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小辈不知何处得罪前辈,请前辈谅解。”事到如今,李毅也只得略作中肯地说道。

    一开始,穆晨风只是有些惊讶罢了,心想这小子不是吓傻了就是真的不知者无畏,可当听了李毅的话后,内心大为震撼,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遭如此威势逼迫本应吓到面容失色,惊慌失措才对的,即使是心理素质好些的,也不可能在如此恐怖的压迫力下流畅说话,这少年的意志绝对令人惊叹。

    “啧啧,真是可惜可悲可叹啊。”穆晨风径自来到李毅的对面,狰狞面孔的前边,像是没听到李毅的话,自言自语地说道:“什么都好,就是资质不怎么样。”

    “不过在我看来,资质倒是其次,修炼还是毅力更重要。”

    穆晨风笑得春风满脸,很快又转变为一脸惋惜,啧啧称叹道:“可惜啊,若非我不是走头无路,非要你的身体来铤而走险不可,定要将你收做徒弟,好好培养,说不定成就比我更大。”

    看着对方发疯似的自己跟自己对话却又不让自己离去,李毅心底暗恼,口中只得说道:“前辈,你到底要晚辈替你做什么?”

    “哼,很快你就知道了!”穆晨风一听,却是收起了笑容,冷淡地说道。

    李毅琢磨着穆晨风所说的话,未等他开口说什么时,一股紧缚剧痛之感浮现在心头。

    只见一条条死气环绕的白骨组成骨索将直接他紧缚住,除头部外,他的全身赫然包裹着骇人的骨茧,阵阵黑色死气如同张牙舞爪的厉鬼,让人毛骨悚然。

    现在还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李毅心中暗暗叫苦。

    “跟我走。”

    穆晨风向长脸打了一道法决,只见一道飓风从其大嘴上吹出,再向李毅卷过,骨茧发出一道崩裂之声,缓缓缩小之后竟将连同里面的李毅在内,一并没入了长脸的嘴中!

    ……

    长春派后山,黄灵台之上。

    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围绕着黄灵台而盘膝坐着,只是他们并不上坐在黄灵台之上,而是漂浮在虚空之中。

    为首的瘦削老者自然便是长春派的长春子,脸容瘦削,目中精光电闪,只见其向半空打出数道法决,张口说道:“长生穴,开。”

    长春子当然不是他的本名,是历届继承大长老之位的人的法号,还有这老家伙修炼长春要术早已出神入化,在三派内冠绝其名,早已在百年前便突破到金丹期,而今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怕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而在其右方坐着的是他师兄长鸿子,如果说长春子也算仙风道骨的话,那这老家伙纯粹就是不伦不类,一身长袍鲜红欲滴,一头如针扎般的头发冲天而起,只是其脸上满是黝黑脓包显得十分凶神恶煞。

    “乾坤道:兆。”长鸿子只是呢喃几声,如若不是仔细听还真听不见。

    反倒观长春子的左方是一名貌美女子,冰肌玉骨,在她四周蔓延着一层水幕,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只是他们三人的眼中都透露着焦急与不安。

    “二妹,为今之计除了用你手中之宝施法外并无他法了。”长春子全神贯注,紧紧地盯着不知何时浮现在空中的一道紧闭之门,嘴中快速地说道。

    在此之前他已经足足用了尽了嘴上的所有功夫,可硬是无法让他倔强的亲二妹下定决心。

    “哼,唐师妹又何苦呢,如若洞天水月被如此庞大的能量毁去的话,我们长春派就失去与两派比肩的筹码,到时候我派地位有所下降,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听到这里,唐晏想不答应都不行了,便咬了咬牙,玉手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一张刻满深奥难懂秘语的符纸浮现在唐晏的玉手之上,上面宝光闪烁,显然不凡。

    “这‘凝衣符宝’果然厉害!”长春子赞叹起来。

    无论是高高在上的长春子还是他师兄长鸿子,看见这符纸,均是眼睛一亮,满是自信样子,就足以说明此符宝的强悍。

    “这符宝也算是另辟蹊径。”长鸿子喃喃自语,“符宝是高修为的强者将法宝的能量利用特殊的秘术炼铸的宝物,符宝的强弱也与施法者的实力以及秘术有关,实力越强,符宝就越能发挥前身法宝的力量,这凝衣符宝身前的法宝,肯定非比寻常,定能保住洞天水月。”

    洞天水月内的某处空中。

    穆晨风翱翔着天空之中,从一朵朵浮云中穿梭而过,在他的右肩上耸立着一张长脸,那长脸上的疤痕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黝黑的映像,而在映像之中,赫然盘膝坐着被强行抓走的李毅。

    “小子,要是这次你能经得起考验,老夫就破例收你为徒弟。”

    穆晨风打破了平静,忽然古怪地笑道。

    他的速度并不快,可即使如此依然带出一道道劲风。

    李毅听了这话,心底冷笑,默不作声起来。

    穆晨风似乎也不介意,语出惊人地说道:“老夫会移花接木之术。”

    移花接木?

    李毅也不答话,而是暗自养精蓄锐起来。

    “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小子你的丹田遭殃了吧?”穆晨风笑吟吟地说道。

    李毅心底一凛,穆晨风又接着说道:“而我有让你丹田恢复的能力!”

    “就是那移花接木?”李毅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错!移花接木是一种能够让时间回到过去,就是让你的丹田并没有出问题之前的秘术。”穆晨风一副自傲的样子,“怎么样,十分厉害吧。”

    让时间回到过去?

    没有出问题之前?

    李毅心底震惊,脸上也不免动容起来。

    见对方一直平淡的神色有些惊讶,穆晨风也总算满意起来,只是突然又叹了口气:“不过跟你说也没用,这鼎鼎大名的法术也不是你这种人该知道的。”

    哼,小子,你的心情越是波涛汹涌,等一下我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穆晨风心里暗笑,可脸上却神色如常,双目依然满是自信。

    而果然如同他所料那样,本就十分在意丹田的李毅听了这些话后,心情的确复杂异常。

    穆晨风压根就没想让一个连丹田都废掉的家伙成为自己的弟子,更别说什么移花接木了,他根本就不会,这么说其实也是为了达成那个目的罢了。

    要是有什么能让时间回到过去的法术的话,老夫我早就成为修真界第一人了,还用着那么费力的找什么百灵心血,就算不亲自找,也有自动送上门来巴结我的傻瓜。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李毅早非吴下阿蒙,他无论心智还有经历都不可小觑,即使比不上这个世界的老家伙,但也不会连这种谎话都戳不穿。

    如今的他很快就平静好了心情,只是却故意露出慌张的样子。

    一见对方这么慌张,穆晨风顿时就更加欢喜,人一过分欢喜,就容易得意忘形,李毅没其他办法,只能这么试试欺骗对方,看看能否让对方大意了。

    穆晨风当然没料想到李毅早已洞穿了他的鬼计,在他看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还在坐井观天呢,威逼加利诱算高估他了,对李毅这个人压根不放在心上。

    半个时辰后,一处山腹之内。

    李毅依旧身处长脸的空间内,这长脸法宝也绝非凡品,当中能放活物,他身处其中除了感到一片漆黑外,并没有感到丝毫不妥之处,这穆晨风虽然狡诈,可其实力天赋也不是说笑。

    “我这‘黑鬼子脸谱’在法宝界也是鼎鼎有名,你这小子能身处其中也算是前世修的福。”

    穆晨风啧啧称道,手中一拍腰间储物袋,一个赤色药丸出现在其手中。

    “小子,吃了他。”

    药丸无风自动,没入了黑鬼子之内,李毅只见前方浮现一道红光,那赤色药丸便出现在眼前。

    直觉告诉他这药丸虽然神秘,但似乎并没什么危害,想了想对方还要利用自己,便一张口吞掉了药丸。

    穆晨风见李毅吃了药丸,双目闪过一丝不舍,其实那药丸不仅没毒,而且还好处多多,这是穆晨风经过多年心血炼制而成的,还花费了无数宝贵材料,药丸一早就炼成,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肉身,直到今天看到了合适的李毅,为了更大把握夺舍对方,这才把药丸让出。

    吞下赤色药丸的李毅除了感到体内有些暖和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但联想到穆晨风一副谨慎的样子,这药丸定然非同小可,至少也是花费大力气所得。

    穆晨风盘膝坐下,口中念念有词,一道法决向大脸打去,顿时光芒耸动间,原本漆黑一片的黑鬼子空间逐渐发生了变化,颜色由深变浅,最后化成一片淡红。

    “奇怪,怎么跟料想的不同。”穆晨风打着特殊的法决,全神贯注,喃喃细语,他盯着映像中的李毅,只见原本呈古铜色的皮肤的他,此刻皮肤渐渐变得发红起来。

    与血红色不同的是,这淡红色看上去十分柔和,一丝丝蒸气蔓延在身体之间,眨眼间,李毅宛若置身于雾气之中,四周可谓是云雾环绕,温度也急剧上升。

    感受着开始出现异常的身体,李毅脸色平静,别看他像蹲在熔炉中一般,但却丝毫不感到炎热,相反被蒸气缭绕的感觉却是十分清爽,看样子这药丸不仅没有坏处,还对身体大有裨益的样子。

    “小子你是不是感到很冷。”穆晨风突然看口问道。

    “不对,是很热。”李毅不假思索地答道。

    李毅的答案看样子与穆晨风所希望的不符,其实这是穆晨风故意如此问道,让对方回答一个措手不及,只不过李毅也是老祖宗级别的人物,自然知道怎么回答。

    李毅所回答的答案,穆晨风似乎十分满意,他心神虽强,正常情况下一个普通人说谎他不可能看不出,但如今是绝非正常情况了,他心思已经完全摆在了夺舍对方肉身上面!

    洞天水月的一条清澈明亮的小溪旁,一个娇小的少女蹲坐在浮云上,只是她容貌虽美,可却目光呆泄,如果李毅在附近的话,一定会发现林韵诗的不同之处。

    小溪映照着林韵诗精致的小脸,树林内时不时传出优美的歌声,小兽也在林中愉快的奔跑,可即使如此,林韵诗依然一动不动,往日的活泼可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冰冷,用木偶来形容她丝毫不为过。

    良久,林韵诗猛地站起身来,呆泄的双目忽地顿生滔天杀意,仿佛找到了一个方向,脚丫子不自觉的一动,整个身子居然飞腾了起来,‘唆’的一声,速度飞快,一瞬间便消失在天际之中!

    山腹之内。

    “老夫的灵丹对你是获益良多,尤其是对你这种练体者,更是大有裨益,小子,你说你是否应该要感谢我。”穆晨风正对着‘黑鬼子脸谱’施法,突然问道。

    李毅脑筋急剧转弯,他很明白眼前的状况,对方以为施法成功,认为自己已经真的听从对方的话了。

    既然是这样,他干脆将计就计,忽然目光变得呆泄,机械般地回答:“是,前辈对晚辈恩重如山,晚辈自然万分感谢。”

    穆晨风脸色不变,继续问道:“小子你说你最尊敬的人是谁。”

    “是前辈。”李毅脸色渐渐变得灰白,茫然地答道。

    之后穆晨风又问了几句无关痛痒的事情,忽然眼中闪过一丝贪婪,最终忍不住问道:“老夫有事拜托你,小子你能答应我么?”

    “晚辈定然万死不辞。”李毅甚至来不及说完这句话,就被穆晨风的狂笑声淹没,只见他原本呈合并状的双掌陡然间分开在头颅两侧,正对着太阳穴。

    “老夫黑鬼子脸谱的迷魂法是也发精妙,不过可惜啊,只能对这等精神力不怎么好的小屁孩出手!”

    穆晨风有些傲然,只是下一刻却惋惜地说道:“小子,本来想收你当徒弟的,可谁叫如今的我自身难保,百灵心血没能找到,肉体又快要灭亡呢,虽然你丹田残缺,资质不好,不过没关系,你年轻,先借你的身体生存下去再说,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说罢,他咬了咬牙,双掌猛然同时拍向太阳穴,一道亮光在他的额头冲出,只见一个黑色光团被亮光裹住,而当光团脱离身体数米后,穆晨风的肉身便萎了下来,一丝丝脓包逐渐从他的皮肉中涌出,转瞬间他的肉体竟化成一滩血水!

    他的身体早已被其修炼的魔功侵蚀,又被仇人所伤,可以说要不是他多年的修为,凭借强大的元神强行支撑着肉身,根本就连撑到洞天水月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失去了肉身的元神等于是无头的亡魂,他的元神虽强,可终究不是渡劫期的强者,无法在肉身被毁后重铸能量之躯,重修散仙。

    这次来找寻百灵心血就是为了治疗肉身,可谁想对方成功度劫,只得另寻他法,可似乎地狱不愿收留他,一个身体不错的小子出现在他面前,他自然不肯放过此等良机,便施展秘法打算夺舍对方的身体再作定夺。

    以此看来,现在大事进展不错。

    穆晨风正如此想着,忽然一道惊天动地的暴鸣声响彻天地,整个山腹震颤起来,只见一道道光圈在山腹外面急速闪烁,不过山腹内却是安然无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