一个宇宙空间里。

    李毅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世界也有宇宙的概念,与前世的世界极其相似,这个世界的宇宙同样有着数之不尽的星球,这些星球都存在着数量不同的生命,他们有的早已知道修炼的存在,有的甚至还是钻木取火的局面。

    而这个名唤洞天水月的空间也是邢老本身所创,他的肉体遭到毁灭,只能以元神寄居在这空间内休养生息。

    “至于这个姓穆的老家伙,我早就注意到他了,见他想要夺舍你的身体,便借天雷的威力把他轰成粉末。”邢老冷哼道,“你小子也挺聪明,懂得先骗他一把,延迟他施法的时间,要不然我根本来不及救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