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门中人?”二人一惊。

    王冰没有回答,而是忽然问道:“李毅,你的唤仙帖还在身边么?”

    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何有此一问,但李毅还是点了点头:“我一直都放在房间里边的。”

    王冰微微一笑,说道:“就这样放着吧,不打扰你休息了。”

    “还有,韵诗在你昏睡的几天里,可是一直在照顾你,你也不要让她失望,知道吗?”

    李毅微微一怔,将目光投向了脸颊上正悄悄升起红霞的林韵诗。

    “我会的了。”李毅微笑地答应了下来。

    待王冰离去之后,李毅心底思索起来,最终确定了一点,对方肯定清楚凶手是谁,只不过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便透露出去而已,而且刚才王冰很明显是想告诉他,对方的目的便是那唤仙帖。

    “不过,也不知娘和小菲她们如何了,要是能将她也给接上山就好了。”

    李毅心底叹息,他不担心自己,毕竟这凶手是长春派中人,而他如今就在派内,对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可要是对家人出手的话,这可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他便转过身去,直接问道:“韵诗,可不可以将世俗中人也接上山来的?”

    可让他纳闷的是,对方却是愣愣地站在原地,双目呆泄,也不知在想什么。

    “韵诗……?”

    “啊……”

    正神游着的林韵诗终于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着对方。

    李毅无奈,只得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

    “小师弟,对不起啊,世俗中人是不可以上衡岳峰的。”林韵诗摇头道。

    李毅一听,不由得失望起来。

    林韵诗想了想,问道:“小师弟,你是不是担心家里人啊?”

    “对啊。”李毅一怔,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想他们应该没问题的,王师尊她很快就将凶手给找出来的了。”林韵诗安慰起来。

    有了对方一番安慰,李毅心底也平静了许多,点头道:“韵诗,多谢你安慰我,这么多天都照顾我。”

    林韵诗俏脸微红起来,忙摇头道:“师姐弟之间自然要互相照顾了。”

    “就只是师姐弟么?”李毅嘴角一翘,故意凑上前去盯着对方的眼睛。

    可谁想对方却是睁大眼睛地瞪着他,理直气壮地答道:“当然只是师姐弟了,不然会是什么?!你这小鬼头比我小得多,又比我入门要晚上不少,不是师姐弟,是什么?!”

    话音未落,对方便大步流星地离去,眨眼间就走得没影。

    “看来得要多过几年才能有人赞助全民运动啊。”

    李毅心底很是惋惜,但又毫无办法可言。

    心智上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憋了十多年,都快要把他憋出病来了,本以为终于可以成功招商,可谁想却遇到经济危机,企业全倒闭了,还招个屁啊招,不弄成残运都偷笑了。

    一连几天,李毅都静静地休息着,当然不只是呆在院子里,而是前往长春派的许多地方参观了一番,尤其是这长春派的书阁,里边的古籍什么的也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果然如同这王冰所料那样,仅仅三天不到的时间,他就神奇地痊愈了。

    对此,林韵诗这丫头是高兴得欢天喜地,一看见对方的表情,李毅就恨得牙痒痒,他身体倒是好了,可身心倒是受伤挺重,至少在想到对方吃香蕉时的情景,他就恨不得强来的了。

    “是我痊愈了,又不是你,你高兴个啥?”李毅毫不留情地说道。

    林韵诗俏脸一红,却是大声地说道:“我就爱高兴了,怎么着了,每天保持好心情,痛痛快快去旅行!”

    李毅撇了撇嘴,心想是哭哭啼啼去行刑吧?

    “以后一定要让你这丫头尝尝*****里的高难度行刑。”李毅不禁邪恶地在想。

    林韵诗不知道对方的想法,还以为对方不说话了是被她挫得无法可说了,心中很是痛快。

    而就在这时,王冰来了。

    “王师尊。”两人立刻恭敬起来。

    王冰点了点头,微笑道:“李毅,你无恙了吧?”

    “多谢王师尊的治疗,徒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李毅笑道。

    “与我无太大关系,是你自己的身体好罢了。”王冰摇了摇头,“既然已经好了,那就前往洞天水月吧!”

    “对啊。”林韵诗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担心起来,“这祖玉华应该还不知道他儿子死了吧?”

    “知道了。”王冰却是说道。

    “什么?!那不是说……”林韵诗花容失色,下意识地抓紧了旁边的李毅。

    王冰见此哑然失笑:“你这丫头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么,这祖世二肯定有灵魂玉简的。”

    “唔……也对啊,他死了,就意味着灵魂玉简破碎了,他老爹不可能不知道。”林韵诗尴尬一笑。

    “他虽然知道,但并不知何人所为。”李毅想了想,说道。

    王冰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面对我们长春派,他虽然愤怒,但也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我虽然让当天的弟子封锁了消息,但仍然瞒不了多久,你们还是到洞天水月中躲上一段时间吧。”

    “但如今是他的儿子被杀了,这祖玉华应该不会就这么算了吧?”林韵诗秀眉微皱起来。

    “还算你这丫头有点心思。”王冰摇头道,“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的,我们也不能总守候在你们身边,待你们从洞天水月里出来之时,他肯定会有所行动。”

    “也就是说他会偷偷动手了,那该怎么办啊!”林韵诗下意识地看了李毅的胸口一眼,心头一急。

    “放心,在你们躲在洞天水月的时候,我会想办法弄出一次事故,让他以为李毅他死掉了,就可以了。”王冰微微一笑,解释道。

    “让他以为小师弟死掉了……那我呢?”林韵诗慌忙起来。

    “你这丫头,放心吧,我维护两人的话,有心无力,但只维护你一个自然就不成问题了。”王冰笑道。

    可谁想林韵诗却是说道:“那你维护小师弟不就得了?”

    “这可不行。”

    未等王冰开口说话,李毅就摇头起来。

    “为什么不行?”林韵诗眉头一皱,“是我杀了这祖世二,跟小师弟你有什么关系?”

    “韵诗,我跟你不一样,要是我死掉了的话,这祖玉华虽然愤怒,但到了最后,肯定会不了了之的了,可要是在他看来,你死掉了,而我还活着的话,即使有王师尊保护着,他奈何不了我,但我想他肯定不放过我的家人。”李毅满脸严肃了起来。

    林韵诗听了之后,这才明白过来,不由得有些歉疚。

    “对不起啊小师弟,是我有欠考虑了。”

    王冰见到这一幕,笑道:“既然你小师弟已经向你解释清楚了,那我就不多说了,事情就这样决定吧,明天,李毅你就带着唤仙帖与韵诗一同前去黄灵台,洞天水月的开启要用到此物。”

    见对方恭敬地答应下来,王冰就飘然而去了。

    夜晚,李毅躺在床上静静地沉思着近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

    原本他还以为至少在成年之前,都会在万尺山峰中渡过的了,却没想到不到十三岁,就离开了大山,还能在传送中的修仙门派之中修炼,并且认识了一位挺顺眼的女孩子。

    “修仙门派,所谓修仙之人真的清静寡欲,与世无争么?”

    李毅心底不以为然,至少在这十多天以来,他是感觉不到的。

    相反,他还感受到了的另一个极端,贪、嗔、痴可谓是应有尽有。

    “亏我还嘲笑别人,我自己也有啊。”

    李毅忽然自嘲一笑,至少他是对林韵诗那丫头有独特的执念。

    而人生在世,不可能无欲无求,电视上说的老和尚老尼姑无欲无求那都是骗人的,至少在他看来就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李毅起了床,带上了那唤仙帖出门了。

    一来到院子里,却是发现林韵诗已经杵在那里,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大懒虫,现在才起床啊?”

    李毅撇了撇嘴,说道:“你也就是今天,才起得比我早已,得瑟个啥。”

    林韵诗满脸委屈,小声地说道:“我可是特意起床到市集里为你买了盅桂圆粥的。”

    李毅微微一怔,特意起床?市集?桂圆粥?

    正当他心底古怪之时,对方却是从背后拿出一个玉盅子来,小声地说道:“我听说这桂圆粥能补心气,所以就……”

    李毅张了张嘴,喉咙像是咔住了什么似的,说不上话来。

    “你不要的话,那就算了。”林韵诗转过身去,李毅见此,忙上前抱住了对方。

    “啊……”

    林韵诗心中一慌,差点将手里的粥扔到地上,幸亏李毅反应敏捷,即使按住对方的手。

    “幸好、幸好……”

    林韵诗拍了拍胸口,李毅笑了笑,接过了玉盅子,将其放到了旁边的石桌上,心底却是乐开了花。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想到了经济快要复苏,全民运动就拉到赞助,李毅心底激动得掩盖不住。

    “快尝尝我的特意买来的桂圆粥吧?”林韵诗见对方想要说什么,忙道。

    “好、好!”

    李毅笑着答应下来,便坐在石凳上,一将玉盅子打开,一股清香便飘然而出。

    “好香啊。”

    李毅不由得感叹起来,可当看到了桂圆粥的时候,却是奇怪起来,“韵诗,怎么这粥会是黑色的?”

    林韵诗却是说道:“桂圆粥是这样的了,你先尝尝吧!”

    李毅点了点头,便试探地拿起调羹舀了一小勺,正要放到嘴里尝尝的时候,对方却是说道:“等等!”

    “什么?”李毅有些奇怪。

    “唔……我想说粥热啊。”林韵诗吞吞吐吐地说道。

    “放心,我不怕热。”

    李毅笑意盈盈地将调羹伸到嘴里,林韵诗睁大眼睛地看着这一幕,眼睛中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

    眼角余光看到了这丝笑意,李毅顿生一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他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

    “噗!”

    李毅脸色一变,捂着胸口直接吐了出来,还很是干脆地吐在了林韵诗身上!

    “哇——”

    “你这臭丫头,到底给什么我喝啊,怎么这味道这么怪的?!”李毅恨不得将对方一百遍啊一百遍的了。

    “又酸又咸对吧!就要惩罚你三番四次地对我无礼!”林韵诗却是对李毅扮了张鬼脸。

    李毅一听,顿时就头痛了,他还以为这丫头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呢,可谁想早就潜伏下来,伺机报复了啊!

    不过一看到对方原本雪白的衣服,成了地沟油般的污黑,李毅就笑了。

    “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么?!”林韵诗气不打一处来。

    李毅揶揄道:“我看你里边那只小白兔也完蛋了。”

    林韵诗一听,顿时又羞又恼,郁闷不已,只得说道:“你戏弄了我一次,我戏弄回你,我们就打平了。”

    “打什么平,我看你再不弄干净,你那只小白兔快要平了。”

    李毅忍不住笑了,打趣道:“那不就成了小白兔,黑污污?”

    “大色狼!!!”

    林韵诗又怒又羞,狠狠瞪了李毅一眼,一下子就跑得没影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对方回来了。

    让她惊愕的是,对方竟然拿着调羹津津有味地喝起了那黑糊糊的东西,还气定神闲的样子。

    “小师弟,你……”

    “这是你为我专门泡制的,我当然要全喝光了!”

    说完,李毅就干脆一口气全喝道肚子里,脸色波澜不惊。

    看着对方吃惊转而错愕再到感动的神色,李毅心底暗笑,别说是这种东西了,前世他在西伯利亚训练的时候,更恶心的东西也吃过喝过,这种小玩儿小意思啦。

    “我还要多谢你呢。”李毅走上前去,一副感动的样子,“你里边是放了酱油和黑醋对吧,味道虽然咸了点,不过还是能够忍受的,黑醋对身体有健康嘛。”

    “还对身体有健康啊……”

    林韵诗以为对方是故意安慰她的,所以心底很是感动,殊不知李毅说的可都是实话。

    看着对方感激涕零的模样,李毅正打算趁机乘胜追击,为全民运动拉赞助时,一道美艳的身影从天而降,那一脸生气的样子,让二人猛然间想起……似乎忘记了什么啊。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王冰呵斥道。

    李毅心中一动,叹息道:“我们不知道黄灵台在什么地方啊。”

    见林韵诗也摇头,王冰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红:“我倒是忘记跟你们讲述那储物袋的事情了。”

    储物袋?

    林韵诗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张大嘴巴:“我的储物袋呢?!”

    王冰眯起眼睛,正要说什么时,李毅已经及时拿出了那两个储物袋出来,笑道:“储物袋都放在我这里。”

    林韵诗见此,一脸慌张地要拿回自己的储物袋,王冰摇了摇头,却是率先将储物袋拿了过来。

    一刻钟后。

    王冰为二人讲述了储物袋的使用方法,还有里面东西的用途,重点放在了玉简的使用方法上,让她意外的是,二人很快便弄得清清楚楚,其中林韵诗还一脸认真地讲述了一遍玉简之中记载的内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