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而主座之上,正坐着一位英俊白皙的青年,一身淡蓝色长袍,一头披肩黑色长发,额头上印着指甲大小的朱砂,而他身后还站着一位虎背熊腰的魁梧大汉,皮肤黝黑,双目精光闪烁,宛若一只即将扑向猎物的猛虎。

    就是这三人,让场中长春派弟子看向他们的目光,虽然很愤怒,但却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惊惧。

    “你就是新晋弟子啊?怎么是个连修仙者门槛都迈不进去的小子啊?”为首的白皙青年居高临下地嘲笑道。

    “人家是刚加入的长春派弟子,年龄又且不大,哪里有时间修炼?倒是你祖世二,快点给我从主位上下来!你这黄峨派的弟子还没资格坐这位置!”一名同样英俊的白袍青年恼怒地说道。

    祖世二却像是听不到对方的话一样,仍旧坐在主位上一动不动,口中还嗤笑道:“英兄!你别以为我敬你做英兄,你真当自己是英雄,你只不过是条虫而已,哈哈……”

    眼看着对方肆无忌惮地笑着,场中的长春派弟子大都是敢怒不敢言,英姓青年脸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白,而林韵诗有些看不过眼了,怒叱道:“祖世二!你别以为你自己依仗着有个厉害的爹在黄峨派就很厉害,我也有一个更加厉害的王师尊!”

    “哼,就凭那王冰,是我爹玉华真人的对手么?”祖世二轻蔑一笑。

    “你……”

    林韵诗气得不打一处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地说道:“不打过不知道!能为你起个这样蠢名字的爹,也厉害不了哪里去了!二世祖!”

    此话直接抓痛了祖世二的心灵,脸上也升起了煞气,看了中性青年一眼,冷声道:“许笑,给我上前抓住这林丫头!”

    许笑一听,当即应允下来,阴阴一笑,向着林韵诗走去。

    “许笑,你想干什么?!居然敢在我们长春派挑起事端?!”英姓青年怒叱道。

    “哼,我偏要撒野,你还敢阻止不成?”

    许笑眼中满是不屑,英姓青年见到这一幕,只得把将要说出的话咽了回去。

    他可不想遭到祖玉华的报复。

    “小丫头,乖乖的从了我大哥吧!”许笑阴恻恻地笑着,一边笑还一边用手去抓林韵诗。

    抓是抓到了,只不过不是林韵诗,而是李毅。

    “你……”

    许笑又惊又怒,因为对方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身前。

    未等他把话说完,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从他口中传出,就在众弟子的眼皮底子下,对方的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了下去,一寸一寸的,一截一截的,鲜红从中汩汩直冒,最后飙射而出,可就是诡异的没有溅在身为始作俑者的李毅身上。

    长春派众弟子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呆若木鸡,那祖世二反应也不慢,当即怒道:“成稳,给我上!”

    那叫成稳的魁梧大汉咧开大嘴,露出森冷的笑意,当即一蹦而起,如同炮弹一样向着李毅砸下,被他这一砸,估计得立刻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死吧!”

    成稳眼中闪过一丝残忍。

    李毅冷静地看着这一切,拉起旁边的林韵诗,轻飘飘地向着后方退了开去。

    “轰!”

    巨大的响声蓦地大作,大堂的地面哗啦啦地寸寸碎裂开来,所有人见此,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

    而成稳显然有些失望,但却只认为对方只是好运,才避得开来。

    “这大胖子好厉害啊,小师弟你没问题吧?”林韵诗看着龟裂开来的地板,忍不住问道。

    “他厉害?倒不如说他的鞋子厉害!”李毅撇了撇嘴,捏了捏对方的手心,示意对方放松下来。

    林韵诗霞飞双颊,目光紧紧地盯着场中,丝毫不放过一个细节。

    而长春派众弟子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二人,心中悬起。

    成稳怒吼一声,轰隆隆地蹬着地板冲来,每蹬一步,地板就碎裂开来,仿佛是辆人肉战斗机一样。

    就在众弟子的惊奇之下,李毅这次竟然毫不闪躲,任凭对方向自己正面冲来。

    “找死!”

    一看见对方这托大的样子,成稳就更加愤怒,踏着闪闪发光的马靴就向着李毅踢来,那粗壮的腿如同一把杀意滔天的大砍刀。

    李毅心底冷笑,看准时机,一跃而起,躲闪开了对方的一踢,然后就往对方的那张大脸上送了一个飞踹!

    伴随着骨骼碎裂之声,对方的身体仿佛掉线了的风筝,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轰的一声正好砸在从地上起来满脸痛苦的许笑,将对方硬生生砸了个半死。

    看见这一幕,祖世二又惊又怒,而长春派的众弟子也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们可是知道这成稳有多牛的,其本身就是一个武者,虽然后来舍武从道,但是所修炼的也是锻炼肉体与力量的功法,并且本身就达到了凝气六层,如今却居然输给一名连凝气一层都未达到的新晋弟子?

    “这新晋弟子李毅也太厉害了吧?!”众弟子脸色逐渐兴奋起来。

    而林韵诗却也是一脸得意,仿佛把那成稳踹飞的人是她一样。

    “祖世二,还不速速从主位上下来!”英姓青年怒叱起来。

    “小心李师弟好好教训你一顿!”

    “对啊,快点滚下来!”

    “我们长春派也轮到你这种只会靠爹的二世祖来撒野的么?!”

    ……

    一直坐在主位之上的祖世二看着这一幕,脸上一块青一块白,最后怒极而笑:“好、好,让我看看你这新晋弟子,到底有什么厉害!”

    话音一落,他便张开嘴巴,一股黄色气体蓦地从中直射而出,迎风变化间,竟化作一把两尺多长的黄铜色飞剑,唆的一声,气势汹汹地向着李毅当头劈来!

    “是飞剑!小心啊,小师弟!”林韵诗见此一急,忙道。

    李毅看到了这把会飞的剑,也是眼眉一跳,心中自然不敢大意,聚精会神起来。

    在别人眼中,这把飞剑太快了,而这新晋弟子却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一样。

    可是在李毅的眼中,这飞剑的速度怎么比乌龟还要慢?

    “这就是仙法了么?”

    李毅心底很是古怪,殊不知众弟子已经很是焦急起来,林韵诗更是吓得花容失色。

    因为就在这时,飞剑距离对方的天灵盖已经不足一寸,眼看就要将对方劈开两截了!

    还好,众弟子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因为就在这最后一秒里,黄铜飞剑扑了个空,而李毅原本面向着主座的身体变成侧对着,自然地也就这样闪了开去。

    “这飞剑也挺神奇啊。”

    李毅向着飞剑抓了过去,而祖世二见此,不惊反喜。

    在他看来,对方的手是彻底结束了。

    可结束是结束,但却不是李毅的手结束,而是飞剑结束了。

    就在众弟子的骇然之下,对方像是揉纸团一样,吱呀呀的将那黄铜飞剑揉成一团废铁!

    祖世二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要知道这可是中品灵器承影剑!有了此剑,即便是筑基期的修士也是要避其锋芒的,可如今对方却是竟然硬生生地……

    难道说对方手上带着透明的厉害手套?

    正当祖世二胡思乱想之时,李毅拿着废铁的手,猛然间往着前方一甩!

    轰!

    成了废铁的黄铜飞剑狠狠地撞在祖世二的胸口之上,顿时将对方的胸口撞得凹陷了下去,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比白纸还要白。

    眼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朝着他走来,仿佛是来自于九幽的死神一样,祖世二的心在这一刻沉到了谷底。

    “你杀了我家的灵兽,还想再杀我,你……你……”祖世二盯着李毅,声音颤抖。

    李毅眉头一皱,而就在这时,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传出:“早就听闻这祖玉华饲养了一只极其嗜杀的巨蟒做灵兽!果然是这样,可恶!”

    “这祖世二说这巨蟒是被这李毅杀了的?这巨蟒可是很疯狂的啊!”

    “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要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

    ……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林韵诗已经怒气冲冲地跑上前去,一脚踩在了祖世二的胸口面前叱道:“回去告诉你老爹,说你自己是二世祖,而不是什么祖世二,听清楚了吗?”

    见对方只是瞪大眼睛的看着她,而不做回答,林韵诗怒道:“我在问你问题,你快点回答我!”

    可是让所有人心感不妙的是,这祖世二却依旧是一动不动,张着嘴巴,双眼呆泄。

    “韵诗,别说了,他死掉了。”

    李毅叹了口气,拉开了林韵诗。

    众弟子脸色骤变,一窝蜂地离去,那争先恐后的样子,仿佛害怕这祖世二会突然诈尸而勒死他们似的。

    眨眼间,整个会客大堂的弟子已经走剩得寥寥无几,那英姓青年向着二人走来,满脸严肃地说道:“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吧,这祖玉华可不是说笑的,我们这些筑基期的修士也招惹不起。”

    说完,他也就带着其他弟子离去了,场中顿时就只剩下呆若木鸡的林韵诗与面无表情的李毅。

    “怎么办啊,小师弟,他死掉了!”

    林韵诗终于反应了过来,心惊胆战地说道。

    “死了就死了,这种人死不足惜。”李毅安慰道。

    “可是……是我杀了他!”林韵诗紧紧地抓着李毅的手腕,俏脸显得有些苍白。

    “你没有杀他,是我出手有些重而已。”

    对此,李毅也是十分无奈,其实他并不想下杀手的,可谁想对方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还弱得多。

    这就是所谓的修仙之人的实力了么?李毅心底十分古怪。

    “可要是没有我的最后一脚,他又怎么会……”

    “放心吧,没事的。”

    看着对方担惊受怕的样子,李毅叹了口气,试探地将对方搂入怀中,船到桥头自然直,他本不想惹事,可事情就像是灰尘那样,主动惹上门来,他自然要一扫帚将其扫出门外去了。

    感受着怀中带来的温暖,林韵诗心中平静了许多,只是脸颊却渐渐红起来了。

    “小师弟……”

    林韵诗心中小鹿乱撞,突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道:“要是这祖玉华来找我们晦气的话怎么办?”

    “那我们就干脆私奔去呗!”李毅揶揄道。

    “啊……”

    林韵诗忙从对方的怀中挣脱出来,俏脸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李毅看见这一幕,恨不得一口吞掉这个苹果了,不过他明白,现在是不行的。

    因为王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你们两个,可真是做了件好事啊?!”王冰就像是鬼魅一样,突然出现,将林韵诗吓了个半死。

    “王师尊,我……我……”

    眼看着吞吞吐吐的林韵诗,王冰叹了口气:“诗诗,我没怪你,放心。”

    “哦?”林韵诗睁大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紧紧地抓住李毅的衣摆,“不关小师弟的事……”

    “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出手太重。”

    李毅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

    “罢了,这祖世二死不足惜。”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王冰根本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而是风轻云淡地说了句。

    “可是王师尊,万一这祖玉华过来的话……”

    “放心,灭掉了这二人,这祖玉华一时三刻都不会知道这件事的。”王冰瞥了那昏死在地上的二人一眼,一扬手,一个火球飞出,这两人就连同那祖世二的尸体在内化作灰烬了。

    “这王冰说出手就出手,可真是干脆利落。”李毅心中暗想。

    而林韵诗虽然也是睁大眼睛的看着这一幕,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

    “你们可别开心得太早,这祖玉华早晚会知道的。”王冰淡淡地说道。

    “那怎么办才好?”林韵诗失声道。

    “洞天水月。”王冰淡笑道。

    一处青石大殿之中,大殿足有百丈之广,一根根烙印着青色符号的石柱伫立在大殿之中,沿着特殊的轨迹直插入大殿顶部的图案之上,这图案赫然是一只青色猛虎,王字当头,威风凛凛,一股叱咤风云的气势从猛虎双眸中透出,整个大殿都带着重重磅礴凛然之气。

    而在这大殿之上,赫然坐着三位非凡之人。

    正坐着首位的是一个瘦削老者,面白无须,只是皱纹密布,双目时而闪过道道电光,却是闭嘴不语的样子。

    此人就是长春派当代掌门兼任大长老,长春子。

    另外两人相对而坐,一个是状如铁塔般的大汉,一身如同花岗岩般的肌肉,另外一人却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少妇,正是王冰。

    铁塔大汉一双阴森的眸子眯起,出声道:“这叫李毅的无论如何都要死!”

    “不行!”王冰立刻拒绝起来。

    “哼,这李毅惹了事,难道让我们长春派整派上下为他一人承受?万万不能!”铁塔大汉嗤笑道。

    王冰却是丝毫不恼,反而笑得春风满脸:“石马仁,我王冰知道你并不是担心这个,而是担心洞天水月的开启吧?不怕告诉你,即使他真的死了,这洞天水月还是要开启的,只要唤仙帖还在!”

    铁塔大汉石马仁暗自恼怒,恨恨地盯了王冰一眼,默不作声起来。

    而就在这时,瘦削老者长春子开口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