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唤仙帖本就是我派前辈多年前所制,且分散于世俗间,早年便有一个协定,凡是取到唤仙帖者,不论其资质优劣,均能成为本门的内门弟子,且要重点培养。”

    “掌门师兄!可是这李毅他惹了那祖玉华啊!”石马仁怒道,“这可是会让我们长春派与黄峨派这么多年来的友情化为乌有,严重一点的话甚至……”

    “石长老,那你有何主意?”长春子眯起眼睛,脸色不太好看了。

    “当然是将李毅杀了,或者是送给黄峨派了!”

    “哼,要是这么做的话,不是叫掌门师兄违背祖训了么?!”王冰怒道。

    “这跟祖训两回事!”石马仁脸色难看。

    “不要多说了,这李毅死了无所谓,但祖训是万万不能违背的。”长春子开始有些不耐了。

    “可是……”石马仁不甘了。

    “石长老,你那个宝贝徒弟也不知死了多少年了,在洞天日月里边怕是尸体都臭得不行了,即使开不开启洞天水月,你徒弟的尸体还是会化为乌有!与其找什么宝贝,倒不如到世俗里边找副棺材那不是更好!”王冰冷哼道。

    “找死!”

    石姓长老气得脸色铁青,高举右手就要做什么时,长春子脸色阴沉起来,冷冷的话语声仿佛来自九幽之外,空气都冻结了:“你想造反吗,石马仁!”

    石姓长老看向长春子的目光散发着深深忌惮,只是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化成一道绿光眨眼间就消失在大殿之上。

    “大长老,这石马仁不会对李毅他出手吧?”王冰眉头一皱。

    “他难道把唤仙帖抢过来?即使抢过来也对他无用,洞天水月他还进不去!最重要的是,他徒弟早已在洞天日月里边化成白骨骷髅,灵魂,也早已消散。”长春子冷笑道。

    “但是待洞天水月开启时,他徒弟便会尸骨无全,到时候要是他迁怒于李毅,违背了祖训,那就有损我长春派的声威。”王冰脸色有些难看,她在长春派已久,对本的名声很是看重。

    “王冰,你以为这石马仁真是看重他徒弟?悲伤他徒弟区区白骨化为飞灰?”长春子双目眯起,意有所指。少妇双目露出思索的光芒,点头道:“我明白,是因为那截仙藤。”

    长春子摇头道:“王冰,就由你去收那李毅为徒吧。”

    王冰若有所思,点头恭敬道:“是。”

    从王冰的口中得知,这洞天水月因为天地灵气密度较外界大的原因,是一个专门用来修炼用的空间,而对方的意思他也明白,是想二人暂时到里边躲躲难,万大事还有她给撑着。

    不过,这一去也不知要多久,李毅决定还是回真言寺与家人说上一声,提醒他们小心为上。

    “小师弟,你真要回去啊,万一这祖玉华……”林韵诗担忧道。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这祖玉华还没那么快知道是谁人所为。”

    林韵诗想到了王冰所说的话,也觉得是,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而就在这时,王冰正好从天而降,落在二人的面前。

    “王师叔。”二人恭敬地说了声。

    王冰点了点头,笑道:“李毅,从今天开始,你不必再叫我王师叔了。”

    李毅一愣,林韵诗反应很快,惊喜地问道:“王师尊你要收他做徒弟?”

    见对方点头,林韵诗更是兴奋起来,笑得花枝招展。

    “奇怪,我收李毅他做徒弟而已,怎么你这丫头高兴成这样的?”王冰好奇地问道。

    “唔……”

    林韵诗俏脸微红起来,忙道:“我这不是担心那祖玉华的事情么,王师尊你收这家伙做了徒弟,就意味着你不可能不管徒弟了!”

    “那你意思是说要是我不这么做的话,就会不管不顾了?”王冰佯怒道。

    “王师尊,韵诗她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李毅笑了笑。

    “对对对!王师尊人最好了。”林韵诗忙道。

    王冰摇了摇头,笑骂道:“好了,你快修炼去吧,我带李毅他到回万尺谷一趟。”

    “王师尊你带我?”李毅吃惊道。

    “怎么了,不愿意么?”王冰反问道。

    未等李毅说话,林韵诗就生气地说道:“小师弟,我王师尊人很好的,带你回去一趟有什么好奇怪的啊?”

    李毅听了之后,心底的确有几分难以置信的。

    不过难以相信归难以相信,既然对方开到口了,他也不好拒绝,便点头道:“那多谢王师尊了。”

    南国的首都广田城。

    看着熟悉的商家店铺、游人旅客,李毅心底郁闷,他还以为对方是专程送他回真言寺呢,原来只是顺便啊。

    不过想了想,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自恋了,哪里会有师父专门送徒弟回家探亲的?

    似乎是看穿了对方的想法,王冰笑道:“李毅,你别误会,我是刚刚才记起还有一些东西要买,要不你等我一下,我买完了之后再送你回去?”

    “唔……不用了!”李毅摇了摇头,“这路我都走熟了,离真言寺这么近,没问题的。”

    王冰点了点头,笑道:“那我买完后直接去真言寺等你了。”

    说完,对方就转身离去。

    看着对方美艳的背影,李毅撇了撇嘴,心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买什么吗?估计我探完亲你都没试好吧?

    撇去了杂念,他直接出了城,往着万尺谷而去。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已经赶到了万尺谷,一路上他是飞奔着走的,比新水浒里那神行太保还要牛。

    “看我一口气上了这万尺山峰。”

    看着眼前高达万尺的巨峰,李毅深吸了一口气。

    不动则矣,一动势必雷霆万钧,只见他的身体仿佛长了翅膀一样,沿着那小路飞奔而上,一路上的游人像是感到了一阵狂风刮过,达到第二级‘神庭’之境的恐怖的速度在这一刻完全施展开来。

    “万尺之高的山峰都不怕苦不怕累的攀爬,这些前来恳求度灾解困的信徒可真是够诚心的。”李毅看着漫山遍野的小路上游人遍布,心底感慨无比。

    “前来寻求庇佑都这样的有毅力,倒不如将这毅力应用到别的地方,那不是更好。”

    李毅心底直摇头,可能是他来自于杜绝迷信的时代吧,所以潜意识里对这些寺庙本就不太感冒。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他也不可能阻拦住别人,让别人拒绝信仰,杜绝迷信,而且这真言寺的和心底好,不是那种只会欺骗金银之辈。

    “咦?”

    正在山中穿行着的李毅,突然停了下来。

    他清晰地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这股香味沁人心脾,让人心旷神怡,最让他震惊的是,久久没有入门的阳春诀,终于在这一刻里达到了凝气一层!

    虽然只是达到了修仙门槛,但也很让他惊喜了,忙下意识地四处寻找起香气来源之处。

    很快,他便根据着香味找到了一个黑森森的小洞,小洞的入口极其隐秘,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可能看出来。

    “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这里有个山洞。”

    李毅心底直摇头,因为打猎的原因,他在这里出入不下于千次,若非这香气的话,他根本不可能知道。

    “里边可能有什么宝贝。”

    李毅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便小心地翻开草丛闪身走了进去。

    作为武者,他的视力很好,即便是漆黑的环境里,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山洞并不大,甚至可以用小来形容,所以李毅一走进里面,一眼便看到位于正中的一朵奇花!

    这花就那么突兀地从黝黑岩石中窜出,旁边都是一些碎石尘土相伴。

    让李毅惊奇的是,这朵花有四片花瓣,四片花瓣连同花冠柱头在内都是鲜红的,但奇异的是其花梗却是血红色的,表面看来两者都为红色,可是却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两者根本就不是一种颜色。

    “很妖异的花。”

    李毅啧啧称奇起来。

    他没急着去摘,而是先来到洞外找了一根枯木枝去试探一番。

    可是当枯木枝接触到奇花之时,让李毅意外的是,并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

    “既然树枝也没事,那我也不会有事吧?”

    想到了这点的李毅,便走上前去打算将其摘下。

    可让他古怪的是,这花似乎彻底根深在岩石里,他这一用力,居然扯不出来。

    不甘之下,李毅顿时狠狠地发力了,可让他郁闷到极点的是,奇花仍旧巍然不动,就像是一座堡垒一样。

    “这花不仅扯不出来,就连割也割不断!”

    当李毅从怀里拿出一把小刀想要斩下它的时候,对方却依旧气定神闲地屹立在岩石上时,他不由得震惊了。

    凭直觉,他已经觉得这奇花不一般,但却是费尽力气也无法将其弄下来,他也不由得放弃了。

    “难道说这花未成熟?”李毅心底古怪。

    “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眼下还是回家重要。”

    虽然感到很可惜,但也实在没有办法,李毅只好先暂时退出了山洞,认认真真地记下了附近的环境,打算看看日后是否有机会过来采摘。

    可是当他快要赶到真言寺的时候,他再一次地停了下来。

    不是他想停,而是眼前有一人阻挡在他身前!

    这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家伙,因为诡异黑雾的原因,所以并不能看到真容,不过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李毅就只感到阵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涌起,不由得下意识地警惕起来。

    “你是谁?!”李毅不动声色地询问起来。

    “哼,我是谁你不需多管,你知道我要杀你,就可以了。”

    黑雾阴森地说了句,一道冰冷地寒芒就从中激射而出,唆的一声速度不可思议!

    李毅虽然自问速度很不错,但与这寒芒相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简直不是同种级别!

    只听见嗤的一声,他就感到胸口一痛,喉间一甜,气血直接上涌,眩晕之感直冲云霄。

    而就在这时,他终于看清寒芒是什么来了,这赫然是把小小的短刀!

    短刀很普通,只是常见的铸铁,而当他下意识地拧过头来的时候,那黑雾已然消失不见了。

    “这刀明明比我的身体还要脆弱,怎么可能刺破我的筋骨?”

    李毅心底满是不解,最后只能不甘地倒在山路之上,昏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只知道胸口传来阵阵痛感之时,李毅意识终于恢复过来,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景象很模糊,直到清晰起来之时,渐渐地映入他眼帘之中的是一个双眼泛着泪光的女孩儿。

    林韵诗正背对着李毅,坐在床边,低声地抽泣着,看见对方这样子,李毅忽地心生一股保护欲。

    “啊……”

    林韵诗惊呼一声,因为就在这时,身后竟然有一双臂膀从她背后轻轻地抱住了她。

    下意识地,她便想到了李毅,忙转过身来,可谁想砰的一声正好撞在李毅的胸口处。。

    “哎,痛啊!”

    李毅心底无语,难道这就是偷偷摸摸的下场了?

    林韵诗看着对方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脸上立刻满脸惊喜:“小师弟,你没事了?!太好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吗?”李毅佯怒道。

    “我……”林韵诗满脸委屈,“不是你突然从背后想要……想要抱住我,又怎么会……”

    李毅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见你刚才在哭,所以想安慰你呗。”

    “我……什么时候有哭了?!”

    正委屈着的林韵诗一听这话,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满脸恼怒的样子,让李毅心底苦笑。

    “对了,是不是王师尊救了我?”李毅干脆转移话题。

    林韵诗脸上这才恢复平静,点了点头:“小师弟,你可不要乱动哦,王师尊她说你心脏你被插了一刀,受了很重的伤,若非你身体过得去,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那知道插我一刀的人是谁么?”李毅忙问。

    “唔……我有问了,不过王师尊她说她赶来时,对方都跑了。”林韵诗生气地说道。

    李毅心底暗自点头,这个倒是,而且,这王冰不仅及时赶来,而且还知道自己受了重创肯定不愿被家人知道,并没有往真言寺里挪,这倒是让他心生不少好感,他自然也不希望家人担心起来。

    “哼,总之无论如何也要让王师尊把凶手给找出来!敢这么对我小师弟,我让他后悔!”林韵诗一脸怒意。

    看着对方气鼓鼓的样子,李毅打趣道:“像是用那天你为小兔子干的坏事来对付他吗?”

    “更残忍!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林韵诗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恍惚间李毅也感受到一丝寒意。

    而就这在这时,一道美艳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王冰。

    “王师尊,你总算来了,快点为小师弟他看看伤口?”林韵诗一看到王冰,忙跑上前去,急急地说道。

    王冰微微一笑,说道:“你这丫头就给我放心吧,你的小师弟很快就能好起来的,他身体好着呢。”

    林韵诗一听这话,顿时放心下来。

    王冰沉吟了一下,说道:“至于你遇袭的事情,不瞒你说,此人可以确定是本门中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