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有什么事吗?”

    李毅有些恼怒,可看见林韵诗可爱的模样却总生不上气来,他心里有些好笑,亏这家伙还大我四岁呢。

    林韵诗一双水灵灵的眸子调皮地眨了眨,阳光映照在她的小脸上亮丽动人,眼珠骨碌碌乱转,样子甚是惹人怜爱,只见她兴奋地说道:“小师弟,不如我们去抓小白兔好不好。”

    李毅有些无语,转身就走。

    林韵诗看李毅不管他就走的样子,顿时气急道:“喂,小师弟,我是你诗姐啊,不能不听我话,我要你陪我去抓小白兔!”

    李毅是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林韵诗这个人是怎么形成的,在前世的世界中,估计是成不了这样的人吧。

    “你看我凝气一层也没修炼成,不是那些调皮小白兔的对手,你找别人陪你去吧。”李毅的拒绝很是彻底。

    “不可能,小师弟你骗我!”林韵诗秀眉紧皱,“一个晚上也没有修炼到凝气一层,这怎么可能嘛!我可是一下子就突破的了!”

    “……”

    李毅无话可说,他看向林韵诗那双清澈的眸子,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有的只有纯净无暇。

    林韵诗被李毅看得脸色涨红,又问道:“小师弟你真的没有骗我?”

    “你应该能发现我并没有突破的吧?”李毅忍不住问道。

    林韵诗仔细地打量了对方几眼,不由得有些失望。

    而就在这时,一道模糊的黑影在草丛间一闪即逝!

    “哼。”

    李毅目光陡然一冷,睁开双眼,右手直接插入旁边松树的树干中,再次伸出后,其手腕蓦然一翻转,一条削得发尖的树干激射而出,如同毒蛇吐信!

    “咻。”

    位于松树林中离李毅十丈处传来一声惨叫,只见那儿赫然多出一只小兽,小兽形似兔状,却足有三四尺之大,全身毛发黑亮却如同尖针般竖起,闪烁着寒光,不过如今却趴倒在地上,小兽光秃秃地头上插着一条锋利的树干。

    “哇,好厉害!”

    林韵诗张嘴看着这一幕,脸上升起兴奋之色。

    “这‘针刺兔’要不是因为全身上下唯有头部不长毛发的话,估计我根本无法瞬杀对方。”李毅无奈一笑。

    林韵诗也把头点得小鸡啄米一样:“对啊小师弟,它们因为靠近长春派,由于天地灵气充足的原因,都发生了特殊的变异,可不是普通的小白兔了!”

    “如这‘针刺兔’,全身针刺比大理石还要坚硬,与这松树的树干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也只能通过不长毛发的头部才能击杀对方了,可是让我奇怪的是,小师弟你怎么能这么巧打中它的头部啊!”

    见对方睁大着好奇的双眼看着自己,李毅笑了,打趣道:“那你呢,怎么就这么巧忘记带手纸了?”

    “……”

    林韵诗俏脸上升起羞恼之色,未等她开口说什么,李毅又一副我懂了的样子,笑道:“那我明白你怎么突然想修炼了,是不是害怕还有下一次,所以修炼起来有了储物袋就方便多了?”

    “……”

    林韵诗脸色越来越红,而李毅又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边摇头一边啧啧称奇:“而且,还这么巧的碰上我,还上演了一出玉帛相见,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啊?”

    “啊——小师弟,我讨厌你!”

    突然地,林韵诗朝着李毅怒叱一声,一阵香风刮过,对方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李毅撇了撇嘴:“既然讨厌我,那又带走我猎杀的针刺兔?”

    树林之中,林韵诗手里捏着那只挂掉了的针刺兔,口中抱怨不已。

    “臭师弟,坏师弟,笨师弟!偏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尽说些这样的话,不知道人家女孩子会尴尬么?!”

    林韵诗恨的牙痒痒,瞥了手里兔子一眼,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大声地说道:“笨师弟,我再也不理你了!”

    说完,她便远去了。

    可过了没多久,她又跑了回来,瞪了兔子一会儿,最终还是悻悻地拧起兔子,怒道:“我林韵诗才没那么笨不理你,这不是浪费中的浪费!好歹也剥了你的皮,将你烤了!狠狠地吃下肚子里去!”

    嗅着远处的血腥味,李毅摇头不已。

    “你在干嘛?”

    一道突然响起的声音把林韵诗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拧过头去,看到的却是正似笑非笑着的李毅。

    “要你这比我小得多的小屁孩管我!”

    林韵诗哼了一声,又拧了回来,此刻的她正坐在一捆堆得像山那么高的木柴后边,不知在干些什么。

    李毅好奇之下,走上前去看看,这一看顿时弄得他哭笑不得。

    只见那针刺兔此刻已经被对方虐得不成样子,用大卸八块来形容再适合不过,皮毛、血肉、骨骼都分崩离析,鲜血流的一地都是,就连对方的双手都满是血腥,可对方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还悠哉游哉的样子,勾起李毅不少兴趣。

    “前世的某些女人连宰一只鸡都心惊胆战,这丫头还没怎么修炼都拿这么大的兔子来解剖了。”李毅心底感概无比,只是让他好笑的是,这小妮子前脚还说喜欢小兔子呢,后脚就拿人家做试验品了。

    “快去快去,打扰本小姐做事。”林韵诗气鼓鼓地说道。

    “你不是说喜欢小兔子么,这样不留人家全尸也太残忍了吧?”李毅戏谑道。

    “我喜欢的是小白兔,而不是这种这么丑的大兔子。”林韵诗哼道。

    李毅摇了摇头,瞥了前面的湿漉漉的木柴一眼,笑道:“怎么了,烧不着么?”

    此话一说,林韵诗就脸红了一下,支吾道:“谁说……烧不着了,本小姐等一下再……”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张大嘴巴愣住了。

    因为在李毅的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一堆柴火出来,那跳动的火焰让她兴奋。

    “啊,小师弟,你会火球术了?!”林韵诗惊喜地说道。

    李毅却是摇了摇头,心想我到现在连第一层都踏不进去,哪里会什么火球术?

    “那为什么……”

    “这世界上可是有生火工具的嘛。”李毅扬了扬手中的火折子,笑了笑,“还有,木柴不用这么多,要干的,不要湿的,否则再多也没用……”

    “哇,好神奇啊!”

    林韵诗却是无视掉对方的后边的话,惊奇地拿起火折子把玩起来。

    李毅摇头无语,心想这火球术才真神奇吧?一瞬间就能让木柴烧起来了。

    咦,等等。

    李毅忽然心中灵光一闪。

    “无论是火球术,还是火折子,其最终目的都是让木柴烧起来,而我想要达到凝气一层,最终目的便是让灵气入体,我大可以不必吸收这所谓天地间的灵气,直接吸收这所谓灵石中的灵气啊……”

    想到这里,李毅满心欢喜,灵石他是没有的,但有林韵诗这丫头留下的那些。

    其实,为了保证一开始踏入修仙门槛之时,从而判断出天赋高低的准确性,长春派宗门是禁止一开始就动用灵石来达到凝气一层的,要达到一层之后才允许动用,李毅也隐隐想到这点,但心中并不怎么在意。

    正当他打算拉起对方回去房间里时,一道哎呦的声音响起,让他从思绪里醒转过来。

    “好痛啊!”

    林韵诗摸着正红通通冒着泡泡的食中二指,双眼之中泛起了泪光。

    李毅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白色小瓶,摘下瓶塞,从中倒出膏状物,为对方涂抹了起来。

    看着对方一丝不苟的样子,林韵诗心中小鹿乱撞,但却十分温暖。

    但她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一步一步地坠入到眼前这大灰狼的怀抱里。

    “好了。”

    李毅收起了烫火膏,笑吟吟地说道。

    “这么快就好了?可是还很痛啊。”林韵诗忍不住道。

    “忍忍吧。”李毅却是说道。

    林韵诗心底郁闷,只得问道:“这针刺兔的肉好硬啊,怎么咬都咬不动!”

    看着对方纳闷的样子,李毅哑然失笑:“你都还没烧熟,这肉当然不嫩滑了!”

    “你还是在旁边看着吧!”

    就这么一句话,就将林韵诗晾在了后边当起了旁观者,而烤肉这等小儿科工作自然难不了李毅,在烤得差不多了,他就从怀里拿出调味料,平均地撒在了烤肉上边。

    在林韵诗吃烤肉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法宝的啊?”

    “法宝?”李毅笑了笑,“你吃就吃吧,还那么多话说!”

    “嗯!”

    林韵诗痛快地点了点头,而李毅则是安安静静地盘膝修炼起来。

    可是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不禁愣住了。

    只见对方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那舔着嘴唇的样子,李毅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被非礼了。

    看着眼前堆得比柴火还要高的小骨头,再看了看对方舔着嘴唇的小妩媚样子,李毅终于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猪啊你!”

    林韵诗一愣,反应了过来,委屈道:“我肚子饿了嘛,当然吃得多了!”

    李毅又好气又好笑,这针刺兔可是有一米多长的,光是肉少说也有十多斤,居然被对方一人吃光了?

    “难道说修仙者胃口都这么大的?”

    李毅心底郁闷,不是说这修仙之人能够不吃不睡的么?这丫头怎么又吃又睡的啊!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对方却是已经不知何时弄来堆得像是小山般高的香蕉!?

    看着对方津津有味的吃着手里金灿灿的香蕉,李毅暗自咽了口唾沫。

    他看的不是那根被对方抱在手里的香蕉,而是对方一口一口往下含着香蕉的嘴。

    在这一刻里,他的眼前浮现出*****里的某种情景,某种人物,某种特诱人的动作。

    “知道你想吃的了,本小姐就好心给上你一根吧!”

    林韵诗拿起了旁边的一根香蕉,递给了李毅。

    可是过了许久,都不见对方吃香蕉,却依旧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嘴,她不禁有些慌了。

    “这李毅不会是想那个吧……”

    林韵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看着对方俏脸上突然蔓延而起的红霞,李毅咳了咳,只得说道:“时间不晚了,还是回去吧。”

    说罢,他便不管对方了,大步流星地向着远处而去,眨眼间就走得没影。

    林韵诗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暗恼,忍不住道:“要是想亲人家,就来啊,有色心没色胆!”

    她却是不知道,对方跟她想的愣是截然不同,并且还要邪恶多了!

    李毅在林韵诗这丫头面前实在待不下去了,他怕再待下去的话,会直接强迫对方做某种少儿不宜的事情。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对方后边所说的话,不知他会不会后悔得痛不欲生呢?

    一回到房间之中,李毅就不客气地拿起那颗灵石修炼起来,在他看来,林韵诗早晚是他的女人,顶多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自己女人的东西,当然可以不问自取了!

    果不其然,有了灵石在身边,在一个时辰之后,李毅竟然真的感受到在丹田之中传来了一股蚁虫爬动的奇异痒感,正当他打算就这样乘胜追击之时,一道惊慌的声音在房外响起:“小师弟、小师弟,不好了、不好了!”

    “哎!”

    李毅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奇异痒感再度流失,心底很是郁闷。

    怎么这丫头每次都打扰得这么凑巧?

    要是正好在做全民运动被打扰的话,那还不干脆成残运了?

    想到这里,李毅心中很是不爽。

    “又怎么了!”

    李毅起身前去打开了门,顿时就看到这林韵诗大汗淋漓的站在外边,脸带慌张之色,这让他有些奇怪,这丫头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莫不是惹王师尊生气了?

    “糟糕啊小师弟,王师尊跟众长老和掌门到了外面去啊!”林韵诗急急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李毅心底古怪。

    “他们是和黄峨派和清虚观的长老商量一点事情。”林韵诗满脸焦急。

    这话说起来让李毅听得越是莫名其妙,人家干什么是人家的事情,你也管不着吧?

    “说清楚一点,你到底在急什么?”李毅忍不住问道。

    “就是他们都跑了,才没人帮忙啊!”

    “帮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啊!”

    李毅真的没好气了,他还未见过有人这么说话的,都是鸟语,让他郁闷不已。

    “我……”

    林韵诗欲言又止,想要说,似乎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那慌忙而又情急的样子,让李毅彻底无语了。

    “算了,你干脆带我去看看吧!”李毅心中一动,脱口而出。

    “对啊!”

    林韵诗大喜,急急地抓起李毅的手,像风一样离开了院子。

    跟随着对方,李毅来到了长春派会客大堂的前方,未进去,他就看到里边已经聚集起一干长春派的弟子,每一个都很愤怒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便从里边传来:“这拿着唤仙帖过来的新晋弟子怎么还没出来?”

    当二人来到里边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直射而至,停留在林韵诗与李毅身上一会儿后,最终还是转回头去,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

    而李毅也知道刚才那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出自何处,正是位于场中的一位打扮中性化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兀自摇摆,一副自认为自己很风度翩翩的模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