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去。”

    当最后一只巨型火蛟被捏碎时,穆晨风口中念念有词,指挥着骨头人轰向黑火。

    黑火惊异地扫了李毅一眼,这黑火毒对上穆晨风这种级别的或许没什么效果,可对上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的修士,即使是余威,也足够灭上对方百次有余了,如今见对方竟然承受如此之久,心中早已惊怒交加。

    黑火对骨头人视而不见,冰冷的鹰眸盯着李毅不带丝毫怜悯,高举鹰首,一丝丝白色火光从其口中凝聚,以此同时,骨头人已携带着重若万钧的拳头向其轰下,但黑火的心中只是凶厉道:“死。”

    与前边不同的是,黑火巨鹰这次是从鹰嘴中喷吐出白色火焰,丝丝电光在当中闪耀,如同流星般地闪耀,这是在在这绚烂之中透出死亡的气息,恐怖的能量波动刹那间荡漾开来,电光在瞬间化作擎天闪电一般带着骇人听闻的力量,朝李毅直劈而去!

    穆晨风一怔,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拼着承受自己的一击,也要灭杀这个青年,双眸中闪过一丝邪异,在头顶上方的白色标枪忽然动了。

    在他看来,这青年虽然另有用处,可趁此时机重创对手,这机会也不可错过,即使这青年死了,也有赚不亏。

    就在白色火焰劈在骨囚上时,标枪也闪电般地来到骨头人身后,直插入它的骨骼上边!

    骨头人的明显愣了愣,可下一刻,只见它满脸疯狂之意,拳头以更快的速度轰了过去,空气在瞬间似乎沸腾了,发出刺耳的声响!力量显然更是庞大!

    可偏偏就在这时,一个迷幻的光罩浮现在黑火上边,拳头的轰击让光罩仅仅支撑片刻,便寸寸碎裂开来,穆晨风看到这一幕,脸色却不太好看,转头看向某个方向。

    果然,这拳头即使突破了光罩防御,但由于本身力量被削减的缘故,轰击在黑火巨鹰的鹰羽上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可想这羽毛的坚硬。

    这一人一兽没受重伤,可李毅的状况却很是糟糕,面对着让空气颤抖的白色火焰,这骨囚即使再厉害,也根本无法抵挡,骨囚被毁了,身在骨囚之中的他后果也不堪设想。

    “住手。”

    一道冷入冰凿的声音陡然间响起,紧接着,一道曼妙的身影极速射来,一丝丝粉色火焰在空气浮现,在白色火焰降临到李毅身上的刹那,凝聚成一朵娇艳地粉色曼陀罗阻挡住白色火焰。

    白色火焰遇到了粉色曼陀罗如同是蜜蜂遇到含苞待放的花,竟对骨囚视而不见,萦绕在曼陀罗花上边,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一个冷艳的冰山美人突兀地出现在李毅身前,只见那朵融合了白色火焰的粉焰曼陀罗在其指挥下,直接融化了骨囚,樱嘴吐出三个字:

    “你走吧。”

    李毅喉间一甜,捂住胸口,强行咽下了一口鲜血,当冰山美人出现的一出,压迫在他身上的威压已然消失不见,他扫了对方一眼,脚步飞快,很快便没入丛林中。

    女子的出现让穆晨风与黑火都是一怔,当然,穆晨风的脸色难看至极,而黑火却是神色激动兴奋。

    “幽姬道友驾临,怎能不通知穆某一声。”

    穆晨风脸色连变数下,看着远方轻盈的女子,双眸中闪过一丝惊惧,最终竟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饶是他如何思索,也没想明白对方明明是度劫在即的,不能远离百灵居的,可却又出现在自己身前。

    “穆晨风,你想对我夫君作甚?”幽姬俏脸一寒,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其体内脱出。

    “嗤。”

    只见以她身躯为中心,方圆百里内所有的事物迅速结成冰雕,不论是大树、草木、巨石、河流、瀑布,在数息之内这腹地彻底成为了一片幽蓝的海洋。

    穆晨风瞳孔一缩,忙赔笑道:“穆某只是与黑火道友切磋切磋,如今切磋完毕,穆某不阻两位了,先行告辞。”说罢,骨头人灰光大作,化成圆珠与标枪被他收入体内,再放下‘天晶羽’,灰溜溜地跑了,哪有先前的高人风范?

    一离开了那里,李毅就一路狂奔,最终终于跑到没有力气了,不得不停了下来,盘膝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了粗气,脸色惨白无血。

    心念一动,在他的手上就出现一块下品灵石,一丝丝的灵气被吸入其内,一个时辰后,他的法力已然恢复大半,正想要通过灵气修复体内的重创时,他的额头青光闪耀,一丝丝青色气体从天灵盖渗出,弥漫在空气之中。

    李毅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将近完全恢复的法力缓缓地减少,竟再次转化为灵气从体内流失!

    “这丹田是灵力储存的根本,奇经八脉也在吸纳灵气过程中起到了传输作用,可如今却……糟糕了!”

    李毅脸色发白,他扔了手中灵石,再次从储物袋中拿出另外一颗灵石,凝神吸纳起来。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法力再次恢复大半,可李毅的脸色还来不及好看一些,这刚恢复的法力又再次流失起来,眨眼间他的丹田内已经没有丝毫法力。

    “这……”李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却无法掩饰住脸色的苍白,他猛然间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就是丹田已然失去了储存法力的功能!

    一旦失去了这个功能,别说是补充法力了,自己一辈子能否再次成为修仙者也是个大问题!

    自从突破凝气一层后,李毅就对修仙之途无比向往。

    正所谓站得越高,跌得越痛,就正如过上了奢华的生活,却在一瞬间回到了乞讨的时代,李毅感受到这修仙者的不可思议,正想着要去努力修炼,而今却如今却震惊地发现,自己连补充法力也做不到,可想他如今的心情!

    “奇经八脉应该没问题。”李毅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心境平静下来,脑海中思绪电转,既然自己能够吸纳灵气,并且成功传输到丹田内,这也说明了经脉无恙,关键是后边灵力流失的问题!

    那巨鹰的余威毫无疑问是被李毅抵挡住了,不过从开始到现在,他总觉得心中有一丝悸动似的,隐约还感受到些许灵魂战栗,可这灵魂上问题复杂奥妙,李毅哪里懂那么多,他也没想出灵魂与丹田有哪门子的关系。

    “哎,不妙啊!”

    想到这里,李毅头痛不已。

    心底刚平静下来,可瞬间又如同绳子一样,打了个难解的结。

    乱!

    这是李毅心头的第一感觉,他在意地已经不仅仅是修仙了,还有武道的修炼,从重生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他就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达到武道的巅峰,甚至能像绝世强者雍王一般,白日飞升,追求永生。

    但而今已经不同了,武道的前三层‘炼肉’‘神庭’‘冲关’均为后天之境,没有真气的运用,而一旦达入冲关巅峰,意味着要将前面被动吸纳的天地灵气在体内转化为先天真气,当转化到一定的先天真气,且境界上已然突破时,就能达入先天‘炼骨’之境,可就在这时,问题就来了。

    这先天真气是蕴含在丹田内,即使李毅境界真突破到‘炼骨’之境,可先不说这转化的速度能否跟得上流失的速度,就算是跟得上,你这真气总不能天天保持着高速转化吧?

    也就是说,总有一天先天真气还是会流失个精光!到时候别说是更上一层,这刚突破的‘炼骨’之境马上就会土崩瓦解,境界直接倒退回冲关巅峰!

    当然,这冲关巅峰的实力在大明王朝之中也是一方诸侯,但如今的李毅已经彻底见过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了,他可不会满足仅仅是冲关巅峰,对他来说突破化臻之境追求永生,这才是他的目标。

    “可是如今连丹田都被废掉了,还怎么追求目标?”

    想到这里,李毅心底苦涩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撇去了杂念,咬牙道:“不管怎样,先找到那傻丫头再说,要是她再次回去的话,这可就糟了!”想到这里,他再也不迟疑,强忍着浑身各处带来的疼痛而远去,最终消失在草丛之中。

    “这一对狗男女,真是可恶!”

    “还以为这次能顺利取下百灵鸳鸯的‘百灵心血’,可谁想此獠竟成功度劫,以老夫目前实力基本无望。”

    穆晨风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他原本就没指望能够灭杀百灵黑火,而今百灵黑火的爱侣百灵幽姬成功度劫而大驾,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早走早着,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幸亏他们二人也算有自知之明,知道不可能赶得上老夫,索性不追!免得浪费力气。”穆晨风自信一笑,他在修真界早已名声大噪,而今胆敢来到百灵鸳鸯的领地收取对方的心血,自然是做足准备才来。

    而且这准备还不是一般的准备,为了把握更大,他还是特意做了许多事情,比如专门花费大力气找到判断妖兽渡劫的准确日子的宝贝,还特意在洞天水月里潜伏到对方渡劫之时,才开始行动。

    可没想到准备了这么多,到头来是一场空!

    穆晨风脸色难看,“而且,对方的本命羽翅在自己的手中,竟还能度劫成功,难道是得到什么无上至宝?”

    百灵鸳鸯为上古灵鸟,受天地之恩赐,修炼多年后能长出一条本命羽翅,而这本命羽翅不仅集天地之精华,修炼到一定的程度甚至寄居着神明,对该上古灵鸟的修炼与成长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当然,一旦这上古灵鸟即将度劫或是受重大创伤时,该羽翅便会脱落,可脱落归脱落,这羽翅却有抵挡天雷的恐怖能力,与修仙者许多防御法宝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穆晨风仗着自己的秘术与速度进行偷袭,成功地将羽翅夺去,失去羽翅的百灵幽姬自然等同于失去了抵挡天雷的一件最有力的武器,因此穆晨风才想借机得逞。

    这天晶羽对穆晨风并无太大作用,他看上的是对方的心血,此心血绝对是百灵鸳鸯身上最顶级的宝物,对他修炼的功法更有着如虎添翼的效果,可所遭遇的结果却与他所料大相径庭,这实在让这个高傲好胜的修真界老家伙无地自容。

    正当穆晨风就要骂骂咧咧地离去之时——

    “咦。”穆晨风双目一亮,就在数里之外一道小小的身影浮现在他的瞳孔中。

    “踏破铁鞋无觅处,这次也算没白费力气。”穆晨风眯起双目,一丝残忍如同实质化的尖刀。

    “没想这小子还真活着。”

    穆晨风是没料到李毅活着,在他看来,百灵夫妇即使放过了这小子,这小子受了的伤也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自己逃得这么远,也能撞得上他。

    “虽然百灵心血没得到,但是你的身体倒挺好。”穆晨风嘴角一翘,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

    “这丫头,到底跑哪去了。”

    李毅心底着急,眼看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绿色海洋,他心中的烦闷却是丝毫没减。

    凭借他身为武者的嗅觉,自然不会认不出林韵诗身上的气味,而且与对方相处了一段时间,这股气味想抹也抹不掉,完全根深到脑海里。

    可偏偏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李毅这股嗅觉却是发挥不了什么效果,自然,对方的所在他也无迹可寻了。

    “这神识笼罩,应该范围不小吧?”

    李毅心底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按照阳春诀中所述,专心致志地尝试延伸出神识,查找起对方的气息起来。

    终于,他的神识延伸出来了,眼前的一幕幕翠绿浮现而出,只是范围却极其狭窄,只有方圆十丈的距离。

    “咦?”

    突然地,李毅惊喜起来,就在他的神识范围内,发现一道很淡很淡的气息,是位于草丛之中,而就在这时,一道慌张的身影从中窜出,让他非常失望的是,那人根本就不是林韵诗,是一个陌生修士!

    眼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眼前,李毅心中不免有些恼怒痛恨心烦意乱。

    “这洞天水月开启了这么多次,就偏偏是这一次倒霉透顶。”

    正当李毅深吸一口气,继续漫无边际地寻找时,一道诡异的声音传来——

    “喔吼。”

    李毅的心猛然跳动一下,只见他硬生生地向后翻去,刚好与未知之物擦肩而过,可谓是险上加险,而看到了这一切的穆晨风,心中又不免满意了几分。

    那未知之物竟是一张足有十丈之长的大脸,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直插在李毅身前,脸孔蜡黄,双目发黑,大嘴咧开发出狞笑之声,一条条狰狞的疤痕毫无规则可言地遍布在脸孔之上,简直就是恐怖与丑陋的结合体。

    看着眼前的诡异画面,李毅心脏一沉!

    就在这时,四周卷起了一股磅礴的飓风以脸孔为中心四处肆虐,只是让李毅感到诡异的是如此飓风竟然还不能让四周的巨树石头断裂,不说面前这股恐怖的压迫力,单是这份控制力就让李毅的心跌入谷底。

    感受着周围的压抑,李毅默不作声,脸色平静竟如同西湖的水一般,只是心中思绪飞转,急剧思量着到底如何是好。

    “好小子,见到老夫如此威势竟稳如泰山,毫不畏惧。”穆晨风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只是声音有些阴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